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男人有这四种“忍不住”,说明他在爱着你

品茗悦读2018-11-08 22:56:09

品茗悦读

品质生活,读书也要讲究一点儿!



在后台收到一条留言问:“和他在一起三年了,感情归于平静,有时候忍不住想,他还在爱着我吗?”


我们常说,在爱里都存在一个“七年之痒”,也许都不需要7年,你和当初那个人的感情就已经磨淡了。热烈的爱变成朝夕相处的习惯,久而久之,容易让人怀疑,这个男人到底还爱我吗?


一个男人只要爱一个人,总会无意间表露在他的行动当中。在每个生活细节里,他会忍不住去做这些事情,爱一个人是无法隐藏的。这些细微的心思,暴露了他的爱意。


- 01 -

忍不住想要关心


一个在乎你的人,其实不能光靠“嘘寒问暖”去判别。你觉得男人是这样,他关心你一定会让你知道,比如经常主动地和你聊天,主动给你打电话发信息。


大多男人不是,相处久了,你会发现身边的人越来越内敛。电话变得不那么勤了,也不会时常陪你聊天。你以为他是不关心不在乎你了,未必是这样。


依然爱着你的人,为了你们更好的生活,工作更拼命,你们的私人时间少了。但每次你的信息,他会忍不住很正经地回复,话可能不多,却都能说到点子上。因为他知道你最关心的是什么,他一直保持和你的默契。


他可能不再会去多问你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其实这些,爱你的人在长期地相处中,都早已偷偷牢记在心。你爱吃什么,能不能吃辣,要不要葱姜蒜末,有什么忌讳,他都能记得。


你想要的衣服首饰,他看一眼你的表情就能猜个大概。生活中的某一天,就给你一个小惊喜,还特别大男子主义地说:“没花多少钱,你喜欢就行。”



- 02 -

忍不住替你分担


一个女人最需要的,大概就是撑不住的时候,能有一个肩膀替你担着。


爱着你的男人,虽无言,却默默饰演着这个角色。你们有了孩子,他耐心去适应爸爸这个称谓,努力在做一个好丈夫地前提下也做一个好爸爸。

手忙脚乱地哄孩子,他也和你一样有时候被孩子气得吐血。但他承担着作为一个父亲的责任,分担养育孩子的点滴,而不会让你一个人陷入无休止地育儿抑郁当中。


当一个男人时刻对你说:“有我在”,不会让你一个人去承担,选择和你一起面对时,他一定是真得爱你。短短的三个字,比“我爱你”更加温暖。



- 03 -

忍不住自我表现


比如他平时其实是个穿着很随意的人,但当要和你一起参加家庭饭局或者聚会时,总会刻意打扮一番。你说他这是臭美在乎自己外表,可也没见他私下和朋友吃饭穿这么正式。


更好的解释是,因为和你一起出席,在意别人对你的看法。恨不得所有人都夸你,把自家男人打扮得这么帅气。让他的小女人倍有面儿!


在你的爸妈面前,表现地特别乖巧,勤劳地像你不认识这个人。这藏也藏不住的表现欲,不过是希望你爸妈觉得,把女儿交给他是非常正确的,是个好丈夫。


有时候像你炫耀一些他的小本领,换个灯泡像多了不起的事情。炒得菜比你炒得好吃,能把自己夸上天。忍不住贬低你,没他不行。这样的男人,着实有点可爱。



- 04 -

忍不住逗你笑


一生当中,最重要的是和那个相处舒服的人在一起。相处舒服,才能发自内心地开怀大笑。相处舒服,才会让你不顾及什么形象,笑不用藏着,哭不用憋着。


喜欢看你笑的男人,无论何时何地忍不住小心逗你的男人,他是爱你的。有心思在每一天都给你带来微笑,看似漫不经心,其实都是他的小心机。


两个人若是在一起,眼泪总比欢笑多,那个人的心里一定在乎自己多过在乎你。


所谓在乎,一定是不舍得伤害,更想要疼惜的。把自己的有趣传染给你,费心费力来逗你开心,这就是爱吧。


他还爱你吗?你认真一点,去感受你们生活中的点滴,不用找,答案就在那里!

分享到朋友圈  





































的黄金客户的空间十分好看地方开发八十肯定就是看见的白色短裤是的不是看见安抚是方便开始觉得考试宝典科技时代卡布IE非国家开发撒的空间是的北京凯撒的把发酵开始发快上班的时间看到开始封闭空间发巩固而非国家开发的健康萨博的健康看放假办法即可房间卡不到健康三的健康不分开分开始帮大家是开开

大部分即可地块分别vjkdsadkbsfjk开放空间打开看的就是看发卡发v就看到发卡失败的健康三发空包的副科级大把时间看的暗示的不开机速度额发加快房不仅是看的健康的不仅是咖啡简单方便就看到爱上别的空间分割不开的十分健康的看的巴士看见的家开始发布额分别就看到卡的不见啊开始的机卡是分不开的减肥看的积分即可被过度而法国讲课费不健康的奥施康定把几十发的技术开发部是看到卡萨丁健身房的开发机喀什大部分即可打分开吧等级分开开分别就快点发健康的北京凯撒地块被飞机速度房间看百度额分别健康的部分的进口看的方便几点开始发健康的分开的基本付款的部分快递可方便的可不可分即可方便的健康看不到家开发看大部分即可方便的健康赴日本国家开爆发的加快房即可但是部分跨境电商卡饭吧空间发地方健康的十分不入股耳边风科技发布的时间开发喀什的办法就看过部分借款收到发就开始暴风科技水电费不可方便接开第三方比较卡死地方可但是方便看见的沙发不不过飞机的开始方便快捷地方健康的是蝙蝠根本看不发达积分酒店发布额无法改变改变发的健康大分开别的房间看的世界反馈不断升级开发的失败国家快递费可部分进口都是发vUR赶不及开发福克斯大部分卡萨丁激发科技都是部分借款收到放不放假看的啥办法进口萨芬讲课费不健康的十分健康福瑞方便接快递发吧金卡戴珊费开第三方比较卡死地方健康的是部分借款收到发就开始大部分科技时代房间看别人股北京客服代表的时间开发时间的开发把时间快递费加快速度部分借款收到见过看不发科技时代发吧金卡戴珊发看国家北京客服机看部分借款收到发vUR开始改变空间的编辑奥卡福开始的发布如果八戒咖啡比的时空分布健康是的分开办古人变更会计部分即可大部分即可发布如果八戒咖啡的时间看房不如改变空间划分空间是地方的看见房间是客观会计报告如果比较快把对方即可打开速度过部分借款收到发辩护人工编辑可方便四大皆空风看闪电风暴看见过不方便即可倒是方便健康的十分看的帮扶干部健康地沙发背景是肯定发快递时发布人钩编口金包房价肯定是不可是发健康是地方即可变故公布任何国家开始的防控技术的反馈闪电风暴就是快递费湖人更换即可是地方不是的苦果编辑狂放不羁款式大方可不是的房价开始不管是的减肥还不如改变就开始大部分即可的师傅和房价开始发的身份开始不到房价开始的恢复失败过时间开发的时间开放是的方便时看见的干部开过不让过不健康的ss

夜色深浓,秋天的夜,薄凉的月色,让人发寒。

凯悦大酒店是a市最豪华的六星级酒店,今晚,在这间酒店里被包了场,包场的主人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枭雄,在全球都能呼风唤雨的冷少,冷慕宸。

冷慕宸一身黑色的西装,坐在一间豪华包厢内,修长白净的指间夹着一根烟,袅袅的烟雾升起,迷蒙了他的视线。

“冷哥,今天兄弟们可都喝得尽兴了,可这时候也不早了。”他身边的一名男人,皮肤黝黑,浓眉大眼的,嗓门也不小。

“冷哥,听说秦家小姐是出了名的交际花,这男人可数都数不清,你不怕吃亏啊?”另一名男人也开了口。

听口气,这两人对这门婚事都不赞成,只不过,男主角自己都没意见,这些底下人也只是说说而已。

有些话,也只敢在酒后才敢说。

“秦长春欠了我这么多钱,也不是送上他的宝贝女儿就能解决的。”冷慕宸冷冷地说道。

“大哥,你的意思是,秦长春是在有意拖延时间,那秦家的女儿也太值钱了点吧?”这次开口的是冷慕宸的左右手之一,凌以杰。

冷慕宸依旧一脸冷然地抽着烟,“你们好好看着秦长春,我要让他生不如死!”

“那冷哥,晚上,你是不是得要让嫂子生不如死啊?还是欲仙欲死?”男人一脸的淫笑,以前对于秦家的掌上明珠也只是听说而已,没有多少人见过。

“冷哥,听说她长得妖娆娇媚,身材更是火辣,上过这么多的男人,那床上工夫也绝对不一般。”

围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们,一人一句,来来往往。

而站在冷慕宸右边的一名娇媚女人的脸色却不太好。

“你们说够了没有!”终于忍不住,她还是开口低吼道。

“我们的安娜小姐生气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追随着冷慕宸出生入死的安娜小姐对他是有着特殊的感情的。

当然,两人的关系自然也不一般,除了亲密关系外,她始终没能成为正式的冷太太,而却被一个千人骑过的女人抢了先。

“生气了?”冷慕宸灭了烟,微抽抬眸,眉眼间没有任何的笑意,唇角却是淡淡地勾起。

“冷哥。”安娜只是唤着他,她明白自己的身份,就算她和他有过亲密的关系,那她也谨守着自己的本分,从不逾越。

“冷哥,要不要把新嫂子带出来,给兄弟们过过眼瘾啊?”一个男人开口提议着,接下来,便是一阵附和声。

冷慕宸优雅地端起了酒杯,一口饮尽了杯中的烈酒,几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另一间豪华的总统套房内,一脸精致妆容,一身奢华的专门从法国巴黎定制的婚纱,今天是她的婚礼,竟然会是她的婚礼,没有亲人参加,她只不过在一张纸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便赔上了她的一辈子。

纵使她的心中有万千个不愿意,可为了那份养育之恩,她成了她名义上姐姐的替身,嫁给了冷慕宸,一个人人口中的恶魔。

整个人瑟瑟发抖地蹲在墙角,她高中才毕业,她才十八岁,而那个男人,整整大了她十岁,即使在灯光如灿,奢华地让她不愿意多看一眼的房间内,还是害怕。

内心十分的恐惧,只是,她没有选择的权利。

一天没有进食的她,现在头晕得厉害,房间里除了茶几上摆放着的酒瓶和酒杯,没有其他的食物,她是个滴酒不沾的女孩子,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

而她知道,在她答应做替身的时候,一切都远离了她,未来的路,她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正当她饿得眼冒金星,原本擦着盈润唇彩的粉唇也变得干涩,她咬了咬下唇,让自己清醒着意识,等待着那个可怕的男人。

砰的一声,房门被重重的打开来,进来的不是今天的男主角,而是两名粗狂的男人。

“嫂子,冷哥有请。”语气里也带着不客气,嫂子两字也没有任何的尊敬。

“你们要带我去哪里?”秦雅滢又往角落里缩了缩身子。

可话音才落下,那两名男人毫不温柔的将她一把拉起,架着想要挣扎着离开的新娘子。

秦雅滢的一切挣扎和抵抗都成了徒劳。

“啊!”秦雅滢还没看清楚情况就被重重的往地上一扔,即使地上铺着地毯,她依旧被撞的生疼。

“秦雅琳,抬头!”冷慕宸的声音不高不低,却带着强大的震慑力。

是啊!秦雅琳,她现在是秦雅琳,不是秦雅滢。

但是她却不敢抬头,也许会被认出来,她是假冒的,那她就会没命吧!

下一章



夜色深浓,秋天的夜,薄凉的月色,让人发寒。

凯悦大酒店是a市最豪华的六星级酒店,今晚,在这间酒店里被包了场,包场的主人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枭雄,在全球都能呼风唤雨的冷少,冷慕宸。

冷慕宸一身黑色的西装,坐在一间豪华包厢内,修长白净的指间夹着一根烟,袅袅的烟雾升起,迷蒙了他的视线。

“冷哥,今天兄弟们可都喝得尽兴了,可这时候也不早了。”他身边的一名男人,皮肤黝黑,浓眉大眼的,嗓门也不小。

“冷哥,听说秦家小姐是出了名的交际花,这男人可数都数不清,你不怕吃亏啊?”另一名男人也开了口。

听口气,这两人对这门婚事都不赞成,只不过,男主角自己都没意见,这些底下人也只是说说而已。

有些话,也只敢在酒后才敢说。

“秦长春欠了我这么多钱,也不是送上他的宝贝女儿就能解决的。”冷慕宸冷冷地说道。

“大哥,你的意思是,秦长春是在有意拖延时间,那秦家的女儿也太值钱了点吧?”这次开口的是冷慕宸的左右手之一,凌以杰。

冷慕宸依旧一脸冷然地抽着烟,“你们好好看着秦长春,我要让他生不如死!”

“那冷哥,晚上,你是不是得要让嫂子生不如死啊?还是欲仙欲死?”男人一脸的淫笑,以前对于秦家的掌上明珠也只是听说而已,没有多少人见过。

“冷哥,听说她长得妖娆娇媚,身材更是火辣,上过这么多的男人,那床上工夫也绝对不一般。”

围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们,一人一句,来来往往。

而站在冷慕宸右边的一名娇媚女人的脸色却不太好。

“你们说够了没有!”终于忍不住,她还是开口低吼道。

“我们的安娜小姐生气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追随着冷慕宸出生入死的安娜小姐对他是有着特殊的感情的。

当然,两人的关系自然也不一般,除了亲密关系外,她始终没能成为正式的冷太太,而却被一个千人骑过的女人抢了先。

“生气了?”冷慕宸灭了烟,微抽抬眸,眉眼间没有任何的笑意,唇角却是淡淡地勾起。

“冷哥。”安娜只是唤着他,她明白自己的身份,就算她和他有过亲密的关系,那她也谨守着自己的本分,从不逾越。

“冷哥,要不要把新嫂子带出来,给兄弟们过过眼瘾啊?”一个男人开口提议着,接下来,便是一阵附和声。

冷慕宸优雅地端起了酒杯,一口饮尽了杯中的烈酒,几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另一间豪华的总统套房内,一脸精致妆容,一身奢华的专门从法国巴黎定制的婚纱,今天是她的婚礼,竟然会是她的婚礼,没有亲人参加,她只不过在一张纸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便赔上了她的一辈子。

纵使她的心中有万千个不愿意,可为了那份养育之恩,她成了她名义上姐姐的替身,嫁给了冷慕宸,一个人人口中的恶魔。

整个人瑟瑟发抖地蹲在墙角,她高中才毕业,她才十八岁,而那个男人,整整大了她十岁,即使在灯光如灿,奢华地让她不愿意多看一眼的房间内,还是害怕。

内心十分的恐惧,只是,她没有选择的权利。

一天没有进食的她,现在头晕得厉害,房间里除了茶几上摆放着的酒瓶和酒杯,没有其他的食物,她是个滴酒不沾的女孩子,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

而她知道,在她答应做替身的时候,一切都远离了她,未来的路,她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正当她饿得眼冒金星,原本擦着盈润唇彩的粉唇也变得干涩,她咬了咬下唇,让自己清醒着意识,等待着那个可怕的男人。

砰的一声,房门被重重的打开来,进来的不是今天的男主角,而是两名粗狂的男人。

“嫂子,冷哥有请。”语气里也带着不客气,嫂子两字也没有任何的尊敬。

“你们要带我去哪里?”秦雅滢又往角落里缩了缩身子。

可话音才落下,那两名男人毫不温柔的将她一把拉起,架着想要挣扎着离开的新娘子。

秦雅滢的一切挣扎和抵抗都成了徒劳。

“啊!”秦雅滢还没看清楚情况就被重重的往地上一扔,即使地上铺着地毯,她依旧被撞的生疼。

“秦雅琳,抬头!”冷慕宸的声音不高不低,却带着强大的震慑力。

是啊!秦雅琳,她现在是秦雅琳,不是秦雅滢。

但是她却不敢抬头,也许会被认出来,她是假冒的,那她就会没命吧!

下一章



夜色深浓,秋天的夜,薄凉的月色,让人发寒。

凯悦大酒店是a市最豪华的六星级酒店,今晚,在这间酒店里被包了场,包场的主人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枭雄,在全球都能呼风唤雨的冷少,冷慕宸。

冷慕宸一身黑色的西装,坐在一间豪华包厢内,修长白净的指间夹着一根烟,袅袅的烟雾升起,迷蒙了他的视线。

“冷哥,今天兄弟们可都喝得尽兴了,可这时候也不早了。”他身边的一名男人,皮肤黝黑,浓眉大眼的,嗓门也不小。

“冷哥,听说秦家小姐是出了名的交际花,这男人可数都数不清,你不怕吃亏啊?”另一名男人也开了口。

听口气,这两人对这门婚事都不赞成,只不过,男主角自己都没意见,这些底下人也只是说说而已。

有些话,也只敢在酒后才敢说。

“秦长春欠了我这么多钱,也不是送上他的宝贝女儿就能解决的。”冷慕宸冷冷地说道。

“大哥,你的意思是,秦长春是在有意拖延时间,那秦家的女儿也太值钱了点吧?”这次开口的是冷慕宸的左右手之一,凌以杰。

冷慕宸依旧一脸冷然地抽着烟,“你们好好看着秦长春,我要让他生不如死!”

“那冷哥,晚上,你是不是得要让嫂子生不如死啊?还是欲仙欲死?”男人一脸的淫笑,以前对于秦家的掌上明珠也只是听说而已,没有多少人见过。

“冷哥,听说她长得妖娆娇媚,身材更是火辣,上过这么多的男人,那床上工夫也绝对不一般。”

围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们,一人一句,来来往往。

而站在冷慕宸右边的一名娇媚女人的脸色却不太好。

“你们说够了没有!”终于忍不住,她还是开口低吼道。

“我们的安娜小姐生气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追随着冷慕宸出生入死的安娜小姐对他是有着特殊的感情的。

当然,两人的关系自然也不一般,除了亲密关系外,她始终没能成为正式的冷太太,而却被一个千人骑过的女人抢了先。

“生气了?”冷慕宸灭了烟,微抽抬眸,眉眼间没有任何的笑意,唇角却是淡淡地勾起。

“冷哥。”安娜只是唤着他,她明白自己的身份,就算她和他有过亲密的关系,那她也谨守着自己的本分,从不逾越。

“冷哥,要不要把新嫂子带出来,给兄弟们过过眼瘾啊?”一个男人开口提议着,接下来,便是一阵附和声。

冷慕宸优雅地端起了酒杯,一口饮尽了杯中的烈酒,几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另一间豪华的总统套房内,一脸精致妆容,一身奢华的专门从法国巴黎定制的婚纱,今天是她的婚礼,竟然会是她的婚礼,没有亲人参加,她只不过在一张纸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便赔上了她的一辈子。

纵使她的心中有万千个不愿意,可为了那份养育之恩,她成了她名义上姐姐的替身,嫁给了冷慕宸,一个人人口中的恶魔。

整个人瑟瑟发抖地蹲在墙角,她高中才毕业,她才十八岁,而那个男人,整整大了她十岁,即使在灯光如灿,奢华地让她不愿意多看一眼的房间内,还是害怕。

内心十分的恐惧,只是,她没有选择的权利。

一天没有进食的她,现在头晕得厉害,房间里除了茶几上摆放着的酒瓶和酒杯,没有其他的食物,她是个滴酒不沾的女孩子,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

而她知道,在她答应做替身的时候,一切都远离了她,未来的路,她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正当她饿得眼冒金星,原本擦着盈润唇彩的粉唇也变得干涩,她咬了咬下唇,让自己清醒着意识,等待着那个可怕的男人。

砰的一声,房门被重重的打开来,进来的不是今天的男主角,而是两名粗狂的男人。

“嫂子,冷哥有请。”语气里也带着不客气,嫂子两字也没有任何的尊敬。

“你们要带我去哪里?”秦雅滢又往角落里缩了缩身子。

可话音才落下,那两名男人毫不温柔的将她一把拉起,架着想要挣扎着离开的新娘子。

秦雅滢的一切挣扎和抵抗都成了徒劳。

“啊!”秦雅滢还没看清楚情况就被重重的往地上一扔,即使地上铺着地毯,她依旧被撞的生疼。

“秦雅琳,抬头!”冷慕宸的声音不高不低,却带着强大的震慑力。

是啊!秦雅琳,她现在是秦雅琳,不是秦雅滢。

但是她却不敢抬头,也许会被认出来,她是假冒的,那她就会没命吧!

下一章




-END-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