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李江微小说《枪声》

李江小说连载2019-07-02 22:06:26

微小说 

  枪声 

  李江

  打开电脑,一条新闻,映入我的眼帘:xx省政法委副书记,因若干年前xx强奸杀人案系冤案,涉嫌造假,被立案调查。此案引起全国关注,所以,事先,我早已知晓。但,仍然一句一句地看完,想从字间找到我想要的东西,可是,再一次使我很失望,没有!此消息,再次把我带回到三十多年前的往事中……

   那年,我刚刚大学中文系毕业,分配到xx省xx市报社做一名普通编辑,分管文艺副刊。那时,全国人民都爱文学,我的副刊,便也聚积了当地一帮文学青年。其中有一位叫xx的,所写诗歌很有才气,字里行间,闪烁着人性的光芒,便引起我特别的关爱,编发其诗歌见版的频率也比一般人的高。

    我俩便成了朋友:夜谈,郊游……挥斥方遒,激扬文字。

    一日,去郊游,他带了他之前给我说过的女友,我眼前一亮,郊游完之后,我夸:“你女朋友长得不错嘛,要条有条,要样有样。”

    他却慨叹一声,“到目前为止,她还不能算我完全意义上的女朋友。”

    我问:“为什么?你长得也一表人才,诗又写得这么好,说不定,哪一天,诗歌在外地的大报上一发,就红了。”

    他苦涩地摇摇头:“那是天上的馅饼,没把握的事。眼前是,他父母嫌我在煤矿工作,她女儿是护士。”

   “煤矿咋了,好多名人,都是从底层上来的。陈建功,不就是从煤矿出来的?”我又举了一些当时知名的人物来开导。

    他摇摇头:“我怎么能跟人家比!眼下的情形是,市上一位大领导的儿子,在某机关坐办公室,正在发狠地追求她。她父母,也在逼她跟我分手,去跟那位谈。”

    “她自个的态度呢?关健是她自个的态度?”我问。

     回答:“她,刚开始也挺坚决的,说让我放心。可是,近来,经不住压力和别人的劝说,也有些二思了。你没看出来吗?其实,她对今天来见你,并不是很情愿,是我硬劝来的。以前,她对我,不是这样的。我们是中学的同班,那时,两人就好上了。”

    当时,我并不喜欢自个工作的城市,一心想调回家乡的省城报社去。为此,他曾劝我,挽留我,但,我仍是积极地办理我的调转手续,因为,我的女朋友,在那里。

    手续快要办成的时候,他又找我来了,约我到街上的饭馆,两人你灌我,我灌你,我因马上就要调回家乡的事情基本成了而高兴,所以,放开了喝,喝多了;他则是两个原因而放开了喝,喝多了——一是要失去我这个朋友,二是,为可能会失去的恋人,他还在兴头上,给我念了他刚写就的一首诗,

    如果:

    心灵是纯洁的,

    世界,还会黑暗吗?

    如果:

    爱情,是纯洁的,

    心灵,还会背叛吗?

    如果:

    天空,是纯洁的的,

    大地,还会呜咽吗?

    ……

    我觉的,他的诗,跟他的年龄,有些不相符,实在是有些早熟。我虽然是科班出身,但却发自内心佩服他的诗才。

    酒后,两人踉踉跄跄从酒馆出来,他去开自行车锁,我嘱咐:“骑好了!”

    他说,“没事。”又回头嘱我:“接到调函后,就通知我,我找个车来,往火车站送该托运的行李。给你饯行。你走的那天,我再忙,也要轮个班,请假,到火车站去送你。“

    我被他的这份情谊所打动,在后边说:“行”。

    但,这句话,却成了我跟他的永诀!

    没几天,就传来消息,他在他们矿边的一家酒馆里,因争座位,跟市中区公安分局长干上了,还把局长的眼睛给捣了个乌眼青。那局长,当时是穿的便衣。不然,他可能也不会动手敢打堂堂公安局长。二来,我想,他肯定是因为女友的事心情不好的缘故,火气大。

    当时,正在风头,结果,就被拘了。

    我闻讯放下手头的事情,紧忙找关系看他,而且,那位公安分局长以前采访过,也是认识的,想当个和事佬,将事情抹和着摆平了。但,对方给我的回答却是:“这事,你最好是少掺和。不然,连你也兜进去。我知道你与他走得近。他的水,深着呢,不单单是他打了我这么简单。上边可是有大领导关注着呢。”

    这一句话,在当时那样的形势下,很有份量,我一个小小的编辑,只好作罢。

    最后,关于他的不利消息不断传来,而且越来越坏。坏到吓人——说他强奸,还且,还曾诱奸幼女。我听得脊梁骨直冒冷汗!

    我接到调令,他自然是没能给我找车往火车站送行李,也没能给我饯行。我离开xx市的那天,正逢下大雨,也正逢开公判大会。一大早,我从我们报社三楼,清清楚楚地听到一阵令人发怵的警车的鸣笛声,紧忙跑出来,在阳台上看。大雨中,一辆辆囚车从大门口过去,每一辆大卡车中,都是两名穿着雨衣的身背枪者,我知道他们是武警。中间平坐着五花大绑背靠前边驾驶室车邦者,我知道他们是死囚。整整过去了二十四辆!我心中忐忑着,这中间,不会有他吧?我祈祷;千万不要有他。

    我拎了随身的东西,出门来,坐去往火车站的班车,往公交车站走。路过公审广场,其时,从里边高音喇叭传来令人胆颤的宣判声。其它内容,我都听得不太清楚,只听到的是隔一段,就传来的几个字: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我走了一里多路,这八个大字,还仍时不时飘进耳朵里来,让我一阵阵心惊肉跳,想想若是自个被判了死刑的恐惧。

    到公交车站,买了票,上车去,开行了约半个多小时,来到火车站。这里,布告却已是先贴出来了,引得一群群的看客,挤昂着头去趴望。我自是急不可奈又慌恐不安地也挤进身子去。终于,还是从那一大群红xx中,看到了朋友的名字!我几乎眩晕过去,两腿发软,倒感觉,被执行的是自个似的。细看布告:似乎证据做得挺实:上学时,他就诱奸幼女xxx——前几月,又强奸女青年xxx——我惊得几乎叫出声来,这不都是他女朋友一个人吗?

    那天,火车晚点了两小时,我在火车站门前的广场遛着,心情格外的沉重。突然,又是一阵警铃声,从远隐隐而来,越来越响,越来越急,引起大批的人群向警车开来的街道涌去。我也不由自主地被裹进看客中。 一阵功夫,警车就开过来了:一个,两个,三个……我数着,还不是他。我盼着看到他,又怕和不愿看到他。

   最终,还是看到了。

   不知,他看到没看到人群中的我,我却是清清楚楚地看到了他!那一个瞬间,那一副神情,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中——多少年中,时不时地跳入我的脑海。他那几句最后的诗,也不停地在我脑际闪显:

   如果:

  心灵是纯洁的, 

世界,还会黑暗吗?

   如果:

   爱情是纯洁的,

心灵,还会背叛吗?

   如果:

天空是纯洁的,

大地,还会呜咽吗?

   ……

    警车很快,就过去了。不久,就传来一阵阵“啪啪”、“啪啪”……的枪声,非常清脆,清脆得似小孩子过年时放的鞭炮——以后的若干年里,我多次从噩梦中被那清脆的枪声惊醒,以为被执行的是我。

    中午,我进到车站的一小饭馆里吃饭,却正逢那位公安分局长,领着一帮下属,在猜拳行令,喝得正欢,似是刚从刑场回来。见我进来,忙起身来,问明缘由,要拉我入席。我坚辞了,他只好作罢。他一边送我出门,一边得意地啪着我的肩头,“xxx,今天被毙了。我说让你别掺乎,没提醒你错吧?给你句忠告:以后,交人,要慎重。”

……

    这位现今的省政法委书记,当年xx市公安分局长,因那场不是因我朋友的冤杀案出事后,紧接着,就又曝出他一系例巨贪、包养多名情妇的丑行。可是,我从所有关于他的报道中,寻查,力图从字缝、字背后,找到有关我那朋友案情的半点音讯来,但,没有,半个字也没有!

      不知早已在天堂的朋友,他还作诗吗?即便作,谁能听到他的诗和愿意听他在天堂的诗呢?大概,所有他身边的亲友,都早已将他淡忘了……

    唯有我,记着他,也永远记着他的那首诗! 

   提示:请点击文章上方蓝字——李江小说连载,进入公众号,再点击:查看历史消息,就可看到之前所发各篇小说内容。预告:17年开始,将陆续全文连载《双面人生》(上下卷;四部集,近百万字,获黄河文学奖一等奖)、《绝色股民》、《笑面猴》等长篇小说。请收藏公众号便于以后查阅。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