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历史铭记:对越作战“最后的烈士”!

军旅歌曲精选2020-07-31 14:36:42

提示:上方"军旅歌曲精选"免费订阅

1991年的4月,原本是个很平常的月份,但是我军却牺牲了两名年轻的少校军官:一名是赴滇侦察作战出生入死的英雄董玉香少校,另一名就是我军连以上单位活动室悬挂的八大英模之一的苏宁少校。

董玉香牺牲于4月7日,年仅28岁。苏宁于4月21日在指挥手榴弹实弹投掷训练时为抢救战友英勇牺牲,年仅38岁。苏宁是一位在我国改革开放年代献身国防现代化的英雄,他的故事被拍成电影《炮兵少校》,大家耳熟能详。

而董玉香却是一位无名英雄。我曾与董玉香同在原石家庄陆军学校学习,但在此之前并不知晓他的名字。由此可见,知道他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我们收集整理了董玉香烈士的日记、照片和战友回忆等,这位昔日荣立一等战功师兄的英雄事迹让我们感动不已。

1987年5月16日董玉香在云南罗家坪大山

今天,谨以此文向为国捐躯的战友表示深切的怀念和崇高的敬意!让为保卫新中国而奋勇献身的英雄永远镌刻在历史的丰碑上。

一、英雄简介

1987年8月10日,在敌1791高地捕俘战斗(118战斗)胜利押俘回撤途中,不幸触雷,身负重伤,双腿高位截肢。因脑神经严重受损,他从此静静的躺在北京卫戍区医院外科的病床上。

董玉香历任战士、学员、排长、副连长、正营职侦察参谋,先后荣立三等功、二等功、一等功各一次,连队被成都军区授予“英雄侦察连”荣誉称号。1988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实行新的军衔制时,他是我军最年轻的侦察兵少校,授衔时他不满26周岁。而此时的他已失意许久,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从侦察连副连长直接晋升为正营职侦察参谋。尽管经过部队医院三年多的精心救治,英雄董玉香还是于1991年4月7日无声地走了。

他是我军因对越作战牺牲的最后一名烈士!

二、成长经历

董玉香1962年11月出生于水浒故地——山东梁山县小路口镇南董村,抗战时期,曾思玉将军路过该村时与日军遭遇,爷爷奶奶冒着生命危险,成功掩护单枪匹马的曾思玉将军顺利脱险。1939年,陈光、罗荣桓、杨勇等将领率115师在鲁西开辟抗日根据地,曾在附近抗击日伪军,并在梁山打了一个漂亮的歼灭战,创造了全歼日军一个大队的模范战例。1947年6月30日,刘邓大军从南董村西北5公里处——黄河蔡楼渡口,一举突破黄河天险,千里挺进大别山,揭开了人民解放军进入战略反攻的序幕。解放前农村都很穷,爷爷奶奶和乡亲们都节衣缩食支援前线,董玉香从小就听爷爷奶奶讲这些革命故事,为自己播下了革命的种子,热爱武术的他立志长大后成为一名革命军人。

1980年董玉香高中毕业,刚好到了当兵的年龄,也终于盼到了征兵的季节,他和同村伙伴们高高兴兴的报了名。18岁的他1米78的个头,又是同龄应征青年中为数不多的高中毕业生,所以顺利通过了层层选拔,在11月下旬光荣的接到了入伍通知书。新兵入伍集结地是梁山县委党校,征集他们的是有着辉煌历史的北京卫戍区某师,这个师这次在著名的水泊梁山挑选了108名有志青年,寓意为《水浒传》里的一百单八将。从没出过远门的董玉香和其他新战士一样,满怀着对部队的渴望和憧憬踏上了北去的列车。

在军校期间,他如鱼得水,一方面认真钻研军事技术,另一方面还把节假日等一切能利用的时间都挤出来,到学校图书馆翻阅了大量的军事书籍。从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到《孙子兵法》《三十六计》等等,而且写下了厚厚一摞读书笔记。董玉香常说:“作为一名军事指挥员,既要有勇,敢于往前冲;又要有智,学会带兵打仗”。

石家庄陆军学校首届侦察队毕业照,二排左三为董玉香

在济南参加全军侦察兵武术集训时,总教练范应莲在指导董玉香练习拳术

三、英雄壮举

1986年8月中旬,刚刚担任师直侦察连副连长的董玉香和战友们接到了赴老山前线作战的命令,他悄悄的找亲友把刚刚来队探望他的母亲送回了山东老家,对母亲隐瞒了自己要出征的消息。随后就与连长冷杰松一道,把部队拉到了河北滦平的24集团军某部,开展为期一个月的临战训练。根据军委命令,连队被编为第十一侦察大队特侦三连。出征的前一天,北京军区杨白冰政委来驻地看望大家,勉励大队全体官兵英勇作战,为北京军区争光,战友歌舞团为大家带来了精彩的节目。

出征前在河北滦平董玉香(左)与连长(右)冷杰松在一起

出征是在9月18日下午,农历的中秋佳节,在河北滦平县的金沟屯火车站,董玉香和战友们乘着闷罐车向祖国的南疆开进。当晚各车厢召开了中秋节晚会,《再见吧,妈妈》《十五的月亮》等嘹亮的军歌划破恬静的夜空......

1986年11月12日于前线1627.4高地训练中拍摄,左为董玉香,右为四排长郑刚

在这种情况下,部分同志出现了一些担心,董玉香同志一面配合其他连队干部作好思想工作,稳定部队情绪。另一方面,他主动要求带着一个排前出至118哨所,执行观察和抵近侦察任务。118哨所处在敌火力的直接威胁之下,距连队驻地20多公里,途中要翻3座大山,4条深沟,并有两段长达三公里的敌火力封锁区,部队吃粮用水全靠一点点往上背。但董玉香同志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既然打仗就不能怕这怕那”。

就这样,他和17名同志在上面一住就是48天。开始时白天观察,晚上设伏,后来干脆雨雾天也照样出动,有时当天不能返回,他便和战友们潜伏起来,第二天再向前推进。战士们怕他发生意外,劝他留在哨所上负责观察指挥就行了,他一听就来了火气:“谁的头也不是铁打的,我副连长的命咋就比别人值钱?咱们侦察兵,如果弄不到情报,就是耻辱!”后来他因休息少,加之整天在外面喝脏水、吃野果,手脚蜕皮,嘴上起了燎浆泡,一天十多次拉稀。战士们准备把他送回连队休息,而他却恳求说:“这周围13个敌人阵地,我还有2个没去过,等我把情况摸清了再说。”

有人说:董副连长走遍了连队当面的山山岭岭,对敌情、地形比当地的民兵都熟。这话一点都不过份,从来到战区到他负伤前的11个月,他先后出入敌境41次。敌人阵地上哪里有暗堡,哪里雷障多,哪条河水多深,哨兵几点换岗,他都知道。

“114战斗”中,他担任破障组长,在带领工兵开辟通路时发现了敌人一个较大雷区,仅不到100米内就排除各种地雷14枚。正当战友们感到高兴的时候,他却让大家停下来,然后根据地形选择了一条迂回路线。当时一些同志感到不解,他向大家解释说:这个地方再往前走是一个斜坡,距敌人阵地不远,而且面向我方,敌人肯定还会在上面大量布雷,不如右边那个陡崖,那里的敌人松懈麻痹,再说这个地方比较暴露,一旦战斗打响,那么多人都从这一条路上通过,目标太大,而且一旦偏离通路,很可能造成雷伤。大家听后,都感到副连长的话十分在理,战士们给他送了个雅号,称他为“出入狼窝的好猎手”。

1987年3月6日在“116”伏击捕俘战斗中,董玉香与金德胜在一起掩护部队后撤

“116”战斗捕获的越军俘虏

“118”战斗捕获的越军俘虏

这种情况下,董玉香却站了出来,并提出由他担任侦察组长,摸上去弄个明白。后经两天两夜的努力,他们绕开雷区,攀悬崖、走绝壁,用绳索结成软梯,一点一点往上爬,最后终于在3月20日带领7名同志登上了敌人的阵地,第一个掌握了越军收缩兵力后撤的情况。并对阵地房屋、工事等拍下了30多张照片,这一情况上报后,立即引起了上级领导的重视,云南前指和总参谋部给予高度评价,总参谋部在表扬电中指出:你部三连及时查明并上报了小老虎山地域,敌一线据点收缩情况,为总部在战略分析上,掌握越外交和军事动向提供了重要依据。总部在“军情通报”上作了反映,供军委首长参阅,为此,前指给连队颁发了情报成果一等奖。

1987年5月6日,成都军区副司令员马秉臣检阅侦察大队,领队(左)董玉香,(右)一排长杨登岩

1987年5月16日在罗家坪大山看地形。从左至右:司机刘志革、副指导员孟建军、连长冷杰松、侦察大队朱参谋、副连长董玉香

董玉香在罗家坪大山118哨所观察敌情

后来,在连队研究捕俘组长人选时,先后两次召开了支委会,别看他平时话不多,每到这个时候却撕破脸皮谁也不让,支委们还没坐下,他就抢先发言,一下子陈述了四条理由:1.论军事技术,我不但专科毕业,而且跟海灯法师学过绝招,在连队数一数二;2.我兄弟两个,没有了我,我们董家也有人接续香火;3.我光棍一条,无牵无挂,即使光荣了,也不会给“那一位”带来痛苦;4.我是副连长,说白了就是“敢死队长”,有个万一,连队工作也不会受影响。当然,其他干部也不示弱,最后是在1987年8月7日下午的第二次支委会上,只好把他定为捕俘组副组长,这一天他写下了最后一页战地日记!

董玉香最后一页战地日记

8月9凌晨3时,他和连长冷杰松带领捕俘组成员冒着滂沱大雨出发了。在向伏击位置运动途中,他一直和两名工兵并排走在前面,为了避开敌人的雷区,他把开始时的渗透路线选在一个约三、四公里的密林中。而后从战士手中夺过砍刀,左挥右砍,硬是在抬头不见天,低头不见地,长满大树、茅草和灌木缠绕得密不透风的地方闯出一条通道。

在快要接近敌人阵地时,他又一把拉过前边的战士:“这地方地雷多,我来开辟通路,再说我个子大,在前面走,只要我踩不响地雷,你们就只管放心”。尔后带着部队冒着暴雨顺着冲沟的沟底一步一步往前摸,并先后排出了27枚地雷,经过26小时的艰苦努力,于8月10凌晨5时终于把部队带到了预定捕俘位置。

但是,这里只有几蔟茅草,很不利于我侦察兵潜伏,有人提出能否改变一下伏击位置。为此,他向连长冷杰松示意让部队停下来原地休息。然后两个人一前一后,互相掩护,沿着小路向敌6号阵地摸去,边前进边向周围地形进行认真勘察,进到一个小路岔口,俩人一致认为在这里抓俘要比其它位置机会多。

于是,他俩把捕俘组的另外9名同志一个一个隐蔽好,最后他俩人才在靠近路口的两蔟比较孤立的草丛中潜伏下来。就这样,他们一动不动地坚持到中午12时,两名越军才从阵地上哼着小曲走下来,12时10分,当两名越军刚刚进入我伏击圈时,连长冷杰松一声“上”的口令还没有落地,副连长董玉香便第一个跃了起来,猛然一个由后抱膝,其中一个敌人便象狗吃屎一样摔在地上,还没有来得及哼上一声,一团棉花纱布早塞进了嘴里,接着就是上铐搜身,缴下了腰间的两枚手雷,整个动作,前后只有不到20秒。

与此同时,其余同志也将另一名敌人俘获,拖下了阵地。就这样,他们未放一枪一弹,在形同虎口,相距仅三百余米的敌两个阵地之间,一次俘获敌正规军上等兵二人,缴获越攻-43型手雷4枚。而且敌人毫无察觉,取得了战区雨季作战首战告捷。

这次战斗,在我捕俘组胜利押俘回撤途中,因道路艰难,一会上坡,一会下坡,捕俘组的同志已经十多个小时没吃东西,加之两名俘虏个子比较大,两个家伙为了拖延时间,一会儿装死,一会儿挣扎。在捕俘组撤至一个高地时,刚要下坡,由于青苔密布,雨后路滑,副连长董玉香同另一名抬俘的金德胜同志一起滑倒,就在这个时候,他却不幸踩响了地雷,右脚当即炸飞,左腿膝盖处炸得只连着一条筋。然而,他忍着巨痛睁开眼睛后便问:其他同志受伤没有?把我的武器带上,敌人有什么动静?尔后又恳求正在为他止血、包扎的连长冷杰松和其他同志说:“你们先走,把冲锋枪、手榴弹留下,我来掩护,别为了我,再让同志们吃亏!”

押解俘虏

后来当捕俘组撤至一处较陡的山坡前时,董玉香看到捕俘组的同志体力不支,行进非常困难,抬他的几个同志都有多处擦伤,前边的同志在山坡上爬着走,中间在地上跪着走,后边的同志用手举着担架走。而且又要押俘,便又一次恳求连长冷杰松,断断续续地说:“这样——容易——暴露目标——撤离——太慢——快——快把我——放下——你们先走,把手榴弹——给我——敌人——上来——我与他们——拼!”战友们当然不会把他放下,后来,他痛的实在坚持不住,牙齿咬得咯咯响,嘴唇被咬破浑身颤抖,最后他把衣服咬在嘴里,扣子都被咬碎了,直到昏迷过去。为了战友们的安全,他始终忍着剧痛没哼一声!

董玉香无论在战斗中还是在平时,总是以他人为重,在1987年3月6日的“116”战斗打响后,敌人以密集的火力打在他潜伏位置的附近,其中一发子弹离他只有20公分,为了战友的安全,他把三名战士推到身后一块岩石后面,而自己却一动不动地坚持。

当捕俘组押着一名俘虏胜利回撤时,他又冒着乱飞的子弹,从六班副班长任石平手中要过两个装满子弹的弹匣,让别人先走,他和金德胜同志担任掩护。并用电台呼唤指挥组炮火支援,后方以猛烈的火力压制了敌人的追击,掩护了部队安全后撤。在随后的撤退途中,他又一把“抢”过机枪手李明春负重的子弹,自己背在身上,金德胜一直要求留在最后作掩护,都被董玉香拒绝了。在罗家坪大山“118”哨所上执行观察任务的40多天里,有时一连几天物资送不上去,他不但把自己每天仅有的一缸子水、一块压缩干粮让给战士,还经常替战士放哨值勤,战士每次下山打水,他都亲自担任警戒,直到战士回来。战士们感动地说:副连长待我们比亲哥还亲!


四、永远的怀念

董玉香负伤和牺牲后,他淳朴的父亲母亲没有向部队提出任何要求,师首长多次问他们有什么困难和要求没有,两位善良的老人总说没有。在部队领导的关心下,1989年春天,英雄的妹妹入伍来到了部队。连长冷杰松同志战后被中央军委授予“侦察英雄”荣誉称号,近三十年来他一直关心着两位老人,把董玉香的妹妹当作自己的亲妹妹,为英雄的亲人解决了很多困难。

董玉香与连长冷杰松(右)在罗家坪大山合影

冷杰松,山东海阳人,1961年生,1979年入伍,1982年入党,少将军衔。历任警卫三师班长、排长、连长、营长、副团长、团长、师参谋长等职。1986年9月董玉香率侦察连赴老山前线,因出色完成任务,1987年12月,被中央军委授予"侦察英雄"称号。现任内蒙古军区司令员。

侦察大队庆功祝捷大会


2011年4月2日,在时任65集团军副军长冷杰松和原部队领导的关心帮助下,存放在梁山县烈士陵园骨灰堂20年的董玉香烈士骨灰,终于入土为安。县里主要领导和部队的战友们200多人参加了安葬仪式,虽然4月的鲁西已经春暖花开,但是那天上午雪雨交加,天地为之动容!

2011年4月2日,梁山县主要领导和战友们参加董玉香烈士安葬仪式

2014年10月3日,战友们看望董玉香烈士的父母。从左到右:尹伦月、吴宗杰、董玉香烈士的父亲、任石平、房立秋、董玉香烈士的弟弟

2016年4月2号下午,战友看望董玉香烈士的父母。从左到右:赵春明、吴宗杰、董玉香烈士的母亲、董玉香烈士的父亲、董玉香烈士妹妹董玉芝

2016年4月3日,董玉香烈士妹妹和战友回梁山扫墓。左起:山西洪洞战友赵春明、董玉香烈士妹妹董玉芝、河北肃宁战友吴宗杰,梁山战友房立秋

2017年3月31日,河南战友刘艺恩、王启明烈士的亲人王磊等人赴梁山为董玉香烈士扫墓。

参战战友房立秋(左),刘艺恩(右)祭奠烈士。刘艺恩是河南镇平县委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原是侦察连六班战士

永远怀念董玉香烈士!


【 感 言 】

董玉香是对越自卫反击战最后的烈士,但不是中国军人最后的牺牲。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九十周年的光辉历史中,有无数像董玉香这样的优秀军人,为中国革命的解放和建设事业默默奉献,英勇捐躯。他们是祖国人民优秀的儿子,是共和国忠诚的战士。他们豪气英武,铮铮铁骨,面对危险冲锋在先,用鲜血写就了一个军人对祖国的赤胆忠心,年轻的生命在青春战火中永恒! 

战争是残酷的,当年一同奔赴疆场,硝烟散去,有人鲜花簇拥走进凯旋门,有人马革裹尸走进纪念堂;有的将星闪耀跃马扬鞭,有的为传承精神、捍卫荣誉奔走呐喊。而更多的则消失在茫茫人海云烟,甚至要面对下岗失业、伤病困残……

今天,我们在享受和平阳光的同时,不要忘记那些为国献身的英烈,不要忘记那许许多多铺垫辉煌的无名英雄。没有千千万万个热血儿女的康慨牺牲和默默奉献,哪有今天的幸福和平安。对待尽忠者的态度,体现着民族对灵魂的尊重,检验着社会的良心和德性底线。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