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李江长篇小说《狗聊》(七十一)

李江小说连载2020-03-10 08:46:40

李江长篇小说《狗聊》(七十一)

点击上方“李江小说连载”,保存,可看所有过往及新贴篇章。

有鬼道:“高、中端人口道出了各自到这里来的原因,现在是不是轮到我们这杂种人口倒隐私了?”

蹭“鸡”儿媳者:“说吧,反正都成鬼了。我先来,我以前说过,厂子效益不好,倒闭了,一直吃老保。老伴脑栓,躺床上三年,把家里整了个一穷二白。儿子媳妇结婚时,买不起房,一直和我挤在一个不大的旧房子里。我才不到五十,那个急呀!常常,是从嘴里省了,到洗脚房去解决一下饥渴。一次,我蹭到一洗脚房,被领到一包房,半天,进来的人,没吓破我魂——是我儿媳!臊得跑出来。可是,第二天,儿子不在时,媳妇却安慰我说:‘爸,别不好意思,人走哪一步,说哪一步,还顾个什么脸面?其实,一年前,我就把原工作辞了,到了那里。你儿子也知道,也支持。干什么不是干?现在这社会,笑穷不笑娼。我接待的比你岁数大的多了去了。所以,你也别不好意思。就地解决了,肥水不流外人田,也是给家里省两个。我跟你儿子想得都挺开,那玩意,就像咱家的蒜窝,用一次,少啥呀?啥都不少’,所以我就……时间一长,总有被儿子兑上的时候,一次,还真就被儿子给兑上了。我光身子钻进了衣壁橱里,儿子倒是装做不知,说是忘了去小买部买包烟,躲出去,给我了个穿衣服的机会。只是我这老脸……从此,心里就有了个结,不敢直视看儿子。说在象棋摊上看下棋时,猛地起来就栽过去也是个话,主要还是心里压力太大!”

让狗算命后代是儿子还是孙子者:“既然你把你的龌龊事都讲了,我也坦白吧。儿子死撬着娶回的媳妇,其实是我情妇中最可心的一个。因为接触频,所以,也就认识了儿子。其实我心里都能猜到,儿子知道她跟我是什么关系。可是,他就是中了邪了一般不听劝。我心里也明白,他是看中了对方的长象。我那情妇也是死活要跟他成,说是肚里都已经怀了他的孩子。我有啥办法?只能让他们成。可是,心里一直就纠结,她跟我就一直没断过,肚子里的孩子,究竟是谁的?她俩结婚后,我那个抓肝挠心!她是我情妇中,最可心的一个呀!所以,我和你一样,也是背过儿子常常和她干那事——当然,你俩是为了省钱解饥荒,我对她可是从感情出发。我好歹是个老板,不缺钱。可是,一次,也是让儿子给兑上了,我儿子没你儿子孝顺,当时,就把我赤条条地按在了地上……所以,你就知道我是怎么到这里来的了。”

 私企老板:“我也说了吧!我能把企业做那么大,台面上分光——上墙上报上电视。可是,多少恶心事,都憋在心里!活着的时候,说不出口——你每拿下一个工程,得行贿吧?有的给房,有的给钱,有的给送女人。可是,其中的一位,你说缺德不缺德?——我送他的女人他还嫌玩得不够爽,竟然彪上了我媳妇!而我媳妇,竟然情愿!两人背地里什么时候勾上的,我都不知道!一次,我出差,中途提前没打招呼回到家,就被我撞上了。我老婆跟我婚前生死恋,你想想啥感情?跟我结婚后,要吃有吃,要穿有穿,她竟然……所以,我一口气憋得实在是难受……所以,才到了这里。”

火锅店老板:“我媳妇,我活着的时候,对我弟那个烦,有好几次,两人都几乎打起来。一直在我耳边吹风,说他纯粹就是个二流子,好逸恶劳,让我把他给开了。我说,他再赖,毕竟是我一母同胞,是我把他从村子里带出来的,我把他推到哪里去?可是,谁能料想,我股票大亏跳了楼,我弟买的ST股停了牌而去抢劫,蹲了大狱,反而因不知股票已复牌而没抛,大涨发了财,出狱后,竟然两人过在了一起。你说说,啥叫感情?要不是狗说,我简真不相信这是真的。”

 女人:“在世时,不是天天跳广场舞嘛,打了鸡血似地兴奋。为啥天天跳?其实,和一个打鼓的,当年在知青点有过一段,爱得天昏地暗你死我活的。只是他家成份不好,后来他招的工种也挺埋汰,杀猪,硬被我父母死撬着没成。退休后,这不兴起跳广场舞,有了重新见面的机会,俩人又缠在了一起,也算是岁月给的报偿。说实话,我挺重我和他的情感,一辈子下来,不容易的。所以,常常在他老婆到邻市儿子家带孙子时,应他邀,我再给自个老头扯个屁谎,到他家中,给他做顿好吃的,然后,在床上磨蹭一下。一次,从他家出来后,我怎么发现自个手上的一个金手镯,落到了他家。第二天,问他,他竟然说没见到。我心想,见了鬼了,我就到你家去过,不在你家,还能落在哪里?当时心里就生分——你说说,几十年的感情了,一个金镯就动摇了!他还扯谎给我说,弄不好,是他老婆第二天回家来,见到,昧下了。我还真信了,心里忐忑,他老婆不要为这事找到我家来?可是,有一天,一群小姐,吃完晚饭接客前,也来到公园里转悠,正好和我们跳广场舞的兑上。有一个老姐妹就对我说,‘快看快看,有个妞,手上戴着的镯,我咋看就是你的?’我一听,就扑上前去瞅,可不,我一眼认出它就是我的!我问她这镯子是哪来的?没仨两句,两人就拧把起来。那一群小姐哪是善茬,全扑上来向着她撕把我,把我按倒在地上。我等着他来解救,可是,他却躲得远远地装孙子……从哪以后,我就大病一场!从此,再不相信什么情呀爱的。后来,这事真就传到我老头和儿子耳朵里,常拿这事凿我。一次吵完架后,我一气之下,寻了短。”

坟头上传来狗的呼噜。

有鬼慨:“地下这么热闹,它倒是睡上了?”

半天,狗答:“今天不小心吃了一坨人屎,这会儿恶心得厉害!”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