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杨靖 | 我是黄土地上的一片叶子

杨靖故事汇2018-11-29 14:36:25

点击上面蓝字 免费关注

原创散文

我是黄土地上的一片叶子

假如我是一只鸟, 

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 

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 

这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 

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 

和那来自林间的无比温柔的黎明……

——然后我死了, 

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摘自《我爱这土地》

——艾青

可,如果我是这黄土地上的一片叶子呢……

 


我是黄土地上的一片叶子

杨 靖


民以食为天,黄土地就是农民的根。依守在这片黄土地上的人,他们一代又一代人以勤劳为本,默默地耕耘着他们心里最美的田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无怨无悔。


从县城回到家里,已经快到中午时候了。火红的太阳炙烤着静悄悄的村庄。下车一路踩着水泥铺的路面,皮鞋踩出了与这份安静不和谐的声响,几百米的路上,竟没碰到一个人。到自家门口,抬头才发现家门也是那把陈旧的铁将军在值班。


“咦,这都快中午了,人都到哪儿去了?”我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向三叔家走去,没人。大奶奶家,终于门是开着的。刚迈进大门,一条大黄狗狂叫着,伴随着铁链子哗啦啦的响声向我窜了过来,吓得我赶紧又退了出去。



“死恰吗你,赶紧卧着起……”大奶奶枯瘦的身子从后院的巷子里探了出来。


她看到门外的我,眼睛又睁大了些许,唤我赶紧进屋坐下。趁她转身倒水,我仔细打量着眼前的这位老人:佝偻的身躯、如随风的枯草,摇摇欲坠;稀疏的白发、衬托着干核桃壳般干扁的面庞,刻满了岁月的印痕。的确是老了,也许,也许等我下次回去就再也见不到她了。想到这儿,莫名的伤感让我不由得湿了眼眶。


她转过身对着我,问道:“狗狗,你咋这时候回来了?娃和女人都没回来吗?”


“昂!就我……”不等我回答她又像是自言自语,叹了一口气:“人老了,就要早点死呢!病儿连牵的活着就是害人呢!唉……来,喝水狗狗。”


端起水喝了一口,我告诉她:“就我一个人回来了,娃要上学,女人上班照看娃走不开。”她听我说完,接着说:“哦!娃臧长大了吧!上学要紧,不能耽搁,过年了你们就都回来,你大大和你妈也都想娃了。”我点点头,笑着答应她,过年一定回来。



“大奶奶,现在自来水拉上了,方便多了吧!再不用大半夜跑到沟里等水,担水了。再说,现在你年纪大了,也担不动了。”想起以前陪她等水,担水的场景,我不由得感慨道。


大奶奶一听我说自来水,她一下子显得很气愤,眼睛瞪着大门口的方向,我顺着她的视线看到,原来水轮头就在进门左手边的外置。走过去打开水轮头,一滴水也没有。“怎么没水啊!去年不是就通了吗?”我不可思议的问道。


“是,去年声势浩大很,我们人工搭上、钱一分不少的交了,总算是把自来水拉进家里了,可每家人水没有吃上十担。后面就停了,几个月了一滴水都没来过。”


“怎么就没人过问,没人管吗?”我有些气不过,顺口又问了一句。


“谁管呢!臧的人都鬼的很,谁愿意出头问呢,问就是得罪人的事么!听说又要让交钱换水表呢,交了钱水才就来了,唉!”



听完大奶奶的话,从她家出来,我的心情一下子就沉重起来了。如此好的惠民政策,怎么落实下来就变成这样了呢?我真的不懂。回到家里,我又向父母证实自来水的事,又迫不及待的和村里很多人说起,大家众口一词,都很无奈的叹息着,摇着头。


吃过午饭,父母去地里匀苹果花。我出门信步从村头走到村尾。


村头堂叔家正在盖房,两层的小洋楼已经有莫有样了,他笑着告诉我:“本来打算盖一层算了,幸好今年盖房国家有贷款补助,所以趁这个好机会一步到位,也免得以后又折腾。”说完他转身就去忙了,看到他是干劲十足的样子我也替他感到高兴。想几年前他家娃娃小,家里又忙,只能抽空打一点零工贴补家用。日子过得紧紧张张,实在也是熬了几年苦日子。现在娃娃也都大了,苦尽甘来,似乎他整个人看起来都精神饱满,年轻了不少。


走到村子中间,看到几位大婶在树荫下闲坐。人都去屲上了,整个村里都静悄悄的,怎么她们还有闲情坐着呢?我过去打了招呼,寒暄几句后,就顺势靠在树干上,听她们说话。



“我说他高婶,你这两天去看了没?我咋感觉看完吃了药没作用,还越发不得动了。整天晕晕乎乎的。”说话的是狗蛋妈。看着她有气无力说话,我想起当年她叫狗蛋回家吃饭,吼一嗓子整个山梁都震动的情景,真是比大队里那高音喇叭还响亮。可如今说一句话都在喘息,当年风风火火的女人,再也没有了曾经的气势。


高婶瞪着浑浊的眼睛,斜着身子往阴凉处挪了挪。还没说话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唉!我这腿啊!晚上疼的放都放不住么。药倒是还有呢!可这长时间了也就不管用咯!前天,我那老不死的上屲去了,我昏昏沉沉的起来想烧一口汤,结果在院子里摔了。两三个小时啊!昏迷不醒的,一直到老汉回来才发现。这人呀!老了就要早一点死呢。”


我插了一句:“高婶,有病咱要赶紧看呢!你看现在你家的娃娃都那么有出息,不要怕花钱,人要紧。”


“唉!狗狗,有钱能做啥?病倒了跟前连个人都没有,啥时候死了都没人知道。你看就像你,在那么远的地方呢!你大大你妈的身体还都好着呢,像我这样的话,你能一下子在身边吗?没人管了钱就是烂纸,娃娃有娃娃的事情呢。谁能挣扎着动弹还麻烦娃娃呢……”


“我……”



我无言以对,无比惶恐与迷茫。他们宁愿自己承受病痛,也不愿给儿女添加负担,他们宁愿自己孤独,也不愿诉说给儿女听。我们能为他们做些什么?又能做到什么?


我原以为,现在信息如此发达、便捷,我们虽然出门在外,对家乡,对亲人的事情都很了解。才发现,很多事情都不是我们心里所想的模样。漂在外面的我们就像一片叶子,永远都没有承重的力量,只希望叶子能趁着风儿飘荡,最终落入家乡的土壤。


我是一片叶子,黄土地是根,在我的世界里,我深深眷恋着的这片黄土地上风清扬,月明朗,人安康。


作者简介:

杨建平,笔名:杨靖,生于1980年,甘肃秦安人。自幼酷爱阅读和写一些表达内心深处情感的文字!笑对红尘,静看花开花落。愿和所有的朋友真诚相待!个人微信号。yangjing1046432562


如果您喜欢就请扫二维码关注吧

(本文系作者原创,文中插图均来自网络,转载或选用均须取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                           


责任编辑   杨靖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建议和精彩的评论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