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李江长篇小说《狗聊》(七十九)

李江小说连载2021-09-14 08:16:02

一,长按下边二维码,加我微信,以防失联。

二,保存电话:15293799001    13309478559

三,点击上边“李江小说连载”,从“查看历史消息”进入,可看所有过往篇章。四,建议收藏此公众号。

李江 长篇小说《狗聊》(七十九)

社会学家问狗:“今天,好像感觉你白天没出去,傍晚才出去的?”

狗:“是,盛夏到了,太热。”

社会学家:“上哪去了?还是度假村,跟那两个文化人喝酒聊大天?”

狗:“没有。去那儿有点烦,没啥意思。”

社会学家:“哟,令我们众鬼都听着慕的地方,你反倒是烦了,烦什么?”

狗:“上次我不是说了嘛,他们整日里种花弄草,晨兴理荒秽,月上喝两杯,学了晋代的竹林七贤,不问世事。喝得有些熏了,就整点吟风弄月的诗出来,伤伤春悲悲秋的,全没了范仲淹‘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古代士大夫精神。”

社会学家;“啧啧,狗比人还关心世事起来。”

狗:“直接给你说吧,近些天来,我确实是在这方面有些忧烦。”

社会学家:“噢?”

狗:“我上次也跟你说了嘛,窝主嫌我狗屁太出格,被踢出了窝群,给我了个窝外察看。一下子从窝群里出来,不太适应,有些孤寂。”

社会学家:“哪我感觉你白天也是卧在墓地的荫晾下,不停地玩着手机?”

狗:“虽然被赶出了窝群,但仍然有个把兄弟跟我是微友,甚至是外地的。也还能通些个信息,算过得去。外边世界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也就都能知道一些。可也不能整天泡在手机上,狗也是社会性动物。所以,乘傍晚晾快,便出去逛逛。”

社会学家:“去了哪儿?”

狗:“广场,那儿人山人海,也几乎狗山狗海。”

社会学家:“咋那么热闹,说说?”

狗:“跳广场舞的、聊大天的、唱大戏的、遛狗的……”

社会学家:“噢,是热闹。”

狗:“最热闹的地方是一座厕所。”

社会学家:“哟,咋回事?”

狗:“那个厕所是最近新建的,超豪华,如果没有标示,你会感觉像座别墅。”

社会学家:“噢,现在社会确实变化快。我在世哪会儿,城市里没几家公厕,人们内急了,在马路边上放便的大有人在。”

狗:“你可能不相信,那厕所有个隔厅,竟然卖饮料,各种小吃,如果再整两盘菜上来,就可当餐馆了。”

社会学家:“有人去嘛?你说的!”

狗:“海了。”

社会学家:“嗯,为啥?”

狗:“那里有wifi。”

社会学家:“你说的啥,我听不懂?”

狗:“你当然听不懂了。简单给你做个比吧——就如你在世时,用手机打电话,到外边,你得掏电话费,去那厕所,就像是去了免费电话亭,再打多少电话,也不用掏钱。”

社会学家:“还有这样的美事?”

狗:“out了吧?虽然你是位教授,可是,这些年的新事物,真是发展得太快了。你躺在这里,根本想象不到。”

社会学家,“有点。可是,你去凑什么热闹?你上次似乎说过,你每年的手机费,都是你那大款窝兄给你定时包交了。”

狗:“你说的是。可是,我也是图个新鲜好奇呀,上去看看他们都在手机上干嘛?”

社会学家:“能干嘛?除过你跟你窝兄一样,在那里泡电话煲?”

狗嗤:“教授,你可真是out了!他们一个个,全是在那打游戏、打麻将、看烂片、黄色小说什么的。”

教授:“有意思吗?”

狗:“我觉得极没意思,他们一个个觉得极有意思。一个个陶醉得大喊又大叫。把我惹恼骂了一句:‘一帮白痴!我看篇好文都打挠得看不下去。’结果,被旁边两人听到了,上前来围着就要踢我两脚,我紧忙夹起尾巴就逃。”

社会学家:“一篇啥好文,把你迷得?白天在坟头上不能看,非要傍晚挤到广场人堆里看?”

狗:“我外边一窝兄在我广场时及时发过来的,是一个叔本华的哲学家的文章,篇名叫:《要么庸俗,要么孤独》,我感到特对我胃口。我现在跟人,跟鬼,跟狗,交流起来都有些困难,所以,就如饥似渴地读起来。结果,就跟他们起了矛盾。”

地下疯子突然冒上来一句:“别说你一条狗了,我呆在这地下,已经孤独了十多年!”接着,就又噫噫吖吖地胡乱啁起来:

“剪贴一个又一个黎明,

怎能穿透夜的寒冷。

风铃已经远去,

飘进了月亮中。

碎了一地的,

是那模糊的笑容

……

社会学家:“又把疯子给逗引起来了!”

狗:“我觉得,只有我,似乎能理解一点他内心的苦痛。”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