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杨靖 | 孽缘

杨靖故事汇2019-01-10 15:38:48


红尘温馨驿站

点击上面蓝字 欣赏精美图文

问题:怎么才能收到免费的打动你内心深处的文章
答案:只需点击箭头上边《杨靖故事汇
》即可

原创小说
孽  缘


有些看似美妙的缘分,结果注定是欲望背后的劫数。

 


孽缘

文/杨靖


上世纪80年代初期,西北农村很多地方都还没有通上电。一到晌午,忙碌了一天的人们就端着饭碗和邻居们一起,大家都坐在门口边吃边扯闲话。


来福搀扶着高老太急匆匆向自己家里去。高老太将近八十了,在村里辈分很高,这就造成了人们没法称呼,所以基本上村里人都叫她高老太。她耳不聋眼不花,身子骨硬朗的就像年轻人一样。一双小裹脚支撑着一副大身板,总让人感觉有些头重脚轻,咋看都像一个不倒翁。她是村里唯一的接生婆,不但能接生,还有一手绝活,如果初生的娃娃不舒服,她会把晒干的艾草搓好,点燃,贴满娃全身,很神奇的三下五除二,就能妙手回春。


在门口吃饭扯闲的人看到来福请了高老太,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屁大点村子谁还不知道谁家的事啊!有人故意开玩笑:“我说来福,你这会请高老太,敢情是媳妇要生了呀!看你媳妇那么大的肚子吆,比我家那啥的都大,估计一下子能生三五个娃。哈哈!”



来福瞪了一眼他,正准备骂他,高老太用拐杖一指,笑骂道:“好你个牛二,你媳妇都进门快两年了,还一点动静都没有,咋啦?看人来福媳妇生娃,眼红了吧!你可得抓点紧,不然我两腿一蹬,看你娃找谁接生呢!”


唉!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媳妇肚子疼得都一直在叫唤,高老太却在这儿和人家拉起家常了。来福心里着急,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对大家笑笑,说道:“大家先吃着谝着,等回头我媳妇生了,请大家吃糖昂!”


他拉着高老太就走,高老太被他拉扯的有些跟不上,一个劲的说:“慢点,慢点!又不是急着去投胎。女人生娃这个事,急不来的,放心!我心里有数。”


还没到家门口,老远就看到三婶子焦急的搓着手来回走动。她也看到了高老太,大声说:“哎呀!高老太,您老人家总算是来了,来福媳妇疼的都不行了,叫唤的让人心里发慌啊!”也确实,老远就听到女人的声音像杀猪一样,撕心裂肺的传了出来。



“嗯!听这叫声,估计差不多了。还站着干什么?快把席子撤了,黄土多垫上些,头一胎是要费点劲呢!”高老太吩咐着手足无措的三婶。


“您说的这些都准备好了,热水也烧好了。高老太,您赶紧进屋看看,把娃疼的人听见都害怕。”三婶子赶紧搀着高老太进了屋。


来福是男人,有风俗说不能见女人生娃,他站在屋檐下听着媳妇不断的叫声,口干舌燥。女人的哭喊声不断传出来:“疼啊!狗日滴来福,你把我害死了……我,我再不生娃了呀!妈呀!疼死咧……”


“闭嘴,女人谁还没生过娃啊!用力,再用力,头出来了。”高老太鼓励着来福媳妇说,“对,再鼓一把劲。”


“啊……”随着这一声大喊,高老太,三婶子,来福妈异口同声说:“生了,出来了。”


“高老太,您快看看娃咋不哭?”来福妈抱着刚出生的孩子问。


“高老太,您看来福媳妇晕过去了,咦!咋血咋止不住啊?”三婶子一看来福媳妇这种情况,急了!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不会是大出血吧?



高老太把孩子倒着提起来,啪啪啪照着屁股就是三巴掌,孩子顿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把孩子交给来福妈,她回头再看来福媳妇,不由得也慌了神。


血还不停地流,厚厚一层黄土都变成了红色,看来问题大了。怎么办?这种情况只能送医院了,但愿菩萨保佑,还能来得及。她和三婶子一起弄了一大捆纸垫上,一边朝外面的来福喊:“来福,快去让牛二把拖拉机开过来,你媳妇情况不好,赶紧送医院。”


来福一听,撒腿就往外面跑,屋里的几个人手忙脚乱地包好孩子,替来福媳妇穿衣服。


坐在北房门槛上的来福爸,进屋拿起香和黄裱扑通一下就跪在了院子中间,边烧香磕头,一边不停祷告:“神灵保佑啊!保佑我娃母子平安。等十五我给您老人家献大公鸡啊!”


等了好一会,才听见拖拉机的声音。三婶子和高老太扶起来福媳妇,来福进屋抱起媳妇,看着她面无血色,这个憨直的西北汉子,眼泪就啪啪的落了下来。心里默默地念着:“媳妇,你一定要撑住啊!你不会有事的。我……”


留下来福妈照顾孩子,来福和三婶子跟着拖拉机去医院,来福爸一脸沉重,把旱烟锅在鞋底子上使劲敲了敲,也一声不响地跟着爬上了车。



天边残留的一片火烧云,像张开的一个血口,吞噬仅有的一丝亮光。夜色笼罩了整个村子。


车上谁都没有说话,只听见拖拉机啪塔塔,啪塔塔的响声。来福感觉怀里的媳妇气若游丝,他的心也一点点的往下沉。三十多里崎岖不平的山路,到县城最少都得一个多小时。不知道媳妇能不能坚持到医院?他握着媳妇的手,感觉包裹她身体的被子下面黏糊糊的。不用说,血已经渗透了被子,她的手越来越冰冷,他的心越来越慌,怎么这么慢?怎么还不到?


突然,他发现媳妇脑袋一歪,他哆哆嗦嗦用手叹了一下她的鼻息,没有了一丝气息。


没来得及到医院,来福媳妇就走了。神仙也没能保佑这个年轻可怜的女人活下来。来福像丢了魂的人一样,从丧妻之痛中走不出来,他只有在看到胖乎乎的女儿时,才能从眼神中焕发一丝光亮。


有人说时间能抹平一切痛苦,烦恼。转眼孩子都三岁多了。


一年前,来福跟着村里的几个人去城里打工,建筑队的活虽然辛苦,但只要想起可爱的女儿妞妞他就感觉所有的苦与累都值得。他要努力挣钱,让女儿过好日子,让女儿读书,长大了走出这大山。想到这些,他就有使不完的劲。


尽管这两年很多人都劝他再找一个女人,他都拒绝了。他不能给妞妞找个后妈,他听过太多后妈都对前妻的娃不好。所以这件事就被搁置了起来。



工友们有时候开玩笑逗他:“我说来福,你还这么拼命挣钱干啥?对女人都不感兴趣了,现在是看破红尘了呀!干脆出家当和尚去算了。”他只是笑笑,任他们胡说。直到桂香的出现,才让他干枯的心重新活泛了起来。


桂香也是个苦命的女人,因为不能生养被丈夫和婆婆嫌弃,最后离了婚。一个二十七八,离了婚的女人总不能常待在娘家吃闲饭,何况娘家嫂子和弟媳常常指桑骂槐的,她没办法就来到工地上做大锅饭。一来自己养活自己,二来也省的生闲气。


自从桂香来到工地,光棍堆里突然多了个年轻漂亮的女人,那些男人似乎一下子都像打了鸡血,干完一天的活围在一起各种荤段子乱飞。有时不小心被她听到,就会臊的面红耳赤的跑开了。时间一长,也就慢慢习惯了他们的这种胡说冒谝,偶尔还也会插嘴笑骂他们都不正经。


来这么久,她发现来福确实和其他人不一样。他不会起哄开她的玩笑,一般都是很安静的躺在床上看书,或者就是洗衣服。她也听说了来福的事,对他更是多了一份同情与关注,有时看来福换下来的衣服没来得及洗,她就悄悄帮他洗了,有破的地方也替他补起来。



就这样一来二去,大家起哄撮合他们两个,都说他们在一起挺合适的。


她的心思活了,就是不知道来福到底对她有没有想法?来福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他心里何尝不希望有个知冷知热的女人一起过日子,何况桂香不能生养,这也就不存在她会对妞妞不好了。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了解,他发现桂香吃苦耐劳,热心开朗,如果能跟了自己,两人的日子一定能过得红红火火的。


既然是郎有情,妾有意,再加上大家的撮合,两个同病相怜的人儿就很自然的走到了一起。婚后的日子过得甜蜜幸福。桂香对妞妞一见就感觉很投缘,疼爱的就像亲生女儿一样。


夫妻俩一商量,父母年纪大了,妞妞也快到上学的年纪,干脆接到城里上学。他们一边干活,一边照顾妞妞,两不耽误。


生活就是如此,谁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会先来。就在他们把妞妞接进城不久的一天,桂香突然感觉到身体不舒服,恶心、浑身没劲还伴着泛酸水。到门诊去看病,老大夫帮她把脉后,把快掉到鼻子下面的老花镜推了推,满脸笑容的告诉她:“你没病,这是怀孕了,都快两个月了哦!”


“啊?”桂香不相信地张大了嘴巴。


“没事,不用紧张,回去注意休息,多吃点有营养的东西。至于恶心,乏困,泛酸水都是正常的怀孕反应,不要担心。”老大夫叮咛她。



她没听老大夫具体说什么,脑袋里只有一个声音:“我怀孕了。”以前只当这一辈子再也不能生孩子,不能做母亲,虽然嘴上说不在意可谁能知道一个女人不能生养的痛苦?一个女人如果不能生养那就不算个完整的女人啊!她突然有一种想大声喊叫,哭出来的感觉。


她迫不及待地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来福,原以为他会和她一样开心的跳起来,可没想到他竟然一脸惊愕,茫然若失。幸福来得太突然,她没在意来福的心情,完全沉浸在怀孕的喜悦里。


为了照顾她的情绪,显然工地上的环境不适合孕妇居住,他们就在附近租了一个房子。她也不再去工地上做饭,每天接送妞妞安心养胎。


来福自从知道桂香怀孕,真是喜忧掺半。他高兴自己又要当爸爸了,万一是个儿子也算香火有继,了了父母的心愿;但又担心桂香生了孩子后会对妞妞另眼相待。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让妞妞受罪,这娃可是她妈妈用命换来的呀!


桂香发现来福最近和她在一起总是发呆、走神,话也越来越少。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怀孕了他不高兴,试着问他,来福也总是避开话题。


妊娠反应加上丈夫的冷漠,她很不开心,甚至有些压抑。有时候她会莫名的想发火,想哭。她看到丈夫对妞妞怜惜的眼神,抱着妞妞逗她开心就会很失落,满心的不平衡和嫉妒。



她越来越挑理,在来福面前掂着大肚子冷嘲热讽。尽管她心里明白,孩子是无辜的,可看到妞妞依然忍不住愤恨不平。同样都是你来福的娃,为什么你就不能公平对待?难道你还不能忘记她妈吗?难道在你心里我们娘俩还不如一个死了的人吗?


面对桂香的无理取闹,来福尽量都会躲开。这天下午,妞妞在写作业,桂香又开始不停的念叨,来福听她念叨个没完就丢下一句:“不可理喻”去了工棚。她气没处撒,转过头对妞妞说:“写,写,就知道写几个破字,我和你这么大的时候都会做饭了。去,把锅里烧的水给我打过来,我洗脚。唉!怀个娃遭罪的,脚都肿成这样了。”


这段时间妞妞也真是被骂怕了,她放下铅笔,唯唯诺诺地用马勺把水舀到盆子里,小心翼翼的端到桂香的脚下,并替她拿好擦脚的毛巾就又去写作业了。


“哎呀!你要烫死我呀!你个死女子,不知道水热冷吗?”桂香一脚踢翻了盆子,水撒了一地。


“我没试,妈,你咋不知道自己试一下啊?”妞妞睁着惊恐的眼睛,小声说道。


“你还敢顶嘴,看我今天不打你。”桂香看妞妞顶嘴,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她刚扬起手,妞妞就哭着跑了出去。边跑边哭:“我去找我爸,告诉他你打我。”


“去,赶紧找你爸去。爱给谁告就告去,我还把你小小年纪就说不得了。”



桂香虽说嘴上说的狠,可让妞妞一个小娃娃跑出去,她还是不放心就紧追了出去。妞妞在前边跑,她听到后面桂香的脚步声,以为追着要打她就跑的更快了。转眼就到了楼梯口,桂香伸手拉她,她躲开后一脚踩空,整个身体失去了重心轱辘辘就滚了下去。


桂香吓傻了,她尖叫一声:“来人呀!出事了。”跑下去抱起妞妞一看,捡回来烧柴的木板上那长长的钉子插进了妞妞的太阳穴,而且磕碰的头破血流。她大声的叫着:“妞妞,妞妞,你醒醒,不要吓妈妈啊!妈妈不打你,妈妈不打你……”


可怜的孩子吃力地睁开眼睛,幽怨的看了一眼桂香这个不算坏的后妈,然后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好不容易从丧妻之痛中走出来,却又要承受失去女儿的痛苦,来福这个铁铮铮的汉子被彻底击垮了。他眼神空洞就像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整天酗酒,喝醉后倒头就睡。


桂香也变得精神恍惚,整天疑神疑鬼。每当想起妞妞临死时的那个眼神,她就会自言自语。尤其晚上,房子里稍微有点动静,她都会惊醒,恶梦连连,然后整夜失眠坐到天亮。



三个月后,桂香在医院生了一个女婴。当医生把孩子抱到她面前,她正准备接过来,突然,婴儿对着她睁开了眼睛,用幽怨的眼神瞪着她,然后呲着嘴笑了,笑的好诡异。


她抱着头痛苦的撕扯着自己的头发,彻底疯了。出院后,来福带着疯掉的桂香和刚出生的女儿回到农村的家,重新振作精神,一心侍奉父母拉扯着孩子。


他给孩子起名叫笑笑,希望她能快快乐乐的长大。人们都说笑笑长得和妞妞一模一样,尤其是那一对眼睛。


疯了的桂香一直不见好转,她只要一看到笑笑就吓的躲了起来。终于在几年后一天傍晚,桂香胡言乱语地喊着:“妞妞来接她了,妞妞不怕,妈妈不打你。”第二天起床,桂香不见了,来福到处找啊找,却怎么也都找不到。


她就像从这个世界突然消失了,如果没有生下笑笑,又或许这个世界她就从未来过。


听人说桂香失踪的那天傍晚,天边的云彩火红火红的,就像张开了一张血盆大口,要吞噬人们所不知道的什么似的。


—— 完 ——


本文系作者原创,图片来自网络,转载或选用均须取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点击如下链接,查看往期文章:

杨靖 | 乡村鬼事

杨靖 |小戏骨版《红楼梦》爆屏,你还在等什么?

杨靖 | 寒露重,果飘香  外一首(顺口溜)

杨靖 | 诗歌/揽一轮明月入怀    外一首

杨靖 | 北山顶的月亮

杨靖 | 算命

杨靖 | 色字头上一把刀


  

作者简介


 杨建平,笔名:杨靖,生于1980年,甘肃秦安人。自幼酷爱阅读和写一些表达内心深处情感的文字!笑对红尘,静看花开花落。愿和所有的朋友真诚相待!个人微信号。yangjing1046432562

 

长按上图扫描二维码关注

【红尘温馨驿站】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