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李江长篇小说《笑面猴》(六十一)

李江小说连载2018-05-10 04:45:52

八十五

 

 

 

处长被挂起来之后,就称病住进了医院。但有关他的话题可是在机关里仍然余音绕粱,袅袅不去。

这天,快下班了,大老刘、王小聪、思敏几个还余兴未尽地扯着有关它的闲淡。王小聪刚刚看完刘震云的小说《官场》,便吆喝道:"走走走,上饭馆再接着扯,有好大一晌没聚一聚了,'嘴里都淡出鸟了',到饭馆后再谝"——科里就他仨数于革命群众,没有跟着领导蹭吃蹭喝的机会,过一段时间实在"嘴里淡出了鸟"来,只好实行"自助餐",掏腰包自行解决——就象是打麻将,没人愿给你放炮,你只能自摸糊。其实这样也好,由于政治地位相同,便观点立场也近似,少了许多疙疙瘩瘩的勾心斗角,多了些相互间的理解与支持。谝起来自然投缘,各自象互不设防的城市,任对方自由进出,几乎能达到无拘无束推心置腹的境界。

仨人当然是进的一个较底档的酒馆,这是王小聪经过多方侦察反复比较后精心选定的。之前仨人已来过几次,"酒保"都熟了,少了许多应酬程序。进来落座后,要了几碟快餐小菜,给思敏额外来了一罐饮料,两个男人就急不可奈地象两条饿狼般对着一瓶老白干嚎叫上了。酒瓶快见底的时候,两人的话匣子,就象那过去女人纳的鞋底上的针角,又细又密,把个思敏在一旁都听烦了,"就那么点内容,车轱辘般,翻过来,倒过去地反复讲,烦不烦呀你们,不然你俩留着继续喝,我先走。"

王小聪醉熏熏地一把拉住思敏:"嗳,你可不能走,你走了,我们俩还喝个什么意思。你说是吧,老刘?"

大老刘也七分醉地应和着:"可不是嘛,谁让咱们是一根绳的蚂蚱来。一同来的,当然要一同走才是,小思你若先走了,就不够意思了。"

 "可你们能不能扯点别的,就王美丽与处长、马二胡那点鸟事,翻来复去、颠来倒去,听得我耳朵都快起茧子了,心里都毛哄哄的。"

大老刘就在酒兴上,神秘兮兮地问思敏:"你想听点别的?"

 "当然了!"思敏把小嘴一呶。

大老刘又转过头去,眼珠子瞪得牛大:"你也想听?"

王小聪见大老刘夸张的动作,以为是他喝大了瞎掰,没怎么在意。不料,大老刘却卖个关子,道"本来,我是不肯讲的,就是我老婆我都没曾告诉过她,下死了决心让它烂在肠子里呕成粪!今儿个是我喝得高兴,又是对你们俩,说说也无妨!"

王小聪感觉大老刘有点象动了真格,一激灵,酒几乎醒了半截,凑上前来。思敏也来了精神,支起耳朵来。

大老刘端起面前的酒杯,仰脖儿喝尽了,把酒杯啪地一声,墩在桌子上,道:"你俩还记着那次处长送我的那趟疗养吗?"

 "咋不记得,买回来的那茶叶,就象是驴吃的草,没少让别人在背后骂你,老实交待,在那茶叶上你捞了多少?"王小聪问。

 "我捞个狗屁!"大老刘狡辨道:"跟你说正事呢,你打啥岔?"

 "你没捞鬼才相信!"

 "没捞就是没捞。你听还是不想听?"

思敏在一旁拉一把小聪,笑道:"谁捞了谁没捞自己清楚。"

王小聪知道思敏是在说自己,桌子底下轻轻踢了思敏一脚,大老刘那里知道其中的奥秘,以为是思敏在说他,不满地说:"小思你也跟上小聪瞎起哄,你们不想听我就不讲了。"

 "没捞没捞,你没捞,行了吧?赶快讲,我的脖子都肘疼了!"思敏夸张地笑着说。

 "就是,赶快讲吧,急死人了!"王小聪也催促。

大老刘就把处长女儿收受电脑的事给两位泄了出来。

王小聪半天没吭声,最后,才失语道:"妈的,比起他来,那套破茶具算个鸟!"

 "什么茶具?"大老刘瞪着醉眼问。

王小聪反应过来:"噢,没,没什么,我胡说呢。"

思敏呆在一旁哧哧地只是个笑。

过了没两天,一个电话,大老刘就被请到了局纪委书记的办公室里,纪委书记一副严肃样儿,旁边还坐个另一个专门搞笔录,问他那次疗养时所见。大老刘哪见过这阵势,倒好象是自己贪污受了贿,还没等纪委书记发问,就先出了一身冷汗,腿肚子发软,没经一两个回合,大老刘就竹筒里倒豆子,原原本本地全"交待"了,出了门,抹了一把脑门上的汗粒,才明白过来,"妈个X,我紧张那门子,该紧张的应该是处长他!"

回到办公室,就慌称上厕所,使个眼色叫小聪跟自己出来。在厕所里,大老刘就埋怨王小聪:"你也忒积极、太快了点!肚子里就盛不住点事,吃上的可能还没屙光呢,就反映了上去,你这不是往里边装我呢?"

 "咋 了?"小聪摆出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一边撒尿一边问:"我可没惹着你,给我发的啥火?"

 "刚才纪委找我去了,你还说没惹着我!你告之前倒是给我通个气呀,搞得我很被动。"

王小聪狡诘地一笑,"话是两个人听的,你咋就一口认定是我告的?"

 "不是你是谁?小思整天都心思用在她那考研上,还屑于管这些屁事!"

王小聪不以为然地,"那你就错了,你了解她还是我了解她?真人不露象,露象不真人,亏你还是位老大哥,看问题就这么主观,怪事就往往发生在你意想不到的环节上。"

一句话说得大老刘也怀疑开自己的推测来,半天,才犹豫道:"现在这当官受贿的,都是官官相护,你能把人家搬到吗?犯事后,攻守同盟订得兮不好!刚开始听起来都查得挺蝎虎,可有几个是到最后落实了的?还不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到最后不了了之,该干啥干啥 。真正被绳之以法的有几个!隔壁局的那个张局长,前年双规那段日子,传出抄家抄出的金佛爷就有半筐,美元在床底下码半尺高,比单位保险柜里放着的职工工资款还多,高档烟酒拉了有半汽车,人参、鹿茸都发了霉,听上去该枪毙几回的罪了。过后咋样?美元是国外儿子女儿汇来的,金佛是替亲戚朋友保管的,高档烟酒是平时单位给领导搞接待用省下的,至于人参、鹿茸的,谁还没个礼尚往来的应酬?几个月下来,该干啥干啥,照旧回机关当他的局长。大家都知道是咋回事,查案子的人就那么定了,你有啥招?还不是气个干瞪眼!吃亏倒霉的还不是那些揭发者,以后等着挨收拾。好多事情就是这样,听有所闻,查无实据。你以为上边查个案子就象你王小聪每次玩个小手段,搞个恶作剧那么简单?那是小孩子过家家呢,上不了台面!"

一番话惊得王小聪半天愣在那里开不了口,心里对大老刘有了新的认识,以前总觉得大老刘有点愚,没想到竟然有着如此深的城府。以前王小聪每每被自己在机关里的"得意之作"自我欣赏陶粹到了得意忘形的底步,没想到,这一切在大老刘眼睛里只不过是小儿科,自尊心受到极大的挑战,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尿撒完了半天,都忘了提裤子。

大老刘见王小聪的窘样儿,心里得到些平衡与满足,又觉得自己言重了,一边系着裤腰带,一边安慰王小聪:"我也是一时有点来气,言重了,你别往心里去。不过,以后在机关里说话干事可得慎重点,不能由着性子想咋 就咋,聪明反被聪明误啊。"此句话的潜台词是:在机关里混,比起我来,你还嫩点,好好跟我学着点!

俩人从厕所出来,各自都有了认识上的提高,王小聪真诚地道:"一泡尿,跟你学了不少,读了十年书的感觉。"

大老刘谦逊道:"哪里哪里,说归说,你身上,也有许多我要学的东西,彼此彼此。"倒忘了叫王小聪上厕所的主要目的是什么,回到办公室细一想,才觉得赔钱赚了个吆喝,本来是冲王小聪兴师问罪去的,怎么就让这小子给滑脱了!

……

 

 

八十六

 

点击上方“李江小说连载”,可看全部过往篇章。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