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精雕细琢出精品 舞动真情耀京津 ——大型舞剧《泥人的事》观后感

舞蹈中国2019-06-26 21:02:11

舞蹈类最具人气微信平台!

舞蹈中国
微信号:dancecn

读者可在本文最右下方进行评论!


精雕细琢出精品 舞动真情耀京津
——大型舞剧《泥人的事》观后感


由天津歌舞剧院推出的原创舞剧《泥人的事》,经过导演邓林的精雕细琢之后,于近日分别在京、津两地再次与观众见面。修改后的全剧内容紧凑、情感饱满、舞美精良,俨然已成为天津歌舞剧院打造的精品剧目。

作为一部独具天津韵味的原创舞剧,《泥人的事》以舞蹈为表现手段讲述了近代天津的民间故事,并巧妙地取材天津泥人技艺,使极具戏剧冲突的故事情节彰显出“历经磨难,方成英才”的人生哲理。诚然,通过小人物可以反映大历史,用小家庭的悲欢离合可以更好地折射出近代天津的坎坷命运,具有很高的故事性和观赏性。


创作手法:“简约”而不“简单”

“蒙太奇”是电影经常使用的创作手法,是通过将场面、段落进行分切与组接,对素材进行选择和取舍,以使表现内容主次分明,达到高度的概括和集中。可以说,“蒙太奇”的叙事手法是《泥人的事》的一大亮点,在整个作品中,编导邓林并没有使用场次变换来叙事,避免了场次变换所需要不同道具所带来的浪费与困扰。编导巧妙地运用“蒙太奇”手法,充分让舞蹈来叙事,舞和剧相交融,并以简约的舞美参与舞剧的叙事。在小五和秀儿失散后被齐大叔妇女收留的舞段中,并没有采用大量的布景道具来渲染,而是别出心裁地以垂花门作为齐家的建筑风格,采取“道具转动、人不动”的方式,更加简约地再现出齐家大院室内室外的这样一种环境变化,使作品需要展现的情节在时间和空间上得以延伸,让布景参与叙事,实现了屋里、屋外两个空间的自由转换。整个段落的设计,“简约”而不“简单”。编导的创作手法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引导和规范观众的情绪和心理,激发他们的联想,启迪观众思考。

舞剧是由舞蹈来结构故事,即需要舞蹈来叙事和抒情,而用什么样的舞蹈来叙事和抒情,是检验编导编舞技法和演员表演水平的试金石。剧中丁老板展现书法的独舞,身怀绝技又身轻如燕,行云流水的动作风格将古典舞的“身韵”体现地淋漓尽致,独舞的最终落在“人丁兴旺”这四个字,意味深长却又关联着丁太太心生苦计让丈夫同秀儿圆房的无奈。

整部剧中,贯穿始终的小五和秀儿的情感线索是一条主线,编导通过对几段双人舞的勾勒,描绘出他们在一起时的魂牵梦绕,他们重聚时的悲喜交加,他们阴阳相隔时的无奈绝决。在动作的编排上,为了更好地表现他们的亲密无间,他们之间运用了大量的托举和缠绕,处处体现了爱情的幸福和甜蜜;而在刻画他们离别的场景时,又运用了大量的腾、跳、翻、转等幅度较大的动作,动作风格上激烈迅猛,音乐上大量使用交响乐,铿锵有力地衬托他们的悲伤和痛苦。

在丁老板、丁夫人与秀儿的三人舞中,演员富有张力的表演映衬出三个人不同的内心世界,这种内在世界的情感变化也将人物的性格和命运剥离出来——丁老板养尊处优又沉浸在做父亲的喜悦之中,丁太太煞费苦心只为丁家人丁兴旺,秀儿委屈无奈又无法摆脱现实的残酷。在动作的编排上,采用了三人舞穿插流动的手法,同时将环境与布景巧妙地运用起来,可移动的沙发、桌椅、楼梯,抑或是两两之间的身体碰撞和纠缠,都很好地将人物的性格和内心世界揭示出来。


创作思路:“小人物”的爱恨情仇,阐释戏剧的矛盾冲突

本剧的编剧江东是我在中国艺术研究院读研时对我学术研究颇有帮助的一位恩师。在他创作本剧的过程中,我有幸和他谈起他的创作思路。他想写的是一部“故事讲得通,观众看得懂”的舞剧。创作之初,为了更好地创作出引人入胜的故事情节,他曾多次到天津采风,在切身感受到天津文化的同时,他也正抓住了故事的魂。在这部舞剧的创作中,他抓住了“天津韵味”、“民国风情”、“泥人文化”这几个点,并试图通过“小人物”的命运,来展现小五、秀儿、丁老板、丁太太、齐大叔、齐杨柳这几个中心人物的种种际遇,以及与其相关的爱恨情仇。中国舞协名誉主席、著名舞蹈家白淑湘认为:“该舞剧主要围绕‘情’来展开,因此‘情’充满在剧中的每一个舞段和舞台的每个角落。”编剧正是用最质朴的情感纠葛,来阐释戏剧的矛盾冲突。剧中虽无善恶黑白,却有小五和秀儿至死不渝的忠爱,齐杨柳对小五不求回报的痴爱,丁夫人对丁老板的迂爱,齐先生对小五的厚爱,秀儿对孩子的母爱,在舞蹈的表现上,魂牵梦绕、荡气回肠。

值得一提的是,剧中的人物名称也都是编剧有意而为之,如“小五”的由来,是他认为民国时期大多人丁兴旺,故取“小五”;丁老板的姓氏也跟剧中的“人丁兴旺”主题相匹配;齐大叔的姓氏也正取材于“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人生哲理。编剧通过不同家庭的悲欢离合和爱恨情仇,来复现那个时期不同阶层人民所具有的文化色彩,并通过故事的跌宕起伏传达出本剧的主题立意来。在剧中,编剧特别明确地是要避免简单的人性“二元说”的模式,而是从具体的情境中,让人物的情感世界丰满起来。

对于一部舞剧来说,鲜明的人物性格,激烈的矛盾冲突,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都是不可或缺的。整部作品虽没有场次变化,但“舞”和“剧”的节奏把控又显得收放自如、张弛有度,不同形式的舞蹈可找到不同的支点,而支点本身故事性又很强。和谐均衡的双人舞、极具矛盾冲突的三人舞、合力发散的群舞,使整部剧的段落设计与故事推进水到渠成,巧妙地做到无缝连接,让观众目不暇接地观看了一部爽心悦目的好剧。

批评是艺术评论特有的品格,真正的评论就是要直言不讳。编导独具匠心地将“皇会”融入剧中,使观众观赏到了一部具有浓郁天津色彩的特色舞剧,令其耳目一新。但是,在我看来,“皇会”的杂耍表演过于冗长且有喧宾夺主之嫌,为人物和剧情之间的关系服务不多。另外,剧中主题还可进一步挖掘深化,在强调人性的同时,还应强化悲剧的社会性,悲剧的偶然性超过了必然性,矛盾冲突在最后过于激烈夸大。

瑕不掩瑜!作为一部讲述天津人自己的事儿、演绎独具天津韵味的原创舞剧,极为巧妙地将动人的故事融入其中,情感传达细腻准确,编演功力精湛。难能可贵的是,去年五一期间,《泥人的事》就作为“2014国家大剧院夏季演出季”登陆过国家大剧院,并受到专家和观众的一致好评,同年11月,该剧又晋京参加“第六届戏剧奥林匹克”的演出活动,同时入选“国家艺术基金2014年度资助项目”。

天津歌舞剧院,打造出了一部经得起时间和人民考验的精品剧目,可喜可贺!


文/ 张 巍 天津市艺术研究所

图/ @阿瑞摄影



舞蹈类最具人气的微信公众平台

每天为大家带来最新的舞蹈资讯

您的分享就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

【微信】dancecn 或搜索“舞蹈中国”

【微博】@舞蹈中国网(新浪及腾讯)

【官网】www.dance-china.com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查看更多
↓↓↓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