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是公益,还是骗局?(帮助蒋贵英婆婆的后续)

心灵海豚湾2018-06-24 09:26:24

周一那天,我转发的《她不死,我也死不成》(点击可查看),引发了朋友们的关注。

在第二天所写的《关于帮助蒋贵英婆婆的考虑》一文中,我提到了用公众号的广告收入代表大家共同的心意捐赠给蒋婆婆。

恰好有一位住在成都的朋友,看了文章之后准备去探望蒋婆婆,于是我委托她带上心意前往。


就在这位朋友前往探望之前,网上出现了负面的报道,说蒋婆婆有子有女,每个月都会给赡养费,而且蒋婆婆有低保。

言下之意就是蒋婆婆不需要援助,成都力量的报道失实。

甚至有一个网友提出了质疑,被大量转发:

既然我转发了这个报道,就要负责任,于是我找到了《她不死,我也死不成》一文原作者的公众号,看到了她发出来的一篇声明。

对于上述的质疑,她是如此回应的:

赵XX同学(上文发出质疑的人)的图,今天已经至少二十个人发给我,询问真伪。

我想问一下赵XX同学,是婆婆告诉您的,是您亲眼看的,或是道听途说,还是根本就是你您的臆想?

新闻报道上,跟你说的咋不太一样呢?

这是你说的都有低保?


——四川新闻网


这是你说的每个子女都给的生活费?

——人民网

这是你说的做生意开门面?

——重庆晨报



婆说婆有理,公说公有理,究竟该听谁的呢?

好吧,“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还是上门去看看吧。

于是朋友于周四中午前往蒋婆婆家探望,顺便核实了一下情况。

(应朋友要求,打了马赛克)

婆婆家住在一个非常偏僻的地方,属于成都市的“贫民区”,朋友前往的时候,痴呆的女儿没穿衣服在里面没有出来,老伴住院去了,是比较严重的肺气肿,孙子待业在家,没有任何收入。

婆婆的全部收入除了捡瓶子之外,就是三个儿子每个月给的450元生活费。

至于低保,朋友没有问,也不方便问,就算有,一个月有多少?

这些钱,既要用来吃饭,又用来购买日常用品,还要给老伴治病,够吗?


《她不死,我也死不成》原作者最后回应说:

子女这事儿没提,给我带来很多质疑和麻烦,但时间倒退到写稿子的时候,我可能还是不会写。

你没有见过蒋婆婆,但我见过,你不了解她,但我了解。

蒋婆婆请我吃午饭,我不想吃,太素,筷子太旧,她急得哭。

她觉得我不吃她的饭,是嫌她脏。

她问我,外面馆子卖的牛肉粉咋那么贵,一点粉,加两块牛肉,就要12块钱。

我问她,你是不是想吃,想吃我请你。

她说,她不吃,她就是觉得12块钱贵得太吓人了。

我问过她,你的儿女呢,她一个一个给我数他们的名字。

我说,你生活得这么困难,为啥子不找他们要钱呢?

她说,娃娃们都不容易,有老有小,他们也没钱。她更怕因为要钱,儿子儿媳吵架:

“万一她爬起来跑了,我儿子不得打单身啊?”

就连那450元,都是三个儿子硬塞给她的,她原本不想要。

她这些年一直没有向政府求助,因为她觉得,“这是自己娃娃的事,不好意思去要”

我心目中的蒋婆婆,是一个坚强、自尊、爱护子女的老人。

仅此而已。

这次,我选择相信原作者,选择相信蒋婆婆。


我们常说一个词“圈子”。我们平常接触到的,都是属于自己圈子里的人,这些人的生活水平、消费观念都和我们自己差不多,但在我们身边,还有着另外一个我们从来没有接触过的世界。

当蒋婆婆扛着蛇皮袋到处捡瓶子,去赚那丢到地下我们都懒得去捡的两三角钱时,你可知道,她扛着的是整个家庭?

当我们指责她的子女不孝时,你可知道,有些生活在这个社会最底层的人们正经历着你所想象不到的困难?


正如原作者提到的:

写这篇文章,没有想过会发酵成这样的大事件,我的初衷只是对老人生平和现状做一些记录,鼓励像“弹簧”一样志愿者的公益行为。

这句话我非常认同,我们无需去纠结其他,在遇到类似于蒋婆婆一样需要帮助的人时,尽自己可能去提供帮助就行了。


最后,心意已经带到,蒋婆婆说:

谢谢心灵海豚湾里所有关注她、帮助她的朋友。

原本有一段小视频,因为朋友提出不愿意露脸,所以视频不方便发出,截取一张图片吧。

非常感谢这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朋友。


“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希望这不仅仅只是一句歌词,而成为我们所有人的共识。

以后再遇到类似于蒋婆婆这样的情况,我依旧会尽自己的能力去提供一些帮助。

蒋婆婆,你以后的生活一定会越来越好的,祝你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未添加公众号的朋友,长按下图二维码识别并关注,发送关键词“所有事件可以查看更多故事。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