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将1万元现金误存到捡来的银行卡内,急坏了他……

盐城晚报2020-11-25 14:32:27


  6月15日下午2时许,城南新区伍佑街道办事处公荡村村民蔡新林来到盐城邮政公司伍佑支局,向柜员陈桂芬的窗口递进了一万元现金和一张邮政储蓄银行卡。按照蔡新林把钱存为活期的要求,陈桂芬麻利地办理完存款业务。


  “这一万元是家里的卖粮款。存好后,我又想最近家中不需要用钱,不如先存定期半年,等过年时再拿出来买年货,利息还能高点。”昨天,蔡新林向盐城晚报记者回忆起当天的事情。


  于是陈桂芬又按照客户的要求,先把卡里的钱取出来,重新办理定期存款业务。“请您输入卡的密码。”陈桂芬边操作边要求。结果连续三次,蔡新林均输错了密码,“哎呀,我拿错了卡,这张卡是我捡来的。”




  蔡新林今年46岁,平时以种地和到城区做瓦工为生。4年前,他在一家粥店吃早餐,结账时店员提醒他掉了一张银行卡,蔡新林随手捡起,到家才发现卡不是自己的。随后,他将这张捡来的卡顺手扔在了自家货车上,平时用来刮刮车前挡风玻璃上的雪霜。“存款当天,一不小心拿错了。也怪我,柜台工作人员打单给我确认时,我也没看清单上的姓名不是我。”钱拿不出来,蔡新林急出一身汗。


如何才能从卡里取回钱呢?


  盐城邮政公司伍佑支局支局长陈正国见此立即帮蔡新林报了警,并查找到原卡持有人名叫陈艳玲。根据相关规定,蔡新林只能找到卡的原持有人,才能取出钱。


  派出所民警了解情况后,判定蔡新林为过失存错,不属于案件,帮忙通过公安平台查找到陈艳玲的家庭住址为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祁县镇八里村,未有电话联系方式。民警建议蔡新林去趟安徽,找到陈艳玲本人,追回错存的款额。



    “到安徽?”这个建议让蔡新林犯了难,“我爱人刚做了妇科手术还住在医院里,这怎么抽得了身呢?再说,我跑到安徽,万一找不到陈艳玲怎么办,来去路费、住宿费都是钱啊!”  


  陈正国见蔡新林犯了难,就尝试着帮他联系安徽邮政的工作人员,看能否找到卡的主人。陈正国拨打了安徽邮政客服热线,联系上祁县镇邮政支局支局长朱书良。


  听完陈正国的情况介绍后,朱书良答应帮忙一起寻找。当天,被安排的投递员没打听到消息。第二天,朱书良和工作人员通过当地派出所查找出陈艳玲的现居地住址。原来,陈艳玲已嫁到了邻近村里。





  联系上陈艳玲后,朱书良将情况说明,没想到遭到陈艳玲的一口回绝,“我的卡怎么会在他的手上?”4年前,陈艳玲夫妇在盐打工时,将手机、钱包落在了一辆三轮车上,钱包里有百十元钱和银行卡。陈艳玲联系了三轮车主想要回自己的失物,结果三轮车主却关机拒接。


  陈艳玲表示,虽然钱包里钱不多,手机也不值钱,但夫妻俩又是重买手机、又是补办身份证的,耽误了不少时间。“我们夫妻俩不会要这一万元,但得请他说清楚,他到底是不是4年前捡到我们东西的三轮车夫?他怎么得到这张银行卡的?”陈艳玲听了蔡新林的事十分生气。


  朱书良只能将情况如实反馈给陈正国。陈正国立即与蔡新林再次进行核实,“我到派出所、周围乡邻处打听,确定蔡新林从未做过三轮车夫,只是个普通的农民,而且人品口碑皆可以。如果真的是蔡新林捡到了钱包,他应该心虚地早就把银行卡给扔掉了。”陈正国打电话直接跟陈艳玲进行沟通,语重心长的一番话,让陈艳玲松了口,答应夫妻俩商量一下再做决定。


  挂了电话后,陈正国再次委托朱书良登门向陈艳玲详细解释。最后,陈艳玲同意给出密码,还回了蔡新林粗心存错的一万元钱。‘’


  “是我的失误引来这么大麻烦,感谢两地的邮政工作人员为我奔波,把我的事当他们自己的事一样来办理。”蔡新林感激地说,“同时也谢谢安徽陈女士夫妻俩的理解。”




本文为盐城晚报记者原创

转载请标明出处及作者


江蓉蓉 许振华 盐城晚报记者 陶秋凤 文/图

本期微信编辑 王卉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