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风华绝代】常山第一夫人曹锡珪概略

小新杂谈2020-06-21 10:39:48



● ○ ●   常山第一夫人曹锡珪概略   ● ○ ●


文:抱石山人  监制:丑小新


萧条孤馆一灯红,百感都来此夜中。

千里归期三月雨,半生心事五更风。

吴山花柳他乡梦,越水波涛远客衷。

囊橐已空春又去,不堪搔首问苍穹。


最初读到这首名为《定阳春夜书怀》的诗是在二十多年以前,每读一遍,心神都要为之一动。在一灯残红的他乡孤馆,风雨交加的暮春之夜,囊橐空空的漂泊生涯,一位端庄美丽的娴淑女子,怀念着她的无尽怀念,悲伤着她的无限悲伤。典雅的诗句,伤感的情绪,仿佛把我们带回到那个大约距今285年前的寂寥的常山雨夜。


那时,我就想,她是谁,为何要在浙西小县的常山千回百转地吟唱,踯躅在雨声淅淅的异乡?她来自哪里,又遭遇了怎样的青春?

县记说她叫曹椿龄,是雍正九年(1731年)来常山任知县的叶承的妻子。

循着这一线索,且让我们走进了她风华绝代的人生。


不错,她是叶承的继妻。她的原名应叫曹榛龄,生于1707年,后改名锡珪,字采蘩,因曹家旧有半泾园,故号半泾女史。松江府上海县人,兵科给谏曹一士、才女陆凤池长女。今传有《佛珠楼偶抄》二卷。作品也散见于《香咳集》《江苏诗征》《中国历代女诗人作品选》等。嘉庆《松江府志》卷七一《列女传》:“进士叶承妻陶氏、继妻曹氏。”光绪《南汇县志》卷一八《人物志》:“叶承继妻曹氏,上海曹一士女,名锡珪,字采蘩,号半泾女史。承出宰常山,改教归,氏饭蔬安贫,吟咏自得。”《国朝松江诗钞》卷五六《闺门》录锡珪诗三首,传云:“曹锡珪,字采蘩,号半泾女史,上海人。曹一士女,叶承室。著《拂珠楼偶钞》二卷。”曹一士有《叶母陆孺人六十寿》诗,注曰:“孺人为亡内胞姊,长子承,余婿也”。可见叶承和她是嫡亲的表兄妹。

先说她的父亲曹一士。

上海南汇的曹氏家族历史上是当地的名门望族。几代以来,一直以医名世,自曹垂燦后,文坛开始闪现出这支曹姓的光芒。曹煜曾,曹煐曾、曹炳曾、曹一士、曹锡黼等都是清文坛拥有一席之地的作家。曹一士,字谔廷,号济寰,雍正八年进士,官至工科给事中。在任期间,能为民请命,上《请宽文字狱禁诬告诛连》一疏,直达时敝,最为人所称。著有《四焉斋文集》和《四焉斋诗集》,编辑出版家族性合集《石仓世纂》。沈德潜在《清诗别裁集》中说他“艺林吐气,赖有斯人”, 《松江府志》载其“年十五始补诸生,少留心于十四经,廿一史,连丝贯穿,不徒以章句也。尢潜玩洛闽诸书,旁搜曲证,以求会通。每作诗古文词,温润雅洁,见者无不心折。”曹锡黼评价曹一士的诗是“体不一格,指无偏尚。大抵苍古得于汉魏,凝炼本于三唐而参以宋之疏,越元之妍秀,用力深而取材备”。

大家族的彼此联姻,是明清时代的普遍性婚姻结构。与曹氏联姻的大族主要是南汇的叶氏和上海陆氏。曹锡珪和另一位著名诗人曹锡淑的生母陆凤池便出自上海陆氏,是著名文人陆深的后代。陆辑、陆起龙、陆明扬、陆鸣珂、陆鸣球、陆秉笏(曹锡淑之夫)等都是这支陆氏中比较杰出的人物,而曹一士继娶的陆凤池就是陆家赫赫有名的才女,也是清代文学史上著名的女诗人和刺绣家。她的祖父陆振芬,字令远,“弱冠入几社,陈子龙、夏允彝以为不凡”,顺治六年成为进士。她的父亲陆祖彬,字孝质,曾官闽县知县,元璟评其诗“清标雅韵,温厚自然,非涵养有素者不能”。陆凤池(1680-1711),因生于正月十五,故字元宵,号秀林山人,嗜读《离骚》,耽于吟咏,诗词并工,更兼善刺绣,名噪一时。今存《梯仙阁余课》一卷,陈鹏年序中说“秀林山人,海上名嫒”。可叹才高命薄,在锡珪五岁锡淑三岁的1711年竟一病而逝。

曹锡珪的夫族同样是南汇的世家大族,史上或文或书或画的艺术家代代不绝,如叶有声、叶有年、叶映榴、叶凤毛、叶满林、叶支大等。叶承是这个家族一位重要的佼佼者,他字子敬,号松亭,上海青浦人。举人叶棠之子。雍正二年(1724)中举,雍正五年!(1727)进士。雍正九年(1731)授浙江常山知县,后改池州府教授。工书,尤善小楷,画山水韶秀,刻印则遒劲古茂,又工诗,著《松亭集》。他绝仕归家后,大部分时间过着写字买画设馆授徒的生活。他对于历史文化的最大贡献,不是他的艺术,而是他与同邑举人顾成天完成了南汇历史上的第一部县记《分建南汇县记》,亦为《石仓世纂》的编辑出力甚多。年七十九卒。父叶棠,是曹一士的文字交。他先娶陶氏,继娶锡珪,生次子抱崧。

曹锡珪本人在母亲亡故后由从叔培廉抚养长大,故她对培廉之子锡黼(字诞文)的关系比她对同父异母的弟妹们似乎更为亲切,这点可从她的诗中可以看出,在锡黼之妻王芸的作品中也可以看出。她还有个同父异母的小妹曹锡堃,字采藻,在锡淑逝世后嫁二姐夫陆秉笏为妻。也是个有才华的诗人,著有《五老堂诗稿》。


我们常说,一个女人,她会变成什么样子,就去看看她母亲是什么样子。在记录一个时代原始风貌的地方志中,又是如何记录她的生母和养母的呢?在嘉庆间的《南汇县志·贤淑》篇中这样写道:

给谏曹一士继妻陆,一士未第时,负重名,游四方,陆任奉侍,加意定省,翁姑竟忘其子之不在左右也。好吟咏,尤喜读离骚。年二十七,卒。一士检其生平所著为一帙,名梯仙阁余课。

中书曹培廉妻刘,曹素封好义,凡祀祭赡族及亲串昏丧大事,无不襄助,刘综理周密,视如己事。御下有恩礼,而于事亲训子,尤加慎焉。

令人惊叹的是,她生命中最为亲密的几个女人,她的生母陆风池,养母刘氏,一母同胞的曹锡淑,同父异母的曹锡堃,包括她自己,都在地方志中以"贤淑"之名赫然在目。不妨再看看她二个妹妹的事迹:

举人陆秉笏妻曹锡淑,归陆后,翁与夫均远游,家常不给,竭力支持,不贻行者忧。自幼能诗,虽贫,不废。子锡熊,少爱诗,学于母,著有晚晴楼稿,见四库馆存目。迨锡熊之贵,曹没已久。

妹锡堃,为秉笏继妻,能诗如其姊。时锡熊官京师,家寒如故,料理家政,心力俱瘁者五十年。著有五老堂诗稿。


曹氏满门风雅,得益于明中期以后开始的思想解放浪潮,清代女性的生存环境出现了巨大的变化,许多人已不再是家庭的附属品。在一些大家族中,接受文化和文学的教育成为了可能,她们的才华也得到了男性家长的高度重视。在这种相对宽容的社会背景下,清初掀起了女性文学创作的热潮。由于女性固有的时代特点,她们的创作较多地呈现出以家族关系或其它创作关系为纽带的而形成的群性特征,比如袁枚的女弟子创作群。比如以曹锡珪曹锡淑为核心的,包括王芸、赵茀芸、朱影莲、董雪晖等人的诗歌交流,就可看作是一个文学创作的女性群体。在这种非正式的社团唱和中,闺阁作家们留下了生活的痕迹和情感的寄托。在曹锡珪的《佛珠楼偶抄》和曹锡淑的《晚晴楼诗草》中都留下了许多感情丰富真挚的作品。锡珪的诗集中有《怀弟妇王夫人》《走笔寄王夫人》等十余首作品,有着“小楼促成忆春初,花下连针月下歌”的普通生活,有着“无因寄离索,独坐咏归鸦”的无由之愁。可这此纯洁而美丽的灵魂,却许多红颜薄命,令人叹惜。她有一首古风《哭表妹赵茀芸》,其情之深、谊之挚、伤之绝,让人悲悼不已:

沧波逝不返,泉路去无还。与君一岁别,讵意竞千年。自向群峰外,乍喜尺书传。开缄惊我魂,转疑信未真,再读泪沾臆,弃我遽奄然。生别声犹咽,死别焉可说。畴昔共晨昏,犹怜负明月,今日隔重泉,寸肠千万结。追思敏慧姿,小少英才绝。箧中诗百篇,字字阳春雪。去来不须臾,兰芷芳华歇。苍冥何不仁,夺君青闺身。凤去长昏夜,鹤返何时春。瑶草忽已萎,素琴忽已焚。已矣长伤心,哭君闻不闻。

知已一去,那难以压抑的悲伤如滔滔沧波,狂泻了千里。

除了闺蜜朋友圈中的唱和,家庭成员间的诗歌交流也是她们诗歌的主要内容。在家庭成员中,锡珪锡淑才情相近年岁相当,交往自然更加频繁,思念也更加真切。锡珪集中《寄二妹》《怀二妹》《别二妹》等诗表达了深切的“忧思迫中肠”骨肉之情,锡淑的《晚晴楼诗稿》中也有大量的表达这种姐妹情谊的作品,诸如《月夜怀大姊》《冬夜怀采蘩姐》《除夜怀大姊《浪淘沙•留别大姊》等一系列表达深情厚谊的作品。曹锡珪随叶承官宦奔波,锡淑也在诗中记录了这些事情,如《送大姊之常山任》:

离情入我怀,怀抱不能开。临风赠数字,搦管再徘徊。赠君以自爱,道远心仍在。悲结何可言,愁与流波载。怜我读书窗,诗就无颉颃。嗟嗟独长叹,对此风雨床。君心岂复尔,风景乐他乡。细柳迷官路,灵禽散夕阳。词成不寂寞,满路笔花香。行行缓衣带,积念浮云外。蜘蹰立野观,帆动水漫漫。迫岸重申意,加餐好自宽。

在她们姊妹间,“不免送君别”几乎是一种常态,常常只能“梨花庭园独寻思”。送别诗一向是古代传统诗歌的标配之一,但历来缺失女性的声音。清代的闺阁诗人发声于此,也把她们的无奈与不舍留给世间。顺便说一句,与纪昀同为《四库全书》总纂官的陆锡熊便是曹锡淑的儿子。

除姊妹外,与家中其他男性成员的交流也占据了相当篇幅。《步大人重九后三日邀客聚饮桂杏下韵》是曹锡珪步和父亲的作品:

黄菊未供篱下采,桂丛兼发杏林红。

词拈秋韵还春韵,星转庐中更建中。

诗带天香浮月窟,酒涵花气绕珠宫。

醉歌拟共嫦娥约,一曲应将上苑同。

而更多的是姐弟间的风雅对话,《怀大弟诞文》《柬诞文弟》《赠诞文弟花烛》《读诞文弟诗歌稿》《烟草次菽衣弟韵》等等,这些作品里反映出一位才识修养皆上乘的大姐对于弟妹们的鼓励、督促,以及自豪,还有“百年世事须臾里”的那一丝怅然。

女子一旦出嫁,丈夫才是重心。曹锡珪诗中寄外诗就有《定阳旅舍同外咏》、《喜睛寄外》、《春雨寄外》、《秋日寄外二首》、《庚戌闻除常山信因寄》、《送外之衢州》、《送外之杭州独坐偶成二首》等。请看《定阳旅舍同外咏》:

客舍凄清心事违,连天雨雪苦菲菲。

素娥有镜重云隔,白凤无巢着地飞。

辛苦谁知双鬂改,饥寒自笑一官非。

明时自有循良吏,三径如何早拂衣。

这种萌生退意,看淡官场的价值观,本是男性的专利,在女姓的表达中,则更为朴实。男性看重的也许是归去来兮的人格解放,而女性则更多地心痛“辛苦谁知双鬂改,饥寒自笑一官非”的苦苦支撑。在《送外之衢州》中她也一样表达了“沧波自来去,独羡忘机鸥。安得双飞翼,与君同归休”的隐士情怀。

由于随叶承一起奔波,除思念故乡,思念亲人外,她的作品也呈现出一种“在路上”或“在他乡”的写作状态。小脚也许能迟缓她出门的脚步,却不能阻止她前行的步伐,她的所见所闻所思所虑全在诗中奔涌出来,所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她的旅行给本是纯粹的闺阁诗歌注入了丰富新鲜的血液。这是其她足不出户的女诗人所无法比拟的。《衢州晚霁》《池阳官署》《春日过杏村》《定阳春夜书怀》《夜闻滩声》等一系列作品可以说是打造了曹锡珪诗歌的新高度。如这首《舟中写怀》:

“离别匆匆不自由,一江风水送行舟。白云缥缈乡关杳,明月梨花何处楼。”她用明白如话的语言,把满腔的乡愁洒向了一江浩荡的春水。


《佛珠楼偶抄》前有叶承之弟叶承默的题词,说“即以诗论,情深而义挚,一扫闺阁绮习”,并赞其为“女中人杰”。我们就此来认识她“一扫闺阁绮习”的作品,读一读她那些具有男子之气的诗句,如“架上有书能饱腹,釜中无米且随缘”等,真不象是个家庭主妇写的。在题词中,叶承默继续写道:“吾兄虽成进士,中历宦海风波,家徒壁立,乃赤手经营一切。丧葬婚娶,咸得以次就绪。而回忆流离颠沛时,抑亦吾嫂克勤克俭,黽勉有无以相之也。”故在曹锡珪诗中有关贫穷困顿的诗不少,若“荒岁多家累,明时困宦游”“黄金槖尽应无色,绿绮囊存未是贫”“秋风秋雨襟袖凉,布衫缝缀忆他乡。故交不少绨袍赠,范叔无时不自伤”之类。

但曹锡珪毕竟是曹锡珪。她的《闲居二首》云:

一瓯麦饭一盘瓜,独坐西窗看落霞。

何用诗歌饱粱肉,椒盐滋味乐农家。

针线停来坐月明,翻书稚子索灯檠。

空堂静夜馀清韵,纺织声兼络纬声。

虽然是陋巷斗室,麦饭蔬瓜,但也自得自乐,在“纺织声兼络纬声”的交响中,这位从文化高地出来的杰出女性,她内心的安宁却从来不曾被打破,也注定不会被打破。

“洗六朝之迷,挟三唐之奥”的曹锡珪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人啊。是温柔聪慧的大家闺秀?是贤良淑德的家庭主妇?是才华横溢的闺阁诗人?是家教严格的孝顺女儿?是谆谆亲亲的邻家大姐?仿佛都是,也仿佛都不全面。她的学养,她的才华,她的真情,她的朴实,她的勤俭,她的英迈,她的贤良,她的忧伤,她的恬淡,她的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出众,那么的美好,那么的风华绝代,美伦美奂。诚如她的表姐也是她的诗友董雪晖所概括的那样:

“其主馈南阳,奉先睦族,一贤人也;随宦常山,决机赞务,一才人也;赐玦遄归,囊垂橐空而恢张旧业,一智人也;读书偶暇,描鸾刺凤,穷极工巧,一慧人也;随吾弟历江浙,山阿水湄,代多名胜而吊古拈毫,徘徊弗去,则以一韵人也。香闺淑质得其片纸只字,啧啧叹为诗人。噫!诗人特其一也。”

也许她就是这个样子的吧。

根据现在我能查找到的资料,最后不得不报告一下她的儿子叶抱崧的行迹:

叶抱崧,诸生,1734年生,1765年卒,在他三十一岁短暂的人生旅途中,也为这个世界留下了他的片光吉羽。他编辑出版了十二卷《本朝馆阁赋前集》,自己撰写的《说叩》一卷亦传于世。英年不永,悲乎也哉!


附:曹锡珪家族文人一览

曹垂燦,(1614一?),字遂安,顺治五年进士,曾任藁城知县,有文名。余不详

曹垂云,垂燦弟,顺治年间的"奏销案"中被革黜功名,回乡办学,教授家族子弟。余不详

曹泰会,垂燦子,举人。余不详

曹炯曾,字世宏,号梅州,有《采韵词》,康熙四十九年曾捐资办育婴堂。

曹煜曾,字麓蒿,康熙末贡生。撰《道腴堂诗集》四卷。煜曾为云间董俞弟子。

曹煐曾,字祖望,号春浦,康熙末贡生,炳曾之兄。撰《长啸轩诗集》六卷。其生平所注意者,在於诗馀、骈体,其诗亦专学晚唐,以纤丽自喜。

曹炳曾(1660~1733)清初藏书家、刻书家。字为章,一字戆民,号巢南,以藏书、刻书著名于一时。建有藏书、刻书处所为“城书室”,收藏和刊刻古籍数万卷。著有《放言居诗集》。

曹杰士,贡生,工书法。余不详

曹一士(1678-1736),字谔廷,号济寰,又号沔浦生。雍正七年进士,改庶吉士,散馆授编修。十三年,考选云南道监察御史。乾隆元年,迁工科给事中,上疏请慎选各省督抚、请宽比附妖言之狱、禁挟仇诬告,论垦荒二弊,盐政、报销诸弊等。著有《四焉斋文集》、《四焉斋诗集》。编纂家族性文集《石仓世纂》。著名的曹门三姐妹之父。

曹培鲤,有《曹禹门集》。余不详

曹培廉,炳会之子,字淞滨,曾校刊诸多元人文集,著《城书室诗稿》。热心公益。锡珪从叔,五岁后由其抚养长大。

曹锡珪(1707一?),原名榛龄,字采蘩,号半泾女史。曹一士和陆风池长女,进士叶承妻。有《拂珠楼偶钞》二卷传世。

曹锡淑(1709一1743),原名延龄,字采荇,曹一士、陆凤池次女。好读书,工诗。嫁同乡举人陆秉笏。婚后,闺中时有唱和,著有《晚晴楼诗草》二卷。惜英年早逝。子,陆锡熊,《四库全书》总纂官之一。

曹锡堃,字采藻,曹一士三女,锡淑卒后嫁陆秉笏为妻,辛劳操持五十年,为世所钦。家学传承,尤精诗词。有《五老堂诗稿》。

曹锡黼(1726一1754)字诞文,一作旦雯,号菽圃。贡生,官太常寺所牧,裁缺,改补员外郎,旋卒于京邸。家中藏书甚多,锡黼手不释卷,学问该博,又勤于写作,著有 《碧鲜斋集》。剧作家,早逝,今存剧作《颐情斋五种》,由他的弟弟锡辰、锡棠校刻传世。在同辈兄弟中,与锡珪感情最深。

其兄容圃,曾官山西学使,兄弟俱有才名。

其妻王芸(1723-1798),福建接察使王丕烈之女,工诗文。锡珪养家的弟媳,文字交,曾为《拂珠楼偶钞》作跋。

曹锡辰,锡黼弟,曾辑刊《金陵方外五家诗》,余不详。

曹锡璜,字伯熊,号书圃,工书画。余不详

曹锡宝(1719-1792),字鸿书,一字剑亭,江南上海人。乾隆初,以举人考授内阁中一书, 充军机处章京。资深当擢侍读,锡宝辞。二十二年,成进士,改庶吉士。三十一年,散馆,改再迁郎中。授山东粮道。上巡山东,召见,命来京以部属用。以大学士阿桂奏,令入四库效。书成,以国子监司业升用。五十七年,卒。以直臣称,清史稿有传。

曹锡瑞,有《莞斋感旧词》。余不详

曹洪梁,锡黼子,字宁伯,号雉山,诸生,援例入北阙。工诗善饮,后以官职叙州佐,借补广西按察司经历,署知县通判,卒于任。著《宜雅堂集》。

曹洪颐,曹洪梁兄、曹锡黼长子,曹垂燦玄孙,号蓬甫,山东莱阳县县丞,署昌乐、阳信、安邱、嘉祥等知县,除大盗赵英,所至有政声。

曹洪诏,著《芳草诗屋书稿》,余不详

曹洪直,著《海山馆吟稿》,余不详

曹洪铎,著《声振诗稿》,余不详

曹洪宜,字琴和,锡黼女,适太仓探花汪学金,著《惠香室诗草》。

曹树珊(?一1868),洪梁子。工书善画,著《保文阁诗稿》。余不详

曹树奎,著《金门诗稿》。余不详


文:抱石山人  监制:丑小新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