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杨亚平||你就是这提灯的人——评宫白云《提灯的人》

诗赏读2018-08-09 16:46:00

杨亚平,诗人,批评家。四川南充人,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做过资深编辑、记者。出版诗集《浪花上的情结》,报告文学集《敬礼,建设者》。




你就是这提灯的人

  ——评宮白云《提灯的人》


杨亚平



    有些诗人,我认识了多年,但要给他写点东西,我深感尴尬,想写几句应付和寒暄下,都不知从何下笔。还有些我不曾相识,并且距离遥远的诗人,我神交他(她)第一眼文字时,我就倍感舒畅,并立马产生写几句的冲动和激情。这老话叫缘分,叫有诗缘。为诗相遇,为诗相聚,为诗动笔,为诗成友,早已成为诗国的佳话和美谈。

    我现在认定诗人的诗行会产生生理、物理和化学的“磁场”。前不久人类发现的“量子”和“暗物质”理论,就充分证明我这新发现。只要诗人之间的气质、素质、品质、语言、想象的“磁场”相近、相仿、相亲、相同,就算是一辈子遥远距离的神交,也会相处得情深似海。像我和宫白云,我们未见过面,但她诗中每一个文字的眼神,我都能领会和感悟;她文字间标点符号的每一个动作产生的情绪,我都能理解;她文字里具象到意象每一次通感的飞跃达到的意境,我都能看到,并可以用心去触摸。

    诗人用语言和意境营造的“磁场”有大有小,有浅有深,这是靠诗艺和诗意决定的。

    宫白云这首《提灯的人》开篇第一行:黑夜提着白昼;这一行开篇句给我带来的是大气磅礴的象征主义抒情性的突然爆发般感受,它给我的冲击力是巨大而震撼的。你想,诗人居然把黑夜和白昼这般超自然大的意象都拟人化了,这般想象带来的形象思维的塑造浩大得还不让人震撼么?这般奇丽壮阔拟人化产生出的意象,只有博大胸怀气魄的诗人才能唱出呀。

    就是这“黑夜提着白昼”这行诗,绝佳的契合了夜景和情景,由动词“提起”的情感联想,跨越了时间和空间的鸿沟。接着“摩肩接踵的人群提着自已的影子/乌鸦提着自已的树”,这两行动词排比的“提着”,很有韵味和诗意;人群“提着”影子,这具象影子让人产生许多联想,你是怎样人生,你就怎样理解,只要是自已的故事;乌鸦“提着”自已的树,这具象树给人产生诗意意象的联想,也是各自理解的五彩纷呈,我理解的树,就是自己心灵安稳的归宿。

    接下的这句就更升华了,“提灯的人提着尘世——”,这具象由影子、树一下升华到了尘世,这尘世既是具象又是意象,诗人这三次排比的“提起”叠加、递进出三个不同层次的意境,让不断更上一楼的诗意展开了想象的翅膀。

    这提着”白昼“,提着”影子“,提着“栖身的树“,提着”尘世——”;这一组诗人用空灵语言构思、排比出的在语法和修辞上动宾不配的词组,就叫诗人语言呈现出的天才的“破坏性”,并且是不重复任何诗人的创新性“破坏”诗家之语。

    宫白云在语言上,在生成诗语的过程中,她太考虑词的崭新运用和安排,这些运用和安排,都是围饶创新的构思和意境来推敲定夺的。

    别林斯基讲:“精确的语法,朴素的语言不是独一无二的确实标志,但精确的语法却永远是缺少诗意的可靠性。”

    我喜欢和热爱诗人宫白云,并称她为先生,主要就是我敬佩她文字语言的独到和新鲜度,以及她诗语对中国新诗语言的修正性和校正性和产生的示范性。我这话就是前不久欧阳江河先生谈王小波语言可贵之处时强调的:王小波语言的可贵之处,就是它带有一种意志,带有汉语不同质地的“修正性”、“校正性”。

    诗是文学最深处沉淀出来的,它是一种少数人使用的完全诗化的语言,传统的说法叫“诗家语”。

    以上四行排比的“提着”,闪烁着诗人对自然哲理的亲近、亲和,表达出诗人对生命沧桑、悲悯。

    就这四行诗,诗人把不同时空中不同事物融合在一起,把西方象征主义和中国古典诗意表达融汇贯通在一起,这是宫白云诗风成熟标志之一。

    接着,“从一城绚烂中挑出灯蕊/ 从四处的污浊中择得慈悲/ 当一词的月亮熄灭黑暗/ 一盏灯模仿神圣/ 好看的光线从低处/ 献过来”。

    这几行诗中的挑出、择得、熄灭、模仿、献; 这一组升华诗意的词更丰沛了,词性由前面排比的动词“提着”,变成了既有动词还有形容词组成的“破坏性”的创新诗意词组,它产生出的动宾不配和主谓不配联合词组,如“污浊中择得慈悲”;“月亮熄灭黑暗”;“灯模仿神圣”;“光线献过来”,就“破坏性”创新出了崭新而通感通灵的诗家之语。

    我始终认为:诗人的天才,主要看语言和词汇、词组的设计、安排、布置上创新带来的崇高而伟大的诗意。

    其实在中国,你诗语创新和新鲜度越高,有人就会说你“先锋”、“前卫”,宫白云是一例。

    我始终认为,我们有些朋友的语言,还是受到了过去半个多世纪极左政治污染了的语言,现在又受到商品经济污浊,他们怎么能读懂这纯天然美丽的诗语呢?

    你受污染的程度越高,你就越读不懂诗人宫白云完全创新的语言。

    语言的创新和语言的晦涩、怪异是风马牛不相及的。

    宫白云的诗语在她创新中有一定的个性和私密,但总体讲她语言的风格还是建立在传统优秀诗歌和吸收西方观代表现技巧基础之上的。

    宫白云诗歌最大的优秀之处,是她诗的意境具有强烈的公共性,而这公共性不仅对她的祖国,也是全球性的。

    尼采说:“恰恰是那种独创的人,有时会写出极其空洞的东西。”这种独创对诗人讲,就体现在语言和词汇的安排、使用上,以及联合词组的“破坏性”组合上,在关联的动词点金般运用上;而宮白云恰好最突出和优秀的体现在这独创上。

    我昨天说,我这一生热爱两个中国诗人,年青时我热爱舒婷,因为她写出了“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干年/不如在爱人肩上痛哭一晚”这般可流传干年的诗行。我现在热爱宮白云,是她写出了“提灯的人提着尘世”;“我的注视是荒凉的”;“某种枯萎我曾相识”;”弱小的光亮/拖着上帝的步伐”……

    宫白云这首我喜爱的《提灯的人》给我总的感觉和印象是:诗人借助大自然中黑夜提灯这一具象,表达诗人丰富的内心情感,通过黑夜提灯这一具象见景见情、情中有思,思和情以及景又叠加出悟。这小诗弥漫着浪漫的人文理想,我喜欢这小诗中有玄思化的神秘味,但诗人最可取的是诗后段安放了对现实世界的人文关心和体贴。

   写完这稿,已是夜深了……我站起身推开窗棂,我猛然看见远方街上,一位“丁香”一般芬芳的女子,提着一盏灯缓缓地向我走来……

   啊,这盏熠熠生辉的灯那么有诗意……

   原来,她就是这《提灯的人》。


一稿2017年5月1日夜半于《听雨楼》


 

提灯的人

    宫白云


黑夜提着白昼

摩肩接踵的人群提着自己的影子

乌鸦提着栖身的树

提灯的人提着尘世——

从一城绚烂中挑出灯芯

从四处的污浊中择得慈悲

当一河的月亮熄灭黑暗

一盏灯模仿神圣

好看的光线从低处

献过来

宫白云,女,写诗、评论、小说等。作品散见于各种报刊与选本,曾获2013《诗选刊》中国年度先锋诗歌奖、第四届中国当代诗歌奖(2015—2016)批评奖、首届金迪诗歌奖年度最佳诗人奖等。著有诗集《黑白纪》,评论集《宫白云诗歌评论选》。现居辽宁丹东。


诗赏读|在读与写中与您相见


长按二维码,关注诗赏读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