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喀什之痛:一座漩涡中心的城市,一个转型焦虑中的民族

国家地理中文网2018-10-14 06:36:55

点击上方“华夏地理”,精彩内容看不停!

编者按:喀什是一座怎样的城市?维吾尔人遇到了什么问题?



撰文:萧春雷

摄影:王身敦


  “乌鲁木齐早市发生了爆炸案。”5月22日早餐时,编辑告诉我这个消息。

  空气瞬间变得凝重,原本像传说一样含混并且遥远的危险,仿佛趴在窗口张牙舞爪。事件发生在乌鲁木齐,但大家心里明白,暴恐分子必定出自南疆。喀什,我们所在的南疆重镇就是漩涡中心。

  天空阴沉,凉意袭人。一群保安在街边小广场列队训练。街上增加了几处检查点,穿着深色制服的特警荷枪实弹,盘查车辆。东巴扎门口停着警车,许多人沉默地聚集在外面,神情严肃。“抓人了!”开车的师傅瞥了一眼道,“反正不管哪里出事,喀什都要紧张,抓人、查身份证。”我说:“周日我们还要转东巴扎呢。”他说:“那你们要小心。周日最热闹,密密麻麻全是维吾尔人,没有一个汉人,出事你都不知往哪里跑。我劝你们不要去。”

  师傅的腰间别着一个新奇玩意,他拿给我看,原来是一个伸缩警棍,沉甸甸的,挥打的时候,警棍会利用甩劲自动伸长。“自己花钱买的,防身用。”他说,“想到老婆孩子,还是要小心一点。”师傅是甘肃人,来新疆已经20多年,他说回去也不知道干什么,这边虽然工资低,物价贵,但至少有工作有房子,惟愿孩子长大后能回到内地读大学。我问维吾尔人也可以买个伸缩警棍别在腰间吗?“那不行。他们也不需要。”他说。

  阿玉是一位维吾尔族教师,络腮胡子,眼睛大而亮,诙谐风趣,学识渊博,热心地帮助我们翻译。我们的车遇到检查点,坐在前面的他突然停止了说笑,也不回头招呼我们,自己一声不吭下车,拿出身份证过去排队,我们也赶紧下车接受检查。不幸的是,我的身份证拿去办边防证了。我只好解释,特警毫无表情地一扬手,让我过了关。我不知道该高兴还是难过。我知道这是因为我是汉人,而恐怖分子长着我的朋友阿玉那样的面孔,他如果没带身份证,那就麻烦多了。因为种族特征,我与他被分成不同的群体,区别对待。我们又回到车上,大家都望着窗外,没有说话。

  乌鲁木齐爆炸案的后续报道出来了。7时50分许,暴徒驾驶两辆车在沙依巴克区公园北街冲破防护隔离铁栏,冲撞碾压人群,引爆爆炸装置,造成39人遇难,94人受伤。这是一起针对平民的恐怖袭击。4名恐怖分子当场炸死,还有1名不久被抓获,都是和田地区皮山县人。和田与阿克苏,是喀什的左邻右舍,均为维吾尔族人口最密集的地区,据媒体报道,公安机关在三地已逮捕嫌疑犯200多人。

  自2009年“7•5”事件以来,新疆发生了一起又一起暴恐案,还延伸到内地北京、昆明和广州,如今又出现了如此重大的惨案,举国震惊。尽管官方有意淡化民族属性,但人们都知道,这些恐怖分子都属于边远的新疆维吾尔族。人们不禁要问,新疆发生了什么?维吾尔族到底怎么啦?按官方的说法,暴恐事件都是由“三种势力”——暴力恐怖势力、民族分裂势力和宗教极端势力主导发生的。问题是,我们难以从茫茫人海中识别出极个别的暴恐分子,于是整个维吾尔民族受到连累,成为嫌疑犯。

  暴恐事件重创喀什的旅游业。我们在俄罗斯领事馆原址(现改为旅行社和咖啡馆)转悠的时候,巧遇店主朴金雪,她热情地为我们调制了一款含有巴旦木、杏干、蜜、玫瑰的果茶,说是一位维吾尔朋友教的。朴总是朝鲜族人,精明强干,十几年前随军来到喀什,就从事旅游服务,如今是色满宾馆副总经理。“2009年之前,喀什旅游非常火爆,去香妃墓(阿帕克霍加麻扎)要预定,去塔什库尔干办边防证,要从早上排队到中午。现在香妃墓几乎没有游人,办边防证随时去随时取。”她感慨地说,“这五年越来越差,去年就不好,我们有几十个大团取消了,今年更不好。你知道喀什一家五星级酒店的房费降到多少?198元!五星级的报价,你看多惨!”

  “与2009年以前的高峰时期相比,你估计喀什的游客量降了多少?有没有一半?”我问道。我刚去过香妃墓,的确萧索。我们还打赌,今天在喀什能不能遇到10个内地游客呢。

  “起码掉了七成,只剩百分之三十。钱都投入经营了,收不回来,大家都在硬撑着,希望很快好转。做生意的维吾尔族人也在骂暴恐分子畜牲不如。”她说着说着,声音哽咽,我觉得她快要哭出来了,“我很想回家。等老公转业,我们就带孩子回去。”

  5月22日晚上11点,为了感受这座城市的夜景,我独自出门。喀什晚上10点钟太阳落山,这时候其实很早。街上冷冷清清。体育馆前,几个人在进行一场没有观众的篮球赛。时尚的科技文化广场没有人影,电影院关了门,唯独旁边一家咖啡馆还在营业,门外有两三个保安或协警。人民公园东侧出口,三三两两的维吾尔男女从公园出来,走过执勤的警车和特警,并不盘查。客运站前停着几部出租车,司机无精打采地招揽很少几个旅客拼车去疏勒。人民广场空荡荡的,两侧都有警车和持枪特警,对面是巨大的毛泽东挥手塑像。白天最繁华的街道周边,几家宾馆酒店的大堂开着门,行人稀少。

  天桥那一头,库木代尔瓦扎街口还有三四个烧烤摊。我白天几次走过这条街道,这是一个手工艺巴扎,街道比较宽阔,两边集中了铜器、乐器、土陶、纺织品等店铺,店主就在店门口敲打、切削、电钻、打磨、雕刻……叮叮当当,好不热闹。眼下太阳才落山一个多钟头,整条街门户紧闭,遍地垃圾。昏黄的路灯下,两个喝了酒的年轻人停下了脚步,好奇地望着我。我觉得自己像一个侵入者,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地方。

  我决定穿过人民西路的商业步行街回到宾馆。步行街入口处的两个警察让我安心,看了一下时间,正好12点,太阳落山后两个小时,相当于内地的9点,夜市的黄金时段。但我很快就后悔了,店铺都已打烊,步行街变成了一条诡秘的通道,迎面走来一个行人,脚步声尖锐得让人心惊。我想起2011年7月31日,就在这条步行街上,光天化日之下,多名歹徒疯狂地砍杀十余位路人,谁知道两边的阴影里,隐藏着什么样的凶险?我加快了脚步。快到文化路出口的时候,身后驶来一辆自行车,一对青年男女毫无顾忌地笑着,我听清了,是带四川腔的普通话,大约是在当地打工的年轻人。我突然全身松弛,意识到自己行走在中国的一座城市。

  在城中心转了一圈,我遇到数十名警察,百来个行人,其中至少两位汉人;没有看到夜生活——乌鲁木齐早市的炸弹也摧毁了喀什的夜市。我一直怀疑到底是自己过分敏感呢,还是这座城市的确已经被恐怖袭击所劫持,危机四伏。这问题五天后有了结果:晚上12点多喀什第11中附近发生了一起暴恐事件,据说有三名汉人被砍死,我这才感到后怕,原来自己安然返回,主要是因为好运气。

  喀什是一座什么样的城市?维吾尔是一个什么样的民族?让我十分好奇。


注:本篇文字节选自《华夏地理》2014年8月刊,部分图片为纸刊之外的遗珍精选。任何媒体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