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张林 || 难忘写春联

I北国风2018-07-11 14:23:18

中国风北国风民族风

【注】北国那风公众平台将整体搬迁至本公号:I北国风,敬请搜索关注:hljrbbgf

BEIGUOFENG 

难忘写春联

□张林

写春联。作者/翟文秀
BEIGUOFENG 


我认为,贴上春联,年才真正生动起来,才会眉目清朗地出现在大伙面前,沧桑一冬的农家小院,也才会春色满院关不住,笑脸迎春年味浓。那饱蘸墨迹用来写春联的毛笔,就该是年的“点睛之笔”吧!

小学二年级开始,我就和家住一个屯子里的叔伯二哥张富学习写毛笔字,并在过年时为乡亲们写春联。我与他不同点大概就是握笔的姿势。张富二哥握笔姿势是握钢笔的样子,我不是,我是正宗的握笔姿势,即:大拇指与食指、中指共同夹笔,再用无名指从手心的方向向外顶住笔杆。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前期,春联极具宣传鼓动性,大伙把春联都叫标语,倒也对,春联的词大都是响亮的口号,“毛泽东思想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之类居多。

那时,见不到当下铺天盖地的报纸杂志,没什么新鲜词,标语内容大都来自于屯子里识几个字的老先生,临时凑出的几乎没啥变化的拜年嗑。因而,其实只要会写字,有笔墨在,都能“划拉”几幅春联。

乡亲们,更多的时候,连写春联的大红纸都不裁剪,往大炕上一扔就去打扑克或是去看纸牌了,留给我的就不只是“龙飞凤舞”写春联,还有就是写之前抄起刀片子把纸均匀地裁成条幅。这工作量对一个孩子来说,真的是不小啊!

那时,一个屯子虽然只有三四十户,但也够我忙乎的了。一般在小年后直至大年三十那天,我都闲不着。小孩子没私心,自家的对联,从来都是留到最后写。每写完一家,来取时,都会扔下一句“谢谢小二!”,甚至有的也会毫不吝啬地来一句“小二春联写得好!”我会喜不自胜。

婚后二十年间,定居异乡,母亲在世时,都会在春节前,早早地给我捎口信,让我早些回去,住上几天,说乡亲们总在问她,小二啥时回来,回来好写写春联。每到年底,我也都会回母亲家住上几天,为看着我长大的父老乡亲恭恭敬敬地写春联,以表达我这个还算争气的后生对生我养我的乡亲们和对这世代赖以生存的土地的无限感激和敬意!而我所有的祝福,都是自己心底发出的最诚挚最虔诚的声音。因为我已经有能力自己编写春联了,虽然没有严格的韵律,但那语句、那情感,都属于我,也属于我可爱的父老乡亲!

如今,春联都是印刷品了,手写春联的年代,已经成为过去。只有我,还在怀念为乡亲们写春联那一个个火红日子,还在回味着从前写春联时的无限快乐啊!

在岁月的长河里,在我记忆深处,纵情打捞这闪光的珠贝,自我陶醉,忘了归路。


【发表于《黑龙江日报》2018年2月9日7版】


【小公告】

敬告《黑龙江日报》之《北国风》版新老作者,该公众号系《北国风》版专属公众号,目前只刊发报纸见报后的稿子。投稿时请将作者的详细地址,联系人,电话,邮编,在稿件后面备注清楚。欢迎投稿,欢迎添加本版编辑微信。

★投稿邮箱:hljrbbsc@163.com

★编辑微信:jizhebyt

★黑龙江日报专副刊中心出品

★编辑:毕诗春   责编:晁元元

【注】本平台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异议,请联系编辑。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欢迎扫码关注《I北国风》微信:hljrbbgf】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