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小学生遇到苏轼现象的背后,到底是不是中国式拔苗助长?

新民周刊2020-09-15 15:43:47

 

文 | 沈 林

 

最近,别人家的小孩火了,一篇名为《当小学生遇见苏轼》的文章发布在“清华附小2012级4班”微信公众号上,瞬间引爆朋友圈。在这篇微信中,一共展示了5份清华附小6年级小学生关于苏轼的研究报告,每篇看上去都十分专业。比如在《大数据帮你进一步认识苏轼》一文,小学生们通过电脑程序运用数据分析,对苏轼的3458首诗词进行了分词研究。


 

大数据认识苏轼?说实话,就连小编也搞不太清楚大数据到底是个啥,更别说拿它来做课题研究了......据说,这些小学生所在的班级还有一个口号叫“人人有课题,个个会研究”。在这群孩子面前,好多成年人也不能不相形见绌。

 

在羡慕别人家的孩子赢在起跑线的同时,也有人对题目和孩子年龄之间的巨大反差表示了质疑。比如北大教授沈艳就专门撰文表达了自己的忧虑,她拿《大数据》这篇课题报告举例,认为虽然论文的要素齐全,但除了觉得他们会用大数据很厉害之外,并不清楚他们回答了什么有趣的问题,“难道十一二岁的孩子,也要从小学会为了问问题而问问题、相信研究就是去从百度这类搜索引擎查找二手资料、再捏合在一起吗?”

 

并且,在本该和家长们一起出游玩耍的十一假期,却要在爸妈老师的共同督促下做课题,甚至还加班加点地改了11遍稿子,这对小朋友来说真的好嘛?沈教授作为科研工作者,就十分担心用科研能力评估小学阶段的孩子,会反过来戕害了孩子的心灵健康并失去对研究的敬畏与好奇。“纪念苏东坡,简简单单带着孩子们一起品味几首美好的诗词、或者去吃顿东坡肘子是否更有乐趣?”


 

小学就要有研究能力吗?这是不是一种拔苗助长呢?

 

从清华附小的生源来看,这里的家长大部分都是高知分子,学生们也都是经历多种考验才能够入学,能力方面的表现自然会更加出色。而在微信传播开来之后,这个班级的班主任也出来表示课题研究的主体确实是这些小学生,他们确实具备了这些积累,家长们顶多就是技术支持。

 


不过小编的学妹在转发喟叹的同时却也表示要感谢小学老师,不然可能从小就失去了学习的兴趣......而采访小编身边的小学家长,A家长认为如果这个学校生源好的话,当然可以在老师的指导下做这些,但对于普通孩子的教育培养来说,还是要取决于每个家庭能够承受的压力,如果孩子不是这块料,还硬要培养他的科研能力,其实也是很痛苦的;而B家长觉得,做课题是OK的,但做苏轼,尤其是大数据这种方式很明显更需要大人的帮助,“表面看是素质教育,其实有些过了,而且老师会在家长群晒作品,变相攀比,家长不代劳的小朋友的作品就不好看,压力很大。除非是少年天才,或者某个领域专才,否则没必要小学生就做大学生的课题,因为题目太宽泛而结论太平常。”

 

其实,小编上小学的时候完全没有接触过课题研究什么的,除了考试签字也完全不需要家长的参与。而后来,素质教育的普及,我们发现虽然小孩子们放学的时间越来越早,但他们的课外作业却越来越多,家长也扮演了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比如小编身边的几位家长,白天的工作之余不仅要照看孩子的家庭作业,还要为了孩子在班级里的形象做手工、PPT之类的技术活,B家长告诉小编,她家小朋友在幼儿园的时候做手工就需要用电烙铁、气溶胶,普通四五岁小朋友怎么hold得住?还不是家长来帮忙......简直是一人上学,全家受累。


 

据说,现在的素质教育除了看成绩,还有综合评分一项,这就让很多中小学生(的家长)为了得分动起了脑筋。比如去养老院敬个老啊,福利院看望一下残障儿童啊,虽然初衷不错,但很多时候既没有帮助到他们,反而像变形计那样,让弱势的一方更加不舒服。就像大学生的短期支教活动越来越被批判,中小学生的这些志愿活动其实也是形式大于内容。而这样的素质教育,也是变了味的素质教育。

 

在小编看来,素质教育的本意是为了能够让学生们拥有快乐的学生时代,但中小学生应不应该有一个快乐的童年呢?很多人说精英教育就不是快乐的教育,因为如果童年是快乐的,那么长大了必定就面临更多的压力。但再想想,小时候的不快乐,就必然能换得来一个快乐的未来吗?好像也不是。

 

孩子的成长是一个非常综合和偶然的过程,需要许多人的爱,许多经历和许多知识的灌溉。有的时候,家长要善于发现自家孩子的优点并培养;但有的时候,家长需要做的,是承认自己的孩子就是一个平凡的小孩,然后因材施教,当然,这很难,但这个世界的大多数人,都是平凡又可爱的。在我看来,这也应该是素质教育最真实的意义吧!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教育方法,孰优孰劣殊难判断,您接受的是应试教育还是素质教育呢?跟我们说一说您眼中的好教育吧?


图片来源于网络


转载请后台联系周刊君,获得授权!

转载时,须注明作者、出处和微信号。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