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情满“疆”土——一位云南记者的喀什情怀

喀什大学2019-12-01 15:45:31


情满“疆”土
一位云南记者的喀什情怀


— —罗天育

小编寄语

        作者于2014冬季年2015夏季两次来到喀什并且来到了喀大,留给他深刻的映像,也留给他很多回忆。他尤其喜欢喀大的合欢花,说很幸运能在合欢花开的时节驻足喀大,总会忍不住停下脚步看风中飘舞的合欢花,似乎摇曳出喀大学子的青春与活力。作为一名记者四处奔波是家常便饭,但他却似乎被新疆这块广袤的土地所征服,将情怀落于此。我想大概就是这个原因时隔大半年后作者依然念念不忘因而写下这篇文章。



(摄于喀什大学)

        我不是新疆人,但我对新疆这片土地有深藏于内心的情愫和难以忘却的记忆,无论是在乌鲁木齐还是在喀什,我所经历的平凡和细节一次又一次的打动了我,在镜头之前永恒定格。

        一张照片除了记录,还有源自内心的感动和温度,照片背后的故事不一定那么动容,但却始终温暖着我的生活。没有去新疆之前,新疆对于我而言是神秘的。

       在2014年的冬天,我有幸前往新疆。这次行程是从成都乘坐飞机到达乌鲁木齐后转机飞往喀什。因为是冬天,飞机进入新疆地域后天气不是太好,气流和冰雪考验着飞行,也考验着初次来疆的我。一路同行的记者们无暇顾及飞行中的颠簸和寒冷的气流,依然举起相机乐此不疲的按动着快门,记录着属于自己的新疆。而此刻对于我来讲,比起仰望星空时所感受到的浩渺,我却更喜欢这种居高临下俯仰大地的视觉,能这样近距离的接触到新疆大地上白雪皑皑的雪山,能够身临其境的观赏到神奇的新疆大地,心也足矣。


(在新疆的航拍)

新疆一直以来是很多游客心神向往的旅游胜地。北疆的阿尔泰山、美丽的伊犁河谷。南疆的帕米尔高原、沙漠环绕的叶尔羌河、干旱炎热的荒漠景观,都美不胜收,让人们流连忘返。

在我们从乌鲁木齐飞往喀什的途中,看到最多的便是一望无际的荒漠。大约持续了半小时,眼前突然出现大片绿洲,蔚为壮观。此刻飞机已经飞临喀什上空,准备降落喀什机场。

(在新疆的航拍)

喀什这座古老的城市,古丝绸之路上一颗耀眼的明珠,自古以来就是南疆最繁荣的地方。人们常把这一地区称之为“喀什噶尔”,这是指包括喀什在内的整个天山以南的地区。而我们所说的“喀什噶尔”,一般就指喀什市。
      
提起新疆不得不说到维吾尔族人民,勤劳的维吾尔族人民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繁衍生息。虽然我在喀什待的时间不长,却让人有一种在其他地方体会不到又难以言表的感觉,总觉得喀什才是真正的新疆,才是想象中的西域。

在喀什短暂的几日,我结识了几位年轻人,他们中有土生土长的喀什人,不过到了上学的年纪,便去了内地读书,毕业后又回到喀什工作。还有幼年时跟随着父母来到喀什做生意,他们在新疆生活了几十年,已经完全融入了这里的生活,我问过他们还会不会回家乡生活,他们都带着满脸的笑容告诉我“我们早已是一名新疆人了。” 那一刻,我的内心无以言表。他们用最简单的言语表达了那种作为新疆人的自豪!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我即将离开喀什的那天中午,我和几个朋友在喀什古城旁的一家餐厅里吃饭。饭前休息时,我看见门口有一位20岁左右的年轻人,正在往餐厅搬运饮料。我走上前去与他搭讪,得知2年前他只身一人从甘肃武威来到新疆喀什打工挣钱,他已经习惯了这里生活。聊起今后的梦想他说,等挣到了足够回家盖房子的钱,他就回家盖新房娶媳妇儿,将来带着一家老小去各地旅游。我很惊讶,在他心里藏着这么一个绚丽而斑斓的梦。饭后,我看他坐在吧台的凳子上休息,我又走上前去和他打了个招呼,萍水相逢寥寥几句话算是道别。

离开喀什后,我时常想起认识的那几位维吾尔族朋友和那个年轻的小伙子,以至于这些画面在我的脑海里久久挥之不去,在心里为他们深深地祝福吧……

当记者这么多年,奔波在祖国各地采访的路上,也相识了祖国大家庭里的各族兄弟姐妹,而每当我小憩时,便觉得这样的采访和行走并非是一个简单的爱好和过程,而是一种心灵的寄托。在新疆,我才真实的体会到对一座城的情愫,以及她所带来的心灵感应。当自己在某日离开后才发现,原来很多“择一城终老”的感情都在内心实实在在的存在过,很多美好的事物都夹杂了自己对那里的人们无限地眷念和对一片土地长久地重温。

我还将继续在路上,继续寻找心中向往的那份美好,而新疆也将是我驻足一生情怀的地方。


2016年3月25日笔于滇池畔




        罗天育、原名罗德。青年诗人、纪实摄影师。90年代初出生于四川宜宾,现居云南昆明,供职于云南某报社。著有散文集《花开花落》、诗集《叮咚》、《士兵的情怀》。系四川省摄影家协会会员。

作者简介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