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在空中鸟瞰喀什绿洲 ( 一位驻村干部写的好文章 求转发)

大众悦读2020-05-26 15:37:14







   




在空中鸟瞰喀什绿洲  (之一)




尚崇龙










平时在村里,好像在一个桃源世界,真有些不知有汉无论魏晋了。英艾日克村只是喀什大地上的一个点,放在喀什地图上很难找到,一个1800多人的村子,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根本没有人会注意她。但是,在我们工作组眼里,英艾日克村每一棵草,每一棵树,每一栋民房,都是一片美丽的风景。村子里春天来了,杏花开了,麦子拔节了吐穗了,这些都让我们一一看在眼里,美在心里。在村里,我们把村委会当作家,从百姓家到我们的家,工作周而复始。




一转眼就到了三个月的休假期,每个人回乌鲁木齐时,大家像过节似的,都争着抢着要到县城去请客,在工作组里大家平时像兄弟一样的感情实在让人感动。按照组里的规定,我们一般在村里不喝酒,除非重要节日,但每个人回乌鲁木齐休假,大家肯定要小嘬一顿,这样既是一种住村的兄弟情谊,也是对大家住村工作的一种肯定。轮到我回乌鲁木齐休假的时候,小兄弟王箭金说:“这次老哥回乌,谁也不许抢,由我来请,老哥是我的师傅,我请客是必须的。”其实我是什么师傅啊,只是住一个宿舍,每次组里上报的信息让他写,我只是提出一些看法和见解而已,然后做一些小修改,没想到箭金的悟性非常好,写出的每篇信息既有角度又有新意,我们的友谊就是这样建立起来的。当然我们的每次小聚,组里的人几乎都参加,等到了回村的日子,大家同样也有一翻庆贺,归队了再回到村里过乡村的日子。这是一个有着8个人的家,我们每天看到的都是村委会及村庄的土路和房子,想的问题都是村里的事情,见到的人却是完全听不懂国语的村民。




我们村距离喀什机场有近100公里,在去机场的路上,忽然感到喀什原来是一块如此美丽的绿洲,远远望去,大片大片的绿色,让人目不暇接。刚来村里时,春天刚刚开始,没有绿色时,每次天空飘着浮尘,而经历了两三个月之后,完全是一个崭新的模样。出村了,我看到的天地不再是英艾日克的一个村子,而是被绿色包围中一个又一个村子,喀什正是由一个又一个村子组成。以往我们习惯意义上把喀什当作喀什市,其实喀什是一个有着12个县市的地区,面积有16.2平方公里,古时称疏勒、任汝、疏附,属于唐代的“安西四镇”。我们住村的地方是喀什地区下属的伽师县,在住村近三个月里,进农家,走田埂,访民情,生活过得既充实而有意义,忽然离开一段时间,感觉喀什真的很美,难怪人说不到喀什不算到新疆。我以为英艾日克村是喀什大地的一个毛细血管和细胞,喀什的美是离不开这些血管和细胞的。想起兄弟们在送行时的一番话,要回大城市了,你会看到更大的天空。




英艾日克的天空是我每天生活看到的天空,从3月1日住进之后,空中一直飘浮着尘土,这是南疆春天里特别的风景,进入到五月份,喀什大地开始变得风和日丽,天是蓝的,地是绿的,太阳红的,而当飞机升上喀什的天空,或者即将降落在喀什的天空,从空中鸟瞰喀什大地,总让人怀疑自己的错觉,以为这是在中国东部的华北大平原上空。许多人没有来过新疆的人,总以为新疆不是大漠就是戈壁,这你就错了,新疆其实是中国最大的平原陆地,不管是准噶尔盆地,还是塔里木盆地,首先她是大平原,然后再这个平原上点缀着沙漠和绿洲,喀什绿洲分明是一个很大的平原。这里基本保存着自然的生存状态,除了城市你看不到大量的田地被崛起的楼房占领,如果哪里绿色密集,那一定是维吾尔族村庄,那些维吾尔族的土房子就像这个民族一样古老,村庄被绿色的大地包围,被高大的白杨树包围,我一下子被喀什绿洲震撼了。




喀什是中国的历史文化名城,也是新疆唯一的一座历史文化名城,喀什大地早在西汉时期就入了中国的版图,这是一块古老的土地,又是一块神秘的土地。当我乘坐飞机鸟瞰喀什绿洲,眼睛不停地放大再放大,我感觉喀什不再是神秘,而是历史的真实。这时你会突然想到张骞,想到班超,想到唐僧取经,我们的祖先是怎样披霜露斩荆棘,创下这样一片伟业啊!在新疆“访惠聚”下基层之前,我从来没有思考过,作为一名普通的公民,我与这片土地有多大的意义,而当我作为住村工作组成员深入到维吾尔族之中,深深地感到新疆的各族人民是怎样深爱着这片土地。在中国几千的历史上,他们抗击过分裂势力,为巩固中央政权平息过叛乱,也抗击过英俄等帝国主义对新疆的颠覆。当我鸟瞰喀什,我已经深深地爱上了这片土地,喀什绿洲也是一片充满着希望的土地啊!




在英艾日克村的一年里,我一直把村作为一个点,开始思考我的人生,也在思考个人与国家的关系。我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响应国家号召志愿赴疆工作的,那时我青春阳光,以为有一腔青春热血就可以建设边疆了。现在我才感到扎根边疆,要真正把自己深埋在泥土里。我知道自己年轻时没有坐过飞机,那时的眼光只有教室、办公室,也不知道英艾日克这么一个村子,更不了解他的村民,凭借读过的教科书,把新疆当作一首诗,喀什在我的青春诗笺上,只是诗的第一句。现在我知道这首诗的下文,这个叫作英艾日克的村子,教会我该写下怎么的一首诗。


在飞机降落的那一刻,我知道自己的脚已经坚实地踏上了喀什的土地,我要回村了,那个叫英艾日克的村子,我的兄弟们在等着我,我的农民朋友:“牙可西么”。

















作者简介

尚崇龙,笔名丹江、漠风,陕西商洛丹凤人,曾先后毕业于陕西咸阳师范学院中文系和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大学毕业自愿赴疆工作。任过教师、报社编辑、记者、编辑部主任、副社长等职,现从事网络工作,曾十多次获新疆新闻奖,多次获全国征文大赛特等、一、二、三等奖,并获中国当代散文奖,作品入选《中国散文家代表作品选》《中国旅游散文优秀作品选》《中国西部散文》《新疆新世纪汉语散文精品选》《新疆儿童文学作品选》《微观新疆》等多种散文选集,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新疆作家协会会员。著有散文集《去帕米尔的路上》(中文版、英文版)《漂流的花朵》《往事如梦》《睡在戈壁滩上的辣椒》《英艾日克的早晨》等。数条格言入选《中华名人格言》和《中外哲理名言》。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