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江南读诗:湖南祁东诗人聂沛的诗(组诗十三首)

诗钱塘2019-10-13 11:52:06




     聂沛

聂沛,1964年生,当代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省作家协会全委。1985年开始写作,同年在《诗刊》头条发表处女作。已出版诗集《天空的补丁》、《大地的烟尘》等四部。作品获多种文学奖,入选《诗刊50周年诗选》、《诗刊60周年诗选》等几十种选本。短诗《手握一滴水》,系2012年四川省高考作文题。现供职于祁东县文化馆。



聂沛的诗(组诗十三首)

                                                                        

负一纳米


在深刻的内部,不再有遥远的距离

一张满目疮痍的脸诡谲地笑了一下

仅仅负一纳米

广大的虚无就变成了一片落叶

它阻止了过去和未来,尚有余温

孤独再负一纳米就是哀伤

哀伤再负一纳米就是啜泣

再负一纳米吧

不惊动辽阔里任何微小的事物

所有的关怀都让尘土们鞠躬尽瘁了

还能要求什么?

在原子的边缘,已坐满了早年

相忘已久的星空和博大无比的心灵



两只蝴蝶围绕一朵鲜花翻飞


一只白蝴蝶飞进白天

一只黑蝴蝶飞进黑夜

它们轻盈的翅膀覆盖了整个宇宙

当然,我指的是瞬间那种无比盛大的幻象

此刻我看到的是

两只蝴蝶围绕一朵鲜花翻飞

那种美,与星空的运转惊人地一致

它们都是由某个绝对而真诚的秘密所左右

人努力要把这个谜底揭穿

但被上帝严厉制止

这样才有了无穷的诱惑和无数的徒劳

才有了这许多激动人心的欢乐

悄然会意的孤独

以及那种,落日般灿烂的悲伤



天空一角垂落


天边挂起云霞的时候,我看见了

天空一角垂落,甚至坍塌

特别是黄昏,那种遥不可及的莫名的忧伤

晚岚一样升起,弥漫胸腔


我相信那些白云来源于人心的空洞

乌云是愤怒者的痛;红云是烈士的血

这会儿天空俯就大地

希望多少减轻一点我们凝思和妄想的负担



落  叶


树叶落得很厉害

落叶为什么这样

只有落叶知道


风在一边看着

生怕与自己有关

风为什么这样,只有风知道


落叶抱紧自己的孤独

风也抱紧自己的孤独

它们为什么这样,只有它们自己知道


落叶变成了风

风变成了镜子

它们为什么这样,只有天知道


天知道一张豹皮上密如星空的斑点

有几分落叶的痕迹

有多少风一样的影子



听  雪


听雪,在坚冰的内心

唤起的柔情如水中之月

我爱那些寂静的小巷

与细雨有过无尽的交谈

才学会谛听大雪的天籁

听怀念或听一无所想

被风吹空的旷野

不断地累积沧桑

钢琴家喜欢演奏侧影

而岁月只让你看见背面

一位老人来过;一个孩子

又沿着他的脚印走去

何其辽阔的呼吸和心跳

像无法埋葬的石头一样!


听雪,听慢慢凿空的乌托邦……



立  夏


只有午夜能成为你自己

停止生长,也没有梦想

像一种短暂的死亡

一行行活生生的雨

不要命似地落下来

那样垂直的密度和感动

比人类曾经流淌过的

一切眼泪,还要多

如同世代的宿命与虚无

山泉彻夜喧哗之后

深睡于安静的诗学

世界盛大得可以立夏了

我幸福地听到光的回声



石  榴


需要阳光,分享你阴影的财富

也需要爱,催迫内心的哀伤

让它像石榴,在风中适时爆裂

迎风的心情,才感觉到完整


如果一颗石榴怎么也砸不开

如果一颗石榴像虚无一样

终于被砸开。你会怎么想——

花为什么会开,繁星为何满天?



一个死去很久的人


一个死去很久的人会活过来

不是投胎转世,借尸还魂

而是真实的存在,像暗物质

看不见,可就在你的身边

他的灵魂质量非常之大

比金子沉重,然而比空气

还要柔软,可以把整个尘世

抱在怀里,像环抱一个婴儿

连光也摸不着他一根汗毛

如果一定要我打个比方

他有点像上帝的孪生兄弟

我想接近他,他总在后退

又不会退到令人绝望的距离

我们的关系永远悬浮在空中

中间有动物:鹰、豹,还有绵羊

当然还有人,都是活人

上帝休息了,他就是第二牧神



一只蚂蚁杀了一颗星星


一个窝里有两只蚂蚁

一只大一点

一只小一点


大一点的不屑于跟小一点的斗

小一点的因此愤愤不平——

你不就是比我大那么一点儿吗?

你大到天去

不还是一只蚂蚁?

你能跟天斗吗?

你能跟天的表弟——大海斗吗?

你能跟大海的外甥——湖泊斗吗?

你能跟湖泊的孙子——池塘斗吗?

你能跟池塘的泡沫斗吗?

你能跟泡沫

最有尊严的口臭——唾沫斗吗?


大一点的蚂蚁赶紧逃离

爬到窝边的最高处

提刀四顾

念天地之悠悠

不得不杀了一只更大的蚂蚁——星星!



偶  然


偶然间,他与她擦肩而过

把孤独留给了街边的路灯

整宿寒星纷飞,灯火灿烂

他怎么也睡不着

漫无边际地回忆梅里雪山

雅鲁藏布大峡谷

他在一条最美的滇藏线

与爱情一同失踪了五年

那是人生中最好

也是最坏的五年

连自己都不确定干了什么

第二天早晨,天空把这些东西一锅端了

他沉沉入睡,在梦中打鼾

又生根,又发芽,又开花

暗香流动,冰雪融化



诗人应该是笨拙的大象


他在大学图书馆角落坐过的位置

空了很久,像一片抽象的浮云

他吸剩的半截烟卷,不再燃烧

只剩下烟灰的经验,而不是温度

他的电脑硬盘里只有一些散句

很多段落难以卒读,如同梦呓

他5岁的女儿在幼儿园的栅栏旁

默默想念着爸爸亲爱的胡子

他的前妻正对镜打上紫色眼影

精心准备着与继任丈夫的约会

而他,在热带雨林深处喃喃自语

——诗人不应像松鼠一般灵活

应该是,必须是一头笨拙的大象



若有所思


年轻读书时梦想纷飞

人到中年后若有所思

喜欢独自走到上源寺

但并不会进去,仅在门前看看

卖香的妇女怎样招徕香客

有人愿意为虚无买单

有人相信自我静坐的此在

此在,以百无聊赖佐证

怎样的一生才算是真实的度过

暮色四合让世界圆满

萤火闪烁;万物寥落



鲁家村的雨


说鲁家村的雨宛如丝缕有点俗了

扯不断的情思更是俗不可耐

可我一时找不到更恰切的词语

表达深灰的天空下,一个异乡客

撑开雨伞像撑开短暂的恍惚

那种人到中年如影随行的走神

老戏台的诗歌朗诵会略显冷落

诗人也略显客观。屋檐的滴水

与乡村记忆有藕断丝连的关系

旁边几位工匠仿佛劳作的影子

安静地修缮一座清凉的民居

其实,我们的语言不乏赝品

我们自言自语,只是为了让它们

重新变得陌生,方便从头再来

这鲁家村的雨同样落在独秀峰

和桃花江上。我的心灵一片惆怅




江南读诗:


其实聂沛骨子里就是诗人,一个从青年写到中年的诗人,一个卑微而单薄的人,一个酒量贼大贼凶的人,一个卡拉OK时叫唤“卖大米”的人,一头厚重而笨拙的“大象”(聂沛写有《诗人应该是一头笨拙的大象》一诗)。其实聂沛的小说也蛮有味的(有个叫《白皮》的中篇我读过,写他家乡风石堰镇的陈芝麻烂谷子,蛮韵味),但怎么拼也拼不过他的诗歌,或者说被他的诗名所压抑。人到中年写诗已不凭一时的才气,不尚浮名,不需要“粉丝”“面条”之类。人到中年写诗凭的是经验,凭的是智慧,凭的是大潮退去后礁石的坚挺!从青春写作的热血躁动,到中年写作的平稳厚实,对聂沛诗歌写作后劲的怀疑已烟消云散。尽管,进入新世纪以来,聂沛的诗歌有“口语化”倾向,但其使用的,依然是“聂式诗歌密码”,其链接的,依然是奥秘无穷的星空,其终极指向,依然是哲学的骨头!从《天空的补丁》,到《生活的空气》,从《冰凉的花瓣》,到《石头与钢琴》,从这些诗题中你可以想象,在中国南方某座小县城中过着普通百姓生活的诗人,是怎样将诗歌与生活发射到精神的高度!说到底,聂沛是为沧桑而见证的诗人,是为生活而奔忙的俗人,是为命运而敲打的工匠!请看聂沛的《山间有一疯人》——“山间有一疯人 /整日与树站队、与鸟说话 /直到把鸟都吓成哑巴 / 让树看见他就犯哆嗦  / 山间于是变得一片死寂 /落叶满地,犹如数不清的耳朵 / 倾听着,警惕着/害怕又来一个精神病院的医生!”这首诗扩开写可以写成一部长篇小说,写成一场史无前例的运动,而缩小写就是一则寓言。一个疯子在那儿说话,像机关枪扫射,把树们鸟们叶们统统打成了哑巴。这样的事情只有在荒唐年月才可能出现!你可以不让人家说,却不能阻止人家听。那些耳朵耸立着、祈祷着——别再来一个糊涂鬼啊! 历史经验在一个诗人心中,如一盆燃烧过的炭火,虽然表面上看不见火星,但并未完全熄灭;某一天火星突然闪了一下,炭火又燃烧起来……这种稍纵即逝的“闪现”被诗人逮住了,于是此诗一蹴而就!这样的诗基本上属神来之笔!一路写来,几乎用不着修改。其意象也是突然触发的,山间、树、鸟、叶片、耳朵、医生,稍作排列就成了。再看《淳朴的乡长》——“到石头乡要坐汽车、坐驴车,还要走路/把人累得半死,脏话连篇/晚上,乡长一脸诚恳/满怀歉意地陪我们喝土酒/渐渐喝高了,就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咱这地儿小……/没那种人。要不,我把我那个/那个,我那个初中刚毕业的女儿叫来/跟各位领导聊聊天?……’”诗歌简洁凌厉地切入生活,比散文、小说更“一剑封喉”!更让人“疼痛难忍”!聂沛还写出了《深圳》、《儿子出世》、《愚人节》、《两个摸黑上学的孩子》、《想起了库尔勒的谁啊》、《一个50岁的农民进京找工》等篇章,引人莫名战栗!(吕宗林)



诗钱塘

 ———   ———

微信ID:shiqiantang0571


  主编 @ 右手江南

   编辑 @  静子

 版式 @ 阿国


投稿邮箱

  zhouweiqiang0808@126.com

主编微信

893087843

赞助商

杭州新钱塘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