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扒扒中国那些让人搞不清东南西北的火车站|名字起坏了

铁路E站2020-07-12 16:17:55

20世纪以来,随着全国各地现代化建设的不断加速和高速铁路建设的推进,一座城市一个铁路客运站的格局显然无法满足广大群众日益增长的出行需求。


在城市新火车站命名中有效仿武汉之类以城市片区为火车站命名的形式,但是更多的城市则简单粗暴的以东南西北方向来为新火车站命名。


这样的命名本无可厚非,但是一些城市的东南西北向命名的新火车站却是张冠李戴,时常让人们搞不清方向,给不少初次造访的旅客带来了各种麻烦。


今天的文章,让我们一起来扒扒中国这些让人搞不清东南西北的火车站。


东西南北捉虚空

海角天涯信不通

高速铁路之所以快,在于它的线路建设标准高、车辆动力装置先进。为了实现安全的高时速,高速铁路建设时需要降低线路的曲半径、增大上下行线路的间距、降低坡度。


这其中,降低曲半径通俗的讲就是线路规划建设时减少大弯、尽量拉直线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最直接的手段便是大家俗称的遇山开洞、遇沟(水)架桥。


武广高铁东平水道特大桥

线路要拉直,一些高速铁路在建设时就不得不考虑对沿线居民点的取舍。征地成本低的地区,就可以进行拆迁工作,让火车穿城而过;在征地成本高的地区,火车站就只能设置在城外很远的位置。


这样的现状在不同地区,造就了一批奇怪的火车站定位。


兰新客运专线(兰新铁路第二双线)在建设时,则让不少新火车站比老火车站离市区更近。例如新建的张掖西站、酒泉南站等就是贴着两市区边缘设站,比张掖站、酒泉站的方位要便捷亲民的多。


张掖与张掖西

这样的选线与河西走廊、新疆戈壁地区相对平坦的地势和当地相对低廉的土地征用成本都有着莫大的联系。


但是兰新客运专线却成就了酒泉南站、鄯善北站、吐鲁番北站这晕乎乎的三兄弟。酒泉南站在酒泉站的东北面,鄯善北站在鄯善站的西南面,吐鲁番北站在吐鲁番的东南面。


从兰州至乌鲁木齐一路上的站站们

酒泉南站和酒泉站都在市中心10公里范围内,换乘和错搭的时间成本不高,遭到的吐槽也少一些。而另外两个车站造成的误解可要多得多了。


酒泉比酒泉南更南

鄯善站在今鄯善县城东北方向约30多公里处,而它上下行的其他大型铁路站只有距离超过100公里以上哈密站和吐鲁番站。因此鄯善站成为了这一片广大区域内重要的物资集中地,周边发展成为了鄯善火车站镇。


鄯善和鄯善火车站离得真是远了

后来吐哈油田的一个生活基地便选在了鄯善火车站镇南部,看重的便是铁路交通优势给职工往返哈密带来的通勤便利。兰新客专建成后在鄯善县城北设立了鄯善北站,为照顾吐哈油田职工通勤和鄯善火车站镇百姓而在鄯善火车站镇南设置了吐哈站。


鄯善火车站与鄯善北站

这样的设置使得外地人都以为鄯善站离县城近。而乘动车组经客专去鄯善火车站镇的人如果不查下地图资料,会错以为客专上的鄯善北站就是在鄯善站的北面,如果不是对当地很了解的人,都不知道吐哈站原来也可以到这里。


充满西域风情的鄯善北

吐鲁番站算是新疆一票火车站中外地人体验率最高的车站之一。无论是神往火焰山、葡萄沟、坎儿井的游客,还是揣着血汗钱的棉农工,都要此站下车或中转。


前方孙悟空请注意

作为南疆铁路起点的吐鲁番站并不在吐鲁番市区,而在吐鲁番市西北30多公里大河沿镇。这个大河沿镇也像鄯善火车站镇一样靠着铁路发家致富。


它的城镇面貌时常让不明真相的外地过客误以为站外的城镇便是吐鲁番市区。但是城镇面貌和服务业毕竟有限,一些不明真相没有细问的过客在这食宿后,不免错误的抱怨起吐鲁番怎么这么差,而他们不少人都不知道吐鲁番市区还在几十公里开外。


去吐鲁番站,你就去不了吐鲁番了..

兰新客专在吐鲁番市区北面设吐鲁番北站,但是过往的人们听名字往往以为吐鲁番北站离吐鲁番更远,造成的误解和错搭并不在少数。


阔气的吐鲁番北站


万里秋天飞一鹗

东西南北任纵横

兰新客专的三个设站虽然名字有些摸不着方位,但是近市区设站好歹也方便了当地群众。如果我们看看福建南平在合福高铁开通后的设站,就会发现当地出现了连当地人都会有些晕头转向的局面。


合福高铁福建段

南平位于鹰厦铁路联络线与横南铁路的交汇点,是闽北地区的中心城市。因此南平市市区(延平区)原有南平站和南平南站两个火车站。


然而南平南站从方位来讲根本就不在南平站的南面,也不在南平市区(延平区)的南面。2015年,合福高铁通车后在南平延平区设的南平北站更加诡异,甚至在南平南站的南面。由此,南平、南平南、南平北这三个方位错乱的火车站彻底颠覆了人们对方向感的认识。


南平 南平南 南平北

南平南在南平的东边

南平北在南平南的南边

2016年起,原先停靠南平站的数对列车改为停靠南平南站,南平站关停。可别以为从此你坐车到南平就会更加好选站。


2014年5月,国务院批准南平代管的建阳市撤市设区,南平市政府搬迁至建阳区。其实这一行政规划早在2009年就开始酝酿了,合福高铁的建设也呼应了这一调整,将南平境内最大的火车站建在了靠近未来行政中心建阳区,即武夷山东站。


首先,南平相当辽阔...

其次,武夷山东建在武夷山与建阳之间...

之所以叫武夷山东站,大概是因为武夷山在全国的名气更大,而设站的位置又处在南平市重点打造的武夷新区。规模上,武夷山东站站场规模为3台7线,更有去往上海、福州、厦门的多趟始发动车,地位俨然超过了南平境内其他车站。


武夷山东站

但是武夷山东站却是这些车站中最不便捷的。它离建阳区远,离武夷山景区也远,仍需要较长的公路交通与两地接驳。从延平区去建阳区不如坐普速在建阳站下车方便,去武夷山景区不如合福高铁上的武夷山北站和峰福线上的武夷山站方便,基本没有体现出作为中心站点的价值。


千万不要下错车!

尴尬的武夷山东站,方向错乱的南平各火车站,都让人迷惑。旅游的时候你是去南平的商业经济中心延平区(南平南站、南平北站),还是去南平未来的行政中心建阳区(建阳站、武夷山东站),亦或是去武夷山景区旅游(武夷山站、武夷山北站)?可千万不要走错了。


更筹易促愁分袂

又作东西南北人

在不少人眼中,一个城市的火车站越多似乎越能体现这个城市的现代化水平或者国际化。但一些鸡贼的城市火车站数量增加不是靠建设,而是靠更名


这方面广州带了个坏头。1999年,广州市将花都火车站改名为广州北站,广州火车站数+1。但是这个北站离广州主城区可不近,虽然有地铁接驳,从广州市中心乘地铁来这里比去白云机场还远,根本名不副实。


遥远的广州北


坐轨道交通去白云机场显然要便捷得多

有大佬广州带头,一众中部城市也不甘下风。火车拉出来的郑州直接改了西面荥阳市的高铁站为郑州西站;长沙也将原长株潭城际铁路的湘江西站更名为长沙西站

靠改名字增加城市看上去的交通通达度,也真是一种具有特色的方式。


隔壁家就是我家

火车站的官方更名也不是一无是处,有些更名恰巧悬崖勒马,起到了很好的效果。2017年初,在宝兰高铁最后的建设阶段,有关建设部门正式将位于定西市区西北方的定西西站更名为定西北站,成就了“定西北”这样豪情万丈的站名。

奇怪的方位命名还能引发另一些困扰。在一些城市,当地群众往往根据火车站在城市的方位,给当地的火车站起些与铁路官方名称不相符的名称。这样的俗称久而久之又被城市公共交通部门采用。


杭州地铁称杭州站为城站,成都地铁称成都站为成都北站(火车北站)之类,会给一些到访的外地乘客带来困扰。好在这些城市内并不存在俗称所说的真实站点,造成的负面影响还不算大。


城站确实很容易让人产生误解

但另一些地方的社会命名却延误了不少旅客的行程。


兰州群众因为兰州站位于兰州城区东部而把兰州站成为“兰州东站”,即使公交系统设法将兰州站标注为“兰州车站”作为改正,但群众的俗称却很难改变。


问题在于,兰州的确有一座兰州东站,和兰州站并不是同一个站点。尽管它主要是个货运站,但是由于一对通勤列车停靠,还是有旅客在此乘降,俗称和学名之间的差异造成了不少麻烦。


兰州东站与“兰州东站”

兰州火车的问题还不止于此。兰州西站改造新建为高铁站正式开通后,兰州的公交系统出现了“兰州西站”和“兰州西客站”两个不同的站点。很多人以为到了兰州西站,就可以搭上客运高铁。


但其实兰州西站原为货运编组站,其片区拥有众多单位,站名早已演化为城市片区名。新建的高铁西站北广场进站口,在原兰州西站的西面近2两公里处。在一系列社会吐槽声浪下,公交系统终于将原“兰州西站”站点改为“西站十字”,避免误导。


兰州西站新建以后完全是改天换地的感觉

在火车站广大群众习惯叫法的通行下,乌鲁木齐站机智地选择从善如流。乌市民众人人称旧站为南站,乌市干脆改乌鲁木齐站为乌鲁木齐南站,把新高铁站就命名为乌鲁木齐站。


这种变动带来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新建的乌鲁木齐站拥有更大的站场和充足的接发能力,因此许多列车被移到这里始发,经过南站驶出乌市。去往南疆和出疆列车即使买错票,买成乌鲁木齐站,也能在相对更方便的乌鲁木齐南站上车。


良心设计


重庆北站北广场与南广场


重庆北站在建设之初,承接的铁路线只有渝怀线和遂渝线,是一座三等站。很快重庆北站的规模就已经不适应实际需求,于是有了14台29线的重庆北站建设规划。


先期建成的重庆北站部分被称为重庆北站南广场。2015年建成的站房可以满足遂渝线、渝利线和兰渝铁路、渝万铁路动车接发作业,即今天所称的重庆北站北广场


由于前期规划上的问题和建设实施上的一些困难,重庆北站的南北广场并不互通。南广场只能检票进站普速列车;部分直达普速列车、动车和高铁只能从北广场检票进站。


如果旅客在乘车时进错了广场,将无法到达列车停靠的站台。想要从南到北或是从北到南,乘客只能自己选择轻轨、公交、黑车、打车、摩的、步行等通过周边街道绕行。


从南广场去北广场

向北坐一站地铁再折返回来

真是很少见的走法


2015年元旦重庆北站北广场投入使用后,由于南北广场不互通、有关部门宣传不到位和公共交通接驳不到位等原因,最终造成几千人错过列车。相关新闻在第二天铺满各大媒体。

聊以可慰的是随着重庆西站的投运,重庆北站能够将遂渝线、兰渝铁路上的列车转移到重庆西站接发,从而为自己南广场改造腾出空间和时间来。


重庆西站



千磨万击还坚劲

任尔东南西北风

武汉等少数城市用城市片区来命名火车站。


武汉与众不同


当然命名方式并不重要,关键是让旅客顺利上车回家。但中国却偏有那么几个名不副实,让人被坑的火车站。


这其中最哭笑不得的便是湖北省的天门南站和仙桃西站两兄弟。听站名,我们去天门肯定在天门南站下车了,去仙桃肯定在仙桃西站下车喽。但是你要这么做就错大了。


迷之布局


天门南站设于天门市多祥镇以北,距仙桃城区约7公里,15分钟车程即到仙桃城区,距天门市中心约35公里,约40分钟左右车程;仙桃西站在三伏潭镇雷场村附近,距仙桃市区25公里,开车约半小时左右,离天门市中心15公里,开车约15分钟。


天门南站距仙桃尤其近


所以地图、列车乘务员都会告诉你一个事实:到仙桃的乘客请在天门南站下车,到天门的乘客请在仙桃西站下车。但是!去天门和仙桃都要在天门南下!因为仙桃西到天门虽然近,但隔着汉江,且没有桥。在仙桃西下去天门,要游泳过汉江,要不然就绕路。


注意不要下错车...


天门、仙桃和潜江属于湖北省直管的县级市,没有上级代管的地级行政单位。汉宜铁路建设根据站距设站时只能依据车站所属的县级行政单位的名称命名,于是就出现了这样尴尬的乘车的现象。


天门和仙桃的穿越站名还算是情理之中,另一些新建铁路客运站则与名称对应的城市中心区相去更远,所有以为到了站就快到城区的人都太天真了。


阳泉北站和孝感北站便是其中的代表。


阳泉北站侧脸



石太客运专线上阳泉北站位于阳泉市孟县县城北部,距离阳泉市区达47公里。石太客运专线通车后,老石太铁路铁路的列车几乎全部转移了过去,只剩下几趟绿皮通勤慢车在阳泉站停靠。


但是石太客专通车带来的快速便捷,似乎在阳泉市区百姓的出行中一点都没体现出来,因为去一趟北站实在是太麻烦了。


去一趟北站,真的很远


而京广高铁上的孝感北站,距离孝感市区远达100公里,比不少城市的机场距离市区更远。不少在孝感北站下车的旅客往往当场蒙圈,只能掏高昂的车费再辗转前往市区。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不去武汉坐火车

造成这种尴尬局面的原因,恐怕还在中国铁路的建设规划中,行政级别的巨大影响力。


通常情况下,火车站规模受其服务的行政单位的级别影响。省城的自然大于地市的,而地市的则大于县市。所以尽管高铁线只通过两市的孟县和大悟县,却必须借用阳泉和孝感的大名,才能保证足够的建设规划面积。这样不合理的命名方式,最终也只能让不明就里的旅客买单了。


火车站的站点位置和民众实际出行的矛盾,或是出于行政因素,或是出于对地方习惯的妥协,是现实存在的。这样的矛盾和高铁为人民出行带来方便的初衷背道而驰,应该设法得以改变。


在中国铁路不断成长的同时,这些不合理的现象想必也会得到有关部门的重视。尽管规划中的行政因素仍然部分影响着部分站点、线路的合理性,但不可否认的是,中国人回家的旅程正在因为铁路的建设变得越来越通畅快捷。


    转自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