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李扬:金融业必须转变理念,追求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统一

中国金融信息中心2019-05-14 13:57:20

 


CFIC导读:

IMI顾问委员、中国社科院原副院长、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出席11月21日在北京举行的“2017(第十五届)中国企业竞争力年会”时表示,十九大开启了中国经济发展的新时代,金融业会有一系列的变化,首先一个变化就是理念的变化。


IMI顾问委员、中国社科院原副院长、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资料照片)

本文是IMI顾问委员、中国社科院原副院长、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出席11月21日在北京举行的“2017(第十五届)中国企业竞争力年会”时的发言实录。

李扬认为,十九大开启了中国经济发展的新时代,金融业会有一系列的变化,首先一个变化就是理念的变化。第一,金融业的评价问题,中国金融业历来就是特许经营行业,享有制度性利差,但十九大之后发生了变化,开始追求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的统一,十九大提出了商业性、政策性、开发性、合作性金融的协调配合,它将引领我们整个金融业发展的新方向。第二,新秩序,整个金融体系调整的方向就是打造适应实体经济发展的金融链。第三,要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限。第四,坚定不移扩大对外开放肯定是我们的目标,但有一些原则发生了变化,对外开放方面主要的原则是积极有为、水到渠成,它是一个自然的历史过程,要同现代化建设相辅相成,同时兼顾国情和国际标准对接。今后一段时间里,重要的任务是打好防范和化解重大风险的攻坚战。

以下是全文内容:

十九大开启了中国经济发展的新时代,我们下一步的任务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在这个总题目下面,还需要有一套产业体系。建立这样一个产业体系,总目标是什么呢?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我觉得理解十九大精神,理解十九大之后中国经济和金融发展,这三段话是最重要的。

金融会有一系列的变化,首先一个变化就是理念的变化,开始追求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的统一。大家要注意,迄今为止,金融是作为经济单位的,经济追求的是利润最大化,过去认为这是亘古不变的。但是从十九大之后发生了变化,我们在追求经济价值的同时,也要追求社会价值,更要追求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的统一。

第一,对金融业有一个评价的问题,金融业历来就是特许经营行业,所以存在制度性利差,可享坐地收钱。并不是金融业有多大的本事,而是因为享受着制度性的利差。这种状况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十九大开辟了一个新时代,提出在实体经济领域,在社会领域提出了一系列新的目标、新的任务,需要金融业去支持,去完成,要想支持和完成这样一些新目标、新任务,金融业必须转变理念,必须追求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统一。

比如全球危机以来,经济价值、社会价值统一提高到了国家战略层面,“一个不能少,一个不能掉队”这和改革开放初期说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是完全不同的理念,这些都是我们必须要牢记的。贯彻这样一个理念,在金融业要有些什么转变,有些什么新的挑战呢?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以后,越来越多的经济活动不具有完备的经济价值,所以要拓宽自己的服务领域,这至少包含5个方面的内容,第一,现在能够投资的,无非就是基础设施,就是一些带有公益性的准公益的产业,这些产业不可能用纯经济的模式去开发,必须考虑到它的社会性;第二,十九大提出的惠民导向,小微企业、三农扶贫、医疗、养料教育,也不是纯粹的商业性金融能够完成的;第三,很多重大战略、重点建设以及许多资金需求,这些资金不是依托传统的商业性金融机制就是能够支持的;第四,科技金融;第五,绿色金融等等,很有希望,但是没有稳定的现金流的一些领域,这些领域需要我们去做。

所以十九大就提出了商业性、政策性、开发性、合作性金融的协调配合。这个提法在十八届四中全会就有了,十九大重新提了这样一个提法,它将引领我们整个金融业发展的新方向。

第二,新秩序,整个金融体系要调整,调整的方向就是打造适应实体经济发展的金融链。这里面也有几个要点,第一,发展直接融资,第二,发展创业投资,第三,改善间接融资结构,第四,坚持开发性、政策性等等的协同配合。第五,中小金融机构要精耕细作,服务本地。第六,我们的保险要回归保险的本心,它要发挥经济的减震性和社会稳定性作用。

第三,要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限。金融业发展的重要方向就是守住底限,不要让它成为干扰实体经济的因素。总体格局还是分业为主。一个很突出的变化,国务院成立了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已经挂牌。而且关于金融发展委员会的功能已经有了规定。

加强监管其实是很全面的制度安排,比如说过去监管部门都说做大做强作为自己的任务,从此这就不是了。监管部门的任务就是监管、监管、监管,做大做强是市场的任务。而且对于风险问题,要形成有风险没有及时发现就是失职,发现风险没有提示和处置就是渎职。在监管方面对地方政府也提出了新要求,中央和地方的关系是统一规划、地方审批、地方监管、地方担责,现在的监管框架已经很清楚了。

昨天晚上,严格监管第一枪,一行三会一局公布了一个《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非常全面的深入影响各位。首先它是要改善金融系统的透明度,过去就是层层嵌套,层层转移,金融体系在内部循环,现在要透明化,要降低系统性风险,降低期限错配风险。第二,建立有效的收益率曲线。资源引导、金融配制是依托于收益率曲线的,收益率曲线很长时间比较平坦,看不出资源配置的方向,这个监管意见如果实施之后,按照业内人士的说法,会拉低收益率曲线。第三,严格信用纪律,要求委托人自担投资风险并获得收益,也就是坚决打破刚兑。第四,严防基金杠杆。第五,资管业务整个回归受人之托,代客理财。这是史上最严厉的资产管理的架构。

第四,坚定不移扩大对外开放肯定是我们的目标,但是大家要注意一些原则发生了一些变化,这里我们强调有三个问题是和过去有所不同的,第一个问题,我们在对外开放方面,我们主要的原则是积极有为、水到渠成,也就是说不要拔苗助长,不要设定一个目标急于求成。第二,我们强调它是一个自然的历史过程,强调对外开放要同现代化建设相辅相成,统筹考虑,不能够脱离国内经济发展来谈什么对外开放,这点是很不相符的。过去我们谈对外开放,别人有我们也应该有。不是,如果经过发展到了需要对外开放的时候,我们才做这件事。第三个原则,坚固和国情和国际标准对接。过去我们对外开放就是被动的、全面的接受国际规则,从十九大以后开始,我们要有中国的声音,有中国的主张,中国的声音和中国的主张,和国际的声音和国际的主张对接,不是说我被动的接受。

今后一段时间里,重要的任务是打好防范和化解重大风险的攻坚战,十九大35000字,里面只讲了三个攻坚战,一个防范风险攻坚战,第二扶贫攻坚战,第三环境保护的攻坚战。金融风险的源头是高杠杆,高杠杆在中国主要体现很多,这些年我一直在做这个事,两个部门,一个是企业,特别是国企,还有一个就是地方政府。在十九大和金融工作会上已经确定了去杠杆的三个重点,第一企业,尤其是国企。第二地方政府。第三,准备好处置一些不良资产。去杠杆的问题不只是要微观上采取措施,还要宏观上采取措施,这意味着今后几年货币政策是相对不宽松的。

本文来源: IMI财经观察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