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何誉:在伤痛处取乐 ----游胡杨林所感

作家联盟2020-05-21 15:39:58

作者简介

何誉,原名金俊河,甘肃榆中人。1966年6月生于农村,曾在学校、机关工作,2016年退休后开始文学创作。已完成中篇小说《龙虎之争》及短篇小说、散文数篇,先后在《中国作家网》、《飞天文艺微刊》、《江山文学网》、《古榕树下》、《作家联盟》等发表作品数篇。



在伤痛处取乐

----游胡杨林所感


作者|何誉


中秋巧遇国庆,两节齐至,破天荒的迎来了一个史无前例的“八天”大长假,我也不甘落后,勇敢地加入了全国人民齐上阵的“中秋国庆”旅游大军之中。


不过为了避免堵车看人,经过再三考虑,我们比较理智地选择在10月3日从兰州出发,一路向西逆势而上,前往甘肃金塔和内蒙古额济纳,去欣赏久负盛名但季节性又很强的胡杨林金秋美景。


全程高速,还算幸运,一路畅通无阻,驱车七百多公里,中午已经赶到金塔胡杨林。听说上午这里刚刚举办过“金塔胡杨林旅游节”开幕式,好在下午已经有人陆续离开,车有位停,人有路走,我们迅速入园,坐上电瓶车,逐站下车,浏览观光。景色不够绚丽多彩,没有想象中的美好,有些索然无味和上当受骗的感觉,但是“狮子滚绣球好的在后头”,等到了英雄林、烽火台、金波湖景点,金灿灿的胡杨林在晚霞的掩映下显得更加妩媚动人,金光迷离。特别是胡杨秋叶在金波湖面上倒影成趣,浑然一体,再加上花花绿绿的人影和衣裳的点缀,天公绘就的这一副自然美景,让那些堪称画圣的人们相形见绌,自愧不如。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不一会儿,天色就暗淡了下来,我们只能在工作人员的再三催促下,恋恋不舍的离开,也有人开始抱怨前面逗留时间太久,留在这里欣赏美景的时间太少。其实,人生尚且不是如此,不如意者十有八九,“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的感慨固然人人可叹,但是世间又有几人能够做到时时如意,事事不悔呢?我想神仙也难!


十年多前有幸来过额济纳旗,那时候这里的旅游还没有开发,所有景点一律没有门票和收费。经营性的项目也是少又甚少,我们在二道桥一户农家乐的蒙古包里吃住,利用两天的时间自助旅游,几乎走遍了整片的胡杨林和居延海、怪树林以及黑城遗址。虽然十多年过去了,但那时候的印象和记忆永远是动人的,美好的。犹如一束含苞未放的花朵,永远是那么的纯洁无暇,就像一位含羞待嫁的少女,永远是那么的天真烂漫。





是夜宿金塔宾馆,次日一大早便快马加鞭,长驱直入前往内蒙古额济纳旗,就是路过酒泉市区、酒泉航天城都不曾进入,车行五百多公里在午时赶到了额济纳旗的首站怪树林·黑城风景区。区间摆渡车直接把我们拉到黑城遗址景点,因为类似的景点去的多了,也就没有了多少新鲜和好奇,但这里城堡保护完好,再加上随风沙流动的黄沙堆积到了城墙之高,也成了这处风景的独到之处。


待回过头来,再去怪树林,从东向西,一路横穿,也许不是傍晚的缘故,再也没有了当初那种阴森恐怖的惊悚和心悸,更多的却是被一股悲壮而苍凉的情绪所困扰和笼罩。穿梭在胡杨林下树间,就似行走在悲壮而残酷的战后沙场,游走在阴森而恐怖的坟莹墓地,陪伴在风蚀残年奄奄一息的垂暮老人身旁。据说这片怪树林是因为当年河水改道,土地大面积干涸而致,但胡杨林却死而不倒,倒而不朽,傲立在茫茫戈壁滩上千余年,与天抗争,不屈不服、不倒不朽。在我们为胡杨精神赞叹不已的同时,也在被大自然的神功而折服地五体投地,天造地和,万物顺其自然。没有日月更替,没有大地滋润,一切的一切,都是子虚乌有!


趁着时间尚早,又驱车六十多公里,前往居延海,走过一段新修的木栈道,展现在眼前的茫茫湖面,着实让人有些喜出望外,激动不已。这是我始料未及的事情,因为那时我们看到的居延海只是一个若隐若现的滩涂湿地,没有多少水域,生长的芦苇也是萎靡不振。称其为“海”确实有些徒有虚名,名不副实。但是今日之居延海,水域宽广,生机勃勃,确实为沙漠之奇观,戈壁之肺腑。逶迤连绵的观景木栈道在芦苇丛中不断地延伸、深入,老子得道升天雕塑像在落日余晖中庄严地肃立、傲视。八月十五的月亮还没等到西边的太阳落山,就已经急不可待地、高高地挂在了天空,还不忘把身影投在清澈的湖面上,引得无数游人不惜弯腰屈膝,东施效颦,恨不得飞上天,去充当嫦娥的替身。东边月亮,西端夕阳,日月同辉,相映成趣,水在景中,景在水中,天人合一,无限美妙。夜幕低垂,我们才在夜色摸索中穿过游客住宿的蒙古包和自驾游宿营地的帐篷,离开景区前往市区。在深夜中秋的月光照耀下,来到一个利用住宅开设的家庭旅店里欢聚一起,度过了一个难忘而有着特殊意义的中秋之夜。





第二天一早,轻装上阵,弃车前往,步行十多分钟就到达了景区。踏上朱公桥,越过黑河水,进入胡杨林广场,夺目而入的是“三千年的守望,只为等待你的到来”的广告语,打开门票,首先映入眼帘的亦是这句话。不知当初广告策划者是出于何种心态,但这句广告语带给人的无疑是无限的伤痛和无奈的悲哀,这注定是一场悲剧的主题和基调。

    据说胡杨林是被北京的一家公司承包经营的,巨大的M门也没有阻挡住如潮的人流,旅游的人们一进景区大门就被人车分流,驱赶到了一条架设在涓涓沙流中的简易木栈道上,但好奇的人们似乎像打了鸡血一样亢奋,为了能够零距离地拥抱和亲近千年胡杨,那管得了文明的斯文和道义的约束,就肆意地在栈道下沙滩中践踏穿梭,狂奔跳跃。脚步迈过之处,干涩的沙粒荡起,如烟如云,如花如水。




    胡杨树虽然古老但不魁梧,或孤枝独立,或三五成群,或七零八落,没有万木成林的宏大气势和震撼魅力。枝干长年累月遭受风吹日晒在风沙的侵蚀中皮开肉绽,变得苍白、开裂,让人残不忍睹,就像我们面对年逾古稀满脸褶皱病入膏肓的老人,既是表面强颜欢笑内心也是痛苦不堪。树叶在瑟瑟秋风百般蹂躏中,已经像退去血色失去活力没有生机的皮肤,说他贵如黄金但是已经没有太多价值。金不金,黄不黄,其实与胡杨毫无关系,因为在无情的秋风肃杀下它只能忍气吞声,没有选择的权利,更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本,只能宿命的顺从,任人宰割,春发夏茂,秋枯冬藏,年年这般,岁岁如此。


    十年前,这里没有广场,没有栈道,也没有人经营。十年前,这里没有M门,没有摆渡车,也没有沙漠王国群雕。十年前,这里人很少,车不多,树下也不曾沙粒飞扬。十年前,地潮湿,树茂盛,黄叶密不透风。十年前,黄叶震撼,风景陶醉,愉悦心情久久不能忘怀!然今夕,让人怅望和悲伤!





    归途中再次驻足朱公桥旁,那一段煽情的碑文记述让人心情更加沉重,不知上世纪黑河之水锐减生态告急的悲剧会不会再次重演?不知河水改道大地干涸胡杨枯死的怪树林现象会不会再次重显?不知在这里今朝看黄叶明日观枯枝的历史会不会再次变现?虽然我在心里不止一千次,甚至一万次的在祈求祷告,不会!不会!绝对不会!坚决不会!但是我还是不敢往下想,不愿往下想……


让额济纳人民感恩戴德和永远不能忘怀的“小小居延海,连着中南海”事件,只不过居延海和胡杨林遇上的一个偶然事件,如果都寄希望于上天的恩赐和神灵的关怀,那往往是靠不住的,自然规律不会顺从人的意志,甚至有些时候,天地不约,哪还顾得上人的生死存活。


但存方寸地,留于子孙耕。亡羊补牢,未为晚矣!



来稿须知


    

        本平台旨在“不厚名家、不薄新人,唯质取稿”。欢迎广大文字爱好者投稿。要求:

       1.原创首发散文、小说、评论、诗歌3首以上编辑在一个word文档与照片、个人简介打包用附件形式发送邮箱:779235484@qq.com。

       2.本平台所有来稿文责自负,打赏的费用20元以上的将微信转给作者,20元以内留作平台开展活动使用。有打赏的作品作者请加编辑微信号:jygxzb,将作品应得费用用红包相转。若十五日内平台不刊发,作者可自行处理。


欢迎关注作家联盟


——————————·END·——————————


长按上图,识别二维码关注~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