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伊犁老故事】孙建国:老伊犁的八个生活印迹

伊犁老故事2018-12-05 16:29:18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作者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在八钢炼钢厂工作中的照片,背景是八钢原255立方米的“东方红”高炉


232

  孙建国是伊宁汉人街契列克巷子的老住户,对民族风情浓厚的南市区十分熟悉。他把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老伊犁人的生活特色归纳了八条,读来饶有趣味。在作者详尽的叙述中,体现着深深的故乡情:

家家奶酒比水多,

青草饲料街口卖;

结婚必备两嫁妆,

取暖烧饭不用柴;

不戴花帽显欧风,

条绒衣服有神采;

香甜美啤格瓦斯,

喜欢数数做买卖。

——编者王红涛



伊犁是个好地方,更是个独特的地方,独特的历史风云;独特的地形地貌;独特的温暖湿润的类似江南的气候;独特的多民族共同生活的民族文化,民风,民俗的融合,润育着伊犁与众不同的特点。

笔者在伊犁渡过了青少年时代(上世纪60-70年代),享受过这座城市生活的营养,观察这里点滴的细节,留下难以忘却的记忆。


“家家奶酒比水多”


 这是上世纪70年代前,那首著名的歌曲“伊犁河”中的一句歌词。这句词不是作者的杜撰,也不是凭空的夸张,而是那个年代,伊犁人民生活的真实写照。那时的伊宁市,有不少市民在院落内养牛,养马,养毛驴。养马养驴主要用于当时交通工具马车、毛驴车驾驶用。伊宁市也号称毛驴车的海洋,随处可见,而养牛主要是养奶牛,是为人民生活提供优质新鲜的牛奶及奶制品。


我家住在伊宁市喀什街(契列克巷子)六巷,在这个巷中就有四户养牛的,两户养马养毛驴的。我家邻居赛塔洪家就养了两头奶牛。赛塔洪家老、中、小六口人。只有他在一家修理厂工作,其他生活的来源,全靠这两头奶牛来维持生计。新鲜、没有添加物,醇香的牛奶,上面漂着厚厚的一层带油花的奶皮。质量没得说,他家的牛奶主要是提供周边的定制户,我家长期订他家的鲜牛奶并且送奶上门,很是方便。


他家老奶奶讲,卖牛奶的收入比儿子在工厂挣的多,也许有人问在城市中喂养这些大牲畜不臭吗?我曾去他家订牛奶,看见他们养牛很讲究,有专门的牛圈,牛棚,每日勤打扫,牛的粪便坨成饼状,贴在墙上或晒在屋顶,干了后可用于烧饭、取暖的燃料。四周没有异味,院落里也很干净。喂奶牛的青草、饲料都是在巷口或到市场上购买,也很方便。


笔者1970年去乌鲁木齐市工作。深感喝口鲜牛奶的不易。乌鲁木齐市的牛奶属特需商品,政府组建的乌鲁木齐市牛奶公司在市区各个片区设立了专门的“牛奶供应站”。 要凭婴儿证明,医院开具的有关疾病的证明,才能领取定量供应的“牛奶票”。每日到指定“牛奶供应站”,在指定的时间去凭票购买。每天都要排很长的队,去晚了就买不上。而且牛奶质量很是一般般,没有奶香味,更谈不上有奶油花。


乌鲁木齐市相距伊宁市700公里,喝鲜牛奶这小小的事,都成了奢望。那些年我每次回伊犁探亲,每天早上和晚上都要喝一碗醇香美味的伊犁鲜牛奶配制的奶茶。碗中漂浮着油花奶皮的奶茶,那颜值,那味道充满了浓浓的乡情。

1968年9月四中同学在新成立的伊犁州革委会院内合影,前左:孙建国、孙守为、毛集泽、王红涛;后左:王马栓、军宣队、邹元熙、吉超云校长、李惠添(王红涛供照)



青草饲料街口卖


 那年月,伊宁市多数居民区分布在汉人街(新华东路),哈尔敦,敦买里,喀桑其,艾林巴克,东梁坡,南门外,河湾旁,北大营,汉宾乡等地域。


这些区域没有高楼,以维吾尔民居建筑和俄罗斯风格的民居建筑为主体,每家每户都有大小不一的院落。各街巷的道路没有硬化,以土路,石子路为主。在这些街区人们的主要交通工具就是马车,毛驴车,养马,养驴(包括养奶牛)的居民,大多居住在这个区域。这些大牲畜每天都需要饲草喂养。这就派生出伊宁市买卖青草饲料到处可见的场景。


伊犁有着肥沃的土地,湿润温和的气候,自然和人工形成的网格水系,适合农作物的生长更适应牧草,野草的生长,可以说遍地是庄稼和野草,这些野草也是食草类动物的美味。由于伊宁市养牲畜的需求,许多街口、巷头都有卖青草饲料的。


也有几个较大型的青草饲料市场,汉人街后面的后滩,就有大型的牲畜交易市场和青草饲料市场,南门(文化电影院处)也有青草饲料市场。后滩的草料市场比较大,青草主要来源于伊宁县农村,南门的草料市场青草主要来源于伊犁河南岸的察布查尔县。


分布在伊宁市东、西、南、北的各马车店,也是买卖草料的主要地方。春夏秋三季主要是青草饲料为主,也有一部分粮食饲料,如玉米粒、麸皮(小麦加工中产生的麦皮)等,冬季以干野草、苜蓿干草和粮食饲料为主。喂牛的还有麦薏子(小麦除麦秆以外的碎麦草)。


我家住的契列克巷子(喀什街)有一条自北向南常年流淌的一米宽的小渠。每天早上和傍晚,喂牲畜的时间,小渠中总是漂浮这麦薏子,这是喂牛户将干麦薏子用筐装好,放到水渠中浸泡后再去喂牛,一部分麦薏子就留在水中,这条小渠是这条街千户人家的吃水水源,只有等没人泡麦薏子了,水干净了,才能去担水人喝,真可谓人畜共饮一渠水。哇,这就是伊宁市——这个独特的小城。

1970年春节四中下乡同学回伊在回族大寺前合影,前左:陈伟夫、柯子勤、车队潘育成、邹元熙;后左:孙建国、王红涛、毛集泽、杨辉民(王红涛供照)



结婚必备两嫁妆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前,伊犁地区的维吾尔族、哈萨克族的婚礼即简单又欢乐……一锅香喷喷的抓饭,或是手抓羊肉和纳仁(哈萨克族的美食,清炖羊肉上盖面片)待客。随着欢乐的民族乐器响起,麦西莱普舞起来,阿肯弹唱唱起来,热闹非凡……


午后新娘坐着马车,带着嫁妆哭泣着离开娘家,前去新郎家。而最奇特的就是两样嫁妆是必需的必备的。那就是婴儿用的木质摇床和用彩色铁皮条钉制的精美的木箱。


契列克巷内每年都有新娘出嫁结婚送亲的马车上总少不了这两样嫁妆。带着好奇,我问维吾尔族朋友,他们很开心的告诉我,这是嫁姑娘必须的嫁妆。巴郎子的摇床,就是要给新郎家生小孩用的,而木箱是装财宝用的,就是说新娘今后的日子过得好。。。。。。多么美好纯朴的祝福,多么实用的嫁妆。


在伊宁市喀什街(契列克巷)与新华东路(汉人街)交汇的丁字路口北面,有一个生产摇床和铁条木箱为主的工厂,名为“十月生产合作社”。是一个以手工作坊式的联合生产工厂,集体经济企业(属伊宁市二轻工业局管理)。笔者父亲曾在此工厂担任管理人员。本人有幸到此工厂一走,观看了制作摇床和木箱的过程:


小孩用的摇床是全木质的,床的底部是半弧形的,主要是为了摇起来方便,推一下就可摇起来。小孩睡觉不用抱着哄,放在摇床上摇一摇便可。床的上部分是用土车床旋出大小不同的圆形和柱形,最上面有一个横梁,用手一提,就可把摇床拿起。

奇特的是摇床铺板的中间有一个圆形小洞,不知其解,询问师傅这是干什么用的?师傅指一指加工好的成品说:小孩要尿尿拉屎,这个小洞洞,再配一个陶罐,就可将屎尿收集起来很方便,也很适用。我恍然大悟,在当年还没有”尿不湿“的时代,少数民族是多么的聪明。


铁皮条的木质箱子,看起来制作过程比较简单,就是在做好的木箱上钉上铁皮条。仔细观来其实很费工费劳神。铁皮条宽约2-3毫米,有各种颜色的,以金色银色为主。费工就费在要在箱子的前面,左右两侧,按设计好的图案和色彩,用铁皮条一条条的钉在木箱上。


一个木箱大约要用200-500个左右的钉子。图案有各种各样,主要以网格图案为主,再搭配一些民族传统的图案,也可以“私人定制”。窄窄的铁皮条,用寸钉一颗一颗把它固定在木箱上,一个成品木箱的加工,不算木箱本身的制作过程,只是钉铁皮条和最后刷漆,一个工人要用1-2天时间才能加工好一个铁皮条木箱,最后用油漆一刷,金光闪闪的木箱很是漂亮,很有民族特色和风味,难怪是嫁妆中“贵重“的物品。


这个十月生产合作社,生产马车、驴车、牛车的各种套俱。生产的原料,大多是本地产的生牛羊皮(没有加工)如:套脖子,鞍子,笼头等,生产各种材质的缰绳,有牛皮的,马鬃的,麻绳的等等。此外还生产各种木制家具以及汉族用的棺木……这些产品和伊犁地区人民生活和生产息息相关。


后来经自治区民政厅,民委等部门批准,将”十月生产合作社“改为“伊宁市民族木器厂”属政府重点扶助的民族用品特需生产企业。随着时光的流逝,时代的发展,人民物质文化、生活水平的提高,这些民族特需的商品,大多已消亡,留给人们的是那些美好留念和回忆。

 

1990年5月6日四中68届高中毕业生首届联谊会(伊宁)左:王军、孙建国、袁传海、王红涛、王民斌(王红涛供照)


取暖烧饭不用柴


这句话让生活在二十世纪的城市居民来听,有点不可思议,可在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北方(冬季需要取暖)的城市来讲,做饭,取暖,烧煤靠柴引,火炕,火墙靠炉烧。


而属于北方的边城伊宁,就有点怪,只烧煤,不烧柴,而且点燃煤也不用纸和柴,更不用火柴。那就是得益于伊犁地区出产的优质无烟煤(伊犁称“大媒”)。这种优质的无烟煤主要产于距伊宁市方圆不足二十公里的南台子、皮里青煤矿,还有查布查尔县的大媒更是优上加优。


这种优质无烟煤,块大,无沫,燃烧时无黑烟,燃烧时间长,火力还很强。居住在伊宁市的居民家中大多都有一个专用的火灰盆(就是大煤燃烧后的煤灰)每日将烧红的大煤块,夹一块放在灰盆内,用灰埋好。待第二天夹出放在炉内,再放入新的大煤,就可引燃炉中的煤,如此循环,不用点燃木柴,再引燃煤炭,很是方便又干净。烧饭炒菜用大煤,而烤羊肉串更是上好燃煤,冬季取暖更离不开大煤。


伊犁地区冬季取暖主要用铁皮炉子,一般不用火炕或者火墙。这种铁皮炉子,是别的地方很少见的炉子。炉子用薄铁皮加工而成,铁皮的厚度大约在0.5-1毫米,很薄,我想可能是散热快的原因吧!


而烟筒也是用薄铁皮加工而成的筒状体,直径大约在10-12厘米。一间18M2的房屋中有一个铁皮炉子燃烧的热量,很快就会使房间温暖如春。


值得一提的是,制作铁皮炉子和烟筒的薄铁皮,在当时是国家统购统销的物质。使用铁皮炉子和烟囱是有规定的时间的,使用不到规定的时间是购买不上的。所以得保管好。到了夏天,每家每户都是将拆下的炉子和烟筒用动物油脂和其它防锈防腐的物品,涂在上面,放在或挂在不通风的地方,以防锈腐。


还记得我曾拿着已不能用的烟筒,到指定的供应点去交旧购新,并在“购物本”上登记,盖章。不到规定的使用时间是不能购买的。到八钢工作后,才知当时新疆的钢产量不足6万吨,全国业也就是三千万吨,而轧制薄铁皮的冷轧机组,当时我们国家还没有,铁皮制品(黑,镀锌)大多靠进口而来。难怪铁皮炉子,铁皮那么薄,仍然要执行交旧购新的严格供给制度。看看今天居住在城市的居民楼中的人们从不发愁取暖……过去用的那些铁皮炉子和烟筒,也该进博物馆了。

 

1983年10月孙建国(右4)代表八钢二万多职工参加中国工会第十次代表大会,时为国家副主席王震接见新疆代表团




不戴花帽显欧风


花帽是新疆维吾尔族人民主要穿戴的服饰和民族特色的标志之一,特别是在南疆地区,无论是男女老少都有戴花帽的习俗。花帽已成为维吾尔民族的一个显著的象征。


但在伊宁市的大街小巷中走一走,就会惊奇的发现,伊宁市的维吾尔族人,不太戴花帽。男的一般喜欢戴各种各样的坎土曼帽子(俗称鸭舌帽),俄式哥萨克样的帽子,还有羊羔皮做的各样式的帽子以及呢制的礼帽等等,女士则是围各种颜色的围巾,中老年妇女更喜欢大方型的羊绒围巾。


众所周知,伊犁历史上是许多欧亚民族过往迁徙的通道,十九世纪曾被沙俄侵占过,二战前后有相当一部分从苏联迁居伊犁的华侨、俄罗斯人,他们和伊犁各民族人民共同生活和融合,带来生活方式的种种变化。


如:伊犁地区的维吾尔语的发音和语音和南疆的维吾尔语都有所不同,伊犁的维语中借来的外来语就比较多,发音方式也受俄罗斯语的影响,发音比较好听;伊犁地区的维吾尔人的民居建筑许多受俄式和中亚建筑的影响。


穿戴方面更是受影响很深,男的喜穿夹克,皮靴,女的喜穿布拉吉(俄式)而不穿“艾德莱斯”的裙子,人们都说伊犁的维吾尔族人的穿戴比南疆强多了。也许这是受中亚、俄罗斯人的影响,伊犁维吾尔族人基本上都不戴花帽的原因吧(除了文艺演出的需要)


笔者近几年去伊宁市,还是那个样,几乎见不着戴花帽的维吾尔族人,伊宁市原“伊犁剧院”和“人民电影院”后面有一条巷子(现在的“香港巴扎”)有一排专门制作销售帽子的小业主铺面。生产销售的都是各种布料的“坎土曼帽子”,各种苏式帽,各种真皮的皮帽子,毛皮帽子等等,少见维吾尔族传统的花帽,哦!这又是伊犁的一个奇葩。

1983年—1985年在北京中国工运学院学习,抬国旗右后者


条绒衣服有神采


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当我们走进大型商场,品牌服装店,映入我们眼帘的那些色彩斑斓、珠光宝气、样式奇异的各种服装、饰品,世界各地以及中国名牌的品牌专卖店比比皆是。各种时装节、时装秀让人眼花缭乱。大街上行走的人们穿着各式各样、具有个性化的服装,戴着各种饰品,好像进入了一个“万花筒”的世界。

而上世纪八十年代前,我们那代人的穿着,仅仅是为了温暖,受“文革”潮流的影响,衣服色调以蓝、黑、灰为主体,有一件军绿色的军装,那在当时是很时髦的。


那个年代我们国家执行的是计划经济,有许多物质不能满足人民生活的需求。“定量制”“本本制”“票证制”许多种方式,制约着人们的穿衣、吃饭等生活的各个方面,执行的“布票制”,每人每年8米布,人们为了穿暖,穿的有尊严,想尽了各种办法,做假衬衣领、卖手帕、做背心的,“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再三年”。这些都是当时的写照。


聪明的伊犁人在有限的8米布下,想出好的穿衣办法,那就是买结实耐磨损的布料。当年耐磨结实的化纤产品还未大量面世,而帆布太硬,首选的就是条绒布料。


当年伊犁的条绒衣服很流行,男的以黑条绒为主,女的以颜色绚丽的条绒为首选。街上走一走,条绒衣服“独领风骚”。条绒衣服有几点好处,一是结实耐穿,还比较厚实。二是不用常洗,脏了、粘了灰尘用湿布和刷子刷刷就干净了。


再说当时的洗涤用品,洗衣粉,肥皂等也是凭票定量供应的。伊犁地区是农牧区,农牧民的辛勤劳作,骑马放羊也是很费衣服的。选择用条绒布料做衣服是伊犁人民的“上上签”。


1970年冬季,伊犁地区三县一市501位知青应招赴八钢工作。上班时穿着统一的劳保工作服,下班后穿自己的衣服,自感并没有什么特殊。有一天我们班上的老工人师傅们和我闲聊时问我:“你们伊犁来的伊犁娃,为什么都穿黑色的条绒衣服?走到大街上看到穿条绒衣服(棉衣)的人肯定是你们伊犁来的,伊犁娃…….”我当时愣了一下,笑着说:“那就是我们伊犁娃的风采”。伊宁市新华东路(汉人街)与胜利路交汇处的十字路口东北角,有一个伊宁市人们都知道的“群众被服厂”。那年代,这个工厂主要生产的就是供给伊犁八县一市人民的条绒衣服。

 

2016年9月作者夫妇在甘肃敦煌



香甜美啤格瓦斯


啤酒是风靡当今世界的酒精饮料,也是舶来品。上世纪60-70年代啤酒还未大量引进和生产。记得当时市场上仅有的国产“青岛啤酒”,喝起来味怪,人们还喝不惯这种饮料,有人曾这样说,“喝起来发苦,一股马尿味。”喝惯了伊犁土产的格瓦斯(俗称土啤酒)难怪会有这样的说法。


伊犁的格瓦斯源于原苏联的俄罗斯人和从苏联归国的华侨带来的一种自酿的酒精饮料,上世纪80年代前很流行于伊宁市。我认知啤酒就是从格瓦斯开始的。伊犁人称格瓦斯为“啤沃”,也就是啤酒的意思。


那年代在伊宁市的许多街头,商业密集区,夏天总是可以见到卖啤沃的。一个大桶或是大盆内,盛满冰水,成瓶的格瓦斯用橡胶塞塞紧瓶口,放在冰水中,还有几个喝啤酒的玻璃杯。当时啤沃很便宜,2-3毛钱就可买一瓶。


记得第一次喝啤沃的尴尬,买了一瓶格瓦斯,用手狠劲儿拧橡胶塞,只听“砰”的一声,那橡胶塞已不见了踪影,吓我一跳,再看手中瓶内的液体如喷泉般全部喷射出瓶口,一瓶啤沃不翼而飞。


卖啤沃的中年妇女看着我笑,并说看来你是第一次和啤沃,喝啤沃是有讲究的,一是要握紧皮塞,慢慢地旋转地拨,带有气体溢出时,让气体冒出,然后再打开瓶塞。二是打开瓶塞后,立即将啤沃倒入杯中,再慢慢的喝。三是啤沃不值钱,瓶塞值钱,一瓶啤沃两毛钱,一个塞子两块钱,可不能把瓶塞崩丢了。


幸好那蹦出的瓶塞在几米外找了回来。我仔细研究了这个“值钱”的瓶塞,大概有5-6厘米长,一头粗一头细,是用橡胶轮胎的材料制成,据卖啤沃的妇人讲这皮塞是用木榔头钉入的,是一门技术活儿……


记得当年,我们约上几个好友,到最喜欢喝啤沃的地方—西公园(人民公园),那里有一家华侨自酿的啤沃味道很正宗,还有旁边的烤羊肉串也是很美味的。那老华侨姓张,山东人,二战后带着“洋婆子”(俄罗斯族的妻子)回国定居伊犁。


据他讲酿造啤沃是讲究的,材料要好:上好的啤酒花,纯的蜂蜜,还要用真正的面包渣,烧糊的千万不能用,要用好的酵母,特别是配料要适合当地人的口味,发酵的时间也很重要,时间过了发酸,时间不足味道不好,要恰到好处。


啤沃喝起来非常甘甜,浓浓的啤酒花味,微微有点苦涩的味,而且营养丰富,非常养人,口味很适应中国的舌尖。啤沃的后酒劲儿也是很厉害的,常看到有人喝啤沃,醉倒在树边。我非常喜欢喝伊犁的啤沃,而不喜好舶来品的啤酒。


近几年我回伊犁,到处寻找比较正宗的格瓦斯,但很遗憾,很难找得到。只是在饭馆,烤肉摊上有大桶装的格瓦斯,还有工厂生产的叫什么“格瓦奇”的,娃哈哈生产的“格瓦斯”。那味道喝起来怎么也不对味,怎么也赶不上西公园那美味的格瓦斯。


吃着烤肉,喝着格瓦斯,美啤加烤肉,唱着五十年代的苏联歌曲,那味道那情景时常在我脑海中回旋。

2016年5月在意大利比萨斜塔




喜欢数数做买卖


伊犁人善良淳朴,大方实在,不斤斤计较。这淳朴的民风表现在方方面面,在上世纪五十年代至七十年代,物质相对的匮乏,但除了计划供给和需要票证供应的物资外,凡是伊犁自产的商品交易,伊犁人都是很大方实在的。


伊犁盛产各种水果,苹果,梨,桃,杏,樱桃,无花果,李,葡萄等, 每到瓜果飘香的季节,到处可见卖水果的,有提筐卖的,也有毛驴车拉的卖的,也有摆摊卖的。


在那个年代,伊犁人卖东西,不喜欢用秤,就喜欢数数卖,一毛钱买五个桃,十个杏子,一碗樱桃,连葡萄这样难于分开的水果也是按堆卖。大到大型的牲畜,马、牛、羊,小到鸡、鸭、鹅,都是按头按匹按只卖,从不过秤。


凡是能数数的都是数数卖。牛奶按碗卖,鸡蛋按个数,瓜子、莫合烟按杯卖。就连卖羊杂碎的也是数个卖,一个头五毛钱,一个蹄子五分钱,青草饲料按捆按口袋卖,烧的大煤,也是按车卖,不管是毛驴车还是马车,都是按车卖。这车煤多少钱,也不过磅。

伊宁四中初65届三3班,在乌同学与班主任崔光锐老师,前排左起,曾湘兰,崔光锐,宋秀竹,徐向平,后排左起,孙建国,黄修山,闫兴国,蔚浩(已故),王坚钢



到了果园子,你可随便吃,拿走才要钱,也是数个,数筐卖。笔者曾带着朋友到伊宁市郊区公社的私人果园去购买苹果,量比较大,要一个苹果,一个苹果的去数很麻烦,按筐买没有那么多,最后就是按树卖。看准哪个树的苹果,就谈这棵树的价钱,谈好后,就帮你采摘那棵树的全部苹果归你。我学习维吾尔语的数字是最快的记得也最牢,至今不忘,也许和伊犁人爱数数有关联吧!


每当我路过卖薄皮包子的店铺,热气腾腾刚出笼的薄皮包子,师傅在大声吆喝着:“布勒,西开,越去,条提,百西,阿勒呆……”(维吾尔语:1,2,3,4,5,6……)深感伊犁淳朴而实在的民风仍在传扬。忆家乡,难忘老伊犁生活的八个特色印迹:   


家家奶酒比水多,

青草饲料街口卖;

结婚必备两嫁妆,

取暖烧饭不用柴;

不戴花帽显欧风,

条绒衣服有神采;

香甜美啤格瓦斯,

喜欢数数做买卖。

孙建国,2016年11月15日稿

(本期照片除署名外均由作者提供)


作者青春照

作者简介:

孙建国,1949年10月出生于新疆乌鲁木齐市,伊宁市第四中学1965届初三3班毕业,1968届高一2班高中毕业生。1969年5月下乡于伊宁县红星公社绿洲大队(博斯坦)一生产队(现伊县胡迪亚圩孜乡盖麦村)。1970年11月招工到新疆八一钢铁总厂工作,先后在八钢炼钢厂,氧气顶吹炼钢车间任工会主席,党支部书记,机运车间党支部书记。1993年任新疆钢铁运输公司(运输处)任党委副书记,经理,在党委书记职务退休。1983年-1985年在中国工运学院(现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学习,大专毕业。1983年10月代表新疆八钢2万多职工,参加中国工会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1997年荣获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开发建设新疆”奖章。


责任编辑:王红涛

编审排版:潘景芳

题字制图:郭钧涛


关注《伊犁老故事》,

点击“查看历史消息”

看全部文章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