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诗历(汪剑钊)

诗历2018-06-12 16:52:55


树叶如何划破风


寓言里的那场雪,一而再、

再而三地推迟,

桌上,一杯去年的咖啡

在今年的刻度上冷却。

邻家的爆竹,模拟照例的春雷,

轰炸庭院里光秃的树干,

制造空心的热闹,

徒劳地阻挡寒流向南挺进。

风,吮吸冬季的阳光,

穿过子夜的黑绒衣,

灌入每一个细小的缝隙,

一滴水越出阳台,试图打破

凌晨的沉默,它的呼喊

却在时间的喉结上凝成冰块。

离群的树寡不敌众,任凭

树叶流尽绿色的血液,

在狼嗥的风声里被撕碎,

它悲壮地旋转,比蝴蝶更轻巧地溅落,

树梢最后一片树叶,仿佛

孤独的叹息——凌厉地划破

风,这若有若无的存在……

06.2.4



初春是冬天的一个伤口


铁屋,——窗扇打开如一对翅膀,

瞎子凭藉耳朵觉察到意外。

空气涌动,秘密传递着流言:

春天是冬天的一个伤口,

裸露跨越世纪的疼痛。

这是死亡与诞生共存的时间。

厂洼路的雪水流淌,坚硬

成为过去,柔软已成为时尚。

泥泞,随暮色一起降临,

布满黑白相间的棋盘。

一棵树在默哀,另一棵树在沙哑地

歌唱,无知的幼芽费力地

钻出地层,期待一棵青草

或一枝玫瑰的命运,

期待绿色的光。


风,隐蔽地从远方吹来,

比月光更尖锐。

寒意像一只黑鸟,

撞击万泉河峭立的冰凌,

羽毛纷飞,

如一束乌亮的针刺。


初春,把冬天的伤口打开……

2008.1.27



樱花的消息


干旱的日子,

雾与霾被混淆的日子,

想念繁密如雨点的樱花,

仿佛青春穿着长城牌老式风衣归来,

哦,记忆可以让岁月逆转……

(我相信!)


嫩白的花瓣,粉红的花蕊,

光裸无叶的枝杈,

还有毛茸茸、鹅黄的幼芽,

一缕缕透明的阳光,

这是冬天的雪暴留给早春的遗产……

(此处存疑。)


时间依墙而立,笑看

人脸与花瓣进行美的竞赛……

夏天的湛蓝与暑热正在被孕育。

请带上一本薄薄的诗集,

为落地的花瓣读一读风声和鸟鸣,

预报秋天的好消息。

(咦,或许是坏消息呢……)

2018.3.4



与春雪有关或无关


记不起哪位睿智老人的名言,

欠下的账总是要还的,

时间绝对是追讨的高手。

有一些事,未卜先知,

就像肥皂剧,即使从中间开始,

也不耽误欣赏开头与终局的气泡;

另有一些事,人装模作样在做,

甚至摁住了脑袋,却永远抓不着它们的尾巴;

在你以为雨点悄然隐身的一刹那,

白色的晶体意外地落入掌心;

冬天的雪顺势滑进春天的颈椎骨,

仿佛反季的水果与蔬菜;

植物保持对水的渴望,

仿佛人体需要维生素的abcde,

还有hp,直到弯曲的u;

随季节延伸的道路

有点坎坷,有点泥泞,

但水洼仍然倒映出一座天桥。

2018.3.17



桃花将我一把扯进春天


墙角,残雪清扫着最后的污迹。

在连翘与迎春花之间,我独自徘徊,

为植物学知识的匮乏而深感羞愧。

冲破海棠与樱花的围剿,桃花


将我一把扯进了春天……阳光下,

花瓣轻落,仿佛亲人相见时

滑出眼眶的泪滴,……而附近的方竹

端坐如初,保持君子常绿的风度。


哦,这是来自诗经的植物,

也曾浸染一泓潭水倒映友情的佳话,

在历史的诋毁中闪烁香艳到朴素的美: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花径,拥挤的行人尚未数尽

蓁蓁的细叶,却比满地的脚印

更早进入衰老;而脚底的一粒尘埃

恢复记忆,想起了绚烂的前生……

2016.4.8



汪剑钊 , 诗人、翻译家、评论家。1963年10月出生于浙江省湖州市。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博士。现为北京外国语大学外国文学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出版有:专著《中俄文字之交》《二十世纪中国的现代主义诗歌》《阿赫玛托娃传》《诗歌的乌鸦时代》(诗文自选集)等;译著《订婚的玫瑰——俄国象征派诗选》《俄罗斯黄金时代诗选》《俄罗斯白银时代诗选》《自我认知》《俄罗斯的命运》《二十世纪俄罗斯流亡诗选》《黄金在天空舞蹈——曼杰什坦姆诗全集》《茨维塔耶娃诗集》、《没有主人公的叙事诗——阿赫玛托娃诗选》《王尔德诗选》,编著《千家词选评》《最新外国优秀短篇小说》《中国当代先锋诗人随笔选》《西方抒情散文选》等,总计四十余种。业余从事诗歌写作,其作品散见于《诗刊》《人民文学》《十月》《北京文学》《中国作家》《大家》《山花》《文学界》《作品》《诗歌月刊》《诗江南》《扬子江诗刊》《草堂诗刊》等纯文学刊物,并有作品入选国内外数十种诗歌选集和年鉴。


编制:小雅

请长按二维码,关注诗历!

文中图片均来自网络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