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不悔仲子逾我墙

你好佑子2020-07-02 14:13:22



不悔仲子逾我墙


     

93台版与01年tvb版的《倚天屠龙记》,我记住了那段杨逍与纪晓芙的故事。03年苏有朋版本的杨逍着实吓我一跳,这样油腻粗壮的中年大叔实在毁经典,皇阿玛还是回到《还珠格格》中比较好。因为这段故事,又喜欢上了《将仲子》这首诗。这首诗简直高度概括了杨逍与纪晓芙深陷囹圄苦不得出的爱恨纠葛。我未看过金庸先生的原著,只想以自己的想象在93版和01版的基础上写出我心中的“逍芙恋”。




   将仲子兮,无逾我里,无折我树杞。岂敢爱之?畏我父母。仲可怀也,父母之言亦可畏也。

   将仲子兮,无逾我墙,无折我树桑。岂敢爱之?畏我诸兄。仲可怀也,诸兄之言亦可畏也。

   将仲子兮,无逾我园,无折我树檀。岂敢爱之?畏人之多言。仲可怀也,人之多言亦可畏也。

《国风·郑风·将仲子》














  风流潇洒,孤傲自负,文韬武略皆是他。少时与峨眉派孤鸿子比武,不过数招,夺其倚天剑,掷地而去,留下“倚天剑虽是把好兵器,但在我杨逍眼中,不过是破铜烂铁而已”豪言不屑地负气而去。

  他不算是个英雄,没有悬壶济世,也没有以天下苍生为己任,只是一个狂妄却仗义的侠士而已。仗着超高的武艺,作风狂妄自大不计后果,被人称明教第一大魔头。这样的杨逍放诞不羁洒脱至极,皆因未遇见生命中的克星。凡英雄难过美人关,侠士亦是如此,更何况杨逍这样洒脱中寻求浪漫关乎风月的人。偏偏他不可一世的杨逍钟情于瞧不起并且仇视他的峨嵋派弟子—纪晓芙,或许一开始便注定这样的情缘必不得善终。





  纪晓芙系于名门正派—峨嵋派,虽资质较为平庸辈分也较低,但深得灭绝欢心,有意传衣钵与她。实则峨眉派女弟子大都美丽无双,何况纪晓芙的这样更是清新脱俗。她是个聪慧善良的女子,但在师傅的调教下,拥有着峨眉独有的倔强与傲慢个性,于是形成了她外刚内柔的气质。










一个是被视为魔头的明教的杨左使,另一个是正派意气风发的女弟子,本来两个都八竿子打不着关系。若不是她的善良,也不会凭空出现这样矛盾纠结的情感。在杨逍被人暗算后,不知其身份的晓芙阴差阳错地遇见落魄的他。天性淳朴善良的她便承担起照顾他直至痊愈的责任。其实换个人她也会如此相救,只不过不一定从此情根深种,要说既是宿命也是缘分。他的伤势痊愈后脸部才恢复正常(之前中毒脸部溃烂),晓芙心中惊叹,未曾想到她所救之人竟是这样的俊逸不凡,并带有一股风流姿态。一如小郭襄遇见杨过,惊鸿一瞥便足以误终身了。





   也许一开始杨逍是带着感激的并未一下子爱上眼前这个女子,他是见惯风月并懂得报恩之人。但两人后来互相知道彼此身份后,他便察觉她的警觉与不屑。曾经自认为明教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杨左使,竟会被这样一个小辈丫头嗤之以鼻。当他要带她离开护她周全时被生硬拒绝了。他带有好奇看着这个清秀美丽的女子,不想她竟也带了峨眉老尼的倔脾气。他是个重情重义之人,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她被师傅惩罚,也不想因他卷入明教纷繁复杂的漩涡中来。他一向是强硬的,不容分说强迫地带着她远离是非之地。


   二人来至客栈,深夜,未眠。他一脚踢开身旁的窗户,月光如银倾泻而入。良辰美景,他知她亦不曾入睡,邀她起来看月亮。杨逍诗性大发,陶醉地吟诵着《鹊桥仙》“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说罢还一味深长地看了坐在床边探头张望月光的她。此时晓芙心中完全柔软起来,掀开帐帘,露出如画的面庞。她所认为的明教之人与眼前的人有很大的不同,有时强硬粗鲁,但终归还是义气的。他不像师傅所说,是个残暴卑鄙的人,至少,两人同住客栈他却自觉地睡在窗前的桌子上,留下床来与她。也不曾想到他也会邀约吟诗,竟觉几分烂漫,是与殷梨亭完全不一样的感受。其实她也是个天性烂漫之人,却圉于宗派教规,压抑着天性。虽嘴上十分赌气,但心里却是几分轻松自由的。

   他喜欢称她丫头,亲昵,又带着些宠溺。虽然她总也是板着一张脸,蹙着眉,一口一个“不要脸”“无耻”,以掩饰自己动摇的内心。






     其实这一路他们并不知去哪个方向,只是不想她回去因为他受责罚。这一路二人虽各怀心事,更像是游山玩水,却也是欢快的。虽时不时斗嘴,每次都杨逍认输然后厚着脸皮逗她开心,一点也没有杨左使的风范和在外人面前表现出的冷淡狂妄。若说当初只是感动并着感激她的悉心照料,现在却大有不同,他现在只想和她这样下去没有尽头。

     但她还是想要回去。她有她的使命和责任。已与殷梨亭订婚,怎可与陌生男子纠缠不清,何况是明教的大魔头杨逍。她已经失踪太久了,师傅一定很着急,满世界地找着她。亦不想败坏武当和峨眉派的名声,也不愿因自己而让两大教派起冲突。






   时间久了,她时常闷闷不乐,最后挣扎了许久还是放下尊严求着他放她回去。杨逍反问难道这些日子都不开心吗?他自觉这段时间很轻松幸福,原以为她也一样,结果却是他自以为是。杨逍是见不得女人哭的,况且是一个他钟情的正哭得梨花带雨的女子?

   他还是妥协了,不知这一别何时相见。他为她又夺回了倚天剑,这次没有视为破铜烂铁,因其是可以帮助她交给灭绝免受责罚的宝物。星夜兼程地送她回去,送她贴身令牌,希望她在危急时分能够想起他。只要有助于她,刀山火海亦可走。

   纪晓芙回到峨眉后,本以为至此可以摆脱大魔头的纠缠。但她偶一闭眼,他带着挑逗的眉眼十分生动地浮在她面前。甚至在师傅训话弟子打坐时,她竟然想起来之前杨逍模仿师傅说话的样子,忍俊不禁,却又为自己的行为大吃一惊。她还想起了他吟诗的样子,月光皎洁,他坐在窗前对着月亮轻轻吟诵,回头间带着点无赖的笑。






   她与殷梨亭的婚礼如期将至时,她内心甚至带着些绝望了。她要成为漂亮新娘子了,想来殷六哥也会待她极好,本应开心,却充满酸楚。若没有遇见他,可能这辈子就这样不痛不痒地活着。可一个人吃过了甜头,却再也尝不下苦了。心里的苦闷无法排遣,却也不能发作,她一向是很明事理的。只是没想到,在她凤冠霞帔,各大门派高朋满座,举酒祝贺时,杨逍竟然闯入婚堂内把她带走,留下一片哗然。

  杨逍是气急败坏的。不曾想原来她对他说的回去的理由全是在糊弄他,目的就是与殷梨亭成婚。他不明白那个书呆子似的武当少侠殷梨亭有什么好,自己哪点比不上他。虽说过他从来不喜欢要强,可最终还是对她没有信守承诺。

  他说一定会护她周全一生一世对她好。她明白,他会说到做到的。但一生那么长,长到发誓的人都会忘记曾经的诺言。她反问真的会一生一世吗?她只不过就是一个小女子,何至于让风流潇洒的他痴心于此?他有些迷茫,一辈子那么长,他真的只会爱她一人吗?竟一时无法说出口。 他眼睁睁地看着她走了却没有挽留,内心一直在想他要给她的答案。但是他的内心是肯定的,只是那是不知为什么他没说出口,到底是对自己没自信了。可以后就算是想说给她听,却也没了机会。

   心神不宁的是她,峨眉和武当已经因她被搞得天翻地覆,被各大门派耻笑。殷六哥也被她拖累,婚礼新娘被人抢走,至此沦为笑柄,抬不起头。她只是一个小女子,担待不起这样的责任。她要回去,替自己赎罪,也要替他开脱获得原谅。她不敢相信自己,也不敢相信杨逍,如果就这样委身于他,又怎能知道有一日他会不会再遇上比自己更美丽更有趣的女子呢?毕竟他是杨逍,而她只是峨眉一个极为普通的女弟子。也许对他来说,失去却成为了永恒。

   那样一别,成了永远。音讯全无,生死两茫茫。






   偶然一次他救下张无忌后,只觉身旁小女孩眉眼像极了晓芙。

  当他问起小女孩母亲时,小女孩回答“纪晓芙”。杨逍当即一怔,随即问到她的名字,她答道 “杨不悔”。杨逍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她没有得到承诺留下犹豫的他不走了之,却是从来没有怨恨过,也没有悔恨过这段情感。“不悔仲子逾我墙”,不悔,好一个不悔。虽是强迫,却也心甘情愿。他大笑着,却笑出了泪。

   最后他隐居于坐忘峰,扬言忘记一切,包括她。

   只不过,多年以后,在一个热闹的集市上,人们无意中提及纪晓芙这个人,杨逍不自觉回过了头,热泪盈眶。


  以上基于孙兴与张兆辉版杨逍,和媵丽名潘仪君版纪晓芙展开想象写下的作品。对我来说,这是最美好的逍芙恋。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