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当年,广州有个新疆娃牵动着大家的心!14年后,这个新疆娃又回到了开平!

小疆有话说2020-09-25 16:45:20

时间定格在6月5日下午,在开平市长沙街道办公大楼4楼,维吾尔族青年依不拉音·肉孜和母亲热比古丽正在等候着与收养他14年的亲人——开平塘口人周卫森见面,以感恩养父14载的养育之情。


过了没多久,周卫森和他母亲、弟弟一起,找到了在楼梯口等候的依不拉音·肉孜母子,双方一见面,刚刚一直还很“淡定”的依不拉音·肉孜眼睛一红,眼泪就出来了。他一把抱住周卫森,把头深埋在周卫森的肩膀上,说不出话来。


热比古丽、依不拉音•肉孜母子与周卫森紧紧拥抱在一起


一旁的热比占丽激动地哭出了声,也一把抱住了周卫森的母亲。在接受不同的媒体采访时,依不拉音·肉孜重复了好几次:“没有‘二哥’(周卫森),我活不成,他给了我两次生命。”

 

这是继20多年前的让众人难忘的“广州来了新疆娃”事件(最终改编成了电影)后,又一个跨越千山万水,广东、新疆两地爱心接力,融合汉族、维吾尔族民族团结以及亲情厚谊的真实的动人故事。

 

被人贩子带到广东

两个新疆人跟我说:“到广州可以挣很多钱。”

——依不拉音·肉孜

 

依不拉音·肉孜的家在新疆伊犁。热比古丽说,2002年,为了照顾依不拉音·肉孜生病的奶奶,她让依不拉音·肉孜去了她的娘家——新疆阿克苏地区新和县。


“6月的一天,我的妈妈打电话给我,说我儿子不见了,当时我就崩溃了,到处找他,他那是还只有12岁。”热比古丽说。


依不拉音·肉孜小时候与父母合照


此时,依不拉音·肉孜在新和听信了两个陌生人的话,正跟着他们前往广州赚钱,他们先是到达了广州,然后又来到了开平。


“上班了两个月,他们让偷东西,我没偷,天天挨骂、挨打;后来,我骗他们说我偷了,一出来就狂跑,从蓬江区走来到开平市,经过七天七夜,才走到了河边,没有吃东西。” 依不拉音·肉孜说。

 

因为饥饿,他昏倒了,也因此跟周卫森结缘。周卫森告诉记者,他家里有三兄弟,当时都没有结婚,他老爸开了一家餐饮店,在开平幕桥东路附近。

 

“我发现有个新疆的孩子跟着花店老板的孩子走来走去,有一次,这个小孩陪别人喝酒,喝醉了,他醉过两次,送他去医院;后来又想自杀,我就送他去医院抢救。”周卫森说,救活依不拉音·肉孜后,他就开始跟他聊天,看他是否会讲普通话,结果发现他会。

 

于是,他便安排依不拉音·肉孜到他老爸的餐饮店帮手,管吃管住,“没有想那么多,看到他的情况后,只想让他安定、收留他,结果一下就过了14年”。

 

为什么会自杀?依不拉音·肉孜说,他之前没有吃的,就去捡垃圾桶里的食品吃,实在饿得不行了,就吃了老鼠药,后来周卫森问他为啥自杀,他说“实在受不了了”。


在开平亲人家里成长14年

“寻找儿子的过程中,我家破人亡,房子也卖了,一直在找他。”

——热比古丽

 

在回忆儿子丢失、寻找儿子的那段过去了的岁月时,热比古丽几次哭泣到讲不下去。她说,依不拉音·肉孜被人贩子带走的时候,她小儿子才7岁,她一边要带小儿子,一边要照顾自己的母亲,还要找依不拉音·肉孜。

 

“当时我的爱人在北京,他非常怪我,我辗转去了吐鲁番、伊犁等多个地方,跑遍了整个南北疆,都没有消息;在找儿子的过程中,我与老公分居了,老公在伊犁,我在新和县,我要照顾眼睛已经看不见的妈妈。因为对儿子过于思念,我的老公因为心脏病发,在2015年去世了。”热比古丽说。

 

在讲述的过程中,热比古丽一直低垂着眼睛,不敢看大家,生怕眼里的泪水被众人看到;但是,回忆这些,热比古丽又忍不住哭泣,有时一边讲一边哽咽,最终演变为捂着嘴大哭不止,中间她试图拖长声音,平复自己的情绪,但一张脸憋得通红,也没起多大作用,而是越讲越哭,越哭声音越大,坐在她旁边的工作人员见此状,赶忙抱住了她。

 

新疆那边,是母亲的苦苦寻找;开平这边,依不拉音·肉孜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家”。依不拉音·肉孜说,救活他后,周卫森跟他说,以后不要干傻事了。



“他教我在饭店养鱼、杀鱼,教我做人的道理;他跟我说,‘不要做坏事,不要跟坏人联系、打交道’,我做错事,他也会像家人一样责罚我,如果不是他,我活不到现在。” 依不拉音·肉孜说。

 

对于这段一起生活的经历,周卫森说,他自己也没有想到,会跟依不拉音·肉孜生活14年这么长时间,只想着“让他在餐厅工作,教会他一些谋生的基本技术”。

 

“我有三兄弟,我们都把他当弟弟看,一起吃,一起玩,一起工作,一起租房子住。”当时他不但收留了依不拉音·肉孜,而且从一开始,就通过各种渠道帮他找家人,比如找派出所以及他在新疆的朋友等。

 

而跟着周卫森一起生活的依不拉音·肉孜,也彻底地视周卫森等为家人,他跟他们开玩笑,打闹,叫周卫森二哥,叫周卫森的弟弟三哥。“二哥以前跟我说,如果不想回新疆,也没有所谓,他就在这边帮我买房。” 依不拉音·肉孜说,他之前从来没有想过有回到新疆见到亲人的那一天。

 

开平市公安局长沙派出所副所长周庞贺对这些事情记得很清楚。他告诉记者,依不拉音·肉孜从在广东的新疆扒窃团伙中逃出来后,流浪到了周卫森一家在长沙辖区幕桥东路的餐厅,周卫森给东西给他吃,收养了他。

 

“当时我是长沙派出所的民警,周卫森在我们派出所报了案,我们去提取了依不拉音·肉孜的DNA信息,输入到DNA库去查找,但是没有结果,因为新疆他的父母亲那边的DNA信息没有入库,信息无法匹配上。” 周庞贺说。

 

但是,公安方面并没有放弃。他们发了多次调查函给新疆有关部门,请求他们的协助,但是一直都没有消息。14年里,长沙派出所除了努力在搜寻信息外,还多次去周卫森的餐厅了解依不拉音·肉孜的日常生活状况。

 

“周先生的餐厅搬了4次,每次我们都会去了解搬到哪里,依不拉音·肉孜的生活过得怎样。依不拉音·肉孜在餐厅里主要从事搞卫生、传菜等工作,与员工一起住在宿舍,他在开平生活得很不错,会说开平话,生活习惯,与周先生一家也很融洽。周卫森当时和他的父亲、弟弟一起开餐厅,后来周卫森和弟弟分别开餐厅,依不拉音·肉孜跟了周卫森一起工作。”

 

中国寻找宝宝团获得线索

“我当时在二哥的店里上班,有两个志愿者来找我,问我想不想妈妈和弟弟,我说想,他们说带我去见,我不相信,后来他们给我看了视频。”——依不拉音·肉孜

 

依不拉音·肉孜能够找到妈妈,应该感谢中国寻找宝宝团,这个团体成立于2015年,截至目前,已帮助14000名老人和儿童回家。


中国寻找宝宝团创始人阿里木·艾尼瓦尔告诉记者,热比古丽夜以继日,四处寻找依不拉音·肉孜。

 

2016年10月26日,阿里木·艾尼瓦尔收到了一条热比古丽发布的寻找依不拉音·肉孜的微信信息,于是,阿里木·艾尼瓦尔就在中国寻找宝宝团进行了发布,请求各地志愿者进行寻找。

 

巧合的是,27日早晨,广东的志愿者买买提江·萨依提、努尔买买提江·萨依提兄弟得到了消息:一个疑似依不拉音·肉孜的人就在广东省江门市开平市的一个小饭馆里打工。

 

随后,他们立即赶到江门市开平市,并到当地派出所了解情况,最终确定这个人就是14年前丢失的依不拉音·肉孜。

 

“当时,中国寻找宝宝团负责人找到我,他们一开始只是在网上看到开平曾经有一个流浪的新疆孩子,所以就来打听消息。我们收到这个消息后,马上就想到了在周卫森的餐厅工作的依不拉音·肉孜。于是,我带着负责人找到了依不拉音·肉孜,并详细询问他的情况。后来,宝宝团负责人联系到新疆当地的寻找宝宝团队员,让他的母亲与孩子视频,看对不对得上。” 周庞贺说。


依不拉音·肉孜在视频中与远在新疆的家人相认


在视频中,依不拉音·肉孜基本上能确认对方就是他的妈妈。周庞贺说,依不拉音·肉孜当时激动得热泪盈眶,他提出马上就要回家见家人,因为他没有身份证件,长沙派出所就为他开出了有关证明,让他可以顺利回家与家人见面。相认当天,依不拉音·肉孜就离开了开平。


母子在乌鲁木齐相认

“在乌鲁木齐的一个饭店,我看到了妈妈在哭,我抱着妈妈说,不要哭了,我回来了,我会养你一辈子。”

——依不拉音·肉孜

 

2016年10月30日,被拐14年的依不拉音·肉孜在中国寻找宝宝团的牵线下,乘飞机回到乌鲁木齐,终于见到了阔别14载的母亲热比古丽。


依不拉音·肉孜在新疆乌鲁木齐与母亲相见


说起这一幕,依不拉音·肉孜说,那是14年来,他第一次见妈妈,那种感觉,他一辈子都忘不了。“我抱着妈妈,心里特别幸福,我很开心”。他说。

 

当时,依不拉音·肉孜并不知道父亲已经离开了人世。直到他回家4、5天后,他妈妈才告诉他,他爸爸2014年就去世了。“得知父亲去世,我特别难受,想哭,但我想我是个男人,硬是憋着没哭,可眼泪还是出来了。” 依不拉音·肉孜说。


热比古丽接受记者采访时不禁失声痛哭


说到那次见面,热比古丽捂着嘴放声大哭,哭完后,她抽泣着说,相见那天,她很早就到了乌鲁木齐,儿子是下午3点半才到的,中间等待的7个小时,她都不知道怎么过去的,可以用“生不如死”来形容,心里害怕又落空;她好想抱着依不拉音·肉孜,想对他说:“我的儿子,这14年,妈对不起你。”

 

真正见面的时候,热比古丽却一句话说不出来,她一把把依不拉音·肉孜抱在怀里,然后就晕过去了。等到醒过来时,她赶紧掐了一把自己,“感觉像是在做梦”。“儿子抓住我的手,说,妈妈不要哭,我在这里,我才真实地确认,这是我的儿子。”热比古丽说。


协警依不拉音回开平感恩

“我最大的心愿是帮他找到父母,但是养他那么大,照顾了那么久,帮他找母亲时,我已经不舍得;现在他找到了母亲,我更是不舍得;但这是他最好的归宿,真心祝福他。”——周卫森


与母亲相认后,依不拉音·肉孜回到了阔别14年的家乡,因为“有许多骗子抓小孩,行骗,想要把他们都抓进派出所”,依不拉音·肉孜在家乡找了一份工作,成为了一名协警。他说,因为自身的经历,他很佩服警察,因此,这个愿望得以实现,他很开心。


能够重新见到养父周卫森,依不拉音•肉孜很开心


他去年10月份回到新疆,半年多了,“天天想养父,在新疆也都电话联系,但是工作太忙了”。这一次,他来开平,就是“要感谢二哥,舍不得他;没有他,我活不成,他把我从死神的手里拉了回来,养大了我,我很期待跟他见面”。

 

热比古丽跟依不拉音·肉孜一样激动。她流着眼泪说:“这次从新和县来到开平市,要感谢周先生给我儿子两次生命,希望跟他做一辈子的家人和兄弟姐妹;他替我养了14年儿子,没有让他去当小偷、毒贩,让他成为了健康的小伙子,我一辈子感谢他。”


5日下午三点,当周卫森和他的母亲、弟弟第一次出现在依不拉音·肉孜和他母亲面前时,依不拉音·肉孜在人群中一眼就认出了周卫森,赶忙上前抱住了他。几个人哭成了泪人儿。在后面的正式感恩环节,热比古丽曾一度哭到晕厥。

 

“他回家的这段时间,差不多每天都给我发微信、打电话。”今年42岁的周卫森也动了情,他说自己舍不得依不拉音·肉孜,但是真心祝福他,希望今后依不拉音·肉孜“听他母亲的话,用心做好人”,也希望他今后回到家乡后,有时间跟母亲和弟弟一起来看他。


难掩激动的依不拉音•肉孜与周卫森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开平是我的第二故乡,开平话我不能说100%会说,至少会说80、90%;今后,我会经常回来看望我的二哥。” 依不拉音·肉孜说。

 

当天,中国寻找宝宝团、广东省新疆商会等,在依不拉音·肉孜的感恩活动上,还与新疆的企业家一道,为开平的孤寡老人献上爱心,并为开平的困难儿童捐赠了助学款等,以弘扬汉维两族人民的爱心。


来源:江门日报开平微事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