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独家】事涉乌市城市改造 杨刚案发地产腐败

财新网2018-08-10 07:51:46

记者 李妍


在反腐高潮迭起的2013年的最末几天,杨刚成为又一位落马的副省级干部。2013年12月27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通报,政协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杨刚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组织调查。时年60岁的杨刚此前任国家质检总局副局长、党组副书记。


不过,杨刚被查受震动最大的是远距北京3000多公里的新疆。在2010年12月之前,杨刚在新疆任职40余年,曾官至乌鲁木齐市委书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副书记、自治区常务副主席等要职,是实至名归的新疆实权人物。


2009年新疆“七·五”事件之后,2010年4月,曾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15年的王乐泉卸任,赴京担任中央政法委副书记。当年12月,杨刚也离疆赴京到国家质检总局任职。


财新记者获悉,杨刚案发主要涉及其任职新疆期间。他也因此成为多年来新疆鲜有的因贪腐落马的副省级干部。


实际上,在杨刚落马之前的半年,新疆地产界已风声鹤唳。据多位知情人士向财新记者的介绍,在2002年后杨刚主导的乌鲁木齐市荒山绿化工程中,乌市多家地产商涉及对杨刚进行商业贿赂和利益输送,2013年年中以来,已有近十位地产商相继被调查。亦有多方信源指,杨刚的亲属利用其权势影响,染指新疆的旅游和房地产开发领域。


杨刚的跌宕起伏与新疆特殊的地域特色和政治背景紧密相关,凭借其“兵二代”加“红二代”身份,以及精明强干的个性,杨刚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一路顺达,年仅32岁时成为当时新疆最年轻的厅级干部。


在吐鲁番任职期间,杨刚将他在农垦新城石河子经营国营农场的经验进行了复制推广,也为自己积累下了兵团干部加地方干部的双重政治资本。在乌鲁木齐任职七年间,杨刚主导了大刀阔斧的国企改制后,当地民营经济迅速繁荣。同时,杨刚所推动的商贸中心建设、政府搬迁和乌昌一体化等工程,乌鲁木齐城市急速扩张。


然而,杨刚最终未能逃脱“房地产起来、领导干部倒下”的俗例,在离任新疆近三年后落马。一位新疆老干部评论说,杨刚的起,体现了新疆独有的机遇和挑战,杨刚的落,体现了新疆在发展过程中出现的漏洞和失控。


兵团二代


杨刚是典型的“兵二代”和“红二代”,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一批干部的后代。1949年,王震率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兵团入疆,之后10万大军转变为既能作战又能从事生产建设的双重职能部队,由军队主导开展农垦生产。


1954年,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成立。作为中国最大的兼具屯垦戍边、实行“军、政、企合一”的特殊社会组织,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属于计划单列省级单位。新疆建设兵团被认为是维护新疆稳定和发展的支柱。


杨刚的父亲杨兆才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建立之初的几任组织部部长之一,很早即参加革命,后随部队入疆。1953年1月,杨刚在河北藁城出生,之后在新疆长大。他上初中时家庭遭遇不幸,父亲杨兆才在文革中遇难。1969年初中毕业后,杨刚被下放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八师150团接受再教育6年。直到1975年,父亲杨兆才得以“落实政策”,杨刚被调到新疆铁工局三团参加南疆铁路修建,其间担任测量员、团委副书记、组织干事、保卫干事。


1978年9月,文革后恢复高考的第二年,杨刚考上新疆大学政治系学习政治理论专业。据其同系学弟回忆,杨刚在校期间非常活跃,积极组织各项活动,被推选为系学生会主席。同样活跃并在学生会任职的还有多位“兵二代”,日后这些人成为杨刚在政界重要的人脉资源。


毕业后,杨刚被分配到其父亲曾经任职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党委组织部担任干事,并在两年后就升任为共青团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委员会办公室主任。1985年,年仅32岁的杨刚成为兵团团委副书记,新疆当时最年轻的厅级干部,并作为兵团代表担任共青团中央第十一、十二届团中央委员。他在这一职位任职近5年,其间还在在中央党校研究生班政治理论专业学习。


知情人士透露,在新疆政界,“兵团派”干部往往具有“高学历、高素质、强硬果断”的特点。杨刚的升迁速度非常快,与他父亲积累下的人脉资源和他自己开拓的“兵二代”资源也紧密相关。


杨刚平步青云的同时,其兄杨森、其弟杨司也相继进入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干部体系。


日后,其兄杨森曾担任自治区水文水资源局党委委员、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直属机关党委书记等职务,现已退休。


其弟杨司1976年到2006年间在新疆石河子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公安系统工作,2010年4月调任山西任职公安厅厅长。2012年1月,杨司担任山西省检察院检察长、党组书记。


步步高升


在中央党校研究生班在职学习三年后,1991年,杨刚到农八师石河子市担任了10个月的副师长,随后担任了两年共青团新疆自治区委员会副书记、党组书记。


1993年,吐鲁番地委书记因急病脱岗。“这个空缺可不一样,很多兵团干部都想去填空。”前述新疆自治区政府的人士说,改革开放后,既在兵团工作过,又在地方上工作过,就会成为非常重要的政治资本。


杨刚获得了机会。1993年,杨刚任吐鲁番地委副书记,1994年至1997年,任吐鲁番地委书记。杨刚将石河子的城市化建设和“国营农场”模式复制到吐鲁番,吐鲁番的城镇化和农业规模化发展迅速,赢得新疆和建设兵团高层的肯定。


1997年,杨刚晋升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组织部副部长,自治区人事厅党组书记、副厅长,自治区编办主任。


1999年11月,杨刚任职乌鲁木齐市委书记,直至2006年11月卸任。七年间,杨刚以国企改革、发展民营企业以及推定城市扩张为施政重点。


从2000年起,杨刚强力推动乌鲁木齐市的国企改制,当年有120多个国企启动改革,第二年又增加了50多个。2001年,杨刚接受中新社采访时说,“仅参与国有企业改制这一项措施就使民营企业的经济总量由去年的17%上升到35%。”


在城市建设方面,杨刚出任乌鲁木齐市委书记之初,就曾要求按上海标准建乌鲁木齐,要把其建设成为中亚区域的“商贸之都、旅游之都、金融之都、经济之都和文化之都”。


为扩大城区发展空间,带动新城区发展,杨刚力推市政府搬迁工程。2004年4月,定址42年的乌鲁木齐市委市政府联合办公大楼从老市区黄金地段光明路迁往新开发的南湖市民广场。


为解决乌鲁木齐日益尖锐的用地矛盾问题,杨刚提出了乌昌(乌鲁木齐、昌吉)一体化的概念,并于2004年12月出任新成立的乌昌党委书记。


2005年5月,杨刚跟随王乐泉带队的新疆党政代表团赴山东、上海考察。考察途中,杨刚在接受《今日新疆》杂志采访时,对照山东热火朝天大干快上搞新型工业化,反思了乌鲁木齐十个方面的差距。后来,他又在全市干部大会上系统地论述了与山东、上海在思想观念、精神作风、机制环境等十个方面的差距,并提出采取十大整改举措。他还提出实施一把手招商制度,并派人组团分两批到山东考察学习。


2006底,杨刚出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副书记、自治区党委党校校长,次年任自治区常务副主席,并成为中共第十七届中央候补委员。


杨刚的强势作风也引起不少非议。来自新疆政界的人士说,他常常表现得很独断,甚至会打击异己,曾有在工作上与其意见不合的下属被调至闲职。而当这种独断的与权力和利益结合时,就危险了。


“零地价”背后的权力


缺地是乌鲁木齐长久以来面临的大难题。公开资料显示,仅2004年,乌鲁木齐市就有70多个项目因土地空间制约无法实现落地建设。地处准格尔盆地南缘的乌鲁木齐,三面环山,地势起伏悬殊,呈南北狭长状,随着中心城区发展空间的日益饱和,城市运转和发展空间严重受限。


为“跳出旧城建新城”,出任乌鲁木齐市委书记不久的杨刚力推“城市北扩、东延西进”工程,其中包括对雅玛里克山、红光山、雪莲山、骑马山等荒山进行绿化及开发,以及对位于城区内的六道湾等采煤塌陷区进行改造利用。


根据乌鲁木齐市林业局公布的资料,乌鲁木齐市周围荒山面积约28356公顷,如果将荒山全部开发利用,将比乌鲁木齐最繁华的天山区总体面积还要大。


2002年3月,乌鲁木齐市委、市政府出台了《乌鲁木齐市荒山绿化承包管理办法》,鼓励各类企事业单位、个人投资绿化荒山。办法规定,可以以减免土地出让金的方式,使承包者拥有土地使用权和草木所有权,土地使用权50年不变,并可以转让、出租、抵押。承包者还可以获得不超过30%的配套产业用地,作为商业用地开发使用。


“这个政策和国家规定不同,但是与西部大开发政策一致的。”乌鲁木齐市国土局人士介绍《乌鲁木齐市荒山绿化承包管理办法》时说。


根据《国务院关于加强国有土地资产管理的通知》(国发[2001]15号)和《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规范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支管理的通知》(国办发[2006]100号)的规定,“任何地区、部门和单位都不得以‘招商引资’‘旧城改造’‘国有企业改制’等各种名义减免土地出让收入,实行‘零地价’,甚至‘负地价’,或者以土地换项目、先征后返、补贴等形式变相减免土地出让收入。”但根据《国务院关于实施西部大开发若干政策措施的通知》(国发[2000]33号)的规定,荒山造林种草“可以出让方式取得国有土地使用权,减免出让金,实行土地使用权50年不变。”


乌鲁木齐市参照了允许减免出让金的政策,在政府与承包商签订的出让合同上,“出让金价格填的是5元/平方米,但实际上是免收的,从出让合同的资金总额上就可以看出来。”乌鲁木齐国土局人士对财新记者透露说。


2008年,国家审计署调查乌鲁木齐市土地出让金收入时,对减免的做法提出了质疑。“我们拿出了西部大开发的政策,他们不认,我们只能认错,然后从2009年开始就不再减免了。”乌鲁木齐市国土局人士表示,但从2002年至2008年,经过六年的荒山绿化土地出让,“基本上也划分完了”。


据乌鲁木齐市林业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02年-2008年,乌鲁木齐市完成荒山绿化面积4112公顷,共有105个单位及个人提出申请承包荒山从事绿化开发,其中46个单位及个人已经完成绿化并通过验收,验收合格绿化面积3588公顷。


来自乌鲁木齐市国土资源局的人士评价说,这个政策为开发利用荒山吸引了社会投资。但在实际的操作过程中,“由于规划、审批、验收等各个环节的缺位,还有领导批条导致的混乱,使得地产商钻了很多空子,权力寻租也出现了”。


来自乌鲁木齐市林业局人士评价说,乌鲁木齐市的几大荒山经过绿化和开发,成为旅游区和商业住宅区,采煤塌陷区经过灌注治理,也迅速成为高价房地产,“但其中有一些虚假绿化,倒卖地皮,非法批地以及建设的问题,为以后的规划治理埋下隐患。”


而乌鲁木齐市林业局董琪、张艳敏在《新疆农业》上发表的一篇文章指出:造林绿化成活率和保存率低;由于涉及部门、承包单位利益,规划无序、管理重叠;圈地问题严重;违规开发高档别墅、高层住宅;土地倒卖获取暴利等。


“零地价”出让使得荒山绿化工程成为地产商们跑马圈地的绝好机会。按照《荒山绿化办法》2002年版的规定,承包的具体程序需要资质认证、公开招标、规划局选址、国土局预审、绿化委员会验收等多个环节。但实际上,“领导批条才最关键”。乌鲁木齐市规划局人士透露说,承包人先往上打申请报告,然后经发改委立项,国土局拿到这两个材料后,就等领导处批示办理,“成不成关键就看这一下了,只要领导批条了,剩下的都是走程序了。”


权力高度集中在杨刚手里。“有时候是直接批,有时候会开会。”一位参与过荒山绿化工程的地产商透露说,“即使开会,之前大家都是通过气的,只要杨刚同意了,承包的人跟大家一说,开会就是走程序,分散责任的事了。”


按照《荒山绿化办法》2002年版,在完成70%绿化面积后,并通过验收,可获得30%的建设用地。简而言之,70%的绿化面积任务是地产商的拿地条件,30%的建设用地是地产商的利益所在。


“虚假绿化的现象很严重。很多荒山绿化面积没有达到规定的70%,造林绿化存活率也达不到规定的85%,但也审批通过了。还有的完全不做绿化,就把30%的建设用地高价卖了,把70%的绿化用地抵押了,然后什么都不管了。”乌鲁木齐市林业局人士表示,土地闲置、倒卖、拖延绿化的现象并不少见。


杨刚背后的地产商们


在2013年杨刚落马前后,多个涉及荒山绿化项目的地产大佬相继传出因为杨刚而被调查的消息,其中就包括新疆鸿远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赵星如,以及开发雪莲山、骑马山、红光山等荒山绿化项目的开发商。


知情人士说,2010年年底杨刚离疆赴京后不久,即有很多针对他的举报,其中就有在新疆投资利益受损的企业主。杨刚案发后,在与荒山绿化工程相关的乌鲁木齐市各部门,“杨刚”也成为了最敏感和禁忌的话题。


“听闻直接问题是某地产商给杨刚送了一套别墅。”知情人士透露说,“但肯定不是那么简单,因为荒山绿化涉及地产商很多,中间利益空间很大,肯定牵涉了很多利益链关系进去。”


“荒山绿化是大工程,有4000多公顷土地,涉及上百个公司单位,几十亿的资金,其中的混乱和漏洞,圈里的人都是知道一些的,但谁也不可能完全说得清楚。”乌鲁木齐市规划局人士透露说。


最明显反映杨刚背后利益链的是原新疆鸿远公司董事长赵星如投资的塌陷区改造项目。


乌鲁木齐地下蕴藏着丰富的煤炭资源。近20年来,六道湾、苇湖梁等一批大中型煤矿,经过长期开采后,在乌鲁木齐地下形成了许多采空塌陷区,宛如城市陷阱。其中,六道湾采煤塌陷区是距离乌鲁木齐城区中心最近也是最大的一片塌陷区域,距乌鲁木齐市政府直线距离仅700米,总面积3900亩。虽然周围已经形成了办公、居住、商贸等成熟服务片区,但六道湾由于久未利用,成为经济洼地。


“为治理塌陷区,2005年,杨刚提出了‘抢救城市’工程。”乌鲁木齐市国土局人士介绍说,“塌陷区政策执行的就是荒山绿化政策,鼓励企业和个人承包治理,然后给予一定的土地配套支持。基本就是按照治理面积的30%给商业开发用地。”


原新疆鸿远公司董事长赵星如从2003年起投资塌陷区改造项目,截至2010年,治理总面积为3348余亩,由此获得649亩的配套开发用地,并在随后的治理中获得了相关手续。


乌鲁木齐市规划局人士介绍说,赵星如原名赵晓红,曾在规划局用地科工作过,负责给开发商用地定红线,后辞职从商。几年后摇身一变,成为新疆鸿远公司董事长。


据多位新疆房地产界人士称,赵星如在当地商界颇为神秘,曾换过多个名字,与杨刚有特殊关系。他在房地产界很低调,但能量巨大,很多地产商要做荒山绿化和塌陷区治理的项目都要找她。赵星如本身没有足够的资金,但能够拿到项目和地,一般都是赵星如拿地,然后找实力雄厚的地产公司做开发。


2010年7月,赵星如找到了绿城集团,后者以“股权加债权”的方式,与新疆鸿远公司股东赵星如、周鼎文签订了《合作协议书》,三方股权比例为60%、35%和5%,未来分红比例分别为38%、31%和31%。


《合作协议书》显示,股权加借款的方式即为绿城集团通过出资2550万元购买原新疆鸿远公司60%的股权,并借款3.48亿元给原新疆鸿远公司用以偿还银行贷款、债务等。


这一合作一度有绿城集团捡了便宜的说法。因为当时六道湾地区每亩土地价格约为390万元,已成为乌鲁木齐市“最贵地段”。以此计算,绿城集团相当于以2550万元的投资和3.48亿元的借款撬动了25亿元的土地价值。而远景规划中的六道湾塌陷区200万平方米超大楼盘,则带来了更广阔的利润前景。


但在《合作协议书》签署后不足3个月后,双方发生争执,并因此打起了官司。双方还分别通过媒体指责对方。赵星如曾公开称,绿城集团抽走鸿远公司资金,导致矛盾激化。绿城集团董事长宋卫平则指责赵星如等人存在涉嫌使用虚假发票、虚构重大交易、伪造合同等行为,并向浙江省公安厅报案。


2012年12月至2013年1月,赵星如被浙江警方刑事拘留30余天,最后被释放。乌鲁木齐市房地产界人士称,“当时有消息说,是杨刚动用关系把赵星如弄出来的。”


这起纠纷,让乌鲁木齐的荒山绿化和塌陷区治理政策中的一些内幕被曝出。鸿远公司被指对这3000亩塌陷区的治理不到位,却顺利拿到649亩配套土地,还获得政府相关配套政策及资金支持前后达1亿多元。而且,在吸引绿城集团投入资本开发后,赵星如后来试图将绿城踢出局。


在双方胶着不下的情况下,绿城玉园项目停建一年左右,被称为新疆“最豪华烂尾楼”。纠纷事宜目前尚无公开的处理结果。


有多方消息源证实,赵星如已因为牵涉杨刚案而被调查。


亦有消息指,杨刚落马与绿城集团的举报有关。不过,宋卫平在接受财新传媒采访时表示,“不知详细情形”“与绿城没有关系”。


牵涉杨刚的荒山绿化项目,还涉及当地知名地产公司新疆俊发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俊发地产”)参与的红光山开发。红光山处于乌鲁木齐市北部的中心地带,随着乌鲁木齐市快速“北扩”,红光山已逐渐成为未来新城区的中心。


2002年2月,俊发地产出资506万兼并了红光山园林队。之后的3月,乌鲁木齐荒山绿化政策就出台了,俊发地产由此获得了红光山绿化开发建设权。


2002年7月3日,根据时任乌鲁木齐市委书记杨刚的指示,加快红光山绿化开发建设协调会议召开,会议通过了红光山荒山绿化项目,并将位于红光山东南角交通要道的500多亩地和拨给城市园林设计院的150多亩地都划到了红光山开发项目下,总体绿化面积达到3600亩。


相关《会议纪要》中记录:“凡属于国有无争议的土地,包括原其划给城市园林设计院的用地,均以划拨的方式批准用地,可以边规划边申请边开发,涉及农民的利益及有争议的土地,待土地相关主管部门处理完后,按规定办理荒山绿化手续后再进行开发。”


红光山最大的价值是新疆国际会展中心的入驻。“因为知道政府要在那里规划建设国际会展中心,俊发地产就以荒山改造的名义拿了很多地,会展中心那会儿还征用了他的地,给了补偿。”知情人士表示。


新疆国际会展中心是集会议、展览、商务洽谈、大型集会、庆典等功能于一体的特大型公共建筑,是中国—亚欧博览会主会场,而中国—亚欧博览会的前身是已经成功举办了十九届的“乌洽会”(乌鲁木齐对外经济贸易洽谈会),新疆国际会展中心的落成极大的拉动了周边的房价。


多方消息源称,俊发地产的老板张俊发已于2013年下半年被中纪委调查。2014年春节前后,俊发地产对财新记者的采访要求未予回应。


雪莲山开发亦是荒山绿化项目中的特例。1999年有开发商承包绿化开发雪莲山,修建高尔夫球场、网球场、高尔夫灯光滑雪场、五星级阳光度假酒店和别墅等。2002年,《荒山绿化办法》出台,已经开发的雪莲山项目也被列为荒山绿化项目之一。


但实际上,这个项目不少用地都是高尔夫球场的草地,还有商业绿化用地,这和荒山绿化政策的初衷不一样。立为荒山绿化项目后,相关的配套商业开发用地开发的别墅,一些手续尚都不完备,直接通过批条,就办理了房产证和土地证。知情人士称,他曾见过时任乌鲁木齐市市委书记杨刚的亲笔批条,要求房产局办理相关手续。


此外,新疆乌鲁木齐城西的新中心骑马山片区开发,以及新疆天山野生动物园建设等项目,杨刚也涉嫌在其中有不当利益交易。据知情人士介绍,骑马山开发时得到杨刚的大力支持,这里建有乌鲁木齐首个公务员小区,此外还有高档别墅区。■


财新记者于宁、朱以师、秦旭东对此文亦有贡献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