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书友作品】冯林‖黄土崖下的回忆(二十七)

时光读书会2020-05-02 13:20:13

不眠之夜

 

不知哪个班的调皮的学生悄悄跑到院子里,放了一个清脆的二踢脚,瞬间就像发出了新年联欢的指令,校园里各班同学都涌院子里,围在自己班门前的旺火边,仿佛期待着神圣时刻的到来。

 

马二眼焦急地催促着,摸着脑袋在人群中转圈。高峰和春雷俩人不急不慌,从人群中自然让开的夹道走到旺火前,慢慢掏出火柴,优雅地在半空中划着火柴,嗤---嗤---嗤,蓝色的火苗从火柴头蹿起,一阵西北风微微泛起,火苗向一旁倒了过去,高峰赶紧凑齐大手尽力捂着,哪知已经无法挽救,火苗熄灭了!紧接着第二根,第三根,不是折断就是熄灭,女孩子王美华一把把高峰推开,“笨死呀,快起来哇!”果然火柴在美华的手里变得听话,美华慢慢把火柴送到旺火口,就这样点燃了,不过猛然冒起的火苗,似乎烫了她的指头,只见她“呀”的一声迅速把手伸回,快速的拽了拽自己的耳朵,然后把手指放进嘴里使劲的允吸着。加了燃料的旺火确实不一般,瞬间火苗窜起2米多高,把整个教室前照的明亮起来,同学们围着旺火大声放肆的欢呼着,热情的火苗在呼喊声中跳动着。“快放炮哇!”只见郭贵牛从老师办公室抱出一个纸箱,里面全是为庆祝准备的各种炮仗。男生们开始撒了欢,女生们也不敢示弱跟着疯抢着。“给我一个”“我也要”“呀,踩死我了”“女生靠边,不要起哄”“凭甚了,俺们也要放”瑞芳永远是这样不甘示弱。那一刻所有人忘记了压力,忘记了烦恼,全身都洋溢着喜悦。沉浸在忘我的欢腾中,感性的姑娘们竟然偷偷抹起了眼泪,亢奋的小伙们都在疯狂的舞蹈和撕心裂肺的嚎叫。

 

一阵动感强烈的迪斯科音乐骤然响起,张帆早已守护在教室,按捺不住打开录音机开始播放最强劲的音乐。“1991年苏龙口镇中15班新年联欢晚会现在开----始!!!”这声吆喝把所有外边围着旺火和放炮的学生全部招到教室内。贾美凤、安东霞、雎宝华、武补兰等几个女同学很有创意,竟然把手电筒蒙上各色的布子,瞬间教室里变得霓虹闪烁。开始了接近发狂的“群魔乱舞”。一曲完毕,文艺骨干郭平很端庄上台开始自己准备已久的开场主持词“尊敬的老师、亲爱的同学,爆竹声中一岁除,千家万户入屠苏,在这新年到来之际,我们将拉开今天15班新年晚会的序幕……”马二眼早按捺不住了,“快点哇,每年就这几句,快点让老冯唱歌哇!”说着一群男生把我推涌到教室中央。“连唱三首,要不不能下来,现场冬天里的一把火”“对!就是!快点”一曲还未结束,教室里围坐的一大圈人已经开始瓜子、花生、橘子皮满教室飞了。三首歌刚结束,还不能下台,温文尔雅的张帆和一群女生起哄似得也开口了“霹雳舞”“霹雳舞”全班跟着起哄。我是满头大汗,站在课桌上几个负责“霓虹灯”女生也是腰酸背疼。老师们都会轮流参加全部各班的新年晚会,而且只坐一会,免不了班干部在讲桌上要备些烟、茶和糖果一类。老师来时就没那么疯狂了,都会很温和很有组织的演唱些女声小合唱《让我们荡起双桨》一类。一圈下来,老师们的口袋烟糖都会塞得满满当当。班与班的交流是少不了的。不一会14班的王晋平一伙跑到我们教室“我们班把老冯借走一会”全班都堵在门口不让走,尤其“辣妹子”们更是冲在最前头不相让步。无奈之下14班的王晋平只能让步“好好好,那把我们班的班花丽芳喊过来,换一下!”这个主意立刻得到了大多数男同学的认可,严苛的戒备略有松懈,王晋平快速牵着我就跑。

 

当我再回到教室时候,夜已深了,很多人散去了!满地狼藉,只有部分男生和女生坐在或仰面躺在课桌上撤闲篇,任由录音机里的音乐放肆的依次播放着。男生们也拿出刚才从讲桌上私藏的香烟,津津有味的吞云吐雾。“老,刚才的烟去哪了?”马二眼使劲摩挲着自己的口袋。“真倒霉,全因为刚才跳舞折断了!唉!不走士气!!!”眼尖而又着急的樊彦春满地跟随老师们走过的轨迹满地捡烟头。女生好些已经回到宿舍收拾东西,因为明早就可以回家休息,这个新年就算圆满了。更多需要坐车的学生来说这一定是个不眠之夜。

 

音乐也疲累了!旺火也慢慢缩小了火苗,满院的红色炮屑和醒目的红对联提醒着大家刚刚过去的疯狂。黄土崖也变得安静下来,当然那歌声那笑声却永久的印刻在黄土崖上,缀满了黄土崖上的荆棘枝。


作者简介:

冯林,原平籍,电视台导演,业余爱好写作。


朗诵嘉宾:

    武丽青,原平一中英语教师。性格活泼开朗。崇尚简单,喜欢朗诵,也喜欢用文字书写心情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