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新华社急发两文为A股开“药方”,这回有救了?

卖早一步2020-03-25 16:37:43


来源:股市内参


核心观点:春节后,新股发行的速度有所减缓。业内分析认为,虽然本周新股数量环比有所下降,但是IPO发行速度的整体基调并未改变。当前,IPO常态化下监管趋严,再融资审核加强,避免过度融资将成为2017年监管政策的主基调。


  严格再融资审核标准和条件,发展可转债和优先股品种。在抑制上市公司过度融资行为、解决非公开发行与其他融资方式失衡的结构性问题方面,监管层开出了第一剂“药方”。除了纠正过度融资导致的供需失衡,不少专家提出,新股发行制度本身,也有值得检讨之处。作为优化资源配置、引导资金“脱虚向实”的重要载体,股市健康发展的关键在于均衡投融资功能。


新华社文一:

防止“扩容恐惧症”A股需要哪些“药方”?

  农历鸡年首周,新股申购由此前的每日3只减少为每日2只。但在业界看来,解禁规模高企、减持冲动犹存,令A股面临不小的扩容压力。求解“扩容恐惧症”,A股需要哪些“药方”?

  A股对于扩容的恐惧由来已久。从基本逻辑来看,在存量博弈的市场中,“可出售股权”短期内骤然增加,势必导致股价下跌、估值中枢下行。

  事实上,在被称为“史上第一融资年”的2016年,来自再融资的市场供给近十倍于首发融资。参与各方勾兑之下,巨量定增“折价”入场,其解禁后减持的预期更如“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于A股上方。

  从这个角度而言,求解“扩容恐惧症”,A股当先堵住再融资这个“出血点”。

  过度融资、融资结构不合理,募集资金使用随意性大、效益不高……再融资种种乱象,已经被监管层纳入视野。农历猴年的最后一次例行发布会上,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明确表示,下一步将采取措施限制上市公司频繁融资或单次融资金额过大,健全上市公司募集资金使用现场检查制度,督促保荐机构对在审上市公司再融资项目进行复核。

  严格再融资审核标准和条件,发展可转债和优先股品种。在抑制上市公司过度融资行为、解决非公开发行与其他融资方式失衡的结构性问题方面,监管层开出了第一剂“药方”。

  除了纠正过度融资导致的供需失衡,治愈“扩容恐惧症”还需要哪些“药方”?业内人士建议:

  一方面,在引导大股东、董监高合理减持上市公司股份的同时,严格限制“清仓式”减持,严厉惩处违规减持,避免无序套现导致的另一种“失血”。

  另一方面,严格执行退市制度、完善重大资产重组相关规则,重点关注导致“死而不僵”顽疾的突击保壳行为,抑制对壳资源的疯狂炒作,重塑A股发行新陈代谢机制。

  不少专家提出,新股发行制度本身,也有值得检讨之处。23倍发行市盈率的“隐形红线”,44%的上市首日涨幅限制,在抑制“三高”发行的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助推了炒新热。建立市场化定价机制和交易制度,仍赖相关改革进一步推进。通过约束性和鼓励性政策引导上市公司“真金白银”回报投资者,加快引入长期资金改善投资者结构……

  作为优化资源配置、引导资金“脱虚向实”的重要载体,股市健康发展的关键在于均衡投融资功能。对于A股而言,若能“对症下药”,求解“扩容恐惧症”或许并不难。


新华社文二:

IPO审核趋严再融资规模“瘦身” 上市公司融资“抽血”难了

  春节后,新股发行的速度有所减缓,较节前每周至少10家甚至14家的新股发行速度而言,本周仅有8家新股启动申购。业内分析认为,虽然本周新股数量环比有所下降,但是IPO发行速度的整体基调并未改变。当前,IPO常态化下监管趋严,再融资审核加强,避免过度融资将成为2017年监管政策的主基调。

  今年1月份,证监会审核了48家公司的首发申请,其中40家获得通过,7家被否,1家暂缓表决,通过率为83.33%。而2015年、2016年IPO审核的通过率分别为92.28%和91.21%。

  东方恒润投资总经理张耀东认为,最近IPO过会率降低,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是对合规性要求从严,是证监会逐渐回归监管为中心职能的体现;二是对IPO企业持续盈利的要求从严,是IPO从审批制向注册制过渡前证监会对投资者还需要做适当性保护的必要措施。

  与此同时,再融资市场也已受到监管层的密切关注。今年1月16日至20日,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共发出12家再融资申请的反馈意见。意见显示,监管部门对于企业再融资募集资金的必要性、募集资金的具体投向以及母子基金的规模是否合理等保持了高度关注。

  定增融资规模也出现了“瘦身”,2017年1月完成632亿元,较去年同期大幅下滑45.08%。在鼎钧资本研发部负责人、高级合伙人杨焕看来,对于再融资审核加强以及再融资规模的控制,主要是为了减少再融资的“抽血”。

  近几年来,相对于对IPO的高度关注,再融资往往被市场忽略。统计显示,2016年上市公司再融资金额是IPO首发融资金额的10倍以上。

  上海一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潘江透露,很多公司先小规模IPO,上市后再以定增形式再融资,估值较高、融资金额较大。

  在上市公司巨额再融资的同时,一些公司又将巨额资金用于购买理财产品等投资事项。统计显示,2016年共计超过700家上市公司累计购买理财产品逾7000亿元,约占同年上市公司再融资金额的50%。仅去年11月份,深沪两市至少有10家上市公司认购信托公司产品,涉及金额24.15亿元。

  部分上市公司花大量闲置资金购买理财产品后,却在二级市场通过定增来补充流动资金。有数据显示,有11家在2016年购买理财产品的上市公司,涉及募资约293亿元。

  在市场人士看来,这类公司将大量的资金用于购买理财产品,一方面表明这些公司并不缺钱,另一方面也说明这些公司不务正业。过度融资降低了募集资金的使用效率,甚至助推了市场资金的“脱实向虚”。

  同济大学财经研究所所长石建勋指出,上市公司募资量过大,吸收现金量较多,大股东通过变现获得收入,降低了其继续做好实业的积极性。

  “此外,定增和定增参与者的勾兑导致了市场盲目地加以追捧,扭曲了资本市场的合理定价机制,提供了上市公司和相关定增参与者利益输送和分配的机会,对中小投资者形成不公平。”潘江指出。

  从近期定增市场呈现趋严的态势看,防止定增套利、避免过度融资、引导“脱虚向实”是2017年监管政策的主基调。

  申万宏源证券认为,2017年定增市场将延续当前从严监管的政策基调,抑制高折价、破除逆向选择;严防炒壳,规范并购重组;严控配套募资用途和规模仍将是监管重点。

  对于新股发行,杨焕判断,后续标准可能会更加严格,同时发行速度也可能会加快,以便能够真正地解决新股“堰塞湖”,届时才能真正有效地完善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实现资本市场“能上能下”的制度。



(商务合作联系QQ:2774996722;微信号:sgsg9090)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