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看完这本书,我订了去日本的机票

不止读书2018-09-13 16:17:47


小河:大前天的微信里说到在看詹宏志的《旅行与读书》,这两天没更微信,把这书看完啦。看得很激动,而且心痒痒的,想要趁着大好时光出门去玩了。


恩,具体怎么好,看看今天的文章吧。




你有没有发现,虽然如今旅游业繁荣昌盛,可是好看的游记却十分少见。


相比于游记,人们似乎更需要攻略。


哪里好玩,哪里便宜,怎样坐车,怎样换钱,这些行程中的问题和技巧成为游记中最重要的部分。而关于审美的,关于文学的那一部分,要么消失了,要么被淹没在了汪洋大海般的经验分享中,不被看到和重视。


旅行在很多人那里,逐渐成为证实别人经验的行为,早在出发之前,我们就对路上会遇见的一切了如指掌。


随着旅行的热门,一批批旅行书被制造出来,可惜它们大多数是不合格的游记,倾向于攻略,流水账和故事会,文学从这些书里隐退。


在这样的环境下,读到詹宏志的《旅行与读书》是会激动的。因为这是一本真正的游记,并且写得精彩。




先介绍一下詹宏志。




詹宏志是台湾文化界的传奇人物,横跨出版、电影、音乐各个领域,创办过四十多种杂志,监制过侯孝贤(《悲情城市》)、杨德昌(《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的电影,担任过滚石唱片的总经理,创办过其时台湾影响力最大的出版品牌“城邦文化”,还运营着台湾最大的网购平台PChome。


他是个成功的文化商人。是的,但是这不重要。


在这本书里,他是一个超级书虫和旅行爱好者,一个吃货,一个台湾大叔。


那么,为什么说这位台湾大叔的《旅行与读书》是一本真正的游记并写得好呢?


因为,它有文学感觉有独特的趣味并且可浸入


什么叫文学感觉?


这是我胡诌的词,简单的说,就是把文字变成文学的能力。游记不是流水账,即使是按照时间顺序从出发写到归来,也应该有侧重,有详略,还要有文笔。“文笔”听起来很玄虚,实在必不可少,它考验作者对文字的敏感度,驾驭文字的功夫。具体的,它体现在对细节的描写,对人物的塑造,甚至一个转折,一个承接。拥有这种感觉的文字才能活起来,获得属于文学的美。


显然,詹宏志是善于此道的。




文学感觉是第一步,有了它,才算合格。


趣味则是另一层重要因素,它是区分世界的方式,有人喜欢咸豆腐花,有人喜欢甜的;有人喜欢托尔斯泰,有人热爱陀思妥耶夫斯基;有人喜欢lady gaga,有人喜欢小野丽莎。


趣味也是一个人不同与另一个人的标志,在文学里,趣味引出风格。


詹宏志在旅行中有一个显著的趣味:吃。在这本由十篇文章构成的书里,有六篇是以吃为主题的。


在印度,他被误会为微服出访的美食评论家,得以参观了一家酒店的后厨,大饱眼福、口福。在日本,他专门去寻找一家由日本人开的法国餐厅。在伊斯坦布尔,他穿梭于街头巷尾,试图找到两种不同烹饪手法制作出的美味羊头。


除了吃,另外一项趣味是读书。旅行和读书,向来是好搭档。古人云,“行万里路,读万卷书”,似乎这两种体验世界的方法,早早就被安排好了要一起践行。而詹宏志正是这么做的,他说,“只有一个人生是令人不满足的……只有旅行与读书,能让我们拥有超过一个人生。”


读书果然让他的旅行多了更多可能。他因为轻信旅行书,走进覆盖大雪的山岭,差点身处险境。他还因为一个卖地毯的老头背出古波斯人的诗句,备受感动,而买下昂贵的地毯。


读书丰富着他的眼界,他的感受力和知识,也将他引入歧途。读书让他的旅行多了一个向度。


因为爱吃,爱读书,詹宏志的游记有了属于自己的味道,别人也会去京都,去伊斯坦布尔,但不会像詹宏志这么写。




最后,是可浸入。这是我自己的趣味,即使没有浸入式的体验,仍然可以是很好的游记,但詹宏志的文字是可浸入的。我的阅读经验里,保罗·索鲁是“可浸入式”的大师,他简直把游记写成了小说。而詹宏志的功夫也相当高。


可浸入,简而言之,就是通过文字营造一种感觉,让你有身临其境,与作者一起沉浸在那个时刻,那个当下。


这当然得力于作者高超的场景营造功夫,出色的细节描写,生动的对话,以及拿捏得恰到好处的叙述节奏。


在《吟诵奥玛·开俨的地毯商人》这一篇里,作者先声夺人,从讨价还价的对话开始,把读者拉入那个场景,然后重回旅行的开始,讲述一路经过,最后再次进入那个地毯时刻,把地毯的美,老商人的传奇,旅行的趣味都写得历历在目,引得读者一路看下去,不肯放手。


《京都觅食记》同样有这样的效果,即使我对于日本料理所知甚少,也能跟作者的脚步在京都四处寻访好吃的餐厅,并且在文字中学会分辨日式料理的好坏。


《小野二郎的寿司旋律》则更神奇,文章写的是作者前往小野二郎寿司店用餐的经过,整个过程只有三十分钟,但是作者像奏曲一样,从第一颗寿司写到第十四颗(最后一颗),每一粒寿司的感觉都被细细写出,而又能有高低音和节奏感,好像我们果真也侧立在旁,跟着享受了一番似的。


《长草丛中的死亡》写非洲草原与野生动物的近距离接触,《冰海中的独木舟》写在阿拉斯加冰海上的泛舟体验,《爆炸后的天堂》写遭受恐怖袭击后的倍受打击的巴厘岛。


就像詹宏志在为保罗·索鲁《赫丘力士之柱》所写的序言中所说的一样,“写出原创性旅行文学的第一个门槛,应该是一条具有想象力的’旅行路线’”,如果不像保罗·索鲁那么“反旅行”要走那么漫长古怪的一段路的话,至少也要像詹宏志这样懂得取舍,创造出别具一格的旅行主题。


不过,更重要的永远是第一个要素——得先是文学才行。



PS.买了十一去日本的机票,不过签证还没办好,一向没有什么计划,希望最后能成行吧。题图是奈良公园里的小鹿,来自网络。


PSS.《独立日》签名版+藏书票套装今天已经发货啦,还需要的朋友可以点击文末的阅读原文购买,隔天发货。



也许你还想读:

这七天,我一直在看这本书

我终于知道了旅行的意义



不止读书

魏小河出品 微信号:buzhidushu

文艺连萌,覆盖千万文艺青年

微博| 豆瓣|知乎 @魏小河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