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我来过, 我很乖】八岁女童的遗书,感人至深

娄底门户2018-11-09 06:36:55

有一个美丽的小女孩,她的名字叫余艳,她有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和一颗透明善良的心,她是一个孤儿,在这个世界上只活了8 年,她留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一句话是「我来过,我很乖」。她希望自己能死在秋天。她自愿放弃了治疗,把大家捐给她的钱分成了七份,把生命当成希望的蛋糕分给了7 个正徘徊在生死线上的小朋友。

  

  自愿放弃治疗

  她一出生就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她只有一个养父。1996 年11 月30 日,那是当年农历10 月20 日,因为「爸爸」佘仕友在草丛里发现了一个冻得奄奄一息的这个婴儿时,发现她的胸口处插着一张小纸片,上面写着「10 月20 日晚上12 点」

  家住四川的佘仕友当年30 岁,因为家里贫穷,一直找不到对象,如果要收养这个孩子,恐怕就更没有人愿意嫁给他了,看着怀中像小猫一样嘤嘤哭泣的婴儿,佘仕友几次放下又抱起,转身走了回头,这个小生命已经浑身冰冷,哭声微弱,再没人管可能随时就要没命了!咬着牙,他再次抱起婴儿,叹了一口气:「我吃什么,你就跟我吃什么吧!」

  佘仕友帮这个孩子取名佘艳,因为她是秋天丰收季节出生的孩子,单身汉当起了爸爸,没有母乳,也买不起奶粉,就只好喂米汤,所以佘艳从小体弱多病,但是非常乖巧懂事,佘艳一天天长大了,出奇的聪明乖巧,邻居都说这个捡来的孩子很聪明,都很喜欢她,尽管她从小就多病,在爸爸的担心受怕中,佘艳长大了。

  从5 岁起,她就懂得帮爸爸分担家务,洗衣服,煮饭,割草,她每样都做得很好,她知道自己跟别的孩子不一样,别家的孩子有爸爸妈妈,她家就只有她和爸爸,这个家靠她和爸爸一起来支撑,她要很乖很乖,不让爸爸多一点点忧心,生一点点气。

  上小学了,佘艳知道自己要好好读书,要上进,要考第一名,不识字的爸爸在村子里也会有面子,她从没让爸爸失望过,她唱歌给爸爸听,把学校里发生的趣事一样一样的讲给爸爸听,偶尔还会调皮的出题考倒爸爸......每当看到爸爸脸上的笑容,她会暗自满足「虽然不能像别的孩子一样也有妈妈,但是能和爸爸这样快乐的生活下去,也很幸福了!」

  

  2005 年5 月,她开始常常流鼻血

  有一天早上佘艳正在洗脸,突然发现一盆水里红红的,一看是鼻子里的血正在往下滴,不管用什么措施都止不住,实在没办法,爸爸带她到小诊所里去打针,打完针却依然出血不止,她的腿上还出现了大量的红点点,医生说赶快到大医院去看,来到成都的大医院,刚好是尖峰时段,她只能坐在椅子上按住鼻子,鼻血像两条线,一直往下流,染红了地板,她觉得不好意思,只好端起一个便盆接血,不到十分钟,盆子里的血就盛了一半,医生看到了,立刻带孩子去检查,检查后,医生开出了病危通知单,她得了「急性白血病」!

  这种病的医药费非常的昂贵,费用一般需要30万元人民币(约新台币153 万元),佘仕友傻住了,看着病床上的女儿,他没办法想太多,他只有一个念头,救女儿!借遍了亲戚朋友凑来的钱也只是杯水车薪,距离这笔钱实在太远,他决定卖掉家里唯一能换钱的房子,可是因为房子太过破旧,一时找不到买主。

  看着父亲那双忧郁的眼睛和日渐消瘦的脸,佘艳总有一种酸楚的感觉。有一次,佘艳拉着爸爸的手,话还没说出来,眼泪却先流了出来...她说:「爸爸,我想死...」

  父亲惊愕的看着她:「你才8 岁,为什么要死?」

  她说:「我是捡来的孩子,大家都说我命贱,生不起这个病,让我出院吧...」

  6 月18 日,才8 岁的佘艳代替不识字的爸爸,在自己的病历本上一笔一划的签字「自愿放弃对佘艳的治疗。」

  

  8岁女孩乖巧的安排后世

  当天回家后,从小到大没有和爸爸提过任何要求的佘艳,这时像爸爸提出两个要求:「她想穿一件新衣服,在照一张照片。」她对爸爸解释说:「以后我不在了,你想我的时候就看看照片上的我。」

  第二天,爸爸叫姑姑带佘艳来到镇上,帮佘艳买了两套新衣服,佘艳给自己选了一套粉红色的短袖短裤,姑姑帮她选了一套白色红点的裙子,她试穿上就舍不得脱下来,三人来到照相馆,佘艳穿着粉红色的新衣服,双手比着V 字的手势,努力的微笑,最后还是忍不住掉下了眼泪.. .她已经不能上学了,她长时间背著书包站在村前的小路上,目光总是湿漉漉的。

  如果不是《成都晚报》的一个叫傅艳的记者,佘艳将像一片悄然滑落的树叶一样,静静的从风中飘下来,这位记者从医院方面知道了佘艳的情况,写了一篇报导,详细叙说了她的故事,旋即《8岁女孩乖巧安排后世》的故事传开了,无数的人们为了这个可怜的女孩心痛不已,所有爱心人士为这个弱小的生命捐款,短短10天时间,来自全球华人捐助的善款已经超过56万(约新台币285万元),手术的费用足够了,这些爱心再次点燃佘艳的生命之火!

  在宣布募捐活动结束之后,仍然源源不断收到全球各地的捐款,医生也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一个接一个的治疗难关也如愿的一一闯过!大家微笑的等待成功的那一天。

  有网友写道:「佘艳,我亲爱的孩子!我希望你能健康的离开医院;我祈祷你能顺利的回到学校;我盼望你能平安的长大成人;我幻想我能高兴的陪你出嫁。佘艳,我亲爱的孩子……」

  6 月21 日放弃治疗回家等待死亡的佘艳被重新接到了成都,住进了市立儿童医院,钱有了,卑微的生命有了活下去的希望和理由。

  

  难以忍受的化疗

  玻璃门内,佘艳躺在病床上输液,床头边放着一张椅子,椅子上放着一个塑胶脸盆,她不时要侧身呕吐,小女孩的坚强让所有人都很惊讶,她的主治医生介绍,化疗期间胃肠道反应强烈,佘艳刚开始时,一吐就是大半盆,可她连吭都不吭一声,刚住院时做骨髓穿刺检查,针头从肋骨刺入,她没哭没叫,眼泪都没流,动都不动一下。

  

  母爱的关怀

  佘艳从出生开始,就没有得到一丝母爱的关怀,当徐鸣医生提出:「佘艳,当我的女儿吧!」佘艳眼睛一闪,泪珠一下就涌了出来,第二天,当徐鸣医生来到她床前的时候,佘艳竟害羞的叫了医生「徐妈妈」徐鸣先愣住了一下,接着展开了笑容,甜甜的回了一声「女儿乖」。徐鸣医生对佘艳说:「等你病好了,妈妈带你去吃肯德基!」佘艳满眼的迷茫,她实在想像不出肯德基是什么。

  第二天徐妈妈到病房,给佘艳穿上了一双白色的袜子,不经意的对她说:「穿上这个,免得冷。」佘艳开心的说:「妈妈,这是我第一次穿袜子。」

  徐鸣医生瞬间觉得自己的心里像针扎一样难受,然后问她:「告诉妈妈,你还想要什么?」佘艳低头害羞了半天,然后怯怯的说:「我想有一双红皮鞋,里面穿上白袜子,好像白雪公主啊!」

  当天晚上,徐鸣医生下班后,搭车赶到一家卖童装的专卖店,买了一双红皮鞋,又买了两双白袜子,第二天到病房帮佘艳穿上了红皮鞋和白袜子,佘艳坐在床边,脚不碰地,喜欢的不得了!

  所有的人都期盼着奇迹的发生,所有的人都期盼这佘艳重生的那一刻,很多民众到医院来看望佘艳,很多的网友都在问侯这个可怜的孩子!

  那段时间病房里堆满了鲜花和水果,到处弥漫着醉人的芬芳,两个月的化疗,佘艳闯过了9 次鬼门关,感染性休克,败血症,溶血,消化道大出血...每次都逢凶化吉,中国的权威儿童血液病专家共同会诊确定的化疗方案,效果很好,「白血病」本身已经被完全控制了,所有人都在期盼着佘艳康复的好消息!

  

  但是化疗药物使用后可能引起的并发症是非常可怕的,与别的白血病的孩子比,佘艳的身体是非常虚弱的,此时手术后,她的体质更差了,8月20日清晨,她问记者傅艳:「阿姨,你告诉我,他们为什么给我捐款啊?」

  「因为他们都事很善良的人啊!」

  「阿姨,我也要做善良的人。」

  「你当然是善良的人,善良的人相互帮助,就会变得更加善良」

  这时候,佘艳从枕头下拿出一个数学作业簿,拿给傅艳说:「阿姨,这是我的遗书... 」傅艳大惊,连忙打开一看,果然是小佘艳安排的后世。

  

  这是一个年仅8岁的孩子在生命垂危的时候,趴在床上用铅笔写的3 页遗书,由于孩子太小,有些字还不会写,还有很多错别字,看的出,这篇文章并不是一气呵成写完的,分成了6 段,开头是「傅艳阿姨」结尾是「傅艳阿姨再见」全部的内容里「傅艳阿姨」或「傅阿姨」总共出现了7 次,还有9次简称记者为「阿姨」这16 个称呼后面,全部是关于她离世后的『拜托』以及她想透过记者向社会上关心她的人表达『感谢』与『再见』。

  「阿姨再见,我们在梦中见,傅阿姨,我爸爸的房子要垮了,爸爸不要生气,不要跳楼!傅阿姨,你要看好我爸爸,阿姨,医我的钱给我们学校一点点,多谢阿姨给红十字会会长说,我死后,把剩下的钱给那些和我一样的病人,让他们的病好起来......」这封遗书让傅艳看得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我来过,我很乖

  8月22日,由于消化道出血,几乎一个月不能吃东西而靠输液支撑的佘艳,第一次「偷吃东西」她掰了一块泡面放进嘴里,很快消化道出血加重,医生护士紧急帮她输血、输液...看着佘艳腹痛难忍,痛苦不堪的样子,很多医生和护士都哭了,大家都愿意帮她分担痛苦,可是,想尽各种办法还是无济于事,

  佘艳的腹部疼痛难忍,她哀求的对所有的医生护士说:「让我死吧,我难受...」

  医生护士们安慰着她,让她再坚持一下,很快就会好了,最后佘艳在极端的痛苦中离开了这个世界,医生在她停止呼吸之后,仍然努力的抢救了80 分钟,最后还是没能挽回这个幼小的生命。

  

  8 岁的小佘艳终于远离了病魔的摧残,安详离世。

  所有人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那个美丽如诗,纯净如水的「小仙女」真的去了另一个世界吗?记者傅艳摸着佘艳渐渐冰冷的小脸泣不成声,再也不能叫她阿姨了,再也笑不出声音来了...

  各大网站都沉浸在失去佘艳的泪海中,花圈如山,悼词似海,一位中年男士喃喃低语:「孩子,你本来就是天上的小天使,张开小翅膀,乖乖的飞吧...」8月26日,她的葬礼在雨中举行,殡仪馆火化大厅内外站满了热泪盈眶的民众,他们都是8岁女孩佘艳素不相识的「爸爸妈妈」为了让这个一出生就被遗弃,患白血病后自愿放弃自己的女孩,最后离去时不至于太孤单,来自四面八方的爸爸妈妈们默默的冒雨前来送行。

  墓地上有她一张笑吟吟的照片,碑文正面上方写着:「我来过,我很乖(1996.11.30.--2005.8.22)」

  

  后面刻着关于佘艳身世的简单介绍,最后两句是:「在她有生之年,感受到了人世的温暖。小姑娘请安息,天堂有你更美丽。」遵照佘艳的遗愿,把剩下54 万元 的医疗费当成生命的馈赠留给其他得到了白血病的孩子。

  这七个孩子分别是杨心琳、徐黎、黄志强、刘灵璐、张雨婕、高健、王杰。这七个可怜的孩子,年龄最大的19 岁,最小的只有2 岁,都是家境非常困难,挣扎在死亡线上的贫困孩子。

  9 月24 日,第一个接受佘艳生命馈赠的女孩徐黎在成功进行手术后,她苍白的脸上挂上了一丝微笑:「我接受了你生命赠与,谢谢佘艳妹妹,你一定在天堂看着我们。请你放心,以后我们的墓碑上照样刻着:『我来过,我很乖…』」

  真是一个努力又善良的孩子...真的谢谢你了。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