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家谱寻根·讲述丨罗宏:他们串起近代湘人真正风光的百年

天下罗氏总会2020-06-29 13:27:26

咱老罗家的公众号

长按二维码关注

天下罗氏总会

无论你在哪里,只要你姓罗,我们都是一家人;天下罗氏一家亲,天下罗氏心连心,同根同源好家风携手奋进共筑中国梦


《中华罗氏族歌》

文丨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赵雨杉

(罗宏近影。)

罗宏坐在记者对面,吞云吐雾,这正是他思绪最放开的时候。3月29日,能在长沙与他面对面,是因为他近两年才突然发现,身为湖湘子弟的自己原来“身世显赫”,以致于必须把“寻根问祖”当做一项事业来做,才能心安气定。

老家湖南的罗宏,在广州一所大学当教授,在高校的校龄已有38年,但这并没有影响他业余时间写小说、写剧本、当策划来玩跨界,他写的小说《骡子和金子》拍成电视剧后,更使他名声在外。直到最近几年,在整理祖辈遗物时,他才发现祖辈家世的非同凡响。

“贺家小姐”祖上“一门同胞三进士”

上世纪50年代,罗宏的父母在部队相识,当其父征求祖父的意见时,祖父开始没有表态,当问清女方的籍贯和姓氏时一愣,“她是善化贺家小姐吗?那就错不了,你们订婚吧!”

罗宏的母亲叫贺益绥,1926年出生在个显望家族——善化贺氏家族,善化是旧县名,在今湖南长沙。罗宏从其家谱考证发现,唐代著名诗人贺知章是他母亲的先祖。到了清代,其母的十世先祖宏声公由浙江赴湘做官,从此落地生根,掀开了湖湘善化贺氏一脉的家族史。

(罗宏母亲当年的参军照。)

这样说来,其母的五伯高祖贺长龄,是清嘉庆年进士,官至兵部尚书、云贵总督,湘中士人领袖。在魏源相助下主编《皇朝经世文编》,是清代经世派的经典文献。六伯高祖贺熙龄,嘉庆年进士,官至湖北学政,后为长沙城南书院山长,也是经世派重要人物。高祖贺桂龄为道光年进士,与李鸿章、沈葆桢、张之万同榜。官至潮州知府同知。贺家一门同胞三进士,至今是湖湘美谈。

贺家的姻亲,如陶澍、曾国藩、左宗棠、胡林翼、劳崇光、何凌汉、彭玉麟、徐树铭、张百熙、黄兴等,都是赫赫有名的湖湘英杰,在中国近代史上都有可圈可点的勋业。

再说罗宏母亲的祖父贺师谦,为伊犁知府,敕二品资政大夫退休。伯父贺家栋继任知府,辛亥年举兵起义,掀开了新疆的民国史扉页。父亲贺家梁,随父兄戍边伊犁,掌文案。民国初年赴日留学,修政法。回国后在湖南警厅任监察长,抗战后退休为地方乡绅。至于母亲的平辈兄弟姊妹中,也是英才云集。

那么善化贺家与古磉州罗家是什么关系呢?古磉洲罗氏也是湖湘望族,载入史册的名士近百人。罗宏的七世先祖罗典,是千年学府岳麓书院的著名山长,执掌岳麓书院27年,近代湖湘英杰很多是罗门弟子。罗宏母亲的伯高祖长龄公、熙龄公均为罗典公得意门生。罗贺两家的缘分有二百余年交集。

“近代湖湘政治精英群体是一个亲戚集团”

(罗宏早年与父母的合影。)

罗宏在研究家谱时吃惊地发现,父母看似普通的两大姓氏“罗”与“贺”,几乎串起了近代湖湘政治文化精英的所有人物,说起湖湘近代史和湖湘文化,贺家和罗家是绕不过去的两个家族,他们构成的关系网甚至拥有左右中国近代史的力量。

“遇到这个事情,我就激动了。虽然我不是学历史的,遇到多大的困难,我还是想办法开始做研究。做了几十年教授,这可以说是第一个我真正主动想完成的研究课题。”罗宏对记者说。

拨开历史的烟云,理顺盘根错节的家族关系,罗宏和他的研究伙伴敏感地发现:“近代湖湘政治精英群体是一个亲戚集团。”

“查阅贺氏家谱,可以发现,贺长龄八兄弟以联姻串联起了十多位尚书、督抚级别的显赫人物及家庭,可以说是那个年代的士人领袖。”

(罗宏在查找家族资料。)

在这个“亲戚集团”里,常常还混杂着师生同学关系,如左宗棠既是贺熙龄的授业门生,又是他的亲家,左宗棠的长子娶了贺熙龄的第六女。

罗宏如今的身份是教授,他的七世族祖罗典是岳麓书院山长。虽相隔两百多年,谈起这位“七世族祖”的治学风范,罗宏说,“他最大的特点把经世致用与教育结合在一起。”

罗典自己就是考霸,乾隆十二年乡试第一名。他出任岳麓书院山长后,五次连任,执掌岳麓书院27年。湖南中举名额总数只有四百余人,罗典培养出来的举人就有187人。其门人彭浚为清代岳麓书院第一个也是唯一的状元。

如果看看罗典弟子名录,或许可以看到“经世致用”融入教育带来的更深刻影响。罗典亲传弟子有贺长龄、陶澍、贺熙龄等,再传弟子有左宗棠、魏源、曾国藩、胡林翼等。罗宏告诉记者,据他考证,嘉庆之后湖南有影响的人,70%是岳麓弟子。

当时湖南人以曾左彭胡(曾国藩、左宗棠、彭玉麟、胡林翼)为代表,而这其中曾、左、胡都是罗门弟子。四人同时都是贺家姻亲。曾左彭胡后面还有几百人的湖湘集团。他们通过宗族、姻亲、师生等关系结成了密切的政治集团。

寻根家族史,研究“这一代最优秀的男人”

罗宏对记者说:“母亲的家世和她的个人履历,我都是在她去世后,尤其是在这次收集家族史料的过程中才一点一滴拼接起来,逐渐清晰。母亲从来没有告诉过我,她有着那么显赫的家世。”

(罗宏所写的回忆母亲的文章。)

他拜访求教了许多学者专家,著名曾国藩研究专家唐浩明先生鼓励他,你做这个课题有着别人没有的独特优势,就是你有着不一般的家族后人的身份和视角,而且你的父母家族,就师承姻亲关系而言,可以把近代湖湘政治文化精英人物几乎全部穿连起来,可以把这个群体怎样形成,怎样创造业绩的内在脉动提示出来,这可是得天独厚的条件。唐激动地对他说:“你应该做这件事!你研究你的家族,但实际上是在写这一代最优秀的男人!”

他对记者表示:“这个两个家族结合在一起,可以说集结了湖南最牛的一大波势力。我认为,湖南人在近代最牛的历史时期,就是晚清。曾国藩的湘军如日中天的前后,也就是说湖南人在近代真正风光的历史。只有这一百年的风光,那是可以左右天下的。”

因为血缘的亲近,罗宏用极大的热情,探讨着近代湖湘政治精英形成的原因。因为身为后裔,罗宏比他人拥有更多家族史料和家庭掌故,其能掌握的视野和史料都是独特的。为此,罗宏与历史学博士许顺富教授合作研究,出版了《湖南人底精神——湖湘精英与现代中国》一书,从这本书里,探求真正可以破解近代中国湖湘群英主宰政坛之谜的答案。

(《湖南人底精神》一书封面。)

在著完《湖南人底精神》一书后,罗宏决心始定,他要系统地梳理自己“贺”、“罗”两家先祖源流,潜心完成两部写实性长篇。

他告诉记者:“对我来讲,我研究自己的家族,就是我为祖宗做点贡献,完成一个心结。通过我家族的故事,让人们感觉到我们中国人的文化,了解他们的奋斗精神。众所周知,湖南人在这一百年,做出来的“业绩”是中国品牌的。”他越来越强烈地感觉到,中国近代史和湖湘精英们极为密切地关联着,谈论这几百年的历史,几代湖湘英杰就会迎面而来,而从某种程度上说,他们正是湖湘文化的书写者。

在寻根问祖的情结之外,他更认为,湖湘文化是中国近现代文化的浓缩,也是透视中国近现代壮丽风景的一个绝佳窗口。他更想知道的是,透过家族先人走过的足迹,看到近代以来湖湘精英群体书写的壮美的历史诗篇,乃至看到中国近代风雨的历史画卷。


(罗宏与记者合影)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