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伊宁——惠远城

新河书院2019-12-01 13:17:04


十一月,我因一件偶然的私人事情,要去伊宁,于是就有机会去到著名的惠远城及伊犁将军府。此行既了却一个夙愿,也丰富了我的新疆记行内容。

伊犁,自西汉至晋代,史书中称之为“乌孙国”,北魏时称为“悦般国”。它的周边在古代生活着突厥民族,隋唐时期成为西突厥及回鹘的属地,但其中个别种族部落属唐北庭都护府。宋朝时仍称为乌孙,辽、元时期一般被称为“阿尔穆尔”(阿力麻里),明代属于卫拉特蒙古(瓦剌)。清朝初年,卫拉特蒙古之准噶尔部,在伊犁一带建立准噶尔汗国。

乾隆二十年(1755年),清军趁准噶尔内乱之机出兵进攻伊犁,经过两年平定战乱,准噶尔汗国灭亡。之后,清政府在伊犁河北岸地区修建了著名的“伊犁九城”——其中最重要的一座就是惠远城。在1884年新疆建省之前,一百多年的时间里,负责整个新疆军政事务的最高长官“伊犁将军”就驻扎于此——所以那惠远城是当时新疆的“首府”。

2004年修复的惠远城东门——景仁门


然而自1860年代以后,长达百年的时间里,新疆之动荡、危机以伊犁地区为甚,而究其根源,无论是“中俄勘分西北边界”、还是“阿古柏之乱”、甚至于1944年发生的“三区革命”(据说当时大屠杀将伊犁河水都染红了,以至于几十年后,东突分子在威胁民众时会说:“难道你忘记伊犁河水的颜色了吗?”)、1962年的“伊犁暴乱事件”,背后总是少不了俄罗斯—苏联的黑手……

惠远城东门内侧


谢彬先生《新疆游记》载:“同治初回乱,九城不守,俄人以兵数百人袭据之……”1865年,乘乱自境外入疆的阿古柏发动“阿古柏之乱”,接着,沙俄也出兵占领伊犁地区——新疆局势危若累卵。清廷任命左宗棠为钦差大臣、督办新疆军务,“光绪初,清兵收复天山南北各路,独伊犁不下。”

在清廷中有人就左宗棠的军事行动发难的情形之下,清政府竟暂停军事进攻,派大臣曾纪泽赴圣彼得堡与俄方谈判,1881224日,曾纪泽与俄方签订了《中俄伊犁条约》和《陆路通商章程》,条约规定:沙俄归还伊犁,但却割去了伊犁霍尔果斯河以西、伊犁河以北的七万多平方公里的领土,清政府赔偿俄国九百万卢布(折合白银五百余万两)

——而此前在1864年,沙俄依中俄《北京条约》的有关规定 ,同清政府签订《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已经割占了原属清王朝的巴尔喀什湖以东、以南和斋桑淖尔(今斋桑泊)南北44万平方公里的领土(今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俄罗斯的阿尔泰共和国、图瓦共和国一带)。

清乾隆时编篡的舆地著作《钦定皇舆西域图志》(简称《西域图志》),其[卷之十三·疆域六·伊犁西路]条目下共列记有“和尔郭斯”(霍尔果斯)、“哈讨……萨尔巴噶什”等六十二个有地名的、属于清王朝的领土居落,而经过上述两次被沙俄割占之后,伊犁西路只保留下了一处——即霍尔果斯。

就此局面,当年左宗棠曾叹道:“伊犁仅得一块荒土,各逆相庇以安,不料和议如此结局,言之腐心。”

1882年,左宗棠再次向清政府提出建议:乘新疆收复伊始和西征大军未撤之威,不失时机地建省设县……这一次终于说服了清政府,经过两年筹划准备,18841116日,新疆省正式建立。然而,由于霍尔果斯河以西、伊犁河以北大片领土被割占后,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就选定了伊犁以东五百多公里的迪化(今乌鲁木齐)为省会。

惠远城里的当地居民


今天的伊犁,行政设置全称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可知这里的主要居民是以哈萨克民族为主的,州府所在地是伊宁市,即乾隆年间所筑伊犁九城之一、当时叫“宁远城”。

我坐火车到伊宁,宽敞宏大的火车站建筑物仿佛预示了这座城市的规模,坐出租车到了市区,从所住酒店高层窗户向外望去,果然那伊宁市颇有些大都市的气派。同现今中国所有类似级别的城市一样,街道上也是拥堵的、路边的大小商场(店)门前也都是熙熙攘攘、人流汹涌。这里的商业气氛,似乎比起中国其它几个西北省份的中等城市要更加活跃而时尚。而伊犁的边陲地理位置及承袭古丝绸之路的交通作用,也赋予了它一个很特殊的行政地位——副省级。

第二天上午,我通过手机上网搜到一家租车公司的电话,然后顺利地去办好租车手续,开着车去往霍尔果斯方向。

伊宁市


西出伊宁市,往霍尔果斯有G218国道和G3016(清伊高速)都很方便,两条道路都是在清水河镇分别汇入G312(沪霍线)和G30(连霍高速)。之前对于伊犁囿于疏浅,只知道“伊犁将军府”及当年林则徐被流放在伊犁等凤毛麟角的历史事件,所以到了伊犁后就想着去惠远城及伊犁将军府遗址看看。查看了地图后得知,惠远古城所在如今叫惠远镇,从伊宁去霍尔果斯会经过那里,距离伊宁市区只有三十多公里,于是就导航到了惠远镇。

 原来现在遗存下来的这座惠远古城并不是乾隆年间所修建的那座城——根据资料介绍,那惠远老城是傍依着伊犁河北岸的。

如今,在惠远城南边有一片村落就叫“老城村”——这应该与那当年惠远老城有关了,据说在那里还能看到一些残垣痕迹。这片村庄南边的耕地直抵伊犁河北岸,从谷歌地球上测量这里距惠远新城的距离为7公里,与谢彬先生《新疆游记》所描述的为“十五里馀……”是相符的。


惠远城西墙内侧,大妈和家人在农民弃收的地里捡拾胡罗卜。


1757年,清军平定准噶尔,完全取得对于天山南北新疆的行政权,为了巩固这来之不易的胜利成果(自康熙征剿噶尔丹起,清军平定叛乱的战争持续了七十年之久),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清政府在新疆设“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紧接着在伊犁河北岸修筑“伊犁九城”。其中的“惠远城”是乾隆皇帝“赐”的名,城内设伊犁将军府衙署、公署、军营、钱局(银行)、军械库、火药局、仓库等机构。

城正中有钟鼓楼,此外还有风神庙、关帝庙、城隍庙、火神庙、娘娘庙,孔庙等庙宇宫观数十座散布于城中。

文庙


惠远城之选址,是有一番深谋远虑的——这里地势平阔、与“伊犁九城”遥相呼应;土壤肥沃,耕牧皆宜,而滨临伊犁河则可尽得水运物资之便。

可惜这样一座古城池,由于1866年的民族战乱、沙俄侵略的破坏,加上城垣逐年被伊犁河水侵蚀,几成废城。于是1882年(光绪八年)又在原城北部新修了一座城,仍袭用了“惠远城”之名,但在当时为区别老城,也被称为“惠远新城”——这就是我们今天所见到的惠远城。

清代,新疆是偏僻苦寒之地,许多朝廷要犯动辄被发配至此,仅有名的就有洪亮吉、祁韵士、林则徐、邓廷祯等等……我们今天得以通过他们的诗文笔记了解到那个年代伊犁的风土人情、屯垦戍边等历史掌故、奇闻逸事——然而他们所到的那个惠远城,彼城非此城也。

还是读几行谢彬先生《新疆游记》里的惠远城吧——其实他所到的也是惠远新城。这是他1917年五月十一日的日记:“……城内多京津商人,城外则缠商群居……曩在清时……全城房屋半为衙署,益以伊犁将军缺优全国(次为四川将军),不赚不贪,一年百万……文酒风流,盛极一时,有‘小北京’之目……改革而后,机关裁撤,风流云散。衙署一虚,满目荒凉(现全城五分之二为空屋)”

值得一提的是,谢彬先生当时的公务是去新疆督察印花税推行的情况的。但显然他又是一位有担当、有使命感的文人,所以才会在书中发表诸如“伊犁将军缺优全国”的议论,而在这本书的有关甘州(甘肃张掖)章节中,他也还记下了“故清驻甘肃提督于此。今犹甘省四大繁缺(天水、皋兰、武威、张掖)之一。”(此句之来历为:“金张掖、银武威、皋兰做罢做天水。”乃清末民初流行于甘肃省官场的一句黑话。可笑后人不知其出处,竟堂而皇之地题在牌楼上,以为誉称……)

将军府大门


如今的惠远城里,还有始建于1882年的将军府遗址——以鼓楼方位而论,它就坐落在东街的中段,坐北朝南,大门为单檐硬山顶,面阔三间、进深二间的木结构传统建筑。全国重点文保单位。游客需要买票才能进入。进门约一百米,中轴线上,是将军府主体建筑物——正殿大堂,体量为面阔五间、进深三间硬山顶的建筑,整座大殿现在离地面约五十厘米高,正中两柱前有三级石阶,其规制如从前的县衙大堂。殿前石碑上介绍文字有“地面建筑已不存在”之陈述,据此理解,将军府现在见到的建筑物应该都是2004年以后在原址新修建的。

大殿前的石狮子(左侧)


大殿前的石狮子(右侧)

大殿前草坪上,榆荫之下的一对石狮子,造型夸张而古朴可爱,观其底座为水泥,说明也是经过了修复重新置放于此地的。

两侧为厢房,另有一座小亭子、和其他一些新旧莫辫的建筑物……院落虽然宽敞,四株参天古榆树也应该是当年的旧物,在它们的衬托下,仍有森严的气势,但总觉得其体量的级别规制逊于其作为一省军政衙署之地位,我想这可能是因为它匆匆建成之后仅过了两年,整个新疆的政治中心就转移到了迪化的缘故吧。另外查阅资料得知:1882年重建惠远新城以后,随着省会定往迪化,那“伊犁将军”权限职守也发生了变化——由负责全新疆的军政要务调整为只负责戍守边防。

辛亥革命后,伊犁将军府一度成为“新伊大都督府”,后来改称“伊犁镇边使署”、“伊犁镇守使署”,1930 年又改为“伊犁屯垦使署”。 1934年秋,屯垦使署迁往宁远城(今伊宁市)后,将军府废置。

将军府大殿前的庭院


意味深长的是,如今的将军府遗址,除了南墙,其余三面都是被一座部队的营区包围着的,在我不长的逗留期间,听到了从墙那边传来部队扩音器放出的激昂的军歌和作息的军号声——我想,可能古人选择的修建兵营的位置都是有战略眼光的吧……

走出将军府时,我注意到了大门两侧的一些用土坯垒砌的墙垣,虽不能确定它们的年代,但是它的位置应该是以前将军府的院墙,那些土坯墙面的斑驳及建筑材料的残迹,给了我许多联想的空间——其实,我们去参观古建遗址,内心所追寻的不正是这荒败中的那份凄美吗?

钟鼓楼


惠远城中心还留存着一座高大的钟鼓楼,同其他地方的这类建筑一样,自1882建成以后,它也屡经修复——据资料介绍,钟鼓楼曾于1927年、1964年、1981年三次进行维修,现保存完好,是全疆仅存的一座有较远历史的传统高层木结构建筑——其修复之细节仍是不得而知……

环钟鼓楼四周都是店铺,店铺门前的人行道很宽畅,就有许多上年岁的居民们在那里支一张小桌下棋、斗牌。以其头戴的帽子来推测,似为维族及回族人。但见到我走来走去地端着相机拍照,他们都很友好,也不乏笑脸相迎与我打招呼者。

挨着他们玩乐的马路边,停了一辆四轮马车,装扮得很花哨,一眼就能感到它是做旅游营生的,寒冬天气游客极少,我惊异的发现,车上悠然自得地躺卧着一位有着很长的白胡须、显然年岁已极高的维族老人,我就走上前去同他打招呼,但老人完全不懂汉语,我通过那些在人行道上打扑克牌的人帮助,得知老人家已八十多岁了,以载游客在古城里游览为业,就上了他的这辆有意思的马车——其实于我而言,倒不是一定想坐马车,而是觉得之前在老人躺在车上时我拍了许多老人的照片,想给老人一点有尊严的酬谢而已。

鼓楼旁边躺在四轮马车上休息的维族老人


鼓楼旁边玩扑克牌的居民


在钟鼓楼旁边的一家小饭馆里,我要了一份拌面——新疆各地的大小餐馆,这道拌面,永远不会令你的胃口失望……

离开惠远城时,已是下午,我沿着清伊高速往北行驶了30公里,到了清水河镇,然后经过这里的公路立交枢纽,向西驶入G30连霍高速。以前在内地不同的地方使用这条高速公路无数次了,而我的新河书院也就坐落在甘肃山丹县长城口的连霍高速旁边,那里的里程碑是2108公里——那是距离连云港的数字。那时,我开着车心里想,再过一会,我将走到连霍高速的终点——霍尔果斯口岸,不由得稍稍有点激动。

直达霍尔果斯口岸的G30连霍高速公路


日落后,霍尔果斯国境线近旁,来此承包耕地的河南民工拖拉机坏了……


太阳将落下地平线时,我到了霍尔果斯市区,口岸暨连霍高速的终点须继续西行穿过市区,在眼见到口岸国门建筑物时,路被海关区阻断,无奈只好将车停在路边,步行又往国门跟前走了一段,直到被边防警察阻拦住。

其实这里一片乱哄哄,就算站在栅栏附近以国门为背景照张像,也很难——那些有特殊权力进出海关的各种军警车辆不时会经过,那位值守在此的警察就会喝斥你……

我用手机胡乱地拍了一张这里的照片,然后发在了微信朋友圈,文字是这样写的:“连霍高速的最后一百米是步行街……”看了我的照片,就有在内地的朋友回复道:“我们这里的天早黑了……”我抬手看了看表,时间是2016119198分。

国门的左边,有一片低矮的建筑,我站在那边,可以远眺国界的西边。其时,晚霞正映红了那里的天空——我想:《钦定皇舆西域图志》中所历历记载着的哈讨、萨尔巴噶什等六十一个居民点,正是在那片天空之下吧?


文图节选自西部大地探访系列丛书之七——《信马游疆》一书(待出版)



西部大地探访系列丛书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