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高端访谈 杨晓阳:美教之道 一张一弛

中国美术报2020-10-02 11:14:29

《中国美术报》第022期 封面

杨晓阳访谈

美教之道 一张一弛

杨晓阳谈中国高校美术教育

胡立辉

中国高校美术教育已经进了一大步

中国美术报:作为曾经国内美术学院中最年轻,历时最长,同时也是“提问题最多”的院长,自1994年挑起西安美术学院副院长的担子,您以执行者的身份,敢为人先的大胆批判与重构,开创性地提出了“大美术”“大美院”“大写意”的高等美术教育思想和“一人一品”等五项要求。现今您虽然已从高校教育体系转到画院体系,却始终坚守育人的职责,但似乎也是这样一种身份让您更能够以旁观者的眼光去审视当下的高校美术教育问题。

杨晓阳:的确如此。1994年是教育部高等教育大发展、大扩招的试点年,我所在的西安美术学院,作为教育部首批扩招的试点单位,在当时遇上了这样一个现实的任务。另外,实际到1994年,我也已经在美术学院学习、工作了15年,这个过程中,我不断站在中西两种文化对比和高校教育体系上去思考,发现当时中国的美术学院存在的主要问题是发展模式整个复制了西方的美术学院,包括学校的规模,教师的配置、知识结构,教学的课程安排,对学生的要求,培养目标等等,都是西化的标准。

然而,中国传统的美术教育自古以来是以师徒授受的方式进行,即师徒制,它与西方美术学院的教学方式及对学生的培养要求迥异。并且中国绘画的传承,还要强调的是“功夫在画外”,意指画家应具备全面的修养,甚至画外的功夫要大于画内,但西方的美院教育中,并没有这方面的内容。由此,我当时提出了“大美术”“大美院”“大写意”这一完整的美术教育思想体系。

第一,“大美术”解决中国美术教育的内容问题。“眼目所及,无非美术”,主要针对当时美院“国油版雕”单调的学科设置与经济社会发展对美术的多元需求间的矛盾。由此拓展美术教育的学科,扩大专业,社会需要的、跟美术相关的所有专业,美院都应关注和研究。

第二,“大美院”解决中国特色美术教育的规模和形式问题。上世纪90年代,国内只有八大美院,我当时预想,50年以后,中国像纽约、巴黎、伦敦这样规模的城市,都应该有50所教授美术的专业教学单位,结果现在,中国不但有八大美院,还有八大艺术学院,同时,一千多所综合性大学里面,也都设置了美术学院。

此外,美院学生数量也从当时的二三百,扩大到五千至一万五千人次的规模。很多美术学院,参照这一思想,迅速扩大了专业设置和招生规模,大美院的愿景不到20年就实现了。我提出大美术、大美院的初始,反对的声音很大,而现在看来,大美术、大美院,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第三,“大写意”解决中国特色美术教育的精神性问题。当时学界对我提出的“大写意”有一种误读,认为它只是国画的一个画种,而美院的教学绝不能局限其中。实际这与我所讲的“大写意”存在狭义和广义上的区别。我讲的“大写意”已经从画种的操作层面,延展到了哲学层面,即所有艺术的最高追求,应该是写意,而非写形。它不是表现技术,而是表现思想。因此,“大写意”是一种观念、一种精神,是美术教育最高的理想追求。习主席在2013年和2014年两次提到中国“写意”,“写意”已越来越被学界和全社会所认识。

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的美术教育实践,已经证明了这三句话正确的导向性。我认为,中国当下的美术教育,比改革开放前进了一大步,我们的美术教育已经关注到这个世界的潮流和我们这个时代的需要,普通生活中间的美术也受到全社会的重视。

中国美术报:有学者曾指出,中国美术教育经历百年的发展,创造了巨大成就,也留下许多的经验教训。“艺”与“术”的“分”与“合”便是经验和教训之一,而西化的美术教育模式正是这其中的关键。您实践的这些创新性的理念和举措,在今天看来,确乎依然有其筑基性、前瞻性。


中国高等教育离教育大国还有差距


中国美术报:现在国内的高等教育体系中,艺术类院系的设置已经常态化,但很多高校的美术教育呈现出了单一化的趋向。当年是基于规模太小的现实情况而扩摊子,那么,您认为这一规模发展到今天,会否过犹不及?就中国当下的需求而言,我们需要这么多的艺术类院校吗?

杨晓阳:我的观点是不但要随着中国教育的更加普及而发展,还需要更多。1994年扩招的时候,大家觉得非常好,一部分缺乏艺术教育,但对文化艺术在生活中作用认识得比较超前的人,感觉终于遇到了难得的时机,但是经过二三十年的发展,大家又觉得是不是艺术教育已经泛滥了、饱和了?其实不然。首先,中国的受高等教育人口和总人口的比例相较世界上很多国家,仍属于落后状态。发达国家总人口中受过高等教育的比例高达90%,而这一数字,当时在中国只有5%,就在1994年4倍扩招之后,适龄人口也才仅仅达到20%。在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口中,受过艺术教育的人口比例就更是微乎其微了。所以,在这样的数据下,我们应该继续发展高等教育。在受高等教育人口比例增加的同时,跟进高校艺术教育,使艺术教育能够成为公民教育必不可少的一项内容。

经济发展了,人对文化艺术的要求,尤其对美的需求就特别突出。但更为突出的问题是,设计师哪里来,师资哪里来。所以,目前不是培养的学生多了,是培养的还非常少,大家对它的认识,包括毕业生适应社会的能力还很有限。例如,虽然学生从美院毕业了,他没有当画家,但他是不是就能够当一名合格的实用美术家,也未见得。不能够随机应变、放下架子,为社会做一些基础美术工作的毕业生大有人在,也即因此才出现了美术类毕业生大量改行的现象。

同时,美术学院扩大了以后,美术教育的基础要求就降得很低。比如说,很多综合类院校的美术学院教育还只停留在基础教育阶段,就创作而言,甚至可能还未起步,学生就已经毕业了。此外,也有一些师资水平薄弱的问题存在。但我们总不能因噎废食,或者为了保证数量,就不去扩大生源和办学规模。其实在这中间还有一个互相促进的关系:毕业的学生多了,社会影响就会大,以此反哺学校的招生,学校办出规模了,它逐渐会去考虑从数量到质量的提高。

中国美术报:谈到高校美术教育成果和水平的问题,您曾说中国改革开放30年浓缩了西方两百年的历史,经济可以借用科技成果迎头赶上,但是文化的发展是需要慢慢滋养的。中国的艺术,要通过30年的时间培养自己新的面貌,这需要一个过程,需要补课。那么,这个课到了高等美术教育阶段,如何去补?

杨晓阳:是的,科学的建设可以直接借鉴科学的成果,但对于人文、社科、文化、艺术这些方面就比较难,它不是拿一个现成的数学、物理公式就能得出的结果。人的整体素质的提高就中国而论又是一个特别的现象,本身人口众多,层次又非常丰富,但论平均人口素质,和发达国家相比,中国还差得远,所以,对于这样一个复杂国度,坚持承继凸显中国传统就显得尤为重要。


通才教育与专才教育并行 坚持“一人一品”


中国美术报:刚才您也讲到“功夫在画外”的问题,著名教育家梅贻琦担任清华大学校长时,曾系统地提出“通才教育”的主张,强调社会所需要者,通才为大,而专家次之。相对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艺术大家而言,今天的学生有了更为多元和宏阔的视野路径,但在人文艺术的触类旁通方面,却呈现出显而易见的不足,如何看待这一问题?这实际也提出了高校艺术人才培养的定位问题,您如何理解?

杨晓阳:社会处在转型期间,大家无所适从,没有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定力,就容易迷失方向,在这个中间,真功夫就不容易显示出来。梅贻琦也曾说过大学可以无大楼,但不可无大师。我认为,就中国的高校美术教育而言,通才教育和专才教育应该并行,大学要有大楼,也要有大师。就像中国国家画院,现在不但要聚集全国的艺术精英,还要吸收全世界的艺术人才加入,显示出一个大国画院的格局。就艺术人才而言,“功夫在画外”是比较高的要求,还要根据每一个人的个体情况,或坚持个性,或海纳百川,可以中西融通,也可以坚持国学。我提倡“一人一品”,每个人要有自己的品牌,每一个品牌都应该有自己的品位,不一定都大而全。但无论选择哪一个方向,最关键的问题是要找准自己的定位,尽快在这个浮躁的社会环境中安静下来。

中国美术报:那么,研判今天的形势,分析社会对艺术人才新的需求,您认为,当前高校美术教育发展上升的空间在哪里?

杨晓阳:我认为,美术高校应该在三个方面进行人才层次的提升:第一,创新型人才的提升。这要求美院要有一部分精英师资队伍,他们作为这个时代的美术先锋,要具备理论创新、概念创新,以及美学和哲学层面上的创新能力;第二,美术创作型人才的提升;第三,美术普及型人才的提升。

此外,中国高校美术教育,关键还在于教师。现在美院有很多教师除了教学之外,几乎很少创作,借口说我们是教授,不是画家。我希望美院的教师更趋全面,能够兼具理论与创作的双重素养。如果说,好的画家能够加入到美术教育的行列,美术教育行业的教授也是好画家,以此,对中国美术教育的发展起到主流的影响,美术学院才能大有可为。

总之,我认为,目前中国美术教育总的情况是它比较开放,在这个过程中,还要坚持精品意识,培养真正的人才。我们的美术教育,它总是要一张一驰的。现在规模和基础已经构建,美术创作要从高原到高峰,美术教育更要出人才、出精品。■



◆弘扬中国美术精神 彰显中国美术气派

◆关注美术前沿热点 报道中外美术新闻


主管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  

主办单位:中国国家画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292  

国内邮发代号:1-171

海外发行代号:C9257  官方微信:izgmsb


►联系我们:zgmsbvip@163.com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