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张杨导演和小二姐的15分钟

不过神仙和没事妖怪2019-06-09 23:52:19

昨天大家被红蓝cp刷屏的时候,前几天还热得不得了的《张杨导演,我爱你》作者小二姐claire在微博上叫了两次她要自杀。



 

八卦的我截屏给朋友看,朋友们的惊讶都带着一点不好意思。

 

“哎呀,都快忘记小二姐是谁了。”

 

“是啊,感觉过去好几个月了,原来才十来天?”

 

网络的时间跑得特别快,遗忘来得特别轻易。

 

《张杨导演,我爱你》这篇奇文发布于3月1日,我看到的时候点击是3000多,随后眼睁睁看着它在几个小时内变成了10万加,目前点赞42000多。

 

女主角小二姐的微博粉丝也飞速地从1000多涨到了40000多。小二姐随后做了很多事情,接受直播采访,发自己的照片,开直播,甚至帮张杨写了一篇回复,叫《我替张杨发声》。那篇的阅读量,到我写这个文的3月13日晚上,是70000多,点赞1200多。

 

数据下降得很快。是小二姐不够努力吗?在第一篇文发布后,她接受了直播采访,在微博上发了很多个人照片和视频,还截图了许多私信内容,表现了自己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

 

可以说,在维持热度上,小二姐已经穷尽了绝大部分可能,足够努力了。但热度仍然飞速地下降了。

 

微博上也是,3月2日,小二姐剃度的微博有20000多的评论,6000多的转发,而到了3月13日,两次声称要自杀的微博,分别只有100多、300多的评论,和10多、20多的转发。


 

热点转移是如此迅速,关注度的变化是如此清晰被量化了:在热的时候,剃头也是大事,在不热的时候,自杀也是小事。网络时代就是那么残酷。

 

安迪沃霍尔说过:“在未来,每个人都能当上15分钟的名人”,这真是一个伟大的预言。

 

“名利”二字,名在前,利在后,这个时代的关注率具有很高的变现可能,所以很多人豁出去了,不管如何先出名再说,恶名远播也比默默无闻一生好,然后想办法利用名去取得利。但这不是一条容易走的路,我们只记住了成功者,忘记了、或者根本不知道那些失败者的下落。

 

网络时代,一切都被加速了,要成为短暂的名人是容易的。这是一个文字、图像、视频可以被飞速复制转发的时代,任何戳中看客心理的新鲜、热辣、刺激、疯狂的事情,都能在短时间内得到足以媲美明星绯闻的曝光。

 

网络的看客——包括你我在内,都是贪婪的,有着无穷无尽消费名人隐私的需求,在这种消费背后掩藏和映射了自己现实中的无能为力、八卦心理,甚至自己都不曾察觉的恶意。看客的消费欲和参演者的名利欲互相刺激着,“料”务必要求更多、更快、更露骨、更新鲜,每一天都不要停,世界是飞速转动的万花筒,看到重复的画面立刻换台,听到老歌立刻切歌。

 

小二姐的第一篇公号,成功地成为了当天和接下来几天的消费热点,她成功地得到了自己的第一个“15分钟”。

 

但这种热度是难以为继的,明星也有过气的一天,何况小二姐的“15分钟”凭借的并非自己的创造能力,而是“张杨导演”这一有影响力的名字,吸引众人注意力的一夜情也好、真爱情也好,都源于其中张杨的名人身份。不然阿狗阿猫没有艳照小视频做核弹的偷情故事,除了亲戚朋友同事之外,有几个人会真的关心啊?

 

张杨1997年拍出了由高圆圆、徐静蕾等主演的《爱情麻辣烫》,得到第18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导演处女作奖;1999年拍摄的《洗澡》获得了西班牙第47届圣塞巴斯蒂安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银贝壳奖”;2017年的《冈仁波齐》以小众的题材拿下了过亿的票房。他人生中的第一个“15分钟”,老早发生了,并持续发生着,凭借的是自己的作品。

 

小二姐的焦虑和绝望在于,离开了“张杨导演”之后,她所有的言论动作,都无法产生足够的能量。她的出名靠得是反射他人的名声,借光只能借得一时,无法维持太久。

 

破釜沉舟昭告天下,赌上自己被网络扒光的风险,甚至说出以后再也不会爱人、不会结婚之类的誓言之后,她想象的、需要的张杨的回应迟迟没有来到。对小二姐来说,张杨骂她、起诉她、为自己辩解……随便哪种回应,都比没有回应来得好。

 

而他一点都没有给她。完全地无视,不给小二姐和看客任何继续延展扩大局势的可能性,然后等待下一个网络热点,很快地,等到了红蓝cp,如果等不到,也会必然等到别的热点。

 

是的,“在未来,每个人都能当上十五分钟的名人”,但如何第二次、第三次当上“十五分钟的名人”,才是真正困难的事情,需要的是可以持续输出的能力。小二姐在引爆网络后做的一切,在形式上都是对的,但在内容上实在乏善可陈,没有建立起任何足以令人持续关注的形象。

 

这其实是一种智识不足导致的悲剧。借助他人出名的确是有效的捷径,问题是,除了那个“他人”之外,你要有拿得出手的东西,小二姐那些聊超脱、谈文艺的呓语,毫无新意,毫无力量,早就不是这个时代会关注的东西了。一个嚼了几口就没有味道的口香糖,当然是会被飞快地吐掉的。而得到了自己的能力无从掌握的“名”,类似孩子拿到了AK47,伤人的同时更可能伤己。

 

小二姐已经为自己的第一个“15分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她的名字、情感经历、照片、视频已经成为网络流传的公开资料,随时可以被任何人调取、查看、点评、嬉笑……新的热点会覆盖这些,是的,但当她面对新的亲密关系,或者在求职的时候,这一切势必被身边人再次翻起。

 

她才26岁,人生漫长,未来会不会有一天,后悔自己曾经不顾一切得到这“15分钟”呢?

 

每个想要得到自己的“15分钟”的人,都应该想想自己有没有能力得到第二个、第三个“15分钟”,能不能承担起相应的代价。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