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李林“押”题,明年你买吗?

七色岛2018-12-09 03:13:04


对不起,这次我不相信你了,教育部。

我们先假设李林是押题,而不是泄题。

检验统计事实:

1.众所周知,数学押题几乎不可能,数学不像政治具有较强的时代性,不会因为你开了十九大就要考什么内容;

2.在压题班三小时内押中十几个考点;

3.不仅押中众多考点,有几个冷门甚至超纲的考点都押中了;

4.不仅押中冷门考点,而且在压题班信誓旦旦信心满满地指出这些冷门和超纲考点“这个很可能会考”“大家一定要看”。请问哪来的自信让你在宝贵的最后冲刺阶段叫学生一定要看自己画的冷门或者超纲考点?

5.押题如此成功,为什么考完李林和其所在的教育机构不大肆宣扬他们押题有多神?要是换成蒋四金或者其他政治老师,押中那么多题绝对第一时间各种铺天盖地宣传,恨不得全国人民都知道。

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他人。但是这个假设检验的P值太小了,使我不得不显著地拒绝。

政治里有一句话,司法是维护社会公平的最后一道防线。我今年不考研,考研也不考数学,但我真的很生气,不是因为我多么正直,而是我不知道下一个遭遇这种事的是不是我。

我记得我高考前认为,从明天起,世界就是我的了。

对我这种无论家世才情智商外貌都平凡到不值一提的人来说。不会的。这个世界永远不会也不可能是我的。世界总是貌似公平却又不平认清这个可真让人沮丧。

这个世界留给穷人试错的机会太少,而试错的成本又太高。

考试之前大家都会希望老师来给划重点 是大家抱着共同的期待和惊喜所做的努力 这是押题。上升到泄题性质真的就变了 或者我们来问问自己:“ 如果你之前知道了答案 考试时候会不会照着写?”每个不公平的事件背后 都有大范围的个体在承受痛苦 。为了避免这样的双标我们能做也希望做的就只有公平, 考研人承受的压力真的不是一个恰好压中就能轻松掩饰过去的,如果有捷径可走,那么是不是现在考研吧 就比谁会报班。学什么知识做什么题呀 报个班听上三个小时就好了。

以前看铁齿铜牙纪晓岚 ,乾隆问纪晓岚知不知道为什么要开恩科,纪晓岚说是为朝廷选拔人才。乾隆说不是,是为了让天下的读书人有个念想,好好寒窗苦读,不要上山落草。

从最犬儒的角度来说,科举是否真正公平不重要,但是大家认为它公平很重要。特别是读书人认为它公平,很重要。所以科举舞弊,查出来基本都是菜市口待遇起跳的。其意为安抚天下读书人之心。

从有点智商的角度来看,公平的最初级选拔制度(针对学生)是一切选拔制度的基础。一方面提供了极大比例的阶级的流动性。另一方面源源不断的底层血液流到了士大夫阶级,提高了其内部的摩擦,防止了相权危机皇权。

所以如果科举泄题在江南富商眼里或许是花钱买子孙富贵;在某些官员里或许是生财有道;但是在皇上眼里,基本上是拿着刀比着他脖子问候他祖宗。

所以这位李老师啊,你这种不用脑袋教书,而是用脑袋教书的人,为了天下仕子归心,为了皇上睡得安稳,可否借汝项上人头一用?

如果李林没有被惩办,今年骂他的人和明年报他押题班的人中,会有同一拨人,不想看到这一幕。

扫码关注七色岛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