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杨勇:同学老郭

青海读书2018-07-16 11:56:04

同学老郭

文/杨勇


老郭名叫郭全诚,是我30多年前在财经学院上学时的同学,当时同学们都叫他老郭。毕业后,我没见过他。三年前的夏天,在几位同学的倡议下,我们会计专业搞了一次同学聚会,就在这次聚会上,我见到了30多年没有见面的老郭。他更加老气横秋,满脸沧桑,已是名副其实的老郭了。


其他同学对他也是知之甚少,许多同学围着他,向他询问毕业后的生活。老郭仍像以前一样寡言少语,面对同学的询问,他简单地答复,高度概括他30多年的工作生活。他说,毕业30多年,25年在基层供销社当会计,全县的18个乡镇供销社中,我在9个供销社当过会计,后来供销社破产,我下岗失业,现在住在上学时的老家,离县城不远的一个村子里。


所有的同学为这次聚会欢呼雀跃,老郭没有兴奋的表现,他淡淡地交谈,默默地面对,一如30年前在学校一样。


30年前,老郭是我们班里家庭条件最差的一位,可是他的学习成绩却名列前茅,账务处理、会计科目他都精通。此后几十年里,我经常想起他,因为那时我有许多不懂的会计账务处理习题都向他请教。由于他,我因此认为,家境贫寒的孩子一般都是学习上的尖子。


我问老郭,你为什么不在一个单位呆着,却几乎跑遍了基层供销社?老郭说,都是因为我做帐做得规范,而所有的供销社都出现账务混乱的现象,所以县供销社一次又一次的调我到各个基层供销社整理账务,然后带新的会计工作一两年,就这样跑了9个基层供销社。


同学聚会之后,我再也没见过老郭,有一天中午,在公共汽车站牌下见到老郭,他的身后跟着一位女人,乍一看,像一位山里老妪。老郭说,这是我老婆。见到老郭和他的妻子,我邀请他们到我家坐坐,因为我的家离车站仅有200多米远,抬腿就到。老郭与他的妻子提着大包小包,显得累赘。我抢先拽过他手上的包,不由分说拉着他朝家里走去,老郭夫妻便随我而来。


在家中,我与老郭有了一次长谈的机会,也知道了老郭的许多事。老郭先后在9个供销社的工作中,最短的2年,最长的也不过3年,而且大部分是在山区或偏远的山乡,由于那时交通不便,不能经常回家,后来便带着妻子一同前往,他干到那里,妻子便在那里打另工,这也是他工作调动时提出的要求。孩子留给父母照看,在乡村的小学校上学,由于顾及不了孩子,孩子的学业也荒废了。他有一双儿女,女儿是老大,已经出嫁,儿子读书读不出名堂,辍学在家随爷爷奶奶干农活。九十年代,老郭为妻子和儿女办了“农转非”手续,妻子和子女转为城镇户口。老郭由于经常调动,直到县里所有的供销社全部破产,他一直没有自己的住房,只好回到农村老家,成了住在乡下的城里人。


没有了职业和岗位,父母又年老多病,艰难的是他没有了收入,于是他去招聘担任私营企业会计,每到一家企业,老板都要求他做两套账,一套真账,反映企业真实经营情况,一套假账,用于逃税和应付管理部门的检查。老郭对此及其反感,一气之下辞职而去,从此不再做会计工作。父母相继去世后,他便与妻子耕种父母留下的土地,维持着简单的生计,他每年要上缴四五千元的养老保险。5年前他享受到了政府给予的最低生活保障,每月可以领到100多元的低保金。渐渐长大的儿子外出打工,可恨的是儿子竟然在打工时犯下抢劫罪,判刑进了监狱。老郭俩口子这次来省城,是要到监狱探望他们的儿子,而大包小包所带的是给儿子的衣物和家里烤制的馍馍。老郭叹息:“儿子犯罪,一是小时候缺乏教育,二是怨我们太穷了。”老郭接着说:“明年就好了,明年我55周岁,不用交养老金了,可以退休按月领到生活费了。”


与老郭一番长谈,他叹息时代的变迁,后悔当年不该“农转非”,如果都是农村户口,也能维持很好的生活,即使土地征用,儿子可以被安排进入征用土地的工厂,还能领取土地补偿金。


离开前,老郭从带给儿子的烧制的馍馍中拿出一个放在茶几上,说这是用今年的新麦烧制的,要我尝尝。那个叫做焜锅的馍馍散发着一股清香,犹如老郭一般憨厚。


老郭俩口子告别我而去,我送他们出门,望着他们的背影,我大声地喊:“老郭,一路走好!”

 

—微信号:qhds2014—


杨勇,男,青海门源人,曾用笔名杨永、杨扬。青海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人民日报》《法制日报》《青海日报》《青海湖》《星火》等20多家省内外报刊。现居西宁。

==================================

青海在线文化传媒出品。原创作品,请勿转载。《青海读书》公众号面向广大网友征稿,欢迎广大作者投稿,散文、小小说、诗歌、书评、新书推荐均可。文责自负,自己校对。投稿时请发作者简介和需要配图的照片。邮箱:1607760814@qq.com,读书QQ群:371156841


请扫描关注青海读书


原创作品,谢谢鼓励!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