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曲海】杨志刚忆恩师白全福

长城曲艺网2020-11-17 16:31:25

署名及版权声明

长城曲艺网及其微信公众号等新媒体账号,致力于优秀民间传统文化艺术的弘扬传播,由于人力有限,难以对所刊发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内容逐一核实并明确标示其来源,对此,我们深表歉意。工作当中,如未能为您署名,请及时告知,如果侵犯到您的版权,也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进行删除!

为出版《红枫叶》我个人作品集,我整理历年来的作品,一个个不同年代的作品摆在面前,引起我对一段段往事的回忆。首先想起的就是我的授业恩师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白全福老先生。

师父出身于艺人世家,幼时学艺,很早就在北京天桥撂地演出,环境的熏陶和影响使师父对待艺术是既执着又严肃还认真,那真叫一丝不苟。我刚跟师父学艺时,师父就告诉我必须要练好基本功。他讲,“说相声,说相声,不练好嘴上的功夫怎么能说好相声。基本功必须要天天练,有一点空儿都得练,久练才能久熟,咱是吃张口饭的,可全凭一张嘴呀。”师父教我的时候,更是一字一句的抠,毫不含乎。师父教我《全德报》时,我对地缝儿的“缝儿”字发音不准,他就一遍一遍地教我,我虽然很认真地学,可总达不到师父的要求,我是又着急又不好意思,这样一来,就更学不会了。别看师父是个急脾气,可到这阵儿他一点儿都不着急,还是一遍一遍耐心地教,直教到我发音准确了,还叫我反复巩固。从这一个字儿,足以证明他老人家授艺的认真态度。

恩师的相声表演艺术不仅在语言和表情上有自身的特点,就连一些形体动作的处理上也有许多独到之处。对这些表演他都是一招一式地教授给我,要求我们一举一动都要有章法,告诉我们,“要学就学磁实喽”。师父上台表演不仅是技艺高超,而且特别认真,每次上台演出都是情绪饱满,精气神儿十足,从始至终全神贯注一气呵成,看师父演出场场都是如此无一例外,每次见师父下台后,满脸汗水,我看着心疼,就问他累不累?师父说,“小子,这是上台呀,上台演出可不能惜力,咱在台上只要对得起观众,观众就准对得起咱,场场都得‘卯’上,只要咱对观众负责任,人家绝不亏待咱,上台先要有个精气神儿,叫观众一看咱是直功直令,拿着演出真当事儿干才成。”

在那时演出,相声演员不化妆,师父嘱咐我们上台前必须要洗脸、整理头型,一上台“光头净脸儿”是对观众们尊重。师父对艺术的执着精神和认真态度突出表现在他后期练单口相声的时候。他非常喜爱单口,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他就表演过《插旗》、《过客》等故事节目。并表演过《山东斗法》、《三近视》、《三性人》、《巧嘴媒婆》等一些单口相声。

按说有这些段子,必要时演一演足可以了。可是他为了进一步丰富自己,坚持再练习一些单口节目,师父自幼学艺,没上过学,一段单口相声的本子自己根本念不下来,这怎么练呢?于是他就叫儿女们给他读本子,他边听,边记,边背,背得差不多了,再叫儿女们看着本子给校正。然后每天早晨四点多钟起床,自己练两、三个小时,一坚持就是两、三年。就这样他又练会了《解学士》、《君臣斗》、《贼鬼夺刀》、《黄半仙》、《连升三级》和《肖飞买药》、《追车》等一批单口相声。一段《解学士》、《君臣斗》都有一两万字,靠这种只凭听、记的方法练下来,需要下多大的功夫是可想而知了。老人家当时已经六十岁了,就凭他当时的艺术水平,社会名望和艺术成就,按说可以知足了。可恩师他孜孜不倦,苦苦追求,不满足现状,敢于挑战自我,超越自我,靠着顽强的毅力,聪慧的天资为自己的艺术领域开辟了一块新天地。不仅在相声捧哏艺术上独树一帜,而且在单口相声表演上又取得了新的成就。用自己的实践再次证明他对艺术全身心投入的执着精神。

师父对艺术的执着精神和认真的态度伴随了他的一生,老恩师的言传身教,率先垂范直接影响到我们这一代。在这一点上,不是靠死记硬背和特意模仿能学来的,而是和师父长期相处经过耳濡目染潜移默化慢慢地在我心灵深处积累下了对艺术无限执着认真的一股劲儿,这股劲儿是在我从艺道路上的一个强大的动力。也促使我对待艺术不敢有丝毫懈怠。我还把师父常说的“艺海无涯苦作舟”当做了自己的座右铭,鞭策自己在艺术道路上时时奋进。

恩师为人忠厚善良,待人热忱谦和,有着一副有求必应的菩萨心肠,师父无论对待亲朋好友,业内同仁还是普通观众都是毕恭毕敬,客客气气,特别平易近人,处处体现温良恭俭让。师父叫我记住相声界常说的一句话,“灭高人有罪。”师父所认为的高人,是指只要他在艺术上有一点长处就是高人,只要有一处比自己强就是高人,就要看到他的长处,要承认,要学习。有着这种想法自然会尊重他人。师父看人都是看优点、看长处,他从来没说过谁不行。

记得我刚调到红桥区曲艺团时,师父把团里每位老艺人的艺术特点都一一说给我听。叫我一定要好好向他们学习。以后整天和他们同台演出,台上台下都是学习的好机会。还嘱咐我要想跟人家学能耐就得先尊重人家。师父曾多次到我团演出的后台去,向我团的老艺人们挨位托咐,请他们对我多多批评指教。并向众人一一道谢。再三叮嘱我,相声场子是学能耐长能耐的好地方,就看你用心不用心了。

我谨遵师命,对团里的老艺人们特别尊重。同时也发现他们在艺术上都有自己的特点。值得我好好学习。我把老艺人们都尊为老师。我从进团到后来调往青年队。几年来,我一直是开场来,散场走,认真观摩老艺人们演出,在后台给他们斟茶送水,递衣服,挂大褂,每次下场后挨位征求意见,虚心求教。老先生们对我确实也关爱有加,每位都对我倍加扶植,传授给我许多表演技巧,还把他们最得意的节目亲授于我,几年相处我确实受益匪浅。能有这样的收获全是恩师教导有方。

师父在长辈面前总像个小徒弟,在晚辈面前是位慈祥的长者,在观众面前像个谦虚的小学生。记得我在红桥区文化馆曲艺团活动时,一天我们到北站外,一家印染厂演出相声大会。师父正巧得空去看我们演出。师父的到场叫厂里工人们知道了。强烈要求师父演一场,厂工会领导表示,师父是市曲艺团专业演员,在今天这个场合演出不合适。师父却说,“什么专业,业余的,我们都是演员,只要大伙儿愿意看我就演吧。”

可是演什么节目呢?师父说,“我跟志刚上《汾河湾》。”我当时一听真有点傻,虽说这个节目是师父教的,可是跟师父明场演出我还真有些害怕,师父说:“你就把心搁在肚子里吧。”演出效果可想而知了。我连返了两个小段儿观众还是不停地鼓掌,我说:“师父,大伙儿想听您说。”师父说,“那就依着大伙儿。”结果师父又演了两个小段儿,观众才勉强答应。

事后师父跟我说,“记住喽,没有观众,就没有咱,咱的饭是人家给的,观众永远比咱大得多,千万要顺观众的心气儿。”从那时候起,我懂得了心里装着观众,知道了顺观众心气儿。

在六十年代初,我和志光哥随团在鸟市曲艺厅演出。那时曲艺厅是计时收费制,我给志光哥捧《黄鹤楼》,下场后,返了个小段《剃头》,观众还要求返场,我俩再返上台以后,观众喊着叫演《大审》,我俩立即换位表演《大审》,然后又返了一段《追柳》,一段《圈阵》,先后演了一个小时五十多分钟。剧场气氛从始至终十分火爆,收到这种效果我和志光哥虽然很累可是心情特别愉快。后来有的观众见面跟我们提起此事,都说我们够意思,这是因为我们听了师父的话,顺观众的心气儿,才出现这种局面,才能在观众中越来越有“人缘儿”。

人们都说“师徒如父子”,师父对待我们这些徒弟真像对待亲生儿女一样。每次到师父家学艺,都要留我们吃饭,还经常叫师娘给我们做一些北京的特色饭,比如抻条面、味汆儿面等等,志光哥不会拌面,一吃炸酱抻面,他就拌不开了,一到这时候,师父就把他的碗拿过来,替他把面拌好。志光哥说:“我活了三十多岁,只有到师父家才能享受这种待遇,我自己的父母对我都没这样过。”

“文革”期间,我曾一度被送回原籍农村,每次到天津来一到师父家去,师父、师娘都嘘寒问暖,倍加关心,想方设法给我做好吃的,可当时师父的家境并不宽裕,师父却说:“我们再不好,也比你强啊,吃吧,在农村吃不着,多吃点……”每次临走时,师父都要叫师娘给我做些好吃的带给我的老婆、孩子们。老人家对我的关爱至今仍然历历在目,永难忘怀。师父对待徒弟们非常疼爱。师父总跟我说:“我在天津没亲戚,有些事情得指望你们,师父家里的一些事儿一般的都跟我们商量,叫我们替他去办,对我们真像对自己的儿女一样信任。师父对待我们处处像位慈祥善良的父亲,我们这些当徒弟的对师父尽些孝道总是应该的吧。恩师他却施恩不图报,徒弟们对他所尽的孝敬之情老人家全都记在了心上。

记得九三年十月份,我师弟宋勇的徒弟谷建津结婚,师父和我出席婚礼,老人家和我长谈了一次。谈话的主要内容是说徒弟们对他如何如何好。在他到外地演出时,家里的事情都是徒弟们去处理,我师娘生病,是徒弟给请大夫,抓药,我师父的长子两次住院,也是徒弟昼夜到医院陪伴。两个师弟的婚礼是徒弟精心操办。家里一些活计也是徒弟安排去做。“文革”期间,师父患病离团,是徒弟安排他到文教厂补差,使他渡过了难关,晚年时,怕他在家中寂寞,徒弟们安排他到外地参加活动,不离左右的侍奉。徒弟请他吃饭时花六百块钱点条鱼,还有的徒弟见一次面给一次零花线……师父说,“我能有这么多这样的徒弟我知足哇。”

听着恩师的这番话,我真是百感交集。老恩师对待我们是恩重如山,我们终生难报。徒弟们为孝敬师父尽点微薄之力是天经地义的,可是老人家却铭记在心。想到这儿,我对恩师的敬重之情又增加了十倍,百倍……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和师父这次交谈竞成了我们师徒的诀别。

恩师在十年前走了,老人家走的那么匆忙,走的那么安祥,走的那么叫人心疼,心碎。十年过去了,师父的音容笑貌,总出现在我们面前。恩师给了我从业之本,恩师教了我做人之道。恩师给了我取之不尽,用之不完的艺术资本,恩师给了我学之不尽,校之不完的高尚品德。今天我出版这套作品集,既是向社会做一汇报,同时也告慰恩师的在天之灵。

(本文作者:杨志刚,原题:《杨志刚忆恩师白全福》,写于2004年前后,长城曲艺网-小楼编辑整理,2017/09/13)
姊妹账号推荐 

“左岸江湖”,倾听世界的另一面

点击查阅往期精彩文章

【话浮沉】江青四任丈夫都是共产党员,最神秘的唐纳晚年回国时受叶帅接见!


【识雅意】徐复观出行伍入学界,一个性情如火的牛人


【知时节】1945年9月2日,东京湾“密苏里号”上的中国受降代表团


【爱学习】揭秘!北京那些不挂牌的机关重地,都是负责什么国家大事的?


【话浮沉】ISIS算啥?这才是正版“血魔”:红色高棉凌虐柬埔寨 一半华侨遭屠杀


【识雅意】张伯驹与《平复贴》:不世藏家和无价国宝的难解情缘


【话浮沉】原国安部副部长的自诉:超级政商共同体如何炼成


【话浮沉】鲜为人知的另一场长征——东北抗日义勇军的万里归国路(一)


【话浮沉】“泄漏国家机密”的沈荩:近代中国第一个因公殉职的记者


【姑妄听】孙立平:改革的两个陷阱:左陷极权,右陷权贵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