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故事】蒋介石的革命导师——民国奇人张静江

弘化社2018-11-08 15:09:01

来源:国史馆(ID:minguolishi)


1950年9月,74岁的国民党元老张静江在纽约去逝。消息传到台湾,蒋介石为之题写了“痛失导师”的挽词,国民党中央党部还特设灵堂,党内几乎所有元老均参加了公祭......


国民党北伐出征时,张静江(中坐者)为蒋介石等送行。右四宋子文、右六吴稚晖、右七谭延、左四何香凝、左五陈洁如、左六蒋介石。张静江身边的小孩是蒋纬国。



——毁家襄助孙中山的革命事业——


  做事就需要花钱,这是经济学的常识。辛亥革命要花多少钱?钱又从哪里来?百年史上,作为群体亮相的湖商始终是一道夺目的风景,他们依靠聪明和勤奋积累了巨额家产,却不安于富贵生活,将财富投入革命运动,舍家取义的故事令人感动,让人敬仰。


  湖州南浔东大街,几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听到“张静江”三个字,纷纷手指前方,“前面就是张家的老房子!”


张静江故居



▼二厅正中,置张静江的坐像。背景有孙中山所赠的“丹心侠骨”


  其中一个顿了顿说:“我父亲年轻时,亲眼看到过他乘船回南浔,那是衣锦还乡了,老百姓都去欢迎,岸上炮仗放得震天响,排场大得很!”


  本以为风流早已雨打风吹去,不料传奇故事从来不曾湮灭,就像那曾经显赫一时的江南大宅门,默默无语却道尽沧桑。


  回望百年辛亥,上世纪初江浙财团四大亨之一的张静江无论如何都是一个绕不开的人物。他毁家纾难资助起义,被孙中山赞为“民国奇人”、“革命圣人”,并手书“丹心侠骨”相赠。



——出身富家天性豪放——


  张家在南浔乃至近代整个中国都颇具盛名。鸦片战争之后,中国商埠大开,湖州一批商人以经营丝绸起家,至光绪年间形成了以“四象八牛七十二金狗”为代表的富商家族。财产百万以上谓之“象”,其中就包括张家和与其联姻的庞家。


  张家到底多富有?走进张静江故居,从雕栏画栋深宅美园中可以找到答案。据介绍,这所宅子是张静江父亲张宝善在光绪24年(1898年)所建,为典型的中西结合建筑风格,就连所用彩色雕花玻璃和瓷砖吊灯都从法国进口,尽管历经100多年岁月,仍可窥得当时的富丽堂皇。


  张静江生于1877年9月19日,为张宝善次子,因此当地人称之为二先生。祖父张颂贤认为这个孙子的八字很好,日后必成大器,可惜五行缺水,注定一生奔波,于是取名增澄,起字静江。可惜事不遂人愿,张静江一生奔波,不得安定。


  生于巨富之家的张静江自幼受到家族熏陶,祖父张颂贤和外祖父庞云矰都是近代大实业家,性格豪放,富有进取心,且热心公益事业,两人对张静江一生影响极大。


  南浔作家陆士虎向记者讲述了一则故事。光绪13年(1887年)腊月,10岁的张静江放学回家,宝善街发生大火,彼时一个2岁的小女孩被困在街边民房二楼,年幼的张静江便用水浇湿身上棉衣,冒着烟火冲上楼去,抱着小女孩以棉被裹身纵身跳下。小女孩得救了,但他的左腿粉碎性骨折。此事在当地传为美谈。


  还有一次,张静江乘船去上海,途中遇到强台风,船被风刮得剧烈晃动,最后进水渐渐下沉。张静江被船主抢救上岸后,发现还有一些妇女、孩子和老人在河中挣扎。他自己因腿有病无法下水救人,情急之下便挥臂高喊:“快去救人,谁从水中救上一人我给赏银100现大洋!”船主、水手和水性好的乘客知道张静江为人仗义,听到他的呼喊后,便立即跳下水将人救起,事后张静江果真如数发给了救人者赏银。此举在方圆数十里被传为佳话。


  这样的义举在张静江成年之后更是屡见不鲜。在故乡时,年轻的张静江已素有侠名,日后投身反清运动,为革命倾尽家财,我们可以从他的家庭和性格中找到很多必然因素。



——毁家襄助革命事业——


  和当时大多数富家子弟的出路一样,20岁时,父亲花10万银元为张静江捐得了江苏候补道衔。1902 年,他以驻法使馆商务参赞的身份随驻法公使孙宝琦出使法国,此行彻底改变了他的一生。


  张静江是商业奇才,年轻气盛的他很希望发展中法贸易,进而开拓欧洲市场,与日本人一较高下。到法国一年后,他决定招股成立贸易公司,按外国洋行的模式把中国的丝绸、茶叶、瓷器等运到法国销售,从中赚取利润。


  当时,国内华人自办海外贸易尚未开先河,只有洋人到中国开洋行,从来没有华人在国外开商行。父亲资助30万银元,帮助张静江成立了通运公司,最初只运销生丝、茶叶,后来发展到绸缎、漆器、竹器以及古董、字画,业务迅速扩张,获利无法估算,并在巴黎开设了一家开元茶店,陈设非常豪华,成为游客必到之处,后成为巴黎知识界聚会的高级沙龙。


  张静江在巴黎受到巴枯宁无政府主义思潮影响,经常在公开场合发表激进的言论,在留学生中影响很大。他还结交了吴稚晖、李石曾,三人以思想先锋、敢于任事闻名,被旅法华人称为“三剑客”。




  1905年,轮船上的一次偶遇成为张静江人生最重要的转折点。当时,孙中山在伦敦蒙难后绕道前往日本,在轮船上与张静江相遇。早在出国之前,张静江的哥哥张弁群曾赴法治疗眼疾,受到革命思潮的影响,曾对弟弟讲起孙中山从事的革命活动和他的著作,所以张静江对孙中山仰慕已久。


  不过,张静江是清政府驻外人员,孙中山对他存有戒心,有意回避他。想不到张静江竟然在甲板上拦住孙中山,直截了当地说:“你不要瞒我,我知道你是孙文。你不要以为我是反对你的,我却是最赞成你的人!”两人长谈后约定,将来革命起事需要用钱,孙中山可以拍电报给张静江,还约定了暗号,字母A代表1万元,B代表2万元,以此类推。


  孙中山到了东京后,计划再次在国内发动起义,但经费没有保障,忽然想起在轮船上遇到的那个怪人,便试着拍了个电报,想不到几天后果真收到3万元。自此以后,每当革命款项不足,孙中山都会想到张静江,而张静江每次都能如数将钱寄到,两人渐成革命挚友。


  孙中山对张静江的义举十分感激,曾让胡汉民写信致谢。张静江回复说:“余深信君必能实行革命,故愿尽力助君成此大业。君我既成同志,彼此默契,实无报告事实之必要;若因报告事实而为敌人所知,殊于事实进行有所不利。君能努力猛进,即胜于作长信多多。”革命信心和爱国热情溢于纸上。


  1906 年3 月,在胡汉民等人的主持下,张静江在新加坡正式加入同盟会,从一个无政府主义者走向拥护孙中山的革命党人。随后,他又推荐大哥张弁群、舅舅庞青城等人加入同盟会,辛亥革命前后,南浔的革命者大部分是“四象八牛”的富豪,为革命活动提供了一定的经费保障。



——怀病去国客死他乡——


  张静江故居正厅两侧有一副楹联——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四十州。说起来,还有一段故事。


  1923年,张静江因病在家中休养,孙中山特地推荐留德名医李其芳为他做电疗,并在信中说治好病“不止是你一人之幸,实为国民党之大幸”,还亲笔书写了这副对联送到南浔,张静江这位“二兄”在孙中山心目中的地位由此可见。




  没想到在1924年底,孙中山应冯玉祥邀请,离穗北上会谈南北统一事宜,因长期积劳成疾不幸得肝癌,住进北京协和医院。张静江闻讯后抱病从南浔千里迢迢赶到北京协和医院探望孙中山。孙中山看到张静江拄着拐杖走路非常吃力的样子不无心痛地说:“人杰,你病成这个样子,为何还专程来看我?”张静江看到昔日经常昂然挺立在众人面前讲演革命道理的孙中山,被病魔折磨得面黄饥瘦躺在病床上,心中更是痛苦万分,他紧握孙中山的双手,泪水夺眶而出。他忧心如焚,在京城遍寻良医,为孙中山治病。从1925年2月2日起,张静江和宋庆龄等亲友一直守护在孙中山身边,每日详细地记录病情的变化情况,天天期盼出现生命的奇迹。3月11日,孙中山预感到自己将走到生命的尽头,便在事先准备好的两份遗嘱上签字。按照孙中山的意愿,张静江首先签字,依次是吴稚晖、汪精卫、宋子文、孔祥熙、何香凝等12人签名作证。3月12日9时30分,孙中山与世长辞。张静江悲痛欲绝。4月2日,孙中山的灵柩由中央公园移至西山碧云寺安放。石龛内悬挂着至今鲜为人知的由张静江书写的长联:“功高华盛顿,德盖中华间,行易知难,并有名言传海内;骨痊紫金山,灵栖碧云寺,地维天柱,永留浩气在人间。”这是他对孙中山这位革命者深切的悼念。


  如今要统计张静江支持革命的费用,的确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我们从为张静江管理了30年账务的李力经所写的回忆录《漫谈张静江》中,可以查到当时的一些史实。


  除了在海外的大笔捐款,回国后的张静江一如既往地支持革命。陈英士率兵攻打上海制造局时,张静江作为同乡,负责后勤供应,筹措各种军需,整整两天两夜没有合眼。李力经后来曾看到一箱沪军都督府的公债票,当时有人让张静江凭票向国民政府索款,张静江却说,此前为革命花去很多钱从没要过,这些只是陈英士在上海起义时的一部分垫款,就不必去计较了。按照张静江的要求,李力经在1932年春天烧掉了这些公债票。


  其实张静江并非永久的富翁,身边同事对他全力资助革命感到不满,最终使得通运公司瓦解。袁世凯复辟后,孙中山领导“二次革命”,急需大量钱款,张静江只得凭借个人影响力向华侨借贷。


  后来,他先后被迫卖掉了巴黎的开元茶店和上海马思南路的6 幢花园洋房。1920年,张静江遵照孙中山之命到上海创办证券交易所,继续为革命筹措经费。有专家作了不完全统计,张静江在辛亥革命前后对革命的捐款高达110 万两白银,后人称他是“毁家襄助革命”,这话并不为过。可以想象,如果没有张静江的舍家取义,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将会增加多少困难。



——革命“导师”――蒋介石心目中的张静江——


  张静江与国民党历史上的第二个重要人物蒋介石的关系也非同寻常。


  蒋介石原是上海都督陈其美手下的得力干将,但是1916年陈其美遭袁世凯暗杀后,走投无路的蒋介石便开始结交张静江,并与许崇智、张静江、戴季陶结拜为兄弟。这一结拜之举对蒋介石以后的政治生涯影响甚巨,特别是家有万贯资产的张静江,更是对其竭尽全力帮助。张静江不但在生活上助蒋,而且还资助其去日本振武学堂学习军事,以待将来更大的发展。张静江利用一切机会把蒋介石推荐给孙中山予以重用。1921年,蒋介石在给张静江的一封信中,非常谦虚地请求张静江为其处世行事作指导:“关于弟以后之处世行事,请兄随时指教,以冀有成。”他称张为其良师:“季陶为我益友,而公则为我良师也。吾公患病,行动不便,又不能常亲聆教,此弟所以孤陋寡益甚,终生无长进也。”的确如此,无论对于蒋介石早期的生活,或者以后的政治仕途,张静江均竭尽全力加以帮助,由此蒋介石对张静江十分敬重。


  1918年春,孙中山在广州任大元帅,张静江为使蒋介石将来有所发展,便向孙中山推荐蒋介石担任上校作战科主任;1922年夏天,当陈炯明炮轰总统府、孙中山处于危难之中时,张静江让蒋介石到广州中山舰上侍奉孙中山40余日,从而取得孙中山的信任。之后蒋介石撰写《孙大总统广州蒙难记》一书,该书由孙中山题名、张静江作序并资助出版,这在很大程度上提高了蒋介石在国民党内的声望,非常有助于蒋介石政治上的崛起。张静江扶持蒋介石步步紧随孙中山,为以后蒋介石担任黄埔军校校长一职提供了可能。1924年5月国民党黄埔军校成立,张静江再次向孙中山力荐蒋介石。随着蒋介石被任命为黄埔军校校长,蒋介石开始在国民党内发展自己的力量,为其一生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看了这张照片,就可知当初的“中国第一奇人”是多么的显赫(中坐之人为张静江)


  1925年3月12日,孙中山在北京逝世后,张静江更是全力以赴支持蒋介石。1925年6月,蒋介石在广州遭到国民党内其他派系的攻击时,急忙电促张静江赴穗助己。据当时蒋介石所言:“单枪匹马前狼后虎,孤孽颠危,此吾今日之处境也。”在张静江的帮助下,蒋介石逐步巩固了自己在国民党中的地位。7月,广州国民政府成立,张静江由于在党内的重要影响,当选为国民政府常务委员。为使蒋介石将来能够牢牢地控制住军权,张静江以国民党元老的身份提名蒋介石为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领导北伐事宜。翌年5月,蒋介石为在北伐期间使国民党的大权不至于旁落他人之手,便在国民党二届二中全会上极力推举张静江为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主席。两个月后,张静江为树立蒋介石在国民党中的威望,力辞此职,提名由蒋担任,但在北伐期间仍由张静江代理该职。两人你来我往,通过张静江的步步扶持,蒋介石便逐渐登上了国民党的权力顶峰。蒋介石对张静江的帮助十分感激,曾言自遇张静江之后,犹如枯木逢春,对自己的栽培之情,犹如草木仰之泰山一般。由此可以看出,蒋介石在政治上的崛起很大程度得益于张静江的大力支持,蒋介石对张静江革命“导师”的称谓看来并不为过。


  另外张静江不但对蒋介石的政治前途多方提携,对其婚姻大事也颇为关心。最为值得一提的是,蒋介石和陈洁如之间的婚姻,张静江可谓关怀备至。颇具讽刺意味的是,该婚姻之“合”乃张静江所为,“离”亦是张静江所劝。当然张静江为其婚姻的劝说“合”“离”的苦心也是为了其盟弟蒋介石在政治上的迅速崛起。


  南京国民政府建立后,蒋介石和张静江之间的关系开始出现危机,主要是由于双方对建国之后在国家如何发展的问题上存在分歧。张静江认为在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国家的主要任务就是发展经济,按照孙中山的建国方略,把被革命破坏的生产重新建设起来,使国家变得富强,以成为世界上发达的资本主义强国,摆脱鸦片战争以来的弱国被欺的局面。而蒋介石则想一心一意“剿共”,进而武力“统一全国”。因为虽然张静江的建设委员会已经按照计划成立,但是,国民政府并没有按时为其拨付建设的经费,仅仅在其成立的时候,一次拨付10万元了事,直到建设委员会裁撤。由于张静江与蒋介石两人在“剿共”和建设上的分歧越来越大,张静江于1929年3月国民党三大上便被排挤出中央执行委员会,三十年代中后期渐渐地离开了中央政治的核心。自然其所管辖下的建设委员会也随着其权力的下降而在国民政府中的地位逐渐变得微弱,以至于在后来仅仅管理属于自己的几个附属企业,如淮南矿路局、首都电厂、戚墅堰电厂等。虽然名义上还管理着全国的电力工业,可是也只是发发电厂的营业执照而已,别的也就没有什么建设事业可言。


  抗战爆发后,由于国民政府管理经济事务的机构繁多,如直属于行政院办公厅的全国经济委员会、直属于国民政府的全国建设委员会、直属于军事委员会的资源委员会,除去这三个主要的负责全国经济建设事务的经济机构之外,还有以下几个机构:隶属于行政院的铁道部、交通部、实业部等,这些部门建制重叠,互不相属,彼此分权,职责不明,根本无法适应战争的需要。因此1937年12月31日,在国防最高委员会会议上,国民政府决定将实业部、全国经济委员会、建设委员会、军事委员会第三部和第四部、资源委员会等机构进行合并,成立经济部。随着资源委员会、建设委员会等主持国家经济建设的机构并入经济部,张静江便由港赴欧,最终赴美。但在整个抗战期间始终关注中国抗日战争的进展情况。


  张静江的后半生,一直在吃斋念佛中打发时日,于1950年9月3日病逝于纽约。台湾方面闻讯后,国民党中央党部在台北特设灵堂公祭,蒋介石于灵堂之上亲书“痛失导师”的挽词,并臂佩黑纱亲自主祭。


  蒋介石对于孙中山与张静江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曾在致戴季陶的信中将戴季陶与上述两人做过比较:“吾谓孙先生待友,其善处在简直痛快,使人畏威感德;静江待友,其善处在不出微言,使闻者自愧。吾之待兄固亦奉为畏友良师,然而敬惮之心,终不能如对孙先生与静江者。”从这封信中可以看出,在蒋介石的心目中张静江的地位之高。因为就蒋介石所言,能够与“国父”相提并论者,唯有张静江一人。



——湖商义举助力革命——


  在张静江的鼓动下,南浔的张石铭、张弁群、张乃骅等人都曾多次向孙中山领导的革命事业大笔捐款。张静江结识孙中山后,将舅舅庞青城、大哥张弁群等介绍给孙中山,发展为同盟会会员,使他们也成为孙中山的忠实信徒。


  庞青城原名“清臣”,为表示反清决心,将名字改为“青城”。1906年,庞青城花6万两银子在上海英租界戈登路7号建了一幢洋房,外人看是庞家公馆,其实是革命党人的秘密联络站,同盟会财政部临时办事处就曾设于此,黄兴、宋教仁、于右任、戴季陶等经常出入。


  庞青城之女庞莲生前回忆说,父亲还专门辟出一处卧室,购置了全新的家具棉被,供孙中山和宋庆龄居住使用。袁世凯窃取革命果实后,这儿依然是革命党人的秘密活动场所,父亲还依仗江浙财团的公开身份将不少革命党人送往海外避难。父亲被迫流亡日本之后,家里特意雇用了外国人,袁世凯的爪牙上门搜捕时不敢轻举妄动,因此逃过劫难。


  张静江的大哥张弁群曾担任上海通运公司总经理,也为革命输送了大量经费。此外,与庞青城、陈英士等人同在上海从事反清革命活动的周柏年,为传播革命民主思想的《民呼报》、《民产报》、《民权报》提供经费,并在望平街福州路口开设“新世界商店”作为联络站。武昌起义时,周柏年成为陈英士的得力助手。


  鉴于湖商对革命的巨大贡献,民国政府成立后,有人倡议设立“南浔市”,以褒奖湖商支持革命的义举,湖商所作贡献及其影响由此可见。因此,南浔也被誉为“民国第一镇”。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