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杨天南支教感悟:在大山里留下我温暖的爱

江西师范大学研究生支教团2020-12-02 12:31:18

故事是从2017年7月28日开始的,11个人拖着大大的行李箱,坐上了开往贵州望谟的巴士,望谟——莫忘,真是一个好名字,一路欢歌,开始了这一年的生活。一路上被贵州峰峦叠翠的大山所震撼,在心中不断感慨这里的山可真是美啊,就算看一辈子也不会厌烦吧!事实证明后来的我们和这一座座山也确实结下了很深的缘分。

图为走访路上的大山

七月底的时候我们每个人分配到的学校是没有开学的,暂时没有教学上的压力,所以我们这支小分队的主要任务便是下乡走访调研,走走这里孩子们上学的路,看看这里孩子们的家,给孩子们送去一些微不足道的小礼物。7月31日我们一行三人去到了望谟县打易镇,一路的呕吐和高原耳鸣在生命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而孩子们的坚强勇敢却是更能打动我的地方,一件新衣服可以开心好几天,一次上学要走上几公里,一个尚不能遮风避雨的家,一个被母亲抛弃的几岁孩子,你在他们的脸上看不到被生活打压的模样,纯真善良的笑脸反而更加耀眼。

图为我去看望孩子们

让我印象最深的走访就是大观镇的走访,去程中的欢笑和返程路上的低低抽泣声,这鲜明的对比大概是最好的证据了吧。那一次我们走访了22户人家,认识了很多可爱的小朋友。记忆中最深刻难忘的也是至今令我惦念的是罗小二、乐院院、乐彩谍这三个孩子。小二的性格十分开朗,拉着我的手说请我到家里做客,一行人来到了小二的家里,眼前的场景让我久久不能忘怀,家里唯一的电器就是那个用绳子吊起来的黄色灯泡,木头盖起的危房四处漏风,小二的房间则是在木板上铺了一层薄薄的垫子和一个床单,被子是一床用了大概5年左右的薄薄的棉絮,这就是这个10岁的小姑娘的简易床。小二家中有一位80岁的老奶奶、一位智力不健全外貌苍老如爷爷般的爸爸、一位患有严重精神疾病的母亲和一个不到16岁辍学打工的哥哥(后期再一次走访大观时,曾又到过小二家中回访,因为是老旧危房,已经被拆除,新的房子由于资金不足还没有建好,一家人借住在表哥家的不到50平米的屋子内)。

图为罗小二简易的床


第一次见到彩蝶、院院两姐妹的时候,是在他们的父亲离开他们不到十天的时候,癌症的父亲因为难以承受病痛,选择了自己结束自己生命的方式离开了这个世界。她们还小仿佛不懂得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更不会知道继失去因家庭贫困而离家出走的妈妈之后,再与自己最亲的爸爸永别是怎样的一番场景,她们今后的日子里只能与年迈的爷爷奶奶一起相依为命了。我抱着彩蝶,一股脑儿的把包里吃的全部给了她,孩子羞羞的向我点了一下头笑了一下,这一笑或许就是可以驱散所有乌云的力量吧!再次见到这两姐妹的时候已经由夏天转到冬天了,这期间我们走访过了许多乡镇,见过了许多孩子,但仍然最是惦念这两个孩子,两姐妹对我们已经没什么印象了,蹦蹦跳跳的样子可爱极了,这次走访的主要目的是开展团队的暖冬行动,给孩子们送去一些暖冬物资,抱起彩蝶时才发现孩子的手已经长起了通红通红的冻疮,队友细心的替她涂好护手霜,给她一套全新的暖冬三件套并告诉她记得每天出门的时候要带好手套。在发给院院帽子的时候我想替她带上,院院说我要等洗干净头发再带新帽子,看,这是一个多么爱干净的姑娘啊!

图为院院、彩蝶与爷爷的合照

图为我与彩蝶

下乡走访的过程中除了这里的人能给我们带来不同的震撼与感动,还有走访的路程也能给我们留下不小的“阴影”。令我最难以忘却的一次是2017年国庆期间,那时我们联系了爱心人士一同走访困难家庭,实地调研评估。由于国庆前夕望谟发生了大暴雨,有许多路段被冲垮山体发生滑坡没办法开车进入村子,早上早早的出发,连续经过了三个多小时崎岖不平的车程,后面接着便是五个多小时的徒步,翻过、翻回六座大山,过三个寨子,涉三条河,遇七个落石塌方的危险处,队友还摔了两跤,被无数蚊虫叮咬后终于探访完了第一户人家,下山后又马不停蹄的进行第二家的探访,一路折腾到了晚上十一点才回到了家。我想这次下乡应该是自我出生以来第一次走这么长的山路吧!这一路上的艰苦卓绝就算现在回忆起来还“心有余悸”。

图为我在下乡走访途中

一年中我们走访了望谟县的大部分乡镇,见到了从未见过的风景,走过了从未走过的路,在这里我们找到了初心,找到了感动,找到了方向,找到了自己。一年中的见闻太多太多,在这里仅仅记述了几件小事,作为一名志愿者,我们做的还不够多,不够好,但是我相信通过一代又一代善良的人们的努力,我爱的这片土地会变得更好。



  图文:杨天南

  编辑:陈丽如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