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原创||笔尖上的云大

云南大学2020-05-21 15:07:24


文人学者

     笔下的云大


作为云南省历史最为悠久的高等学府,云大建校九十多年来,虽几经风雨,历尽沧桑,但也获得了许多辉煌成就。其中的诸多文人学者,他们笔下与云大的故事,或成为岁月洪流滚滚而过后镌刻在人们心中永不磨灭的记忆。


汪曾祺

中国当代作家、散文家、戏剧家、京派作家的代表人物,被誉为“抒情的人道主义者,有深厚的昆明情结。

在《晚翠园曲会》一文中,他描述了云大学子与联大学子唱昆曲的情景,反映了当时云大学子的生活面貌。在人云浮躁之际,学子们依然能够潜心修学,并在低吟浅唱中自得其乐。

参加同期、曲会的,多半生活清贫,然而在百物飞腾,人心浮躁之际,他们还能平平静静地做学问,并能在高吟浅唱、曲声笛韵中自得其乐,对复兴民族大业不失信心, 不颓唐,不沮丧,他们是浊世中的清流,旋涡中的砥柱。他们中不少人对文化、科学做出了很大的成绩,安贫乐道,恬淡冲和,是中国的知识分子优良的传统。这个传统应该得到继承,得到扶持发扬。如此,则曲社同期无可非议。晚翠园是可怀念的。 

                                                    ——《晚翠园曲会》

晚翠园庭院已于上世纪九十年代拆除,同学们现在已经看不到晚翠园啦~而如今的南学楼就是在晚翠园原址上建盖的。



闻一多

中国现代伟大的爱国主义者,坚定的民主战士,新月派代表诗人和学者。

1945年12月1日,昆明发生国民党当局镇压学生爱国运动的一二一惨案,闻一多撰写了《一二一运动始末记》,揭露惨案真相,号召“未死的战士们,踏着四烈士的血迹”继续战斗。在《一二一运动始末记》中,我们可以读出云大对国家的热爱与责任感,对民主政治的向往以及对战争的愤怒与抵抗。

昆明市民的喘息未定,接着全国各地便展开了大规模的内战,人人怀着一颗沉重的心,瞪视着这民族自杀的现象。昆明,被人家欣羡和期望的昆明,怎么办呢?是的,暴风雨是要来的,昆明再不能等了,于是十一月二十五日晚,国立西南联合大学,国立云南大学,私立中法大学,和省立英语专修学校等四校学生自治会,在西南联大新校舍草坪上,召开了反对内战呼吁和平的座谈会,到会者五千余人。

                 ——《一二一运动始末记》


1946年,闻一多在云大至公堂发表了著名的《最后一次演讲》,不久后被暗杀。



施蛰存


著名文学家、翻译家、教育家。

1937-1939年施蛰存在云南大学任教,1941年他饱含深情地写下这篇《怀念云南大学》,以此表达对云大的无限感念。那时的云大受到战争的打击,施先生用文字记录了这段历史。

如今这个文化机关又被摧残了。抱着残书,不免要开始过一种艰苦的流离迁徙生涯的一二千大学生,现在正作何感想呢?如果一想到五华山上,平西王的宫殿也已成为陈迹,我想他们总应该毅然地决定其前路。

       我在这里寄予无限的同情。

                          ——《怀念云南大学》



李作新

原云南大学物理科学技术学院教授,核物理专家,曾于两次被瑞典皇家科学院邀请为诺贝尔物理学奖提名人。

李作新以《徐悲鸿的云大情结》一文,记述了徐悲鸿下榻云大时与云大学生袁晓岑的友谊,徐悲鸿以艺会友,以仁交谊,与袁晓岑成为挚友。同时,文章也表现了云大学子以孜孜不倦的钻研精神努力求学的上进心。

往后,徐悲鸿在云大的住地——映秋院阁楼及其经常挥笔洒墨的示范场所——熊庆来住宅的一楼会客堂就成了晓岑最向往的地方,只要找到合适的机会,他就去恭访徐悲鸿先生,聆听徐的教诲,看徐的画,和徐一起外出写生。

                     ——《徐悲鸿的云大情结》

文章选自《东陆园随忆》,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到图书馆借阅哦~

节侯宜物复宜人,从古至今云大以其独特的魅力吸引各类文人学者在此驻足,他们笔下的文字,他们笔下涓涓流淌的云大情,共同铸造了我们的云大魂。云大文化如秋天从银杏树上的金黄叶片飘向远方、飘向过去,而当你找寻到它的时候,你会惊奇地发现,它隐匿在文字中,隐匿在你身边,隐匿在你心里。

如有错漏

 敬请各位读者指正


编辑丨李柯润

图片来源于网络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