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衣冠禽兽2.0版:那些年,男记者们碰到的难以描述......

新民周刊2020-12-04 11:39:27

文 | 沈 林

 

昨天,本刊发布的《那些年,女记者采访中遇到过的衣冠禽兽》在读者朋友间引发了不小的反响,不少朋友纷纷私信小编询问究竟。其实,昨天领导A成长的故事还没有说完,小妞特地安排小沈把剩下的后续说与大家听。



上回书说到当A还是小记者时,曾接到某教育话题要去采访某出版社的主任。从联系到采访,一切都很顺利,但那之后,她就经常接到该主任的电话骚扰,表达自己的感情生活如何不顺利,自己又如何寂寞。当时手机还不时兴,大家留的都是办公电话,一次,A接起电话,又是这位主任,礼貌性与他尬聊的同时,没成想却听见话筒那厢传来了难以描述的嗯嗯的呻吟声......不敢相信的A像兔子一样挂掉了电话,至今心有余悸.......



听了昨天女记者们在办公室竹筒倒豆子般的性骚扰经历,周刊的男记者们一开始还不愿意参与讨论,到后来,竟然也开始爆料自己的亲身经历。



记者X平时风趣幽默,人又长得玉树临风,个么出去采访的时候自然也是如鱼得水。不过卖相好有卖相好的缺点,有的时候也难免被女性采访对象“盯上”。几年前X采访一名企业女性管理人员时,前面都谈得蛮好的,后面还一起吃了个便饭,互留了联系方式。


结果,对方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给X发短信,“我好痛苦,我老公对我真的太差了,我根本不爱他”,“你别担心,放松一点,我对你没啥要求的,我只是想对你好”,让已经结婚的X看得万分尴尬,感觉自己受到了性骚扰,但是跟别人说起来,别人还会笑话自己得了便宜还卖乖......没办法,只能把对方拉黑,把这些憋屈藏在心里......



X起了话头以后,才发现媒体里,受到骚扰的男记者还不少。记者D说起自己某次采访经历,表示自己才是真正被揩了油。当时两个人采访即将结束,就在拜别采访对象之际,却发现自己的腰上多了一双手臂,耳边响起了女声“你能给我一个拥抱吗?我真的没别的意思,我就是想要一个拥抱”,一脸蒙蔽的D一下就怔住了,反应过来以后才赶紧挣脱了,看着他尴尬的样子,采访对象还补了一句:你蛮害羞的嘛......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在大家的印象中,性骚扰大概就是异性之间发生的不愉快,不过记者Z表示,自己没受到过女性的骚扰,反而被同为男性的采访对象追求过。那是一个学界的讨论会议,两个人互相留了联系方式,交谈之下觉得脾气性格都很对路,就成了好兄弟,平常也会经常出去吃饭喝酒,姑且称呼他为Y吧。


有一次,两个人一起吃饭,Y喝醉了,Z就打了辆车把他送回家,狭小的车厢里,Y不停地向他诉说着自己的情伤,听着听着就听出了不对,原来,拒绝Y的人也是个男生......就在此时,Y把手搭在了Z的肩上开始摩挲......原来还觉得是兄弟的Z立马把Y的手拿了下来,整个车厢包括司机都陷入了一种尴尬的沉默中。



为了表明自己的态度,Z义正辞严地跟他说,自己不喜欢男人,“你再这样我们就做不成朋友了”看着Z态度坚决,Y和Z就回到了朋友的关系,之后,Y还是会时不时问候一下Z,聊一聊彼此的近况。


然而,Z结婚生子之后,这段关系也随风而逝了。


跳出周刊的编辑部,其实男记者们遇到的性骚扰也是一个广泛存在的问题。男性被性骚扰反而更加严重,因为传统的性别认知,让男性更容易隐瞒自己的经历,默默忍受。几年前,英国广播公司BBC就有一位50岁的男记者因为无法忍受一名女性员工对其进行多次性骚扰,自杀身亡。

有人说:“社会对男人太苛刻了。成功的定义是要有车有楼,还能轻轻松松养家糊口。伤心的时候,哭一下会被骂娘们;被骚扰也不敢说出来,会被人笑。”其实,男人被性骚扰,并不是一种艳遇,有些女人猥琐起来,并不会比男人好到哪里去。


毕竟,真正的男女平等,既要男性尊重女性,也需要女性尊重男性啊~



转载请后台联系周刊君,获得授权!

转载时,须注明作者、出处和微信号。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