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邱旷|吐鲁番行记之高昌故城

一点传统2020-05-21 16:38:15

01


“吐鲁番”是维吾尔语,汉语意思是“都会”。(商务印书馆《同名大辞典》)


吐鲁番有两个著名的废墟:交河故城和高昌故城。


交河与高昌,都曾是一国之都会。


一般人都说,看过了交河故城,就不用再看高昌故城了。


我是两个都要看一看,幸好两个都看了,完全不同的废墟类型,给人的感觉也不一样。


交河故城

交河故城没有围墙,两侧深达30米的河沟就是天堑。这,是自然的馈赠,也是古人的智慧。


高昌故城

高城故城符合人们对于古城的一般想象,四周是高高的城墙,即使已颓圮千年,仍不难想象其当年巍峨的模样。


02


4月8日正午,我在交河故城漫步。


4月9日清晨,我在高昌故城闲走。


高昌故城游客服务中心墙上的一段话

交河与高昌,两大世界闻名的废墟,相距不过50公里,可以说是人类废墟史上的“双子座”,或者叫“姊妹城”。


我何其有幸,能够在不到24小时的时间内,饱览两大废墟的不同形式之美,体悟人类历史和宇宙空间无法穷尽的奥秘与启示。


关于废墟,余秋雨先生曾这样写道:


废墟散发着让人流连盘桓的磁力。是的,废墟是一个磁场,一极古代,一极现代,心灵的罗盘在这里感应强烈。


至少,我在这两处废墟之中,都感应到了强烈的磁力,这种磁力让我瞬间想起了所有读过的咏史怀古诗词。


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


这是近三千年前,东周的某位大夫,站在西周故都镐京的废墟之上的悲切感慨。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


这是一千多年前,中唐的刘禹锡,站在六朝古都金陵城的废墟之上的深沉凭吊。


折戟沉沙铁未销,自将磨洗认前朝。


这也是一千多年前,晚唐的杜牧,站在三国时期赤壁鏖兵的废墟之上的警郁玄想。

……


这样的诗句,可以开列一个很长的名单,从这个很长的名单中,我们似乎可以感受到,中国人似乎更愿意生活在时间之中,生活在抚今追昔的感慨之中。


难怪美国汉学家宇文所安,要把一本探讨中国古典文学的书,取名叫做《追忆》。


我的藏书之一:《追忆》书影


也许,这也恰巧能够解释,我为什么喜欢看废墟的原因了。


我也喜欢生活在时间的回忆或回忆的时间中。


如果古人能够复活。


如果当年在高昌城中生活过的古人都能够复活。


我想,最有资格发出感慨的,应该是一位和尚,准确地讲,是一位高僧,他的名字叫玄奘。


高昌故城遗址入口处的玄奘塑像


03


李世民登基的那一年,公元627年,玄奘踏上西行求法的漫漫长路。


玄奘当时的身份是和尚,更是朝廷的“通缉犯”,因为他是偷渡出境的。


玄奘西行路线图

玄奘原本没有计划到高昌国的,当他艰难抵达伊吾(今新疆哈密),高昌王麴文泰不知从哪里得到了消息,派了整整一个使团把玄奘接来。出于对于佛教的笃信,麴文泰非常渴望玄奘能够留在高昌。为此,他不惜软禁玄奘,玄奘也是出了名犟僧,竟以绝食明志。


麴文泰最后妥协,与玄奘结为兄弟,为玄奘西行之往返准备了人手及财物,并约定,玄奘归来必须到高昌讲法三年,方可回转大唐。


四沙弥以充给侍。制法服三十具。以西土多寒,又造面衣、手衣、靴、幭等各数事。黄金一百两,银钱三万,绫及绢等五百匹,充法师往返二十年所用之资。给马三十匹,手力二十五人。

                                                                         ——《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这麴文泰出于爱才礼佛之心,在玄奘身上可是下足了本钱。


上文中的“四沙弥”,后来就成为吴承恩笔下唐僧徒弟之数目。


不仅如此,麴文泰还给玄奘西行途经的二十国写了国书,以便玄奘能顺利通行,这就是《西游记》中“倒换通关文牒”的本事了。


高昌故城中玄奘讲经台遗址


17年后,也就是公元645年,玄奘天竺求法结束,本可以从海道更快也更安全地返回大唐,由于和麴文泰有三年之诺,于是,玄奘从原路返回高昌。


可惜早在公元640年,由于麴文泰结盟西突厥,唐太宗派名将侯君集灭了高昌国,设高昌县,后纳入安西都护府统辖。


当玄奘返回高昌时,才知晓这许多的变故,于是直接返回了长安。


此后玄奘的长安故事,就得由大雁塔来讲述了。




04


高昌故城,当地维吾尔人称之为“亦都护城”,汉语意思是“王的城”。


《北史•高昌传》说,此处“地势高敞,人庶昌盛”,故得名“高昌”。


摄于高昌故城


在历史上,长期以来,高昌国是佛国,这里的民众笃信佛教。


高昌故城大佛寺遗址

另一个角度看大佛寺遗址

高昌故城西南大佛寺遗址留影


1275年,察合台第九代汗都哇围攻高昌城,此时高昌属回鹘时期,高昌王忠于元中央政府,而都哇属于蒙古西北诸王的叛乱。围城半年之后,高昌王之女出于大义,决定嫁给都哇以换其退兵。


真是一个感人的故事,高昌王的这位女儿名字叫立亦黑迷失别吉,名字虽长,我们还是尽量记住这位伟大的女性吧!


高昌故城可汗堡遗址,据说是昔日王宫所在地。


可惜的是,高昌城最终也没有能保存住。


很快,高昌城就被废弃了,有的说是毁于兵火,有的说是毁于天灾。总之,今天能看到就是这样的一片占地近200公顷的巨大废墟。


从高昌故城出来,我在入口处故作沉思状地留影。

同游者何人?美丽的玲儿是也。


在《遗址:废墟上的暗示》一书的自序中,祝勇写道:


时间似乎要扼杀一切,但是感谢上帝,有许多久远年代的遗迹,从时间的捕杀中逃脱出来,站立在今日的阳光下,为往日的秘密提供证据。


从这个意义上说,旅行也像是侦探,一个个的遗址就像是一间间的解忧杂货店,等着你来,等着他来。


2014年夏天,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38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高昌故城作为中国、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坦三国联合申遗的“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中的一处遗址点,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05


距离高昌故城2公里左右,还有一处佛教遗址,台藏塔。


碧树掩映着的就是台藏塔,我们驱车来到时,景点因故封闭,有点儿小遗憾!

隔着铁栅栏来一张,台藏塔还是很壮观的。

拉近点儿焦距,沧桑感十足!

台藏塔附近的维吾尔族民居

大门上居然贴有春联,仔细看去,

还是《曹全碑》的笔法呢!

泥墙之上带眼的房子,就是晾晒葡萄干的晾房。


——2018年4月9日上午游访

——2018年6月10日写于拾梦斋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