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罗布泊档案第五期

高看两眼2020-11-02 16:37:03

导读:黄河重源说(二)文/高建群

在《罗布泊档案》第三期中,我们偶然提了一句,即当年伟大的远行者玄奘,他看到的并发出长长的一声惊叹的那尊大佛,今天的专家们考证说,这就是被炸毁的巴米扬大佛。这一期引起了很大的关注,尤其是央视纪录片频道的导演张彦峰先生发来的一对中国年轻夫妇在那里用光影技术重现大佛的情景。这里转发以后,点赞无数。


这个用光影重现具像的技术,叫我想起十三年前我在西安高新区管委会挂职,当时他们汇报说,有个木塔寺遗址在科技五路,长安城有史以来最高的建筑不是大雁塔、小雁塔、也不是钟楼,而是隋文帝造的这个木质的双塔。双塔比大雁塔还要高出三分之一,不但造出双塔,而且隋文帝夫妇在塔的北面栽有两颗龙爪槐夫妻树。这座也许是中国历史上最高的一座建筑,毁于黄巢起义。黄巢占领长安城以后,把这座塔一把火烧了。火光熊熊照亮长安城的夜空。

我去看时,塔自然已经没有了,大地上空空如也。那两棵夫妻树还在,长得郁郁葱葱,两棵树的旁边,各卧着一只巨大的石头乌龟。好像是面北而卧。一只乌龟被人搬走了,已经抬到了门口,另一只乌龟还在。我说:赶快把这乌龟抬回去吧,这已经是一千五百多年的文物了。


记得当时西安市社科院李院长不断的给省上,市上领导写建议,要保存或恢复木塔寺遗址。最后批到我的手里,我在主任办公会上念出这封信,提出划出两千亩地来保护这个遗址,最后这个说法没有实现,只保留了两百亩地来建造木塔寺公园。

记得我的一位好朋友,号称长安第一风流才子的作家张敏,当时提出一个建议,用光影技术来重造木塔寺。他说,晚上把光影一打,整个西安市全城都能看见,相信会是奇异一景。张老师说了半天,可惜那时候,大家都不懂这个技术。尤其是我不懂,所以张老师的宏伟设想没有实现。

现在看到有人用光影技术重造巴米扬大佛,让我想起这件事情。以上是题外的话,下面回到正题。

张骞出使西域给我们带回来一个《黄河重源说》的概念,这个概念折磨了中国地理学界两千余年,有的专家说是真的,有的专家说是胡说的,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我在《我的菩提树》一书中说,张骞带给我们一个黄河重源说概念,这至少说明两点。第一,这个说法在西域地面广为流传。第二,这个说法在西域地面是主流说法。

六十多支水流汇聚罗布泊,尔后变成潜流河,像新疆地面那种坎儿井一样穿过巴颜喀拉山,从山的另一面流出。从而成为黄河的源头。这种说法其实在张骞出使西域以前,已经在中国的史典有所说辞。我们的老古董《诗经.尔雅》里面说,“河出昆仑虚,色白”。河在这里专指黄河。那个年代的人们已经认为黄河的源头在昆仑山了。


另有一本神神秘秘的据说出自春秋年代的叫《河图始开》的书中说,昆仑之虚,河水出四维。另有清朝政府官方编纂的《一统志》中说,西藏有冈底斯山,在阿里藏地极西地名。之达克喇城东北三百十里,直陕西西宁府西南五千五百九十余里。其山高五百五十余丈,周一百四十余里。四面峰峦陡绝,高出于众山百余丈,积雪入悬崖,浩然洁白,顶上白泉流注,至山麓,即伏流地下。前后环绕诸山,皆巉崖峭峻,奇峰拱列。

后来在司马迁的《史记》中,在《汉书》中,这些被认为是正史的典籍中延续了这一说法。法显高僧,玄奘高僧他们的足迹曾经从罗布泊地面走过,他们也在这样说。与法显同时代的东晋时期的地理学家郦道元,在《水经注》中引《汉书.西域传》云:“蒲昌海去玉门、阳关千三百余里也。淖尔水伏流东南千五百余里,涌出于巴颜喀喇山之麓,其地曰阿勒坦噶达素齐老,(蒙古语噶达素,北极星也,齐老,石也。指石以标其地)。极三十五度五分、西二十度三十五分,崖土黄赤,飞流歕薄,色成黄金色,是为阿勒坦郭勒。


行文至此,需要特别的提及一位历史人物,他就是清朝年代被发配到新疆的朝廷命官徐松。按年代推算,他应该比被发配到新疆的林则徐和征伐新疆的左宗棠都要早一些。他供职的地方在新疆的伊犁将军府。眼见仕途没有什么大的进展了,穷愁方著书,遐思郦道元。于是他放下身段,开始在西域广袤的大地上勘探水流,从而写出一部名叫《西域水道记》的重要典籍。


除对罗布泊地面做过勘测以外,徐松先生还对西域地面的四个大湖泊做了实地勘测。清朝年间,中国的疆域要大得多得多,这四个湖泊都在中国版图,物是人非,现在它们都是异国的土地了。


我此刻写这篇文章时,正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那讲学。此行,将去巴彦喀什湖,它是伊犁河的产物,如果可能,还将去一下斋桑泊,它是额尔齐斯河的产物。贝加尔湖在更北的北方,道路迢遥,留待下次专程去吧。


关于“蒲昌海”,大约徐松的脚力有限,没有能来到巴颜喀喇山的另

一面,予以实地勘测(从潜入地底下到重新涌出地面有一千六百余里之遥)。但是他在《西域水道记》中,引用了他的同僚一个叫阿尔达的穷尽河源做过实地勘探的人,写给朝廷的奏章:数出溪流,其出从北面。及中间流出者,水皆绿色,从西南流出者,水作黄色。臣沿溪行四十余里,水伏流入土,随其痕迹,又行二十余里,复见黄流涌出,又行三十里,至噶达素齐老地方,乃通藏大路也。西面一山,山根有二泉流出,其色黄,询之蒙、番等,其水名阿勒坦郭勒,此盖河源也。


徐松还告诉我们,这个地方人称“星宿海”。徐松还告诉我们,叶尔羌是回语,宽广的土地的意思。大约河流从这里已经冲出“葱岭”,地面变得宽阔起来。喀什噶尔是五颜六色、错落有致的砖屋的意思。


而“罗布”则是回语,汇水之区或众水来汇的意思。而塔里木是“可耕之地”的意思,前文已有交代,这里不再赘述。





长按上图二维码关注高看两眼工作室

《罗布泊档案》有声读物---关注公众号回复“听书”即可收听----精彩不容错过!



如若转载请标明出处
合作请联系微信号:chafei1154
投稿邮箱:gaojianqunyishu@163.com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