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杨明辉:捧一把黄土,敬奉你,我的老主席

随风而逝20142019-04-26 14:21:56

捧一把黄土,敬奉你,我的老主席

杨明辉

离开工作过的单位(农十师187团)有好多年了,即便是路过也像蜻蜓点水般一晃而过,连队建设日新月异变化很大,同样连队的人我却是越来越陌生了,偶然遇到一位原来的同事,握手言欢,嘘寒问暖,同事顺便问了一句:“老主席去世好几年了,你知道吗?”我一时竟惊呆了。

    

回到家里,独坐书桌,许久不抽烟的我竟然颤抖着地点上了一根烟,狠狠的吸了一口,一股浓烟缠绕着杯子上的水汽升腾着,交织着,在那烟雾中,好像又看到了多年未见的工会主席,我不禁凄然泪下。

    

老主席张西良,和我的父亲是战友,是1966年兰州军区复员,响应国家号召,来到新疆兵团农十师187团屯垦戍边,成为了军垦第一代人。


在我的记忆里,老主席从来都是一身整洁干净的绿色军装,一顶黄军帽,一口正宗八百里秦川口音,个儿不高,体态微胖,爱人是上海支边青年,在八十年代随着回城风,带着两个女儿回了上海。留下老主席一个人在新疆生活工作很是不容易,本来就没有多少的积蓄和收入,又全部花费在回老家探望家人的路上。


在新疆人口中的老家这个词,现在不知道有着怎样的理解了。我们都是一样,处在一个非常矛盾的状态中,从小父母就害怕我们会忘记老家一样,不停的叮咛,你的老家是陕西安康人啊,那才是你的老家。


可是回到父母亲所谓的老家故乡时,父母和我们一样,都早早的被故乡人当作外人了,就像在我们的孩子概念里,老家只是一个填写表格时籍贯的那一项里,熟悉却陌生的文字印记而已。


主席还有几年就退休了,陕西老家还有一个老母亲,身体不好,老妈妈的眼睛快看不见了,需要人照顾,他很想快点回老家,孝敬老人,每年回陕西和老人团聚得时候,老人都非常的高兴,不停的唠叨:“娃呀,明年你可要回来啊,你要是再晚些回来,我就没有了啊。可是老主席知道,假期里就那么点时间,还要到上海看望聚少离多的妻女。每次该走时,主席都不敢说走,可又不得不走的时候,老母亲颤巍巍抹着眼泪送到村口,


“早些回来噢,娃”,老主席不敢回头看,硬着头皮头也不回地走了,每次说到这些的时候,主席的眼光都像是望向很远很远的地方。主席人特别爱干净,屋里屋外院落里打扫得干干净净。我就住在老主席的院子里。老主席把自己的生活安排的井井有条,院子旁种了一片不大的菜园,堆起了一大堆烧火的木材,养了不少农家的小鸡。

    

主席工作踏实,勤劳肯干,人又老实,是个共产党员,又是复转军人,到新疆兵团工作没多久就提拔成了干部,还当了连队的机务副连长。可能是文化低,连队改革,主席被精简下来了,老主席二话不说,没有一句怨言,50多岁的人了啊,又当了职工,之后被选为工会主席,我和他在一个单位工作时候,他已经当了几年的工会主席了。


那时候我刚刚到新单位,人又年轻,干工作虽有激情,但还缺少章法,常常是眉毛胡子一把抓,幸亏遇到了在群众中威信高、又有工作经验的老主席,他没少出主意想办法帮助我工作,不然在工作上还不知道要出多少洋相呢。

    

九十年代末吧,单位遭受几十年不遇的大雪灾,把通往外界的路都封死了,我们是一个以牧为主的单位,几十个畜牧户星星点点的分布在方圆几十公里的戈壁滩上,还有两个20多户人家的连队,标准的点多,线长,面广。


那时候通讯条件差手机还没有现在这么普及,几十个畜牧户和两个连队,那些天大家的生活情况和抗灾保畜工作,我们都一无所知。主席就动员我,安排干部走路到畜牧户家,了解情况。


看到我犹豫着:“杨子,你难走,职工就更难走呀,你都走不动了,职工怎么能干得动?”于是两台大马力的拖拉机推雪压路,我们干部们深入畜牧户家帮助抗灾保畜,现在我都能记得老主席带着我深一脚浅一脚地雪上走了五个多小时,推开职工家大门时职工惊喜的表情。就这样顺利地完成了抗灾保畜的工作。

    

那一年,阴雨连绵下了一个多星期,大部分的房子都开始漏雨了,很多的住房成了危房,老主席带着我下连队查受灾情况,我们不知道浑身湿透了几次,在雨中的烂泥中摔了几个跟头,一趟趟去住着危房畜牧户的家里。那些年每一次工作的急难险重,每一次天气的暴雨风雪,老主席都会和我们风雨兼程同舟共济。可是,我们又能帮主席多少呢。

    

我没见过,老主席家的上海阿姨和两个小妹妹,我不知道,洋气语速快难懂的上海话和土的掉渣的陕西话在一起是怎么样交流,不过我知道,阿姨有很多的不容易。


几十岁的人,带着两个孩子,回到相对熟悉又陌生的上海,重新开始拼搏,老主席微薄的工资收入也不能为家里做多大的支撑......但是我知道每次老主席回来,那快乐的心情要持续很长时间,家里的录音机在连队里响彻了很久,又是送来各种小吃,又是给大家显摆着家里合影留念。


本来就干净的老主席一回来就把一个多月没打扫得院落,认真的打扫一番,人也精神了好多,一般这时候我就会知趣的做好下手,不多说一句话,毕竟是人家多漂亮的院子,被我弄的已经惨不忍睹了。


勤劳的老主席经常把柴木据成一节一节的,然后整齐的码放在炉子旁边,刚从上海回来的老主席情绪高涨,简直是太勤快了,堆放的木条比平常多了好多,也离火炉近了好多,这一天老主席收拾干净,关好门窗,请假去了北屯。


我家是老主席隔墙的邻居,一会儿却有人冲进办公室,喊到“你家着火了!”我一看,我家浓烟滚滚,烟雾缭绕,大家一阵就搬空我所有的家当,那叫一个手脚麻利,身手敏捷啊。等搬完东西一看不对呀,怎么没有发现着火点呢?顺着浓烟,爬到老主席家的窗户上一看,‘哎呀,是他们家着火了’!主席家门窗紧闭,燃烧的烟雾,全都灌进了平时马虎,不爱关门窗的我的家中。幸亏发现的早,没有太大的损失,也没有影响到老主席那高涨的情绪。


那一年,团场开展牲畜和棚圈作价归户工作,遇到了不少阻力,老主席就帮着一家一家的做工作,经常是主席自己骑着自行车,一天到晚上在走家入户宣传团里优惠政策,很多人家都是我前脚走,后脚老主席又骑着自行车到了。有的时候还和其他干部一同骑着车奔波、忙碌着,一次次风里来雨里去,完成了一项又一项的工作,现在想起来心里都是热热的。

    

不过老主席人粗性子直比较急,说话喜欢带“话把子”。人家都是“他妈的”,他说“你妈的”,好几次没有人的时候,我就提醒他少带话把子,“你妈的”是骂人的话,他就笑着说“莫麻哒(没啥的),你放心。”老主席总觉得自己识字不多,文化少,各方面都有差距,当时应该多读书,我就经常安慰他,可以了,没有关系。不过文化低,确实让他吃了不少苦头。


有一次老主席骑自行车不小心摔了一跤,摔破了很多皮回来就贴了一块膏药,半天下来又痛又红又肿,疼痛难忍,赶紧让我看说明书,我一看不禁哈哈大笑,那是从辣椒中提炼的,一种对伤寒风湿有特效的膏药,严禁贴在有创伤部位。还有一次他去北屯办事,我让他顺便带几瓶番茄酱回来,而等他回来以后,他气恼地到办公室说,“满北屯哪有什么番茄酱,只有潘加酱。”一下子办公室笑喷了。    

  

入冬以后,老主席会带着我一家一家的检查火墙、炉子、草垛子等,去做好越冬安全工作,他就会像个老妈妈一样,到了一家总是唠叨着唠叨着,而我都会站在边上默默看着,笑而不答。到了几十个畜牧点上,老主席也是这样子的,边检查着,边唠叨着叮咛着,全然不顾人家的表情有多么无可奈何。


冬天天冷的时间很长,连队发电机揺起来很困难费力,好多人围在发电房却帮不了忙,老主席就着急得到处找我,那时候我毕竟年轻又喜欢运动,虽然个子不高,但身体素质却非常好,摇起了发动机来得心应手。有时候我下班晚了,或者到团里去开会,回来晚了,老主席还埋怨,“等了你好长时间了,快点吧。”现在回味起来还会不经意笑。

    

老主席一直想早点退休,回到上海的家里照顾妻子和孩子,回陕西老家在老妈妈的膝下行孝,为老人养老送终,可那时候又没政策可以提前退休,所以说,只要能继续在陕西和上海之间奔波。好好照顾家人,一直是老主席设想退休以后的故事。


后来我调离单位见面机会就很少了,都是在电话里嘘寒问暖,时间和距离,总会让问候显得客套。每当逢年过节时,总会发个信息,或者让能相见的人带个话问候一下,在知道他退休回到老家时,我还为他感到高兴,这下终于可以安度晚年了。最后一次得知他的近况,是给一家企业在看大门,谁知再一次听到他的消息,竟是阴阳两隔了。

    

记得老主席在单位的时候,单位几百户人家的婚丧嫁娶红白喜事基本都是他在张罗 ,谁家要有什么事,热心的张主席总是会早早的就赶去了,不由分说的担任起总管大任。谁家的老人走了,他从来都是不怕脏不怕累从不计较,帮人家忙前忙后,安排后事,不管逝去的老人老家是哪里人,主席都要按陕西老家的习俗进行安排,用一个布袋包一捧黄土放在棺木里,他从来没有给我解释过这是什么意思,我也从来没有去问过。


我不知道在繁华的上海都市,会不会有人为主席去张罗这些事情呢?主席,你为那么多人家的红白喜事婚丧嫁娶帮忙,送过那么多老人,让他们入土为安,可是当你走的时候,你会不会感觉到冷清呢,主席。让我捧一把这里的黄土,再次祭奠你吧,我的老主席。

    

像所有的军垦人一样,我们的父辈们一头担着兵团屯垦戍边的大业,一头有担着家庭温馨生活的艰辛,兢兢业业的工作,默默奋斗着,奉献着,自己忍受了多少不被人知的苦难,从不会诉说更不会抱怨。

    

他们就像这荒漠里常见的胡杨,沙枣,红柳,虽然不高大伟岸,引人注目,但却用生命的绿色,义无反顾的点缀着荒漠变成了绿洲。像永不腐朽的雕像,永远凝重而昂扬,沉默却又刚强!

187团干部职工在挖干渠,60年代

自我简介

我是杨明辉,男,60后,187团生人,军垦二代,自幼在团场连队长大,爱好文字和健身。现是188团机关一名工作人员。

扫描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戳?平台作者的原创文章都在这里(更新至2017年8月27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