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第十七章 铁门关前忆岑参

南千旅行图文2018-05-15 22:43:46

  

上高速后继续往库尔勒市行驶,下午1点,行驶约180千米,停车稍息。大气能见度不高的大地上,远眺库尔勒,市区高楼林立。

库尔勒市位于塔里木盆地东北缘,北依南天山东延支脉博罗霍坦山,东南是库鲁克塔格山,坐落于天山南麓平原中的库尔勒三角洲上。从博斯腾湖西部溢出的孔雀河,劈开铁门关,主流经库尔勒市区后在绿洲北缘转向西流,环绕三角洲的边缘形成一个大的弯曲,最后注入罗布泊。


图1 库尔勒远眺(东望)

   

         库尔勒市历史悠久,是古丝绸之路的咽喉要道。公元630年佛教高僧玄奘西天取经曾途经库尔勒。市境大部曾属古代西域36国之一的渠犁国,库尔勒,维族语“张望”、“远眺”之意。城区人口超50万,为新疆第二大城市,也是巴音郭楞蒙古族自治州首府。市区驻有农二师师部、塔里木油田公司等单位。因盛产香梨而称为“梨城”。市区北面有山阻挡北方寒冷空气南下,年平均气温11.4度,降水量58.6毫米。虽比嘉峪关高2个多纬度,海拔950,比起嘉峪关年的平均气温7度要温暖些。我们来到市区,就感到了温暖。另外,博斯腾湖海拔1048,比嘉峪关要低约700   

2003年“十一”期间,我率队举行“甘青新大穿越”摩旅活动,翻越当金山50公路的冰雪路,又行驶500余千米便道后,翻越阿尔金山奔向塔里木,当年102,我们从若羌行驶464千米,于下午抵达库尔勒,那时是从南面进入,在南市区仅逗留了2个小时,在市区南部的孔雀河桥上留了影像,连北面的铁门关也没去。时隔八年,这次我从西面进入该市,地点在北市区大桥上,这里河道不如南边宽,河水里水草很多。八年来变化很大,高楼更多了,有一种久违的感觉。


图2 孔雀河过库尔勒(2003年10月摄)

图3  孔雀河北桥

 

八年前,初次到库尔勒就对这个城市很有好感,它也是我在几十年前心目中的人口在4050万,山环水抱的城市。上个世纪90年代,随着塔里木石油的勘探开发,库尔勒市开始着手建设孔雀河风景旅游带。这个项目总投资6.5亿元,使穿城而过的10千米河面扩展到了原来的23倍,两岸全由花岗石砌成,道旁是绿化带,孔雀河风景旅游带上起314国道孔雀河大桥,下止英下乡太阳岛,全长约10千米。目前规划有四个公园(植物园、孔雀公园、青少年公园、民族风情园);五座桥梁(狮子桥、梨香桥、建设桥、葵花桥、建国桥);七处景点(钓鱼园、梨香园、观景台、风舧广场、百花园、孔雀广场、团结花园)。现在的孔雀河市区段玉水如带,百步一景。清晨,薄雾轻纱,爽气怡人;晚间,夕阳铺水,依稀将人带入梦中仙境。早晨锻炼身体的人在这里吐故纳新,采天地之精华;傍晚,休闲的人们在这里纳凉散步,观夜景之妙。


图4 北桥上的GS125


古人云(东晋郭璞):“山环水抱必有气”(注:古人所指的气不是空气的气)。风水中最经典的一句话就是:“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谓之风水。”解释为:气遇到大风就会散失,气遇到水就可以停滞下来,被水吸收,山环成抱,就可以使气盘桓不散,曲水环流于建筑前,就可以把摄取下来的气滋养周围的植被,形成“山环水抱必有气”标准的风水模式。而在自然山水的各种形态当中,山环水抱之地就是“藏风聚气”的理想格局。古代中国,大至京都王城,中至州县邑府、小至乡村聚落,基本上都是按照山环水抱的格局选址兴建的。

     一个城市拥有一条河流是非常幸运的。在嘉峪关工作、生活,不能不对它的历史与未来产生兴趣。河西走廊东起乌鞘岭,西至玉门关,东西长约1,000千米。其实,走廊最窄处就是嘉峪关所在的黑山和文殊山之间。河西走廊嘉酒境内北部的黑山、宽滩山等应属于马鬃山脉,黑山从高空局部俯瞰象一个头朝东南的大黑鱼,守护着黑山湖(大草滩水库),全局俯瞰又象起飞的龙爪。走廊南部的文殊山属于祁连山脉,文殊山俯瞰象一个头朝西身东尾向南甩的大鲤鱼,鱼头的喙部正好欲入讨赖河;象征着飞龙在天、鱼游瀚海。“峪”山谷也,“嘉峪”即美好的山谷。从关城向南延伸到讨赖河左岸第一墩约8千米,向北延伸至黑山石关峡约5千米。走廊宽度约10几千米。明初1372年,冯胜在此建关,是雄才大略的体现,取名嘉峪关表示了美好的祝愿。1958年1月冶金部部长助理徐驰来嘉峪关勘察建厂事宜,确定了建设酒钢厂区位置:距酒泉城西20千米、嘉峪关城楼以东5千米的戈壁滩。在酒泉县境内,故定名为“酒泉钢铁公司”。同年3月21日,冶金部以[冶密字部字]第22号文件上报国家计委、经委、国务院“三办”和党中央。6月3日,国务院下发[工计薄字]103号文正式批准,按年产钢锭200万吨的规模建设。当时嘉峪关城区规划面积38平方千米。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嘉峪关市焕然一新。约8千米长的主干道新华路向南不断延伸,在第四个转盘处被截止于高速公路入口处,表示了和过去老城区的截然不同的城市建设理念,在第四转盘东边,2002年开工建设了一个东湖,水域面积56万平方米,带动周边住宅楼兴建。新开辟的南市区近期规划面积约15平方千米(远期70平方千米),欲使人们生活在山水园林间。因更靠近祁连山脉和文殊山,更亲近讨赖河而更符合悠久文化的“风水”概念。山环水抱就是这一古老理念的具体体现。

随着新的南市区的开发,人们的目光终于投向了这条河,整治北大河道开始于2008年,河道水极浅,不能泛舟。明显投入不足,整治时间也比库尔勒晚了10几年。应向库尔勒好好学习,如何更好地建设这条河。这是个良好开始,自2011年始,每当夏秋时节,我泡好龙井茶,带上阿呆(灰松鼠),骑上摩托车,到讨赖河岸休闲。南望祁连雪山之冰雪晶莹,近观河水之浮光跃金,感受着浓浓的绿意,聆听树上布谷、喜鹊、伯劳和麻雀的鸣声,再品沁人心脾的绿茶,回忆过去经历的美好,展望未来的摩旅生涯,想到即将谢幕的我的“上班交响曲”和就要开始的“自由交响曲”,心情就如明媚的阳光般温馨。 同时又不由自主地想象:不久美丽的讨赖河两岸将建起鳞次栉比的住宅和公用设施,若加大投入加深河道能使之行船,乘船下酒泉,一路欣赏两岸灯红酒绿的美景。最佳住宅乃两层小屋或别墅,若市里把住规划,在两岸由人民自主建房,很快南市区就发展起来了。达到孔子心目中“远着来,近者悦”之理想境界。安居乐业的前景是多么美妙啊!


图5 阿呆和爱车(2011年7月摄于南市区人防建筑门前马路)

图6 阿呆和爱车(2012年7月摄于讨赖河北岸


坐在孔雀河边休息,思绪在嘉峪关与库尔勒间回荡。顺便取出《新疆之旅》翻看库尔勒一节,突然“铁门关”跳入眼帘。猛然知道应先去此处,弥补2003年的遗憾,喊过老李沟通后直奔城北8千米处的铁门关。

铁门关地处博罗霍坦山与库鲁克塔格山夹持的山谷中,是历史上丝绸之路西州交河至焉耆、库车翻越天山的必经之道,又是兵家据险扼守的要地。碧蓝色的孔雀河在长达14千米的陡峭峡谷中奔流,危崖壁立。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崖壁旁立有一块花岗岩石碑,底涂白漆,上面用红色漆写有岑参《银山碛西馆》诗:    

银山碛口风似箭,铁门关西月如练。

双双愁泪沾马毛,飒飒胡沙迸人面。

丈夫三十未富贵,安能终日守笔砚。


图7 铁门关石刻一


银山据《新唐书·地理志》载:从西州交河郡,“西南入谷,经礌石碛,二百二十里至银山碛。”银山即南天山之东延支脉觉罗塔格山,位于吐鲁番盆地与库米什谷地间。山中产汞矿得名银山。山地西部高1300-2100米,形成宽广的低山残余丘陵,向东山势逐渐降低。2003年我骑摩托穿越过,沟谷中极端干旱,缺乏植被,当地名叫干沟。

岑参(715-770年)是唐代著名的边塞诗人,与杜甫、李白、王维等是同时代人。其诗歌富有浪漫主义的特色,气势雄伟,想象丰富,色彩瑰丽,热情奔放,尤其擅长七言歌行。杜甫在其《渼陂行》诗中有“岑参兄弟皆好奇”句。岑参的曾祖父、伯祖父、伯父都官至宰相,父亲也两任州刺史。但父亲早死,家道衰落。

天宝三载(744),岑参进士高第,仅被委以正九品上的小官“右内率府兵曹参军”,在太子府为太子掌管库房钥匙、看守器杖甲胄。在当时,要想快速升迁,还有一条捷径,那就是佐戎军幕。玄宗开元天宝年间重视军功,边帅功名显著者往往可入为宰相,而边帅入相及获得边帅的赏识,其部属常能得到超越常规的升迁机会,故而文人出塞入幕成风。不愿久居下僚的岑参在太子府待了三年后,天宝八年(749),凌云的壮志使他将目光投向了遥远的安西都护府(今库车),在那里,高仙芝时任四镇节度使。岑参得到了高仙芝的赏识,被表荐为右威卫录事参军,充任安西都护节度判官(其权极重,几乎等于副使,相当于现在的秘书)。在到达铁门关的前一天晚上,这首《银山碛西馆》诗,就是岑参初来铁门关住在银山碛西的馆驿里作的。已34岁的岑参,发出心声: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整天守着笔砚,要赶快建功立业!

初到边塞的铁门关,他登高远眺,心潮澎湃。在《铁门关西楼》这首诗里,描写了此地的险峻地势、自己沉重心情和好奇:

 

铁门关西崖,极目少行客。

关门一小吏,终日对石壁。

                 桥跨千仞危,路盘两崖窄。

试登西楼望,一望头欲白。


图8 铁门关石刻二


    这次出塞,岑参无甚建树,没有像渴望的那样得到飞升。天宝十载(751年),随着高仙芝官职的变动,岑参怀揣着破碎的梦想,怏怏告别了安西,告别了铁门关,踏上回乡的路程。岑参离开铁门关的当夜住在铁门关西的馆驿里,也许就是今日库尔勒市的前身吧,在这里诗人留下了一首《宿铁门关西馆》诗:

 

马汗踏成泥,朝驰几万蹄。

雪中行地角,火处宿天倪。

塞迥心常怯,乡遥梦亦迷。

那知故园月,也到铁关西。


图9 铁门关石刻三

   

现在铁门关楼是1986年由王震题写关名重建,于1989年落成的。紧靠孔雀河右岸,依山而建的城墙上开设拱形大门,其上建有两层两檐歇山式楼阁。

我问工作人员:“唐代建筑在何处?”

答曰:“进入此关前行几公里处。唐代建筑已毁灭无迹可寻。”

我欲沿山脚下蜿蜒曲折的沙石山道查看,听此一说随罢了。只能遥想当年岑参骑马到此而行的身姿。

《新疆历史文物》一书里写道:“在唐代,新疆的交通工具以马为,主辅之以骆驼、驴、牛。最主要的交通干线是从伊吾经西州、焉耆而到达安西(龟兹),安西为最大的交通枢纽。从这里往北可到弓月(伊宁西北);往西至跋禄迦(今阿克苏)翻越凌山可通碎叶;往西南可通疏勒;往南可通于田;由疏勒和于田均可西越葱岭而达中亚各地。” 

天宝十三载(754)岑参任封常清镇守伊西、北庭幕府中节度判官,再次来到新疆,到达了当时的北庭幕府所辖地轮台城。


图10 铁门关

 

目前对唐代的北庭、轮台城有好几处考证,如米泉、吉木萨尔、昌吉等等。已经找到唐代北庭都护府旧址,它位于吉木萨尔县城北10多千米的破城子。我认为古人常在险要临水之处建关,北庭都护府建在东天山北麓,扼车师古道之要冲,即可防备从伊吾(哈密)经过东天山北麓西入准噶尔盆地,又能扼守经车师古道南下西州的要道。轮台应该在乌鲁木齐附近,扼守在北天山与东天山之间的缺口处,即可与北庭遥相呼应,又可扼守从西州(吐鲁番)经乌鲁木齐到准噶尔盆地之要道。还有学者根据岑参诗里北庭和轮台不分的情况,判定北庭和轮台同为一城。说岑参从北庭到西州经车师古道,骑马一天可到。 

根据岑参《使交河郡郡在火山脚其地苦热无雨雪献》诗里有:

 

奉使按胡俗,平明发轮台。暮投交河城,火山赤崔巍。

九月尚流汗,炎风吹沙埃。何事阴阳工,不遣雨雪来。

吾君方忧边,分阃资大才。昨者新破胡,安西兵马回。

铁关控天涯,万里何辽哉。烟尘不敢飞,白草空皑皑。

军中日无事,醉舞倾金罍。汉代李将军,微功合可咍。

 

从乌市南的乌拉泊(唐轮台)至吐鲁番城西10千米的交河城,其距离仅为156千米,在阳历9月的唐轮台地区白天长达11小时,如有好马,又乘顺风,一天之内完全可以到达。若走车师古道,从北庭到交河路途中还要翻越东天山,一天肯定到不了西州。岑参在诗中“平明”即天刚亮从轮台出发夜幕降临抵达交河城正是此意。

天宝十三载(754)三月,岑参任封常清镇守伊西、北庭幕府中节度判官期间,他写了许多脍炙人口的诗篇,与封常清关系融洽。尤其是《轮台歌奉送封大夫出师西征》、《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热海行送崔御史还京》、《北庭西郊侯封大夫受降回军献上》、《走马川行奉送封大夫出师西征》等,雄浑壮丽、想象奇特,至今为人吟诵。在新疆天山南北的大地上,有了岑参的诗篇陪伴,我们也是豪情满怀。

若没有持续8年之久“安史之乱”,岑参可能还要在轮台多呆一些时候,多吟诗歌。很可能让后人再不纠结于轮台在何处的谜团。

但历史不能假设,更不能预测。那么它究竟有无演进的历史规律呢?那些官方记载的历史究竟是否真实呢?巴尔扎克在《幻灭》里写道:“历史有两部:一部是官方的、骗人的历史,做教科书用的,给王太子念的;另一部是秘密的历史,可以看出国家大事的真正原因,是一部可耻的历史。”或许正象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里所说的:蜜蜂的最后目的的最后目的并不是人类智慧所能发现的这个、那个,或任何一个目的可以说的清楚的。在发现这些目的的时候,人类的智慧越发达,那就越无法了解最终目的。而人类所能做到的只是观察蜜蜂的生活和他种生命现象的相互关系。对于历史人物个各国人民的目的,也可以这么说。

我在这里徘徊良久。公元755年,高仙芝入朝任右羽林大将军,作为副元帅领军东征,与叛军作战。因前线失利,高仙芝遂与退守下来的封常清制定退保潼关的战略,一方面避敌之锋,同时等待各地驻军前来援助,以阻叛军进入西京长安。不料却遭监军宦官边令诚陷害“盗减军士粮赐”。唐玄宗因为安史之乱对各节度使心存芥蒂,怀疑高仙芝把长安的兵马和太原的粮草集中在潼关的目的,公元756年,趁此将两大名将高仙芝与封常清处死。玄宗自毁长城,于当年逃离长安,途中疲于奔命,不单失了美人也失去皇位。

岑参刚41岁,在庆幸自己未老的同时,自己为之榜样并在幕府里辅佐的两位封疆大吏同时被已成惊弓之鸟的唐玄宗所杀,悲叹遭遇乱世而潸然泪下。这一切都是安史之乱造成的。悔恨自己不该读书,若年轻时学武艺,此刻应挥刀立马杀向安禄山。但已晚了,鬓已斑白。

乾元二年(公元759年)出任虢州(今河南灵宝南)长史。长史名为刺史佐官,没有实职。亦称为别驾,相当于现在地级市副市长。岑参有《虢州后亭送李判官使赴晋绛得秋字》诗:


西原驿路挂城头,客散江亭雨未收。

君去试看汾水上,白云犹似汉时秋?

 

诗人对于唐帝国衰落的深沉的叹息。对国家命运深切的关怀,表达了诗人对开元盛世的怀念和忧国忧民的心情。

55岁升为嘉州(今四川乐山县)刺史(上州三万户以上刺史从三品)。有《登嘉州凌云寺作》诗:


寺出飞鸟外,青峰戴朱楼。搏壁跻半空,喜得登上头。

始知宇宙阔,下看三江流。天晴见峨眉,如向波上浮。

迥旷姻景豁,阴森棕楠稠。愿割区中缘,永从尘外游。

回风吹虎穴,片雨当龙湫。僧房云蒙蒙,夏月寒飕飕。

回合俯近郭,寥落见远舟。胜概无端倪,天宫可淹留。

一官讵足道,欲去令人愁。


     这时,诗人已届暮年。身登高寺,峨眉山景,尽收眼底。表现了安史乱后唐朝江山颓败、诗人官已做到四品,却在诗中表达了当官也不足道,想辞官的愿望。罢官后客死成都旅舍。

岑参后来虽官运亨通,不知为何被罢官,后死在成都,留下千古之谜。他在新疆的六年里,写下的诗篇是不朽的,愈来愈显出其光辉。录2003年拙作《甘青新大穿越》里的一段作为本节结束吧:

当年所有的人与物都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无影无踪了,至今在这里遗留并弥漫的只有他的诗文和精神!也只有在他的诗文中,我们才能与他相遇、贴近和沟通,了解他和那个时代。正是:


        摩旅千里行,丝路来寻人。

         无形胜有形,诗文传精神。

                 ——《穿越甘青新感怀一》


(未完待续)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