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杨靖 | 父亲的病

杨靖故事汇2020-07-29 08:46:06

原创散文
父亲的病



一首简单的歌,一篇苍白的文字真能诠释养儿防老,老有所依与一个孝字吗?

 

文/杨靖


“年老体弱”这个词对我曾是那么遥远。在我心里,父母还是那样年轻,曾几何时,我的父母也已是白发苍苍的老人了,以至于在心理和身体上都将承受折磨。


都说人到老年,心事就会越来越重,会像小孩一样需要用心去哄着。别人这样说的时候我总是点头认同,可当这些突然发生在自己身上,才发现要把握好或者做到真的不是那么容易。


我有一个多年养成的习惯,就是看到是家里打来电话我都会顺手按挂机健,然后马上再回拨过去。这次母亲打电话我也是如此,可没想到等我拨过去后,母亲却反问我:“为什么不接电话?”我顺口就说:“我不是打过来了吗?”电话那端有瞬间的沉默,然后我听到母亲轻轻的哭泣声。


我感觉到事情的不寻常,每次打电话母亲都很乐观,都是她在说我在听,可这次到底是怎么了?我感觉自己的心悬了起来。赶紧问:“妈,怎么了?家里出啥事了?我爸呢?”


又是一阵沉默,然后传来母亲哀怨的声音:“都说人把娃娃养大日子就好过了,就能指着养老呢!可我把你们养大了有啥用呢?嘤嘤嘤……”


我听的一头雾水但又很无奈,事实这么多年我和弟弟一直都出门在外,很少有时间陪在父母身旁。结婚之前一脚踏出门后混日子,一人吃饱全家不饿。面对父母的牵挂与唠叨,我们选择理直气壮的说:“不混出个名堂绝不回家。”其实我们心里都明白,父母在天塌了还有他们顶着呢!


自己结婚有了孩子,才体会到为人父母的艰辛与不易。于是面对夫母,我们有了更多不回家的理由,我们有了小家的温馨却忽略了父母的孤独;我们有了孩子却忘记了年迈的父母也需要他们的孩子陪伴。


在我的追问下,母亲给我讲述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都是因为这次我父亲的病。我父亲这么多年都在外面当货郎,靠省吃俭用赚钱养家。他一直心态特别好,是大家公认的好脾气,见人总是笑呵呵的,而且最让我和弟弟放心的是他身体很好,平时连个头疼脑热都很少,即使有个感冒也不用吃药就都扛过去了。可自从大前年我三叔意外去世,他心理上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很长一段时间,他都不能接受他最疼最小的弟弟会发生不幸。他把自己关进屋里整天不出门,整夜整夜不合眼;旱烟一锅接一锅抽的更凶了;常常一个人发呆,有时会突然叫我三叔或者我和弟弟的名字。


前年,父亲在外面病倒了。母亲把他接回家,经过母亲精心的照顾他身体一天天好了起来,可精神一直都不太好。我常打电话劝慰他要想开点,把自己照顾好省得我们惦记。他每次都说:“我没事,身体好着呢!你们在外面要好好的,把娃带好。我和你妈都好着呢!你们不要操心。只是你三叔,唉……”我知道,他一直都从我三叔去世的事里没走出来。


今年四月,我回了一趟家。说实话,在回去之前我还很担心父亲,可等到家后才发现他心情还不错。我第一次和父亲促膝长谈,从工作到生活,从我和弟弟到亲戚朋友,我也借机劝他:“人一辈子,生老病死都是要经历的,我三叔去世了,大家都很难过,但我们活着的人一定要想开,好好的生活啊!”父亲对我说:“狗狗,你奶奶去世的早,你三叔是我们兄弟姐妹里最小的一个,他是我看着长大的啊!他走的这么突然,我的心都快要疼烂了呀!唉,现在他的几个娃娃也都成人了,我也就不操心了。”


母亲也劝父亲:“现在娃娃都大了,我看也都挺懂事的,人家也都会过自己的日子,儿孙自有儿孙福,你操心也没用。”父亲听母亲说完,点了一锅烟,巴塔巴塔的抽着点了点头。


到我离家之前,我感觉父亲的精神已经好了。也确实如我所愿,在之前这几个月里,他和母亲下地干活,整个人状态都没有问题。和我通话也能感觉到他又重新焕发了生活的信心。


七月份是三叔的祭日,家里操办着三年祭的事情,母亲给我打电话说,她发现父亲这几天又感觉不对劲。又开始一个人发呆,不愿出门也不愿和人说话,饭都不好好吃了。我弟去年一直都在家里盖房,今年装修房子搬家也没出门。我就和弟弟商量,让他带父亲去医院看看,母亲和我弟劝了三天,他才愿意去检查。


医院检查结果是焦虑症,主要还是需要打开心结,多活动,多和人沟通再配合药物治疗就会好的。我当时打电话说想回家看看,父亲还劝我不要回去,说他一定好好听医生的话,让我放心。可就在当晚,他不吃药还和母亲推搡之间摔碎了水杯。母亲又急又气没有一点办法,弟弟又去县上的工地不在,于是情急之下给我打电话,发牢骚。


听完母亲的讲述,我又是心疼同时也很愧疚,告诉她:我马上定票,回去帮她照顾生病的父亲。我刚说完,母亲却又阻止我不要回去,说现在刚看完病,她先观察几天看情况再说吧!再说了,有什么事我弟也在呢!如果我父亲实在还闹腾的不行,让我再回去也不迟。我让她不要管了,我订好票就回去。父亲听到后在电话里喊:“我好好的回来干啥呢?你那么远跑一趟白花钱不说,还耽误上班,我不胡想了,现在就吃药,你听话,现在不要回来,等过年了和女人娃娃一起回来。”


半个月过去了,我每天都会和父亲通话,从他的语气里我感觉到他慢慢好起来了。母亲也告诉我,现在父亲每天都按时吃药,也会和她一起到地里干活,而且又开始乐呵呵地和人打招呼,一起在人堆里谝闲传,晒太阳了。


挂完电话,我心里久久不能平静,话说养儿为防老,可当父母真的老了,备受寂寞疾病的纠缠,作为儿女我们能做到什么?是千里之外电话里的问候,还是侍奉膝下的一粥一饭?他们一生都在为儿女辛劳与付出,可当他们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的回报却是那样苍白无力,我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孝顺的儿子。


幸喜父亲的病渐渐好了,也算是我心里稍有慰藉。驱散心理的阴霾,打开心灵的枷锁,我仿佛又看到父亲叼着旱烟锅,在夕阳下扛着锄头回家。他的身影挺拔健硕,他的脚步沉稳有力,他的笑声洪亮悠长,母亲站在门口望着父亲,替他拍拍身上的灰尘,笑颜如花。


—— 完 ——


本文系作者原创,图片来自网络,转载或选用均须取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作者简介

杨建平,笔名:杨靖,生于1980年,甘肃秦安人。搬砖之余,读书写字一杯清茶!笑对红尘,静看花开花落。愿和所有的朋友真诚相待!个人微信号。yangjing1046432562



点击如下链接,查看往期文章:

杨靖 | 姐妹情仇

杨靖 | 离开的成全

杨靖 | 村官现形记

杨靖 | 才女王托弟继散文集《回不去的故乡》后拍摄微电影《回家》,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怀?

杨靖 | 让生命之花在阳光下怒放




长按识别如下二维码,关注微信平台号红尘温馨驿站



喜欢本文的亲们,请置顶分享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