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杨超 | 青春 回首(美文品读)

好莱坞传奇2018-12-05 15:34:40

回首

你的青春就是一场远行,一场离自己的童年、自己的少年越来越远的旅行。

 ——韩寒


我手边有一个相册,里面全是我的照片。最近比较忙,因此有一段时间没有翻动了。这天老妈打电话给我,说我在外面一个人上学她很担心,也很思念我,但同时他们也知道我长大了,是时候出门旅世,开拓自己的人生了……父母的心情永远是矛盾的——他们想我念我,却又怕打扰我。于是妈妈说:把你的相册寄回家吧,我和你爸爸每天看两眼也会开心啊。


开心?我心里知道,看了我的相册,更多的其实是勾起他们的担心与思念吧?脆弱的妈妈一定会看着我小时候的照片独自偷偷地抹眼泪吧?看似坚强的爸爸,也会窝在屋角默默地吸烟吧?也许,他今天的老酒会不自觉的多喝上一杯吧?



 寄不寄?我心里没有主意。奇怪的是,就在我踌躇时,相册莫名地对我产生了巨大的吸引力,就好像我从来没有翻开过它一样。为什么,我自问自己:明明它跟随了我这么多年的岁月,见证了我的成长,我曾无数次地翻开又合拢它,而今它却又是如此的陌生?

  我从来都不否认这个相册与我的生命有着数不清的交集,正因为如此,我心里开始恐慌。

  带着疑问,我一页一页地翻开了相册。



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我们含着泪,一读再读。——席慕蓉


我随手翻开一页,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小伙子。这是不久前的你,那时你刚刚高中毕业不久,对未来满是憧憬。憧憬...这种心情好像从未改变过。也许我今天的忙碌抱怨,在昨天的我而言竟然是我向往过的风景。这是一种很奇妙,却又是一种很正常,正常到几乎在每一个人身上都无法避免。


  小时候,我也有过一段迫不及待想长大的时光。那时我想,长大多么自由啊,可以凭自己的力量明白花儿为什么这么红艳,星星为什么这么闪烁。那时的世界是多么的美好而神秘啊,那时的我是多么的单纯而开心啊。然而,在这些简单的问题我早已经可以自己独立解决的今天,再也不用吵闹着问爸爸妈妈的时候,我看待这个世界的瞳孔却少了许多的好奇,多的是却是逐渐增加着的迷茫与孤独。

  法国作家圣埃苏克佩里在《小王子》中讲的一个故事:小时候他在一本叫《真实的故事》的书看到一幅大蟒蛇正在吞食野兽的图画,结合书上的文字描述,他思维飞跃,画了一幅自己理解出来的画面。但当他把自己的“杰作”拿给大人们看时,大人们都说是帽子。于是小佩里从此对“大人”大失所望,他说:“大人自己什么都不懂,总是要小孩子来给他们解释,这让我觉得很累。”


我不是在为“大人们”辩解什么,但我们其实都知道,写《小王子》时的佩里早已经是一个大人了。也许就是有因为存在这样的矛盾,佩里才会构思出《小王子》这本写给成年人的童话吧?

  《小王子》主人公是一个渴望被大人理解的孩子。但在现实生活中,至少结合我自己和我了解的人们的现实情况来看,对大多数人而言,在孩童期间,我们一定程度上有着渴望被理解的倾向,但和我们渴望理解大人世界的欲望相比起来,却是那么的势单力薄。这就是为什么中国的孩子会自己学会汉语,英国的孩子学会了英语:因为只有通过语言,他们才能够与大人沟通,试图接近大人,理解大人。



而不幸的是,我们纯真的童年,朝气澎湃的少年,就在这个过程中,逐渐的消失在时光的漩涡里。时间果然是一个无情沙漏,它不会等待任何人。当我们毫不犹豫,你争我赶地不断向前前行时,被抛弃的往往是一开始的自己,那个觉得大人很累的孩子。

  那么,恭喜你,你已经是个合格的“大人”了。

  那么,遗憾的是,你已经不再是个孩子了。


 韩寒说过:“你的青春就是一场远行,一场离自己的童年、自己的少年越来越远的旅行。”

也许讲的就是这个道理。



我们终究会长大成人,我们可能会惧怕,可能会兴奋,但无论我们持有什么样的心情和态度,我们无法改变时间的推进。时间会改变我们的声音,我们的相貌,我们的性格,直到我们突然发现我们已经变成另一个人——就像现在我看到照片这一刻突然发觉我自己变得陌生一样。

  照片里的我19岁。160几的矮小个头。黝黑的皮肤。短而黑的头发。格子衬衫,黑色西裤。没有什么特长。性格内向。考取的大学也并不出众。


普普通通,甚至有些黯淡。这是过去的我憧憬的自己吗?我不知道。我没有再拿“人总是不知足的”这个借口搪塞自己的疑问,因为我心里已经有确切的答案了。

  我想长大成人的圣埃克苏佩里正是意识到了这一点,才会塑造出小王子这个与众不同的形象来委婉的规劝大人们不忘初心,不失童心。


而我现在19岁,已是法律及生理意义上的成年人。虽然我可以厚着脸皮说:今年的儿童节我还是要过的,我还是个孩子呢!但其实我早已经认识到,有些东西早已经是过去,留下的只是回忆。

多少青春不再有——我暗叹一声。

  

我又翻开一页。


我想不管亲情友情还是爱情,能与时间对抗的才是真情。

                         ——辛夷坞《我们》


 是我小时候的照片,很小的时候拍的。因为那个时候我还不满周岁。画面中呈现的是妈妈扶着我教我学步的情景。

  这张照片我好像很久没有翻看过了,我突然意识到为什么我会对相册感到陌生了。

  那个时候妈妈还年轻。从照片里我可以知道,那时她有一头浓密柔软的黑发,皮肤白皙,身材娇好,是个十足的大美人呢。但现在呢?妈妈的头发里夹杂着许多白发丝,皮肤发黄出现了皱纹,身体也显得很臃肿。


 家里穷,爸爸分家分到的是债务。而妈妈则出生在小康家庭。尽管这样,妈妈还是和爸爸走在了一起,19年相濡以沫。19年的光阴可以解释与证明很多事情。我们一家人这么多年吵过闹过,但也笑过。

  在家里,妈妈总是很啰嗦,我的事情她什么都管。说我不会干活、不能独立。可是每当我自己想做些事情时,却发现都已经被她做好了。每天摆的整整齐齐的衣物,鲜亮可口的饭菜,都在向我述说着她忙碌的身影。妈妈,也许我记不住你为我做了多少顿饭菜,曾经为我挑选的衣服款式,多少次对我嘘寒问暖,但是我会记住她是个善良的好母亲。


 我想我已经忘了或将会忘了爸爸为了家庭生计如何的奔忙,曾多少次摸着我的头欣慰的夸奖我,我考试发挥不好时的沉默。但我不会忘了爸爸对责任的勇于担当,任劳任怨,他是个伟大的好父亲。

  

《时间都去哪了》的歌词里写着:


“时间都去哪儿了?

还没好好感受年轻就老了。

生儿养女一辈子,

满脑子都是孩子哭了笑了。

时间都去哪儿了?

还没好好看看你眼睛就花了。

柴米油盐半辈子,

转眼就只剩下满脸的皱纹了。”

  

我想到的是我爸妈。




龙应台在《目送》里写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我想到我上学爸妈送我去火车站,我头也不回的情景。我顿时黯然。

 

 养育之恩,无以为报。


我看到了不久前拍的高中毕业照。几个月前我们还在一个讲台下紧张地备战高考,几个月后我们已经各奔东西,去往不同的城市。三年前,青涩的我们踏进了一个学校,这是一个缘分;我们的分离,虽然令人伤心,但其实也是缘分使然。逐渐长大的我们,经历了许多的离合悲欢,也渐渐的懂得身边的亲人、朋友等终究无法和我们永久的在一起。旧的分离往往带来新的聚首。

  然而,即使懂得这一点,我们依旧没有办法抑制悲伤的情绪,虽然毕业照上大家一个个都笑得无比灿烂。毕业典礼时大家笑着走进礼堂,即使心里其实早已经满怀感伤。但凶猛的感情终究如洪水一般爆发了。在毕业典礼结束的那一刻,礼堂里缓缓响起《同桌的你》。我清晰记得那时礼堂里音乐与抽泣声交融在一起时空气中弥漫的离别伤感。犹如实质,似乎我张开手掌便可以触摸到。



我们互相拥抱,互相祝福。我们问自己这样的挚友以后还会遇到吗,我们对对方说你可要记得我啊。我们最后一次在校园里逛了一圈,抱着明天自己就要走出母校去闯荡天下的心情,犹如战士离开故土去远征一般。

  我们依在致远桥的桥栏上,看着下面的河水缓缓的流淌而过。杨柳条部分没入水面,河面以上嫩绿的枝条随着夏风舞动。河面荡起一阵阵涟漪。

  年复一年,人在变,这里的风景却不变。

 

 这里,有太多回忆。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

一句诗,概括了多少青春韶华。


我像想到了些什么,打开一个铁盒,里面满满的明信片。这些,都是同学们离开时送我的。随便拿出一个,是小王给的。小王说道:“你是一个勇敢、敢爱敢恨、不拐弯抹角的人,我很高兴与你成为朋友。希望未来的你要好好努力,追逐自己的梦想吧。”这一刻,原本有许多渐渐模糊的记忆再次清晰起来。同学们,你们还好吗。

 同学之情,真挚美好。



我同时看到了我和历史老师的合影。小黄老师的右手按在我的肩头上,一脸期许的模样。

  高中时代的我性格内向,成绩平平,造成自己非常不自信。但小黄老师不仅让我做了她的课代表,让我发现自己在历史学科方面的特长,还鼓励我参加各类课外实践活动和历史论文写作比赛,不仅给了我自信,还让我结交了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像这样的好老师,我遇到许多个。他们使得我更优秀,走的更远,离梦想的距离更近。感谢他们,真的十分感谢他们的诲人不倦,他们为人师表。

 

 良师益友,受益终生。

  ……



我突然意识到,原来在我身边一直有人陪着我,关心我,帮助我。或者可以说是总有人爱着我。即使我很普通,我很平凡,但其实我是个很幸福的人。

  回忆之所以是回忆,因为是回不去的记忆。但正因为如此,过去的记忆才显得弥足珍贵。而我们获得的爱,更使得我们人生记忆熠熠生辉。

  我想,也许我的青春就这样平凡地度过了,或者说是“流逝”了,但其实这并不代表我没有努力过,相反,回忆起亲人朋友老师与我的点点滴滴,关于我自己的成长记忆逐渐的被我回想起来,像影片一样在我大脑里面开始放映起来……


我想起了无数次考试失利后自己落寞的背影,但中考高考我还是一路走过来了;我想起自己与班里的一名同学为公平竞争参加校运会3000米长跑的名额而展开的长跑比赛,虽然我输了;我想起我背负着老师父母的期望去南京参加江苏省作文大赛决赛时的荣光。

  其实,我一直很努力,我比自己想象的要优秀的多。

  其实,我从未孤单,因为有那么多人爱着我,陪着我。


“回忆是美的,所以更要努力去创造更美好的回忆,而不是靠着回忆过生活。”


我合上相册。夏末的风吹进窗子,拂过我的面颊,挟有微微一丝凉意。

  我抚摸了一下相册,做了决定,我要把相册寄给父母。回忆让我如梦初醒,因为我突然意思到:父母为我担忧,对我的思念,是他们爱着我这一行为最朴素的表达。我没有权力自私到阻止父母担忧他的孩子,爱他的孩子。

  或许对我爸妈来说,担忧我其实本就是他们的一种快乐与幸福。


现在,是时候回答圣埃克苏佩里的成人之问了。

  圣埃克苏佩里在《小王子》的序言里提到,这本书是送给他一个叫里翁·沃斯的朋友。他这样写到:“我把这本书献给这个大人从前当过的那个孩子。所有大人最初都是孩子(但这很少有人记得)。”

  同样是写成长,村上春树在《海边的卡夫卡》里塑造了一个叫“乌鸦”的15岁少年,通过描述他抗争父亲的预言和自己的命运而展开的奇幻故事表现了少年的成长。之所以村上春树写少年,是因为少年还是"可变"的存在,他们的灵魂仍处于绵软状态而未固定于一个方向,他们身上类似价值观和生活方式那样的因素尚未牢固确立。然而他们的身体正以迅猛的速度趋向成熟,他们的精神在无边的荒野中摸索自由、困惑和犹豫。


 两个人都是伟大的作家,但他们有着对成长不同的认识。我没法证明他们是对是错,但是我有着自己的见解。

  我还年轻,我未来还有着很长久的岁月。或许这个年纪的我还没有讨论人生的资本,但我毕竟也在这个大千世界生活了将近20年,也许我还没有足够的用心把握这些时光,但时光或多或少地把许多东西沉淀了下来,成为了我自己对周遭世界独有的理解——我有资格用自己的理解探讨自己的人生。因为,我的人生它只属于我。

 若是把这将近20年的时光当做我的一生,我首先想到的我这一生太没有意义了。因为我这20年大多数时候都是庸庸碌碌地度过了。

  一辈子或许也是如此。历史上许多作家晚年写了忏悔书,许多皇帝也颁布罪己诏。

  与其在人生末路十分后悔哀怨,不如有先见之明的在一切还可以挽回时拼尽浑身解数,哪怕一败涂地,却不负此生。

  《小王子》告诉我要永保初心,《海边的卡夫卡》告诉我要勇敢地面对人生挫折,直面成长。而如果做到这两点,那么完全可以理解我们一生都在成长的路上。

  所以我们再大,也可以是一个孩子。

  所以,孤独和迷茫,并不和成年挂钩。做一个大孩子,怕什么孤独和迷茫?所以,积极迎接挑战,人生便是一辈子的成长。

  最后,感谢那些爱我,帮助过我,支持过我的人们。当然,也感谢我自己这么多年来对自己的不离不弃。“如果没有你的爱,那不过是廉价酒馆的表演秀。”——我的人生因你们而精彩。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