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微云山.短篇小说】杨三脚(文/李世忠)

天下云山2019-03-21 15:46:04



 杨三脚 

营山县:李世忠

 



何为杨三脚,岂不怪哉?杨三脚是一个人的绰号,绰号的另一名也叫缺一腿。其实,杨三脚是有名字的,他的名字叫杨德久。别人都用两只脚走路,杨德久却偏偏生出三只脚来,你说他这算不算是个怪物?也不是他真正生出了三只脚,而是另有隐情之所表。

我和杨三脚是同桌,都在完小学校读书,而且从发蒙到读完小学三年级。他当时的学名的确叫杨德久。我还清楚的记得,他长得虎头圆脑的,淡眉毛双眼皮,红脸蛋厚嘴唇,双耳有点长而大,耳垂子稍有点厚,算得上是一个俊俏的乖小子。他的学习成绩在班上数一数二,老师很是舍不得他。

四年级上期,秋季开学都一两个月了,还是不见杨德久到学校来上课,同学们议论说,这回杨德久可能扬不久了。后来,老师才叹气的说,杨德久生病了,他恐怕再不会来学校读书了。

秋去春回,时间飞快的过去了。四年级下期又已开学多日,却仍不见杨德久来学校上课,说是在家里吃了半年的苦水水药,却仍然于事无补,然后被截了肢。截肢后的杨德久只能用一只脚行步,为了辅助他的行动,大人们只好给他做了双架撑着走路。怪不得人们叫他瘸子杨三脚或缺一腿,杨三脚因此而得名。

看看形势逼人,我们一班学生读完小学就都回到了农村修理地球去了。到了八十年代的中叶,那是改革开放的第三个年头,我突然在街上的一间铺子里看到了杨德久,他两手撑着双拐架,在铺子里来回摇摆地踱着。有时候一只手架住拐仗一只手指指点点的对几个女孩说东道西,有时候还干脆坐下来双手比划,嘴里说过不停的。他这是在干啥,难不成他在为女孩们表演魔术?我好奇地走了进去。杨德久突然停住手中的活儿,上下打量着我,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我笑笑的对他说,你真是“扬得久”啊,咋扬出三只脚来了,才分别二十来年吧,兴许不认得我了吧?真是贵人多忘事呀。他居然说,看你这“千金小姐”才是贵人嘛,你来了,我这小铺面都盆壁生辉了啊,我怎么不记得你呢?那年,你在课桌上划的那条分界线,我是忘不了的。

我虽然与杨德久同桌,但我们那时都各怀有介心,每期每天上课和作作业时都不许他侵占我的桌面。那时,我的个性较强,他又比较顽皮,有时极不守规矩,常常干扰我的学习。后来,我就在课桌上划了条“三八”线,谁超越了线迹谁就变小狗......

一晃二十年过去了,前些年,我在南方一家服装大公司作了衣料烫师。杨德久却在老家镇上开了个小缝纫铺,我回老家并没向他表明我是回来帮厂家招工的。看看他的残脚腿,我本无意邀请他到南方去发展,便故意说那边工价高,要骗邀他到那方去发展,他却居然拒绝了我。我知道他性格比较倔强,同桌三年,我对他的个性了如指掌,自从我在课桌上划了那条线,他也守规矩多了。据我详细了解,三十来岁的杨德久,居然还是童子之身。他说他还不具备安家的条件,家里没有房,自己又是个缺一腿的人,谁个姑娘会当睁眼瞎呢。我说他脑瓜子够用,只要技术精湛,或许在南方会派上大用场的。其实,我是看上了他的那些个充满朝气的徒弟。那时,只要你为厂家招一名工人,厂里会给你丰厚的回馈。我当然没有向他说出我的遭遇,我二十一岁那年,在南方找到一个如意郎君,两年后我们结了婚,然后生下一女孩,谁知生下的女孩刚满三岁那年,我丈夫却在一场车祸中葬身了,都怪那场该死的车祸。

随着改革开放的进一步发展,城乡一体化建设越来越明显具体化,农村剩余劳力大量进城和外出打工挣钱,村子里剩下的几乎全都是老弱病残的人,连杨德久带的几个徒弟也离他而去了。杨德久看看形势喜人,也就来了南方想大展他的宏图。

可是,当杨德久始初到南方时却处处碰了壁,第一家公司老板说他腿残没有用,不收他。他又走第二家、第三家,后两家公司老板同然不聘用他,他心灰意冷地走了无数家公司,都说他四肢不健全,不予以聘用。他垂头丧气地架着双拐走到最后一家公司应聘,恰巧我就在那家公司打工。我一眼看见他时叫了他,他感到有些惊讶又有些不好意思。我了解他的来意后,把他带去找到公司老总,无论我向老总好话说尽,老总却无论如何不愿意收一个身体四肢不完全健全的人作员工。

看在小学三年的同学份上,我给杨德久写了旅社。并劝他说,车到桥头自然直,不必气馁,天无绝人之路嘛,总会有解决问题的办法,叫他不如在南方好好考察几天。杨德久却少言寡语,像变了个人似的。我怕他一时想不通,赶紧对他说出了我的建议。我说,我们应该合伙如此这般,他却淡然一笑的摇头又好像在点头,不知他这时的心理究竟在想些什么......

杨德久很是悲观地对我说,我不能连累你,这都已经给你带来了诸多麻烦。虽然我缺了一脚走路不便,但我还有另一只脚。我双手不懒,脑子没坏,我就不信,凭着我自己的智慧和勤劳的双手外加我的另一只脚,我是不会饿死在这南方的。

我赞许杨德久倔强的勇气并鼓励他说他有志气,他向我开口借钱,我说不是借,算我投资入股有限公司。他听了这话,思索了良久,然后给家里人去了电话,叫他爸妈拿出家里所有的积蓄,还叫他爸妈在亲戚邻里四处借了一些款子打了过来。

就这样,我们共同筹划,共同出力在南方D市开起了一家叫“扬名久”的服装有限公司。这家有限公司的名字取杨德久的姓[同音]和名中各一字,取我的名中一个字。我们俩共同合伙算是把公司开办起来了。

公司虽然开办起来了,但后面遇到的麻烦却更多了起来。

公司刚刚挂牌不久,杨德久打着牌子在外面四处招收徒弟,收了几天,都说他是一腿瘸子,一定是个骗子,连一个徒弟也没收进门。接下来就有几家服装公司的老板,私下里派人来捣乱,今天这家来的人说这是他们的地盘,明天那家来的人来问杨德久为什么要开服装公司,挡了他们的财路。再接下来,就是当地税务所的人来要求注册,还说杨德久应该先注册后开公司,连一点规矩都不懂,如果不注册,开的就是“皮包公司”。

在那个刚刚开放不久的南方D城市里,五码六道的人涌在了一起,说要多复杂就有多复杂。可杨德久承受住了沉重的压力,他并没有打退堂锣鼓,他的这种气质是值得我唯一佩服的一面。在那个期间,我只在和杨德久合伙办的公司里挂个名而已,因为为了生计,我并没有率先辞去那份“待遇丰厚”的职业。我俩合伙的公司,里里外外都全靠他一人打理。

通过几番周折,公司慢慢步入正轨。那天,我带着女儿去了公司,杨德久正架着双拐撑架在裁一块毛料衣物,我叫女儿喊他叔叔,他也忙着没停手,只是口头应付着。待他忙完了,他才裂开嘴笑着达理我们娘儿俩。

杨德久的裁剪技术和缝纫技术都是一流的,渐渐地,公司里收到了几个徒弟。徒弟们都想学到杨德久的裁剪技术和缝纫技术,可杨德久又怕徒弟们把昂贵的布料裁剪坏了,他就叫我去街上买些软硬的纸张回来。谁知纸张买回来之后,我那捣蛋的小女儿却把大部分纸张拿去作了画纸,在纸上画得乱七八糟的不说,还把它们拿去烧了起来。火苗烧得旺旺的,差点把衣料和厂房都燃了起来。等我从原厂家回去修理我女儿时,杨德久却袒护起我女儿来了。他说,小孩子不懂事,拿钱买个“教训”,下次就不会再患了。我不知道他怎么突然变得那么宽仁了起来。

烫师活儿是最后的工序,杨德久他们做好了一小件衣裤活交给我,我想加夜工把它们赶制出来,可杨德久说什么也不许我加夜班。他说,白天制出来的衣裤受看些。他怕我把衣裤烫坏了,把电器设备弄坏了,怕我白耗了电。其实,他是担心我怕我熬夜累坏了身子。我说,这一小件才十套衣裤,两个小时就搞定了,又不是一大件上百套的,要来个通宵达旦才能搞定它们。可他根本没有赞同我的意见和做法。

我们把衣裤制作出来后,杨德久就带着他的徒儿们到街上去摆摊叫卖。叫我负责买菜煮饭和料理家务,当我收拾完家务,把女儿送进学校再上街去买菜时,我发现杨德久正扯着嗓门与别人讨价还价。他一只脚立在地上,两只木柺夹撑在腋窝下,只听他说:你看嘛,这布料、这做工、这价位......

慢慢地,我们熬过了一年的时间。杨德久大部分活儿都亲自操作,布料他亲自裁剪,缝纫机他亲自用一只脚去踩。别看他只一只脚踩缝纫机,可他踩出来的针线缝隙匀称得却无一挑剔之处。正因为有了他的执着,我们公司的缝纫技术被当地几家外商大老板看中而认可,一个个都到我们公司来订货。他们说,“杨三脚”的货,做工质量过得硬。

又过了一年,公司的规模逐渐壮大起来,由我们始初的两人起家到后来已经有五六十人了。杨德久要推我作懂事长,要给我百分之六十的股份,我说什么也不愿意。我说,我看中的不是钱,而是人的内在品质,既然一切技术都是你的,你费的心血又最多,大任就由你来担当吧。杨德久听了我说的话,咧开嘴笑了笑没再说什么。至于股份的事儿,我俩再三推让,最后决定平分“秋色”。

人们都说我和杨德久是天生的一对,可我却不那么认为,杨德久是什么样的人啊?他虽然一脚残废被称为“杨三脚”或“缺一腿”,但他缺腿志不缺,内在的品质高尚,我那能配得上他呀?我认为我是一个不祥的女人,我丈夫的死多半与我的运气有关,我不能再连累一个好人。

“玉名,把你女儿叫上,今晚我们一起去吃大餐,有两家老总来下订单签合同。”杨德久在裁剪台上对我说,并叫我安排好地点。我能说什么呢,难不成我能不服从?

后来,我们公司的服装品牌打入了国际市场,杨德久还经常飞往国外哩。有一天,杨德久从国外回来,他下了飞机就朝我的住处直奔了过来,他背上挎着一个包,一走拢我的住地就急匆匆的把包拧开,他整个人好像很开心似的对我说:玉名,你看我给你带什么回来了?这是法国最好的香水和化妆品。我当时感到极不好意思,也特别的尴尬。我说,外国的再好,那有本国货真实可靠啊。我知道我说这话的时候伤了他的自尊心,我想,杨德久早应该有个属于他自己的家了,我有责任和义务帮助他建起一个完整的小家庭。

谁知来南方没隔十年八年,杨德久却毅然回到了家乡。他说,他父母年事已高,他要回去尽孝。他说,家乡才是他的根,他要为发展家乡的经济作出贡献。他回去的时候,带回了一位像我一样关心他的女人。我认为,爱情不是同情,真正懂得爱情的人,他才有完美幸福的生活和家庭......

 






天下云山

精英作家  精创佳作  精彩阅读

云山


栖息灵魂的净地 1000余名作家共同打造

合作纸刊:《西南作家》《剧本春秋》《云山文学》

平台关注:tianxiayunshan。

编辑微信:shuguoliqiuweixin。  

投稿邮箱:474820844@qq.com。

QQ 群 号: 225927873。

来稿要求:原创佳作;用word排版或纯文本;附作者姓名(笔名)、个人简介(120字内)、照片1-3张。书画、摄影等艺术作品,需附诠释或评论。文责自负。

稿酬支付:读者赞赏金(第一周)一半;以微信红包形式支付。作者需加编辑微信。

平台主编:四川作家张永康(蜀国立秋)。


定期向国内大刊推荐“天下云山”文学方阵!




微信扫描长按二维码关注天下云山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