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为了不当副部长,“特工王”李克农女儿走后门

观海解局2020-10-05 14:18:15

       (法制晚报记者 杜雯雯 郭谦 编辑 陈品)李克农,中共情报史上的传奇人物,人称“中共特工之王”、1955年授勋时55名将军中唯一一位没有领过兵、打过仗的将军。

       春节前夕,观海解局(微信ID:guanhaijieju)记者专访了李克农的孙子李凯城,在谈及自己的特别身份时,李凯城坦言:“作为李克农的后代,我们不奢求为家族争多少光,别给前辈丢人就可以了。”


(李克农与子女合照)


爷爷三点钟住进北京医院,五点钟就去世了

       65岁的李凯城从总参机关退休已经10年,虽然头发有些花白,但精力很充沛,在随身携带的小本子上,记载着待办事项,数了数,一共18项。


       退休之前,李凯城是一名师职干部,大校军衔。而现在,他最主要的工作内容是到企业教授“红色管理文化”课程,每年讲课近百场。


       “我自己还有一些研究课题,天天非常紧张,攒了一堆书要看一堆东西要写,年轻时加班到晚上12点都没事,现在不敢太熬夜。”李凯城告诉法晚记者,他时常感到“每天时间不够用”。


       李凯城的另外一重身份并不被太多人知晓——他是开国上将、被誉为中共情报“特工王”李克农的孙子。


(李克农的孙子李凯城


       但对于李凯城来说,作为李克农的后人,这个名字带来的光环也裹挟着压力。谈起爷爷李克农,李凯城表现出李家人一贯的低调与谦逊,他解释说,这是因为家里人都达成了共识:“作为李克农的后代,不奢求为家族争多少光,别给前辈丢人就可以了。”


       “我这几年在外面讲课,很多人希望我在课前介绍里提一提家庭背景,我能拒绝就拒绝,”李凯城坦言,“到这个年纪了,一介绍是‘谁谁谁的后人’,没有多大的必要,应该活出自我,别人说起你是哪方面的专家或者哪个领域有成就的研究者,这个我觉得更光荣。”


       在李凯城的印象中,爷爷从来不说工作上的事情,只知道他的工作内容很重要也很神秘。“我们安徽人把爷爷叫‘爹爹’,工作上的事爹爹从来不说,连父辈都不全知道。”


       李凯城一岁多的时候,和堂姐搬进爷爷位于北京米粮库4号的四合院家中,一直到上小学才离开。“最深刻的记忆,是三四岁时,我们小孩会把爷爷的大中药丸子揉成条,再掰成小粒,放到阳台上晒。”李凯城回忆说,李克农长期高度紧张工作,身体特别不好,再加上有哮喘病史,需要按时吃药。 

  

       1962年李克农去世的时候,上小学的李凯城只有10岁。据其回忆,当时他正在学校的操场做操,门卫来人把他从学校接走,直接带到了北京医院,但由于李克农在医院走得太突然,当时身边是秘书和保健医生在场,子女们尽快赶到,但也没能见上最后一面。


       “爷爷去世前的那个春节,因为孙辈的孩子比较多,大家还一起演节目,给他热闹一下,春节过后他就去世了,对家人来说很突然。”李凯城说,爷爷去世当天,杨成武上将还到家中看望他。


       “杨成武看他身体不好,劝他去医院住院,我爷爷比较倔,还说不用不用。杨成武回去后立马向周恩来总理报告,周总理派邓颖超去家里,要求爷爷必须住院,结果当天下午三点多钟住进北京医院,五点多钟他就去世了。”李凯城回忆道。


赶到里弄口就发现家里已经被特务包围了

       1955年9月,56岁的李克农被授予上将军衔,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一级解放勋章。值得一提的是,李克农是这次被授予上将军衔的55名将军中唯一一位没有领过兵、打过仗的将军。


       1899年,李克农出生在安徽巢湖一个中产阶级家庭,其父李道明曾在芜湖海关和政府工作。李克农6岁便进入私塾,在其成长过程中,从早年开始便一直经历坎坷。


       15岁时,在北京《通俗周报》做发行工作的李克农,因反对张勋策划宣统复辟,被迫逃回芜湖。20岁时,在安庆《国民日报》担任副刊编辑的李克农,又因撰文反对当局“二五附加”被捕入狱。


       1925年,芜湖爆发反对教会学校奴化教育的思潮,为解决被教会学校退学的几百学生的读书问题,李克农与宫乔岩、阿英等人创办民生中学,彼时,李克农仅26岁。


       1926年李克农加入共产党,为了开展工作,打入青帮。大革命时期李克农曾三次遇险。大革命失败后,他秘密转移到上海,被编入北四川路春野书店支部,后被调到沪中区担任宣传委员。    


       1929年,经组织批准,与钱壮飞、胡底一起打入国民党中统特务组织,任党小组长,从此开始特工生涯。


       李凯城说,爷爷长期从事情报工作,出于职业习惯,保密意识极强。


       “甚至1931年顾顺章叛变,爷爷及时通知党中央转移这样的大事,大伯、三叔算是当事人,事后也未听爷爷谈及。”李凯城说,全家人还是在爷爷去世后,看到周总理亲自修改的悼词——“大革命失败后,在严重的白色恐怖下,李克农与钱壮飞、胡底一起,对保卫党中央的安全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向有关人员询问含意,才得知事情的来龙去脉。


       周恩来在李克农悼词中提到的这次“卓越的贡献”,是李克农一生中惊险的隐蔽战线工作中的一个缩影。



       1931年,同为中共地下情报人员的顾顺章被捕后投降国民政府。彼时,他是中共秘密特务组织中共中央特科的负责人,由于其掌握大量共产党的核心机密,致使中共地下党组织遭受巨大的破坏,多名中共地下党员遇害,被称为“中共历史上最危险的叛徒”。


       顾顺章叛变后,钱壮飞破译了敌人的电报,派他的女婿刘杞夫连夜从南京赶到上海,第二天早上见到李克农,告知了此事。


       李克农便通过各种渠道找关系向党中央报告,一直到晚上找到陈赓,通过陈赓找到周恩来,通知有关方面紧急转移。


       “在这期间,爷爷一直没和家里联系,他通知了所有的同志转移,唯独没跟家里人说,等爷爷想起来通知家人的时候,赶到里弄口就发现家里已经被特务包围了,所以他赶快跑了。”回忆爷爷这段传奇的经历,李凯城有些激动。


       “奶奶也不知道他干吗去了,还带着我大伯和三叔出去买菜,回来看见里弄被围住了,她还凑上前去看怎么回事,邻居告诉她‘抄你们家呢,赶紧跑’。”李凯城说,奶奶因为担心被国民党特务盯上,带着孩子在街上流浪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后来在路上偶遇到了王少春(新中国成立后担任情报总署副署长),才通过他与失去联系的爷爷联络上。


回应“李克农逝世时美国中央情报局放假三天庆祝”说法

       从李家人保存下来的李克农的照片中,他大多戴着一副圆框眼镜,头发向后整齐地梳理过去,标准的八字胡也经过精心的修剪。


       被誉为中共情报“特工之王”的李克农,在隐蔽战线的工作战绩赫赫,但与在战场上和敌人厮杀的将帅不同,他的众多工作在当时极其隐秘,无人知晓。


       毛泽东一次请李克农的家人吃饭,在饭桌上对李克农女儿李冰曾这样说道:“李克农是中国的大特务,只不过是共产党的特务!”


       直到现在,在网络上搜索李克农的信息时,都会有一条“李克农逝世时美国中央情报局放假三天庆祝”的消息,记者就此事向李凯城求证真实性,李凯城爽朗地哈哈一笑,答道:“这个传说由来已久,80年代我就听过,但没有真实资料可以佐证,但有一点可以想见,这么可怕的一个对手不在了,对方肯定是高兴的。”



       李凯城说,中国革命一直是两条战线,一条是公开战线,各种武装斗争和经典战役,新中国成立以后也通过宣传广为人知;另一条就是隐蔽战线的无名英雄们。


       “由于各种原因,过去宣传得不多,爷爷作为这条战线上的领导人,他的很多情况不太被外人所知道,这也很正常,所以显得很神秘。”在李凯城看来,在中共辉煌的情报史中,爷爷李克农是个承上启下的人物。


       李凯城说,爷爷身上有一名优秀特工所具备的特质:“第一个就是忠诚,忠诚到忘我的程度;第二是机智,爷爷是个很睿智的人,处理过很多复杂的问题,还特别会演戏,在革命斗争生涯中,和什么人打交道就摆出什么面孔……”


       对于李克农的贡献,很多人都给予高度评价,对此,李凯城坦言:“不可能没有隐蔽战线这条线,一定会有情报工作,爷爷只是在很偶然的机会下加入到这条战线,当然他在一些重要事件中起到了作用,但是我觉得‘没有李克农就会怎么样’的评价过高了,他只是这条战线上众多不为人知的英雄中的代表人物,这样评价更准确一点。”


二姑托关系走后门,只为专心搞研究不当副部长

       李凯城说,爷爷曾说过,情报工作这条战线有条规矩:活着烂在肚子里,死了带进棺材里。


       上世纪50年代,李克农与当时一位国外共产主义战线上的领导人成功合作,受到中央表扬,李克农特地与他合影留念。出于保密的考虑,他将照片送给几个子女的时候,特地将合影剪掉一半,只将有自己影像的那半张照片给了子女。


       孩子们当时拿到照片,还很纳闷,觉得莫名其妙,怎么只有半张,但大家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看李克农不说,大家知道他的脾气,也都不敢问。


       直到李克农去世后,子女在翻看李克农的影集时才发现,原来照片的另一半,是当时与中共关系很密切的一位日本共产党领导人。



       “爷爷去世前,肯定也有很多烂在肚子里的故事,我们这些后代需要做的,是做一些抢救性的挖掘工作,把一些能够披露出来的故事挖掘出来。”李凯城说。


       据李凯城讲述,李克农是一位受传统观念影响很深的老人,他对待长辈非常孝敬,在子女面前很少开玩笑,批评孩子的时候很是严厉。


       李凯城的父亲李力,是李克农的二儿子,他曾因回家时衣服上的“风纪扣”没系好或是帽子戴歪,遭到李克农的批评。



       “我二姑的故事更经典,我们全家人每周日中午都会团聚吃饭,二姑那时是一个基层医院的院长,经常加班,有一次为了赶回家吃饭,就从医院临时找了辆车送她,”李凯城继续回忆道,爷爷对于公私分明特别在意,“一下车,我爷爷板着脸说:‘哪儿来的一个大首长,我怎么不认识?’把我二姑吓得够呛,后来再也不敢坐公家的车回家。”


       新中国成立后,李凯城的二姑李冰曾任天坛医院副院长,后来参与筹建新中国第一所肿瘤专科医院,投入肿瘤防治事业,成为中国肿瘤防治事业开拓者之一,担任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党委书记兼副院长,并在中国做了几亿人规模的癌症普查。“文革”后,李冰当选为党的十一大代表、大会主席团成员、十二大中央候补委员。


       “因为二姑在工作上的突出表现,一度被组织上推选成为卫生部副部长的人选,当时名单都报上去了,我二姑拉着父亲想方设法托关系走后门,只为不当副部长,”据李凯城讲述,“我二姑一心一意想在自己的肿瘤防治事业上作出成绩。”


       “爷爷这些前辈们没有给后人留下什么物质财富,但他们留给我们更多的是精神上的传承。”李凯城说。


唯一一次落泪是在幼子结婚时对夫人表达感谢

       在李克农的一生中,夫人赵瑛一直在背后给予他支持。两人自1917年9月结婚后,至1961年1月赵瑛因病去世,44年的婚姻生活,夫妻俩始终感情深厚,相伴终生。


       在夫人赵瑛离世一年后的1962年2月,63岁的李克农也离开了人世。



       赵瑛出生于安徽芜湖,其父赵咏舫经营照相馆生意,7岁进入私塾读书,她还是芜湖市第一批考入女子师范的学生之一,19岁时嫁给李克农。


       “他们两人的感情非常深,都受五四运动的影响,是那一代的革命青年。那么多年爷爷冒着生命危险工作,奶奶一直支持他。”李凯城回忆道。


       1926年,李克农加入中国共产党,从事宣传工作,无法时常顾及家中妻儿。彼时,赵瑛独自照顾着家里的四个孩子(第五个孩子李伦于1927年11月出生),从无怨言,她甚至在丈夫的事业需要资金时,变卖掉自己的陪嫁品换钱。


       赵瑛曾在晚年的自传文章中写道,1927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屠杀大批共产党人,李克农也遭到通缉,怀孕中的赵瑛仍然尽自己的绵薄之力支持,协助同志们隐藏、搜集材料……


       “大革命失败以后,爷爷到上海做地下工作,奶奶带着我大伯和三叔到爷爷的住地掩护,”李凯城说,“直到1931年顾顺章叛变,上海待不下去了,爷爷回到中央苏区,奶奶听了爷爷的劝告,带着孩子们回到芜湖老家,靠担任小学老师的微薄工资,支撑十几口人的大家庭。”


       虽然此前由于李克农工作的特殊性,夫妻二人也时常有过离别,但让二人没想到的是,1931年的这次离别竟长达六年,直到1937年,一家人才重新团聚。


       李凯城向法晚记者讲述称,家人都说爷爷性格刚毅,唯一一次落泪就是在幼子结婚讲话时对夫人赵瑛表达感谢。



       “1950年,我三叔李伦结婚,因为前几个孩子的婚礼都是在延安的窑洞里举办,非常简陋,所以爷爷就想这次请亲戚朋友吃个饭热闹一下。之前爷爷出国时每天有固定的生活补贴,爷爷把这些钱省出了一部分请了两桌客人,作为家长,按惯例要讲几句话,但爷爷刚说了几句就哽咽地说不下去了,他说,‘我对不起赵瑛,对不起孩子,是赵瑛把他们带大的,我没有尽到责任。’”李凯城说,据当年在场的人回忆,席间爷爷的这番话出自真心,在一旁的奶奶也忍不住抹眼泪。


       1961年1月6日,赵瑛因患癌症医治无效去世,李克农难抑悲痛,每天都要在夫人的遗像前注目凝视。李凯城回忆称,“奶奶去世后,爷爷不准人移动她的遗物,留下的笔记遗墨他亲自打包封存,写上说明和日期,每月都要到八宝山革命公墓去吊唁,并称赞奶奶是‘母仪典范’。”


       照片中的赵瑛总是留着一头中分齐耳的短发,面容饱满,大眼睛双眼皮。据李凯城讲述,奶奶赵瑛一生简朴,去世后家人整理遗物时才知道,这位总是默默奉献的老太太连内衣上都打着补丁。


       赵瑛去世后,李克农在一张两人年轻时拍摄的合影照片背面写下了饱含深情的文字:“此像于1940年摄于广西桂林八路军驻桂办事处,不幸赵瑛同志于1961年病逝于北京肿瘤医院,从此和我们永别了!!!回顾二十一年中,埋头苦干,辛勤劳动,扶老携幼,苦了一生,特留此遗照,以表哀思。李克农 一九六一年八月八日(亥秋日)。”


       “奶奶去世之前,爷爷在家里基本不管事,他晚年因为身体不好,性情发生了一些变化,容易发脾气,其他人都说服不了,唯独奶奶能劝,”李凯城说,“奶奶去世后,爷爷有一次跟孩子们说道‘我以后是既当爹又当妈了’,我虽然当时年纪还小,但还是能感受到他情绪上的变化。”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